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论性工作者时 我们在谈论什么

Text by 曾金燕

本文精简版发表于《号外》2014年3月刊 

l   前言

l   从青姐姐到虎姐姐

l   女儿身

l   性道德律

l   性紧箍咒

l   性摇钱树

l   性工作者的普世人权

l   参考目录

 

前言:

 

2月9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栏目播出24分钟的新闻片,以暗访、偷拍方式曝光广东东莞色情业:《管不住的“莞式服务”》。这条新闻拉开了新一年中国当局运动式“扫黄”的大幕,从南到北,XX夜总会被查禁,XX小姐被抓,XX公安被拉下马的新闻每天都见诸报端;另一方面,自上而下的“扫黄”却在民间掀起一场有关如何看待性工作者、性产业的大讨论。讨论最初发生在两极:一极说性服务违法且败坏道德(官方媒体),另一极说出卖肉体比出卖灵魂强,东莞要挺住(网络舆论);而后,更多更富有层次的调查与讨论浮出水面。官媒和坊间争相谈论“性”的时候,究竟在谈论什么。

 

从青姐姐到虎姐姐

 

十七八岁的江西妹子青,圆润丰满但不肥胖,皮肤白皙柔软光滑,自然卷曲的黑发下垂,慵懒地盖住脖颈。她的眼睛闪闪发亮,告诉我男朋友不日从江西老家来小镇看她。青起身,捡起扁平的小石子,弯腰朝静静流淌的溪水打去。小石子在水面弹跳了四次,才沉到水底。隔一周在溪边,青依旧打水漂,脸色沉郁地看着它沉入水底。男朋友回去了,她给了他一笔钱,支持他做“生意”,剩下的钱,她寄回老家。江西革命老区一间普通的泥墙草顶屋子里,她的钱不够老老小小开销,却也足以维持着活下去。家里的梦想,是尽快起一栋楼房,给哥哥和弟弟娶媳妇,如果还有钱,给爷爷奶奶治病。

 

五年级时,有一天放学我找青玩,撞见班主任尾随她进入饭店后的平房。老师和青不知道我远远跟着走到平房的窗前,又飞快地跑了。再到溪边,我对青说,表哥们不从女朋友那里拿钱,我还告诉她,客家人可以相互帮工一起建大房子,不需要很多钱

 

我的家乡是一个南方贫困县里相对繁华的小镇,地处闽粤赣三省交界,有规模不大的国营煤矿和水泥厂,以及一条国道穿过小镇通往象征发达世界的广东。国道意味着运输和交换,是经济发展的命脉。青是九十年代涌入小镇散聚于各种发廊、饭店成百上千的女人之一,生活在邻里间,抬头不见低头见,日常生活与我们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在当地生活时间长了,她们中不少人混迹于本地操持家务农活的客家女无从辨别。青姐姐们青阿姨们从十几岁到四五十岁不等,大多来自四川湖南安徽江西,以及本县北部山区更加贫困的乡镇。邻里的闲话,除了谈她们家乡的穷,还有等着寄钱回家的家长、丈夫、男朋友,和牵肠挂肚的孩子。许多人誓言挣够钱了,还债了、添置嫁妆了、盖房了、父亲的病治好了、儿女毕业了……她们就不干这一行了。事实上她们一年年回来,或者去了更远的南方。有时候她们的家人来探亲,丈夫与她们过夜,然后带走一笔钱。钱很少,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数目。

 

家乡小镇只是整个九十年代“发廊”、“饭店”作为性工作场所遍地开花小镇的一个缩影。2008年前后对珠三角性工作者所做的研究显示,受访小姐们绝大多来自乡村和小城镇,她们中许多人初中辍学,家庭年收入非常低(低于3000人民币)。金融风暴导致2000万工人失业,更多的女工流入性产业,成为中国大陆600万性工作者中的一员[1]。放在今天的语境,青们是中国2.6亿农民工的一分子,她们来自荒芜凋敝的乡村或小镇,留在繁华现代都市的……边缘地带。她们的经验可谓老掉牙,却不断重新上演。离开家乡对这些女人意味着用身体或劳动换取金钱,把自己从原有的不幸生活中购买出来。

 

再频繁见到青姐姐青阿姨们时,已经是2002年夏天在南方某市的女子收容教育中心。她们吸毒,从事性交易,进入收容教育中心生活一段时间,然后大多数再回到吸毒和性工作的生活常规。她们需要更努力地工作,以补偿罚款和进收容教育中心而损失的、欠下的金钱。

 

2003年见到青姐姐们,她们已经是更精明也更伤心欲绝渴望结婚的女子。和工厂里大量来自港澳台的工程师、销售、经理或老板一起,住在深圳工业区的各种新建商品楼中。湘妹子美玲非常喜欢给“先生”买苹果牌的衬衣和裤子:“有品位又不太贵!”我们一起坐车去虎门和中山逛街购物,她们张罗着公寓里的一切,家俱是否合意,灯光是否浪漫,衣服是否得体,“先生”们的胃是否满意,准备生几个宝宝,如何更好地与生意伙伴们社交。二奶村里最多的八卦,是谁的“老公”保证和台湾的大奶离婚,谁的“老公”回台湾后杳无音讯,谁的“老公”是书呆子绝对不会抛弃楼里这一位,谁今日哭泣断肠,而从跳楼老乡那里总结的教训是:不能对“老公”太好,一定要控制银行账户……

 

最近一次见到的,是美丽能干的虎姐姐。她常住南方,往返香港,在北京有一辆越野和一辆宝马,在中原某地经营矿业。每次开车去北京国际机场接机的男人,是中××委副主任。虎姐姐在随行的女朋友脸上亲一口,对我笑:仰慕者而已,不是情人,他帮我做生意,不要乱想。

 

女儿身

 

青姐姐们在家乡原有的不幸生活,是女儿身在城乡鸿沟前的当代悲剧。新近对珠三角小姐的研究发现,不幸福的家庭生活和亲密关系,对小姐们进入性产业有着长远深刻的影响。一旦挣扎着逃离式地外出,她们几乎都不再选择返回家乡或原有家庭或亲密关系中去。她们从性交易中获取更多的物质、性和情感资源,提高了作为女性的自尊,并在生活中获得更多的自主权。

 

他只要我做一个乖乖顺从的女儿。

爸爸,给你多少钱才会同意我嫁给他而不是他?

他已经习惯了在家里当老大,对妻子一点尊重也没有。

他留她在家中一成不变地担当贤妻良母的功能。

他是被宠坏了的孩子,三十多岁了还只能依赖别人生活,对未来根本没有打算。

 

女性在家庭中的不平等地位,在中国并不是古老遥远的传说。基于性别选择的堕胎、溺婴和瞒报女婴,是中国人口性别比高的主要原因。女孩的教育和发展机会被放在兄弟的需要之后。就学和就业没有平等的机遇,好不容易有一群“高学历、高收入、高智商”女子,二十多岁就被教育部定义为“剩女”。无论“激进”抗议还是“理性”呼吁都已经17年,与强奸罪名相互抵触的、认可儿童性交易知情同意权的“嫖宿幼女罪”依旧未能从中国《刑法》360条里废除。女性在家庭中提供物质、劳务、精神和情感支持的价值得不到认可,2011年司法部出台《婚姻法》司法解释三,将不动产判给产权登记一方,根本不考虑广大农村妇女面临离婚时净身出户的普遍可能性。社会无有效机制保护亲密关系里受暴力伤害的一方,导致李彦在屡屡忍受家暴求助派出所、医生、妇联无门,在遭受再一次暴力威胁时激情举枪杀夫,2013被最高法院复核批准死刑。同年,父亲因不堪忍受儿子索债辱骂杀子分尸一案,被判入狱十年。

 

东莞扫黄新闻出台后,性自由和性交易权利成为公共关注的一大热点。关于产生小姐的政治的、社会的、经济的、性别的中国现状却未得到充分探讨。同为小姐,乡村中的女儿比城市中的女儿更不具资源和机会。但毫无例外地需要问一问,是怎样的性别歧视压迫经验、亲密关系中僵硬陈旧固化的性别角色,和如何有限的人生发展机遇,促使她们选择性交易作为人生上升的可能阶梯?身为女儿,不幸者沉默或死亡,或成为性工作者,获得相对的人生自由。但讨论性工作在中国作为一种自由选择,仿佛是经济学里探讨自由市场时,光讨论研究问题而将此问题必须依附成立的一系列假设条件忽略不计。性工作者们何时在健康、教育、家庭处境、身份地位、年龄、发展机遇、社会保障等等条件与其他工作者的差异缩小到不明显?

 

除了经济需求,都市梦、现代梦和期待更浪漫多元的亲密关系是她们进入性产业的其他动因。获得独立启蒙的女子通过性工作获得的资源为自己的生活添色,并试图通过自身而非婚姻伴侣来保障未来的生活。表面看这是个人的自主选择,深层次里依旧是性别不平等通过城乡不平等扩大化的产物。身为小姐和外乡人,背负双重歧视的她们,对未来稳定的更好的生活的期待难以实现,往往卷入毒品、赌博、黑社会操控,陷入被利用剥削的感情关系里而不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爱情,和亲密关系在日常生活中的支持。

 

性道德律

 

共产党和国民党在内战期间相互攻击对方性乱,冀图通过性道德正确为自己执政增加合法性。中共上台以后,开展包括根除妓女等运动,从未放松对性道德的管制,从而确定新政权下民众需遵守的价值体系和行为规范:压制欲望,瓦解自我,抹杀个体,提倡集体,一元关系,绝对服从。道德主体在规训中建立并进行自我改造,以符合官方提倡的道德律,避免受到惩罚。道德主体化需要通过完整的体系和机制运作来实现,其中包括法律体系的一致性。政府法律和宣传政策上对无直接受害对象的性活动(性工作、色情活动、群交等)进行行政或刑事处罚,对非婚性关系进行道德谴责,更无措施保护非婚生育的儿童权益。中国现实状况是只需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扫黄只能扫扫市面上的黄,却根本不能触及官场上权钱色交易。女人成为官员、商人之间相互赠送的礼品,被包养的女子每月2万元生活费从何而来?《中国式情人》为官员的二奶们勾勒出肖像轮廓[2]。有朝一日官员们即使因“反腐”被审判,大多数官员在权色交易方面的罪行会被轻易放过,至多“作为生活作风有问题”提及。而1997年“嫖宿幼女罪”引入刑法并至今不能废除,一种广泛的猜测是立法者投权势者所好,强化了根深蒂固的性别偏见:与处女幼女性交越多,越彰显其男性气质和权势之大。这是当代中国版的“体位相似”原则。免费索取、购买、交换和抛弃女人提供的性和情感服务,对男人是有利的,多多益善,彰显了男性的身份地位和权势,将会使男人的事业生活更加兴旺发达。

 

随着市场化和网络化带来的自由某种程度上的增长,专政统治者使用更灵活的社会治理策略时,来自压制对象的抵制也日益增长,社交媒体的普及和言论审查的窗口期,提供了草根民众公共表达的可能性。央视播出谴责莞式服务的性产业偷拍视频,来自民间挺东莞的言论瞬间在社交媒体上汹涌澎湃,形成可以与官方价值相抗衡的“民间”话语空间。公众一则不满央视以媒体面目出现却丧失职业道德,二则不满政府操控媒体对民众进行性道德训诫进而侵犯公民隐秘的私人空间。三则公众对性商品化、性交易的事实认可已经大大超过从前。第五个原因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性”在公共话语体系存有禁忌,关于它的讨论与事实真相关系甚少,更多的是一种浸透了权力关系的话语披露。从CCTV播放薛蛮子坦白“性乱”的认罪视频,到对“莞式服务”的指责,我们应该问的问题是:当CCTV谈论性的时候,它究竟在谈论什么。央视报导引发的众怒,是公众情绪化、简单化、符号化表达反对CCTV一贯代表的官场文化和公权力腐败。包括普遍缺乏社会公正和性别平等语境下,公众对谁有性自由的羡慕妒忌恨,对谁享用性服务、谁从性产业获益以及谁从扫黄中受益等权力关系的想象和谴责。例如能够逃避司法惩罚,或勉强用“嫖宿幼女罪”规避“强奸儿童”罪行的,大多是政府官员和社会中有权势者。但对性工作者生存状态的关注,未必就普遍存在“东莞挺住”的考虑范围内。

 

性紧箍咒

 

人们多健忘,珠三角地区持续十多年的「禁摩令」以及随后蔓延各大中城市的禁摩运动已经淡出公众视野。此次东莞扫黄,我们无一例外地看到当局在禁摩运动中使用警察力量、宣传机器和群众动员等相同策略。2011年3月吴邦国宣称中国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已经建立,但行政和司法机关以及国家影响范围内的社会组织的首要任务,依旧是维护共产党的一党统治和保障其权力正常运作,而非部门的职业化专业化操作。东莞出动6525名警察查封12个色情场所,一周内其他九个省份接连开展高强度突击扫黄,其中成都和哈尔滨出警量分别高达6000名及5000名。从正常国家的警察治理角度来看,未免太过荒谬。即使纵向对比中国政府的社会治理措施,此次扫黄运动中的粗暴、动用警力之多、短期内涉及地域范围之广,彰显了专政政府中央集权的调度能力,反之可以看作是政府有效治理社会能力的倒退。

 

扫黄成为中央政府重要的官方日程,因为本质上性商品化、性自由化是对专政统治的重大威胁。满足隐秘的性欲望而创建的相对自由的自我,加速一个社会的政治自由进程,挑战专政权威。性交易自由使得民众获得更多的身体和经济主导权,并伴随着对政治权利的进一步要求和公民意识的觉醒——尽管男女在这种权利面前并不不对等。因而频繁整治色情产业是中央政府控制性道德和性文化从而确定公众行为规范的一个具体策略。

 

性摇钱树

 

地方政府却另有考虑。综合不同的数据源,保守估计性产业在中国达到每年5000亿产值的规模。地方政府除了能获取性产业(宾馆、餐饮、直接和间接色情服务以及性产品生产销售)对税务、消防、卫生等部门的税费贡献,每次扫黄运动中,还能从贿赂和罚款中获得相当可观的经济利益。拒绝放弃巨额的贿赂和罚款,是性产业合法化过程中不可忽视的障碍。例如依据1993年颁发的《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每年有1.8万-2.8万女人由公安机关决定送到收容教育中心改造学习,生活费自理,收容期限从6个月到2年不等。这些被收容教育者的日常消耗、所从事的生产收益及为提早释放付出的贿赂,数量巨大却含糊。而管教和被收容者都清醒地知道,她们一旦获得自由,重操旧业也许是能有的最好选择。

 

地方官员在对性产业事实上的管理中,模糊个人利益、部门利益与公共利益的边界,促使个人利益最大化。以维稳为国家首要议程,并在使用强制力作为保障的情况下,当局开始使用变通手法来治理社会,甚至将维护社会稳定进行商品化,以取得暂时的表面稳定。此政治语境下,扫黄运动生生不息,性产业越来越兴旺,以空间的转换和形式的创兴面貌出现。香港媒体忧虑性工作者大量涌入香港即是一例。

 

性工作者的普世人权

 

性工作当然是一种复杂的自由选择,如果它不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性交易中自我如何客体化进而商品化的哲学议题,有待另起对现代性的批判进一步探讨。目前人们谈论性工作者的权益保护时,大多还停留在承认性工作者作为人生而有之的普世人权的阶段。使得我不禁思考需不需要在《世界人权宣言》里将“不分是否从事性交易”这一身份特别提出加入“人人有资格享有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和自由,不分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分等任何区别”。

 

中国政府会放松对性自由的控制吗?它是否愿意尊重具有知情同意的性行为,保护公民远离性侵犯、性压迫和性剥削?它是否能尽快将无受害者的性行为,如基于自愿的成人性交易、色情活动、群交,去罪化并免除道德谴责?它能否分级管理文化产品,以避免色情产品在青少年中过度泛滥,同时又不阻止成年人消费具有色情内容的文化产品?它能否废除嫖宿幼女罪,并建立全面的防止性侵犯保护网?

 

不扫黄时实质上已经对性产业进行黑白通吃的管理,扫黄时“越扫越黄”黄色产业越来越发达的事实面前,中国政府是否考虑放弃扫黄带来的经济收益,一方面打压组织化卖淫、毒品交易和黑社会对性工作者的控制,另一方面改变心态,为性工作者提供基本的健康服务和安全保障?香港的一楼一凤加上性工作者自己成立的组织和协会,也许是中国大陆可以参考的过渡模式。

 

参考目录

Ding, Yu. “Negotiating Intimacies in an Eroticized Environment: Xiaojies and South China Entertainment Busines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usiness Anthropology 3, no. 1 (2012).

Foucault, Michel. The Care of the Self. Translated by Robert Hurley. The History of Sexuality. Vol. 3,1990.

Lee, Ching Kwan, and Yonghong Zhang. “The Power of Instability: Unraveling the Microfoundations of Bargained Authoritarianism in China.”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18, no. 6 (2013): 1475-508.

Sigley, Gary. “Sex, Politics and the Policing of Virtue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Chap. 2 In Sex and Sexuality in China, edited by Elaine Jeffreys. 43-61: Routledge, 2006.

Xu, Jianhua. “Authoritarian Policing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 Case Study of Motorcycle Bans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Crime, Law and Social Change  (2013): 1-22.

Zeng, Jinyan. “The Politics of Emotion in Grassroots Feminist Protests: A Case Study of Ai Xiaoming’s Nude Breasts Photography Protest Online.” The Georgetow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Forthcoming 2014).

 

 

身体是唯一的表达

曾金燕  2014年1月4日于香港

法语名:La vie d’Adèle – Chapitres 1 & 2

英译: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

港译(译自绘画小说原著之名):接近无限温暖的蓝 (本文正文皆简称《蓝》)

中译:阿黛尔的生活

导演:Abdellatif Kechiche

2013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

 

不好意思地告诉几位朋友,自己已经三次进香港百老汇电影中心看《蓝》了。一位朋友回应说:这么巧,我也看了三次。一位看了两次的朋友说:我们一起再去看《蓝》吧。

 

高二少女阿黛尔主修法国文学,香烟与性在法国校园并不是青少年的禁忌。在街头与一位蓝发女子擦肩而过,相互回望,渐行渐远的阿黛尔突然脸红。与交往的男友上床后阿黛尔闷闷不乐,觉得自己在假装。因为街头偶遇的瞬间,印证了电影开场文学课上老师的讲解,一见钟情的刹那,主人公为何描述内心似乎缺了一角?无法认识留住陌生情人的遗憾,使少女阿黛尔不能保持与男友异性恋情爱。阿黛尔作为学生和毕业后当老师的课堂朗读分析文本的场景一共出现了四次。连同在公园、排队等场所关于哲学、文学和绘画艺术的文本讨论场景,完成了电影的结构,诠释了导演关于日常生活电影镜头背后的逻辑,包括那注定要发生的悲剧。

 

悲剧与生俱来。阿黛尔与爱玛相互到对方家吃晚饭过夜,从食物的准备,父母与女儿两代人之间的闲聊,以及入夜不同的做爱入眠方式,看似琐碎的生活细节,揭示了阿黛尔与爱玛之间巨大的阶级差异,预示了爱玛最终的抉择。阿黛尔的情商令她敏锐地感知他人、理解世界,确立她与众不同的哲学态度,但却无意也无法在言语上与外人交流。之前的萨特哲学讨论也罢,之后的埃贡艺术探讨也罢,阿黛尔并不了解也无兴趣了解。她的身体即是她狂热、深沉而执着的爱的表达。爱玛屡屡在家人朋友面前巧妙地为阿黛尔辩护,试图树立阿黛尔具有艺术和文学天分的形象。阿黛尔却无意艺术圈的躁动与喧嚣,真诚地以为赞赏爱玛的画廊老板是爱玛的朋友。爱玛解释,那只是生意关系。庆祝爱玛画展的派对上,丽丝舔叉和手上的意面酱汁的镜头,已经将她与爱玛间的情欲阐述作出铺垫。后来冲突中爱玛怒吼要阿黛尔滚出去,看似是由于寂寞中阿黛尔与男同事上床带给爱玛伤害。实质上爱玛戏剧化的反应,暗示了急于成为万千宠爱画家的她,在精神上,或许包括肉体上,早已背叛了工人阶级家庭出身、想要做老师、对公开写作和出人头地毫无兴趣的阿黛尔。爱一个人,纵使受伤痛苦,还是会千方百计地接近她,留住她,包容她犯下的错。而不是流连于与新欢的合作,让还在同居的旧爱孤独寂寞。也不会只在乎用电话与他人吵架,而完全忽略身旁阿黛尔的感受和她准备的咖啡与面包。更不会一旦对方出错就立马一脚永远踢开她。但阶级鸿沟带来的情感剥离在镜头里是间接隐晦的,给了观众多重阐释的空间,要么为爱的炽烈、纯粹和脆弱伤感,要么为爱在阶级差异面前不堪一击悲叹。

 

三个小时的影片中,摄影镜头十之八九直接呈现人物的大头或裸体特写。演员的表演功力经受住了长时间近距离镜头的考验。模仿纪录片的镜头手法,手持机拍摄的连续镜头造成的抖动或快速切换场景,建构了另一种影像的真实,令观众与片中人物感同身受。导演借文学课的文本之口,声明这是一个女人以第一人称讲述作为女人的故事。摄影机长时间捕捉忧郁敏感阿黛尔微翘的双唇,突然发红的脸颊,迷离的眼神,欲罢不能的痛苦,以及她与爱人的性爱裸体。据说这正是此片引起公众批评的地方:摄影机是否利用压迫了女性身体?长时间的性爱及裸体呈现,是色情还是艺术?

 

阿黛尔从不觉得自己是充满表达欲望的优秀人体模特或具有写作天分。对她来说,与爱人在一起,一切自然而然并且心满意足。见到爱玛第一眼起,她从不怀疑自己对爱玛的爱与要在一起的欲望,但却极力在同学面前隐藏。而爱玛没有捕捉到在公园道别时阿黛尔凑上来想要接吻的双唇,虽然分别后也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阿黛尔。但已经动心的她还是需要确认阿黛尔和她是否同一类人,爱女人的女人,爱爱玛的女人。艺术学院的学生爱玛,尽管早已公开女同性恋的身份并得到家人的接纳与支持,却常常不自信,为阿黛尔在家人亲友的表现暗暗不安羞愧。而阿黛尔的枷锁,是绝对不愿意公开自己对女性的欲望和与女人同居的事实。隐瞒对象包括她的同学、同事和父母。

 

理解爱玛的羞愧与阿黛尔的枷锁,就不难理解阶级差异对她们各自的意义,因而理解片中的女性身体和裸体性爱。街头游行的场景已经解释法国社会在公共空间对不同性倾向一定程度的包容,但女同学们对阿黛尔性倾向的拷问,及工薪阶层的父母对阿黛尔的“补课老师爱玛”是否有稳定经济收入来源的工作的紧张,已经揭示在私人空间里,阿黛尔承受的压力和并无太多选择的现实。只有在最私密的空间,与爱人做爱的床上,她才能完全地狂野地释放自己,将自己毫无保留地给爱人。与人交流时,她难以解释自己对爱玛的爱,不明白为何自己只想与爱玛在一起。爱玛潜意识里认为阿黛尔缺乏中产阶级或者精英阶层所具备的学养和艺术修养,几次试图推动阿黛尔朝自己阶层发展但被拒绝,她的创作激情源于对阿黛尔的身体和阿黛尔自身无法言说的魅力迷恋。但画作完成后,她选择了同是画家的丽丝。爱玛与丽丝的性生活,是勉强的,无法与她和阿黛尔的性生活相比。当爱玛为阿黛尔作画时,爱玛标志性的蓝头发已经被剪去。金发的她,用语言和绘画继续行走她的路,在名利场打滚,随时准备用语言对人解释她的画作,她在画展上对询问者说:这是我在现场的原因。而阿黛尔,身体依旧是她唯一的表达。阿黛尔的身体,指的是广义的身体而非仅仅性爱的身体。她与世界的关系建立于嘴的咀嚼、抽搐,皮肤的轻微泛红,头顶发结的拉抽,轻轻敲击玻璃酒杯的指节,和无法抑制的眼泪鼻涕。阿黛尔本身就是电影身体语言的代名词。

 

这就不难理解摄影镜头如何一次次无限接近片中人物的脸,镜头缓缓地在交欢的肢体上游动。这是阿黛尔在公共空间的敏感和脆弱,也是她在绝对隐私空间对身体的自信与解放。温暖的蓝,视觉上是爱玛的头发,本质上是具有无限感知和回应能力的身体,阿黛尔的身体。

 

长时间女女做爱的镜头和男女赤裸做爱的镜头估计无法通过中国大陆电影审查。倘若剪去这些影像,电影的结构和身体语言的强烈风格无法得到保全,整个影片失去内在逻辑和影像魅力。阳具崇拜者将会在这部影片中得到挫败感,因为他们无法理解阴茎不参与的情况下,女人如何在生理上达到阴蒂乃至阴道高潮并且高潮迭起,更无从理解女女情欲的实现。但此片关于爱情和情欲的表达,超越了性取向,不仅限于女同性恋的,是普世的,它深深地打动了我[I]

 


[I]关于此片制作中产生的道德争议,作者将另撰文探讨纪录片与剧情片制作发行过程中的伦理冲突。

反抗天註定

Text by 曾金燕 /《号外》2014年2月刊

個體獨立意志從朦朧誕生的那刻起,便要反抗天註定。不管這個天是不可知的命運、萬能的神、揮手可將你壓成齏粉的政治與體制、無孔不入的市場,還是根深蒂固的社會文化。女子要獨立,更是一場戰爭,無論是否看得見硝煙,不分公私領域,沒有中場休息。

 

式凝的生平,我略有耳聞。自傳付印前,出版社內部出現爭議,認為不該出版不道德女人的作品。自傳是作者與自我一次誠懇深入對話的機會,但是,把親密關係展示給公眾作為探討文本,她的糾結與挑釁,她對親密關係的拷問,對性的可能性的探尋,文字上將如何取捨?在中華文化及教會勢力強大的社會裡談性,性的多面向往往被簡化為性交行為,道德判斷被放在第一位來衡量。現實生活中有交集的讀者,又如何理解自傳文本裡建構的何式凝?

 

作為異性戀的女子而選擇獨立並且獨身,式凝公開宣稱自己的存在,還擊他者的眼光,挑戰表面井然有序的香港。這選擇本身意味著全方位異議,在不允許多元的環境裡,註定孤獨。她在書中坦陳獨身女子的種種恐懼,為優雅地變老死去做準備。

 

式凝與無處不在的不公鬥爭,更是在與自己鬥爭。成長在所反抗的體制與文化中,想要剝離反抗物件留在你身上的烙印,何其困難。自我質問的文字外,另外一個式凝不停地對她說:不如停歇,不如妥協,不如順服,不如享受你已有的一切。

 

家庭是獨立意志的第一個戰場,幼兒時期的式凝,你究竟是站在辛苦持家的媽媽陣營,還是站在溫文卻賭博的父親陣營?入夜你要依偎著和藹年邁的祖母入睡還是與兄弟姐妹們共擠上下床?你想愛每一個人,協調不同陣營的人之間的緊張關係,讓每一個人都得到接納與認可,但事實上是不允許的。父親已經是被母親主導的家庭定義為失敗者並最終被排擠在家門之外。有些手足選擇不去探望被送入安老院的父親。八九六四發生之後,式凝親手讓父親簽署與母親的離婚協定,以辦理全家移民加拿大的程式。

 

身處殖民地保守教會學校的青少年式凝,一顰一笑處於無所不在的監視和規訓中,但最後也未能成長為稱修女校長心意的“淑女”。基督團契的友愛與互助,需要你交出自我為代價。如果你被認定為不是基督徒,你已經不在他們的視野之內。式凝反而認為自己某種程度上是真正的基督徒,與上帝直接交流的堅守信、愛、望的信徒。

 

成年後苦戀的男朋友後來發現是同性戀,糾結二十年未能徹底放下。在如父如兄如導師的男朋友設置的把手一分鐘上限裡,愛的人比被愛的人更加無私給予更加心胸開放也更加深受傷害。多元性關係的實踐中,終於有一位長期隱形的至愛情人,卻是已婚男士。她否認這種“至愛”,冷處理的文字裡壓不住行行柔情蜜意。

 

書中大部分章節,式凝都用節制的筆法處理親密關係中恐懼與不被認可接納的創痛,十分可貴。她的焦慮代表了香港普遍的焦慮,是我所抵抗的香港的縮影。那是令人窒息的快速及密集,是金錢購買生存之昂貴,是身在體制內急功近利需要不停地認可存在價值。奮力反擊時,孤獨的反抗者難免過分專注於反抗物件而忽略了當下周邊的風景。想要心靈雞湯的讀者,恐怕難以從這本書裡得到滿足。此書是自傳,是作者自我分析、詮釋的學術文本,更是觀察香港性別政治的極佳視窗。

 

Box

《我係何式凝,今年五十五歲》

何式凝著 韓麗珠譯

三聯(香港)

2013年12月

 

女劳工-香港中环

 

但“占领中环”运动的鼻祖和每周的实践者,也许当属长期驻港的海外女佣工。每逢周六日,各个天桥、广场、公园、过道……一切免费的公共空间,都成为海外家庭女佣工们集会和度假的场所。无论是皇后像广场,遮打花园,还是大会堂附近的纪念公园,汇丰总行地面大堂,国际金融中心周边周末禁行的街道,统统已经被“占领”。她们密密麻麻地只让出有限的过道给行人,三五成群,或席地而坐,或躺或卧,或分享美食,或共读经文,或相互梳妆打扮,或打牌游戏,或歌或舞。她们甚至搬来音响设备,搽亮口红,扭动腰肢,邀请热情的行人共唱家乡的歌曲和分享她们的食盘。街头她们的歌谣里,纪录片中她们的歌舞里,生命在飞翔,明快的节奏令我忍不住一起哼唱。遇上圣婴节等菲律宾传统节庆,更能看见教会组织了盛大的游行队伍,绝大部分是女子。她们抬着圣婴像,身着鲜艳民族服装,一路歌舞,浩浩荡荡,欢乐喜悦。

目前在港约三十万的海外家庭佣工中,大约一半来自菲律宾。高速运转的香港社会,尤其职业女性家庭,在照顾老人和婴幼儿方面,若无全职帮工协助,面临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政府制定严格的政策以保护家庭佣工的基本权益,但严格的政策究竟帮了多大的忙还很难论断。3月27日菲律宾女佣中介公司联合团体宣布中止暂停一个月的遣送女佣入港的集体行动。罢工争执焦点,是菲律宾政府立法坚决制止中介公司向菲佣收取相当于菲佣一个月工资的赴港佣金。争执结果是,从今以后,所有菲佣赴港成本和中介费由香港雇主支付,在港中介公司情愿降低部分利润以抵消佣金翻倍对市场的影响,因各公司取费不同,目前是一万港币上下。此项立法前,雇主只需支付五千港币左右的佣金,而菲佣本人往往需支付约四个月的工资一万六千港币(各个公司的规定不同,但大体金额如此)给菲律宾和香港的中介公司,以达到赴港工作的目的。一旦签订至少两年的工作合约,这些漂泊异乡的女子,辛勤努力,省吃俭用,邮寄回家的一箱箱物资和一笔笔汇款,是她们和家的联接。你若走近中环邮政总局,一群群女人推着几倍于她们身体大小纸箱等待邮寄的女子,也是一景。

孤独的家庭女帮工们,在寸土寸金的香港雇主家里得到大小不一的盒子空间,以便完成雇主要求的工作后缩回自己的居所,成为看不见的人群不妨碍雇主原本的生活。法律保障了她们每周一天的假期,无处可去的她们,除了上教堂,偶尔逛街消费,便是占领各色免费的公共空间。即使她们大面积布满街头,依旧是在公共文化空间被“看不见”的人群。劳工和资本是一对龙凤胎。女佣工们是了解香港这个国际金融都市重要的一景。来访香港,你怎能看不见她?

如何解决她们的感情、文化、社交等需求?对不起,主流空间里,香港人无暇无力关注女佣工的问题。同在香港从事家庭佣工的女人们相互成了姐妹,是她们的社会关系支柱。台湾纪录片《T婆工厂》,讲述了一群被变相“倒卖”的海外女工们,在狭小拥挤的集体宿舍里,找到同性女伴侣,同居一床,分享生命的苦难和喜悦。

澳门纪录片《女移工》(2009年)里,印尼女工Jus Jus在哭:“我听到一些节庆歌曲,当我们和家人聚在一起,我们很开心,我们一起吃东西,但我们要在这里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因为我们需要钱,我们必须寄钱回家。因为我们是家庭的唯一支柱。”另一位女工十三岁就在家人的安排下结婚了:“这不是我的意愿……我很伤心,因为我还那么年轻,这就是我的人生,我很高兴,我的女儿已经长大,中学毕业了,我想她继续上大学,她的人生……不会……不会像我的那样……”

1998年开始跟拍外籍女劳工的纪录片《面包情人》(2012年)里,新抵达台湾的菲律宾女工萝莉塔笑着说:“我没带家里的照片……因为我可能会想家……在菲律宾接受训练时,他们说不要带家人的照片,只需要带中介费的借据。”大量女工持有大学毕业的文凭,为了获得比待在菲律宾更好的经济收入,她们甘愿远赴世界各地从事女佣、护理等工作。影片中,菲律宾女子吟唱诗歌:

“我奔驰浸浴在希望的河谷

深信有满溢的财富

就在彩虹的那一头

很快很快

我就会到达命运的转弯处”

现实的残酷是,在海外工作了几年、十几年后,与他乡说再见是注定的命运。合同到期,萝莉塔服务的安老院老人们哭着伸手想要牵住她,不让她走。去往机场的路上,萝莉塔说:“我的工作没有时间生病,如果我不工作,没人照顾阿公阿嬷,即使是那么辛苦,我爱上我的工作了。”

歌声里,一名菲律宾女子在唱:

“你们不知道我多么渴望

你们的拥抱,你们的亲吻

何时才能和你们重逢

在我所爱的人身边

紧握你们的双手

一年?

十个月?

何时?

我的快乐很苦涩

因为我看不到你们

我要掀开海浪

再次拥抱你们

这么多的目的地

为什么我还是孤单一人不在你们身边

我离开时怎么没留意

我的心在流血”

可是,回到家乡,猛然发现,她们已经成了他乡和故乡的“外来者”。即使家里添了冰箱彩电乃至新居,寄回家的工资,或许已经被丈夫赌博花光,或者丈夫已经有了新的女人,或者儿女们已经成人却又那么陌生,辛苦读完大学的子女却找不到工作,面临和父母一样去海外做劳工的选择。过经济贫困但能够和家人在一起平淡生活的日子,还是满足物质欲望追赶并享受现代文明?52岁的萝莉塔选择留下,和丈夫一起唱豆角和茄子的田园歌,做一切能挣微薄金钱的工作,带着无所事事的家人振作起来,设法解决生存问题。她认为即使没有金钱,只要家人相爱在一起,就算是同时有面包和情人了。快乐的家庭更重要,不是可以通过远距离工作挣钱买商品回家可以实现的。而更多女人们徘徊之后,毅然决然前往他乡。54岁的欧妮说“我什么苦都不在意,最重要的是能为他们挣钱,我又要离家三年,在菲律宾我已经不知道怎么挣钱了”。

在一首写给寄居地的诗歌里,一名菲律宾女子说:

“孤独的时候

我想得到你的恩典

我们的距离有多远

我的手触摸不到你

……

拥抱我弱小的身影

了解我内心的绝望与忧伤

我将化身为飞鸟

温柔地为你吟唱

让您的内心深处感受我真挚的爱”

为了还房贷,签了海外务工的新合同,未能与母亲在最后的生命旅程里相伴;没有返程机票和假期,未能与永生的母亲诀别;丈夫有了别的女人,她还在合同期内,所能做的只是哭泣啊哭泣。

“孩子啊

请望着太阳

若你要寻找付出和给予

他的光不求回报

孩子啊

请望着月亮

若你因无处寻觅而哭泣

月圆月缺是宇宙的秘密”

博客未死,独立写作,请付稿费(0-10元)表达对此文的支持。标题《女劳工》,支付渠道:Paypal:zengjinyan@gmail.com 或支付宝:zengjinyan@yahoo.com

香港活动信息汇总

《小鬼头上的女人》中英文字幕及联合制片人和致谢名单: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1gpgLb7wZJmOUlNUjZRSXBWOFU/edit?usp=sharing

Crying for Justice: Public Opinion and the Future of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ur in China http://www.law.cuhk.edu.hk/research/crj/events/20130506-RTL.php Seminar at CUHK on May 6, 2013;

4月27日《小鬼头上的女人》映后讨论@1908书社:http://www.youtube.com/watch?v=wWVO3msHECE

字幕:http://www.chinesepen.org/Article/sxsy/201304/Article_20130429062006.shtml

5月1日《大堡小劳教》映后讨论@1908书社:http://www.youtube.com/watch?v=hvshWe0sG0c

5月1日《小鬼头上的女人》映后讨论@独立媒体:http://vimeo.com/65318604 

5月2日《大堡小劳教》映后讨论@影意志:http://vimeo.com/65329136 

致谢名单及联合制片人名单

《小鬼头上的女人》片中人物的劳教简历:

刘华,三次,四年(其中一年所外教养),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三年。

陆秀娟,两次,四年。

梅秋玉,一次,二年零两个月。

盖凤珍,三次,五年半。

郝威,一次,一年。

王玉萍,一次,一年半。

王桂兰,一次,一年。

朱桂芹,二次,四年。

李平,一次,一年。

陈沈群,一次,一年。

Short introduction of interviewees of Above the Ghosts’ Heads: The Women of Masanjia Labour Camp:

Liu Hua was sent to labour camps three times for a total of four years, with one year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ur outside of the labour camp] on medical parole.

Lu Xiujuan was sent to RTL twice for a total of four years.

Mei Qiuyu was sent to Masanjia Labour Camp once for two years and two months in total.

Gai Fengzhen was sent to RTL three times for five and a half years in total.

Hao Wei was sent to Masanjia Labour Camp once for one year.

Wang Yuping was sent to Masanjia Labour Camp once for one and a half year.

Wang Guilan was sent to Masanjia Labour Camp once for one year.

Zhu Guiqin was sent to labour camps twice for four years in total.

Li Ping was sent to Masanjia Labour Camp for one year.

Chen Shenqun was sent to Masanjia Labour Camp for one year.


致谢 Thanks to …

《小鬼头上的女人》受访的劳教受害者及家属:

刘华 岳永进 盖凤珍 王玉萍 刘霞 朱桂芹

陈沈群 刘玉玲 王振 陆秀娟 郝威 王桂兰

新淑华 胡秀芬 王金凤 高慧民 李艳芳 姜俊艳

Interviewed victims and their family members of Masanjia Labour Camp

Liu Hua

Yue Yongjin

Gai Fengzhen

Wang Yuping

Liu Xia

Zhu Guiqin

Chen Shenqun

Liu Yuling

Wang Zhen

Lu Xiujuan

Hao Wei

Wang Guilan

Xin Shuhua

Hu Xiufen

Wang Jinfeng

Gao Huimin

Jiang Junyan

购票支持《小鬼头上的女人》和《大堡小劳教》五一网络公映的不合作者:

艾未未工作室

Fake Studio

购票支持《小鬼头上的女人》和《大堡小劳教》五一网络公映的联合制片人(请检查是否有遗漏):

Co-producers who bought tickets to support online public screening of Above the Ghosts‘ Heads: The Women of Masanjia Labour Camp (Dir. DU Bin), and Juvenile Laborers Confined in Dabao (Dir. XIE Yihui): (Unfinished list, complete list will be released after May 1st, 2013.)

支付宝购票的联合制片人:

  1. 刘强
  2. 方玉明
  3. 谭佳松
  4. 刘垚
  5. 郭思逸
  6. 邓韵雪
  7. 王荔蕻
  8. 林君怡
  9. 黄俊泉
  10. 胡明杰
  11. 李波
  12. 彭勃
  13. 林乐宏
  14. 蒋晓彬
  15. 黄雁 @zuihulu
  16. 张钦
  17. 陆高毅
  18. 安大龙
  19. 李建勇
  20. 刘桂才
  21. 王元胤
  22. 孙曙光
  23. 董希花
  24. 杨磊
  25. 邓沛文
  26. 罗重翰
  27. 王磊
  28. 夏涛
  29. 张翃
  30. 徐红刚
  31. 杨健雄
  32. 马壮壮
  33. 刘冲
  34. 钟继英
  35. 凌晓棠
  36. 祁进
  37. 许成彪
  38. 董起飞
  39. 陈伟青
  40. 李修良
  41. 李修良
  42. genzhaoyun
  43. 韩建涛
  44. 朱绪路
  45. 耗子
  46. 森森
  47. 贺俊宇
  48. 许成彪
  49. 吴康
  50. 吕蒙蒙
  51. 刘胜飞
  52. 张亮
  53. 张伟
  54. 丛峰
  55. 罗威
  56. 尹川
  57. 牟彦希
  58. 追皮狸
  59. 王永智
  60. 骆志轩
  61. 王锦全
  62. 靳江涛
  63. hx027****.com
  64. 心语
  65. 范江华
  66. 王怜花
  67. 秦坤松
  68. 罗忠强
  69. 张瑞承
  70. 陈才贵
  71. 王大联
  72. 陈云飞
  73. 娄雅哲
  74. 毛晨
  75. 房玉明
  76. 袁梦
  77. 冯一凡
  78. 嵇成
  79. 康云飞
  80. 杨鸣宇
  81. 罗宝珊
  82. 陈桂辉
  83. 赖华吉
  84. 戚振宇
  85. 张洁倩
  86. 余志强
  87. 匿名
  88. 栀子
  89. 范坡坡
  90. 何正军
  91. 相龙杰
  92. 贠立英
  93. 吴淦
  94. 李小波
  95. 杨睿江
  96. 张超毅
  97. 王小
  98. 谭瑾瑜
  99. 叶波
  100. 柏兰皇
  101. 黄蕴竹
  102. 刘海涛
  103. 李晓林
  104. 张彬
  105. 冯一凡
  106. 李居
  107. 谈仲奇
  108. 丁勇
  109. 冯鸰
  110. 张慧
  111. 余根毅
  112. 朱小兵
  113. 匿名
  114. 张洁平
  115. 张海YING
  116. 吕龙川
  117. 赵卫国
  118. 刘玉侃
  119. 曾彦斌
  120. 谭皓
  121. 邓韵雪
  122. 赵成
  123. 赵小莉
  124. 张慧琼
  125. 胡松明
  126. 王潇
  127. 任珏
  128. 宋宝峰
  129. 陈德荣
  130. 王懿
  131. 袁继龙夫妇
  132. 匿名
  133. 杨永强
  134. 贾启立
  135. 张火明
  136. 贾俊杰
  137. 万民
  138. 匿名
  139. 匿名
  140. 陈效
  141. 潘龙义
  142. 郜华欣
  143. 彭怡眉
  144. 王子树
  145. 朱绪路
  146. 刘艳萍
  147. 袁梦
  148. 严月颜
  149. 徐鉴文
  150. 戴露
  151. 王海风
  152. 邓志新
  153. 谢璐
  154. 姜德田
  155. 方圆
  156. 吴晓光
  157. 翟庶昇
  158. 曹莹
  159. 何文国
  160. 刘倬
  161. 刘强本一家三口
  162. 钟帅
  163. 宋剑锴
  164. 张起
  165. ZHANGLIN
  166. 黄培磊
  167. 康云飞
  168. 赵洋
  169. 谭蝉雪
  170. 王新红
  171. 王瑞阁
  172. 彭好杰
  173. 张永攀
  174. 贺一丁
  175. 许伟
  176. 华伟
  177. 费明宇
  178. 张瑞承
  179. 毛丹武
  180. 柴宗三
  181. 邹炜
  182. 胡坤
  183. 朱小亮
  184. 肖万涛
  185. 叶海燕
  186. 杨睿江
  187. 李恩富
  188. 陈瑾
  189. 潘剑良
  190. 李春光
  191. 郜璐莉
  192. 王增辉
  193. 张仕强 @strongcn
  194. 周翔
  195. 宋冬峰
  196. 相凯锋
  197. 黄海涛
  198. 林熹
  199. 艾晓明
  200. 林斌 @丁丁猫
  201. 颜明煌
  202. 吴新强
  203. 龙辉
  204. 陆勇
  205. 李凤丽
  206. 付翔
  207. 周昶
  208. 赵晶
  209. 刘艳萍
  210. 谢烜
  211. 陈兵
  212. 陈林
  213. 戚振宇
  214. 郭宝锋
  215. 车浪
  216. 林迎
  217. 陆军
  218. 樊潇洁
  219. 张玄
  220. 梁文龙
  221. 赖华吉
  222. 林炜清
  223. 李永健
  224. 徐红刚
  225. 季海飞
  226. 曹进
  227. 叶海燕
  228. 张起
  229. 田思明
  230. 冯聪
  231. 殷德义
  232. 刘书军
  233. 赖虹

Paypal购票的联合制片人:

  1. Guangyi Fan
  2. Minghu Yao
  3. 匿名
  4. Dongwei Bu
  5. Mali Peng
  6. Yau Mei Sheung
  7. Hao Wu
  8. Yunhe Sun
  9. Wong Kenneth
  10. Wong Kenneth
  11. Armi Friman
  12. Marina Svensson
  13. Huai Wang全家
  14. 林 沿瑜
  15. Yi Lu
  16. Freeman Guy
  17. 苏雨桐
  18. Xuejun Zhong
  19. Natsuki Suzuki
  20. Jia Hu
  21. Echo Chen
  22. Clare Kwok
  23. Shirley Wu
  24. Echo Chen
  25. Guy Freeman
  26. Roger Garside
  27. 田思明
  28. 刘欣
  29. 国浩
  30. 施 钰涵
  31. 韦石
  32. 苗硕
  33. 何颖稚
  34. Johanna Zhang
  35. Abraham Zodick
  36. Zhao Mengyang
  37. 周震珊
  38. Xiuyi Luo
  39. 匿名
  40. Dong ye zhou
  41. GUO JUN YANG
  42. 匿名
  43. Matthew Robertson
  44. Wang Yingyi
  45. Keith Fern
  46. Michael Zhang
  47. 李丹
  48. 蔡崇国
  49. 1908书社
  50. Xianguang Li
  51. Wang Jingyan
  52. Bruce Wang @number5
  53. Raymond Cao
  54. Yunfeng Hou
  55. Puhua Guan
  56. 田思明
  57. 刘欣
  58. Jia Hu
  59. Isaac Mao
  60. Ming zhang
  61. 徐驰
  62. Wang Jingyan
  63. Ingrid Fischer-Schreiber
  64. HSU YU MIN
  65. lin zhang
  66. ZHOU QI ZHOU QI
  67. Jingyan Zhao
  68. Shaomeng Li
  69. Shasha jiang
  70. Jiang Wei
  71. Xianguang Li
  72. DIAN DIAN
  73. 古米温子@wanzeecn
  74. Lo shih-hung
  75. 国浩
  76. Yixiang Gan
  77. Julia Meade
  78. Yuxing Huang
  79. Michael Anti
  80. 阳 帆
  81. 国浩
  82. Weining Wu
  83. Lo shih-hung
  84. Fan Zhang
  85. Raymond Cao
  86. Chan Yuen Man
  87. Ji Ruan @ruanji
  88. James Cao
  89. Fen Terry
  90. 李婷婷
  91. Jing Qu
  92. 胡佳
  93. 曾金燕
  94. James Cao
  95. Joshua Rosenzweig
  96. Jiangqiao Hu
  97. linjian wang
  98. 匿名
  99. Jiesheng Wei
  100. Shirley Chen
  101. Li-Yuan Ou
  102. Kevin Sheung
  103. Li-Yuan Ou
  104. 王经营
  105. George Ge
  106. 大本钟
  107. Shirley Chen
  108. Yagui Wei
  109. Jerry Lou
  110. Cheung tit leung
  111. Rachel Beit Arie
  112. Rachel Beit Arie
  113. Stephenson Chow
  114. @dupola
  115. DaHann LLC USA
  116. Stephenson Chow
  117. Rachel Beit Arie
  118. Rachel Beit Arie
  119. Michael Anti
  120. Jason Cox
  121. Cheung tit leung

现金购票的联合制片人:

  1. Patrick Poon
  2. 应亮
  3. 彭姗
  4. 张铁志
  5. Flora Sapio
  6. 赵岩
  7. 铁勋
  8. 天天
  9. Eva Pils
  10. 匿名
  11. 蔡崇国­
  12. 段光辉
  13. David 汪
  14. 游精佑
  15. 张钦鹏
  16. 张虓
  17. 蔡淑芳
  18. 褚彩霞
  19. 梁珍
  20. 匿名
  21. 李盈姿
  22. 胡丽云
  23. 苏婉筠
  24. 区海恩
  25. 匿名
  26. BORIS
  27. TED LOK
  28. 叶俊勇
  29. 武宜三
  30. 蔡咏梅
  31. MAVIS CHAN
  32. 熊立
  33. LENNY
  34. 匿名
  35. 匿名
  36. HELEN CHOY
  37. GRACE KAP
  38. NG CHYE HUNG
  39. LOU JIAN JUN
  40. BRIAN LEUNG
  41. Aman Yee
  42. Fong Yun Kei
  43. 匿名
  44. 匿名
  45. 匿名
  46. Vivian
  47. Hong
  48. Yolanda Ma
  49. Cheny
  50. Emma
  51. Jasmine Guo
  52. Phoebe Chan
  53. 林乐
  54. 赵蒙肠
  55. 施玉涵
  56. 匿名
  57. 何颖稚
  58. 武宜三

参与购票的马三家受害者联合制片人:

  1. 刘华
  2. 陆秀娟
  3. 梅秋玉
  4. 盖凤珍
  5. 郝威
  6. 王玉萍
  7. 王桂兰
  8. 朱贵芹
  9. 李平
  10. 陈沈群

回家项目出资替释妙觉慈智为以下人购票:

  1. 高智晟
  2. 刘晓波
  3. 刘贤斌
  4. 谭作人
  5. 陈卫
  6. 陈西
  7. 曹海波
  8. 王登朝
  9. 王炳章
  10. 朱虞夫
  11. 严正学
  12. 朱春柳
  13. 袁冬
  14. 张宝成
  15. 马立新
  16. 侯欣
  17. 赵常青
  18. 王永红
  19. 孙含会
  20. 李蔚
  21. 刘霞
  22. 郑恩宠
  23. 马维权
  24. 王秀英
  25. 李学惠
  26. 释妙觉
  27. 付楠
  28. 刘宝宁
  29. 刘远东
  30. 张先痴
  31. 饶文蔚
  32. 林昭
  33. 张志新

良心之友出资替释妙觉慈智为以下曾被劳教酷刑过的访民购票:

  1. 陈长海
  2. 马贞明
  3. 石俊梅
  4. 吴远泽
  5. 李辉银
  6. 应家美
  7. 刘录梅
  8. 苑占的
  9. 张朝选
  10. 王开苓
  11. 黄兰英
  12. 王和秀
  13. 王俊月
  14. 韩香春
  15. 李淑敏
  16. 武爱先
  17. 谷保琴
  18. 宋文夺

胡佳出资为以下两人购票:

  1. 丁家喜
  2. 齐月英

参与收藏的单位:

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

香港岭南大学电影研究中心

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

如有疑议,请电邮zengjinyan@gmail.com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