梦又一枚

昨晚梦见亲戚要来,被便衣强迫交了X数目的金钱后进入我家。我自然是愤愤不平,找便衣理论。

下楼才发现,楼道里、院子里布满了便衣,我能数到的,就有28个。

还在争辩过程中,不知何时人潮涌动,我倒在地上,便衣们踩着我的身子进我的家。

待我爬起时,传出便衣正在我家搜查拘捕我的消息,我翻栅栏出逃。

我和胡佳坐在一辆福特蒙迪欧的车子里,狂跑,我在飙车,国保便衣在后面追。

每次到千钧一发之时,我们又成功逃脱国保便衣的追捕,甚至我们开车跑过监狱,狱友们认出胡佳,却不举报。

山路崎岖,眼看国保便衣的车——马自达6,就要追上我们了,胡佳突然把车停下。

我从梦中惊醒,不愿再入睡。宝宝睡得香甜。

凌晨的时候,恍恍惚惚又进入梦中。我要逃往一个世外桃园,过隐居山野的生活。陆路水路已经被控制,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从天空中飞走。

我穿上翅膀,有同伴和我一起飞,但不知道是谁。

在高原最顶端,往东部飞翔。时而穿越山谷,时而擦着峰尖,能看见盆地里城市里繁华的灯光,越飞越低,几乎要撞到地面,却没有力气升起。

休息一下吧。暴风雨来了,电闪雷鸣,世界重新回到混沌状态。天与地不分,强大的水流被风推着奔腾。不能再飞了,进入暴风雨,必死无疑。可是必须飞,同伴已经进入暴风雨了。

我展开翅膀,无法控制自己的飞翔。风裹挟着我,顺着河流一起往前抛。比《悬崖上的金鱼公主》里的海浪还要凶猛。无数的急转弯,把我抛给另一条河流上空,却总是不下沉,而是低低地飞在水面。

到了一个高原谷地,看见有人在训练怪兽,我还来不及反应,就掉入了又高又密的草丛,惊起正在孵卵的巨鸟,巨鸟追逐……

梦中醒来,再也不睡了。

不如把6月12日日记中的《梦一枚》附上:

此梦非彼梦。

昨晚梦见我仰慕的X来自由城拜访,随后我领着大伙儿去玩。

来到一座山,慢慢地往上走,美不胜收,每过一个山头,我都对他们说:更美的还在后头!我清楚地记得,我是赤着脚走路,亲近自然,内心安宁平静。宝宝也不哭闹,很是开心。

转弯的时候,看见不远处的山上——准确地讲,应该是高原草坡,高处一小片一小片积雪,低处一小洼一小洼晶莹剔透的雪水,在阳光下闪耀。我赤脚也不寒冷,只有夏日清凉。

抬头看山上还有奇峻的古松,隐约听见瀑布沉闷的响声,山顶还很远,白云在上,风夹杂水汽徐徐吹来,友人们三三两两,X轻轻地对我说些什么,被风带去,我没有听清。梦醒后,白墙冷清,便衣看守,美梦非凡,一天怅然若失。

想起以前做过的一个梦,在北京走着走着,发现一个巨大的庄园,里面的装饰和摆设,全是中国传统大宅院的派头,还有客家风情——不是你在博物馆看到的死气沉沉的摆设,而是确确实实散发出厚重深远的中国文化的大庄园。庄园连着大海,浑然天成。我们流连忘返,不愿归去。突然前方骚动,说大海那边的木桩正在解体,庄园就要坍塌沉入海底,所有的人必须赶快走出庄园,才能逃生。我忘了接下来梦见了什么。

以前做梦,美景乡愁,离不开儿时奔跑的高山小溪。如果梦见自己赤脚,必定是焦虑,非要设法穿鞋不可。近年来痛苦挫折,国保的追赶抓捕常常入梦,心惊胆颤,冷汗涔涔。美梦稀罕,不如记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