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到了

      昨日秋风起,天凉。北方的四季,交割分明,和南国大大不同。酷暑将退未退时,秋凉已有寒意。
 
      今天清晨,天空明朗蔚蓝,因而显得高远。我抱出一床被子,放在阳台上晒了,想着傍晚下班回来装入被套,松松软软正好抵深夜秋凉。
 
      公司隔壁的职业学校这几天开学,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成群结队,脸上长着青春痘,身上穿着一色的校服,却掩不住每个人独特的活力与精神。偶尔迎面走来夹着香烟的少女,我也不再惊讶。
 
      倘若儿时,入秋必定爬高山,采摘金桃娘,野游一番,对着飘在空中奇怪形状的白云呜呜叫,从来不怕别人嘲笑自己黝黑的皮肤和野小子般的短发。
     
      长大了奔忙于北京城市街道的我,情绪紧张竟错过驻足留心星云日月的变幻。近日秋的味道浓了,我急急忙忙的心也慢慢地静下来。周日翻出《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重看又一遍,孙悟空重戴紧箍咒那一刻,意味深长。
     
      国保跟踪威胁,何妨?不能再去上课,何妨?我自个儿读书写字上班,归家为夫泡松针,懒懒散散,又得浮生一日闲。

住院治疗

去河南之前,老公已经感觉很不舒服,量体温并没有发烧,我以为是41天失踪,身体消耗太严重再加上肝炎发病的缘故,已经遵照一位专科医生的嘱咐治疗。
 
上礼拜五晚上十一点多从河南回到北京,胡佳开始睡觉,周六一天睡觉,周日出去吃了午饭,下午拿着小区赠送的免费券在球场打了几十个球,回家后一直睡,礼拜一一整天在睡觉。我下班回家发现他几乎没有吃东西,觉得事情不对劲。
 
今天早上胡佳去医院重新做了一个检察。结果是病情指标比4月3日出的指标严重将近8倍,超出正常值将近10倍!医生说必须马上住院治疗。
 
有些事情不得不重新思考。
 
3月28日下午胡佳被释放,傍晚我们见面了。胡佳被释放以后,一直有若干车、若干人在全天24小时跟踪我们。
3月29日上午,我和胡佳到医院做全面的体检。B超是当时出结果,图示非常不乐观,早期肝硬化,右肝斜径13.6cm,门脉增宽1.5cm。
3月29日的乙肝五项、肝功检测结果我们是一个星期后拿到的,报告单上显示结果是4月3日做的报告。我把其中两项关键的数值和4月18日做的检测报告作了比较:
                  ALT(正常参考值0.0-41.0)         AST(正常参考值0.0-41.0)
4月3日         58.0                                         45.0
4月18日       382.0                                        299.0
 
什么原因?胡佳3月28日回来以后,身体的症状是一日日渐变的,睡觉时间越来越长,吃的食物越来越少,他本人的感觉也越来越不好。4月3日是医院疏忽了?一周后我们拿到报告看专科医生,医生指出3月29日体检结果肝功指标和B超图示结果有矛盾,但是让我们先观察,然后再检查。
 
医生开了住院单,19号上午我直接送胡佳去住院。一想到老公失踪时他连续腹泻吃了国保给的药,一想到那些安全局、公安局国保们无孔不入的力量,我又开始担心了。
————————————————————————————————————————————
有新的消息,我会上传到blog免得朋友们担心。暂时谢绝一切亲友的探望,因为住在传染病医院,有严格的管理。等胡佳康复回家,再请朋友们一聚。
我太天真了,在这方面对他们没有任何戒心。看着老公像一个孩子,不说话不闹腾,乖乖地躺着,好心痛。看着他有气无力的样子,连最爱吃的豆腐也吃不了几口,我后悔自己没有好好地守护他。

美好的鸡蛋

看到我上一篇的blog,不少的人问我:真的不可以吃鸡蛋了吗?语气有一点凄楚,仿佛在割舍人间挚爱。
 
昨天爬山回来和朋友吃饭,有人问起胡佳可不可以吃鸡蛋,胡佳回答说家鸡蛋不可以,人工饲养的可以。对方马上问:为什么?我接过话:因为家鸡蛋有受精卵,杀生。另一个朋友马上说:那在北京你就放心地吃吧,没有鸡蛋是有受精卵的,那些母鸡一辈子也没有见过公鸡长什么样子,哈哈。
 
回想起春节在福建有一次去在农村的亲戚家,亲戚为胡佳犯了愁:没有肉食(在他们眼里,肉才是好菜),怎么招待来自远方的尊贵的客人呢?于是问我鸡蛋可不可以,我说饲料蛋可以,亲戚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不能孵小鸡,亲戚愣了半天,突然,满院子里的人一齐哈哈大笑,说pang tan a! pang tan是客家方言,意思是没有用的鸡蛋,孵不出小鸡的鸡蛋。在农村人的经验中,母鸡生了蛋,拿起来手里摸一摸,对着光照一照,就知道能不能孵出毛茸茸的小鸡,如果是pang tan,这母鸡就要“挨骂了”。我儿时的记忆,也常有这样的故事,亲戚听见胡佳只吃pang tan就忍不住大笑,让我感叹不已。
 
鸡蛋是一个圆滚滚、滑溜溜、颜色温柔美丽的东西。它让人想起几只毛茸茸的小鸡摇摇摆摆地跟在母鸡身后到处扒食的可爱模样;叫我想起生日那一天,碗底黄灿灿的荷包蛋;想起谁家的孩子出生了,别的小朋友可以分到红红的鸡蛋——国外的小朋友,可能都有复活节彩蛋吧?想起早上起来吃一个香喷喷的煎鸡蛋、下午吃一小块松软的蛋糕的美滋滋的感觉。自从有了饲养场,母鸡开始功能化,每天的任务就是关在笼子里吃、下蛋,下蛋、吃。如此生产出来的蛋,被一个个放到箱子里,运到超市卖给我这样的人。母鸡如果不接受这样的生存方式,表示抗议而不下蛋了,肯定是要被杀的。禽流感来了,她们也是成批成批地被杀的。而我在超市里,常常感觉鸡蛋啊、蔬菜啊是被机器生产出来的,这种感觉一到脑海,马上传递到肚子里,五脏六腑随即变成了机器齿轮,在慢慢地转动,于是人也变成了功能化的东西。人究竟是不是功能化的东西呢?理想和现实有一点不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伤感了。一只母鸡,祖先传给她的天性本应该是晒太阳、散步、扒食、让公鸡踩、生蛋、孵小鸡、带着小鸡到处散步、扒食、晒太阳。而现在只能关在笼子里、晒着电灯、吃和生蛋,一辈子见不到公鸡。如果母鸡也有哲学,会不会说:“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的话语呢?可惜越来越多的人忘了这个哲学,总是嫌钱包不够鼓、长得不够帅、美女香车还不够……
 
老公今天出去见了四个从艾滋病村来的感染者,回到家里精疲力尽倒在沙发上躺着不愿意起来,我恨不得狠狠地打他一顿——太不听话了,不在家里好好地休息——他说,这四个感染者一下火车连东西南北都摸不着,他们向我求助了,我能不去吗?我没话讲了,总不能为了过上舒适顺心太平的生活而把他天天关在家里了吧,总不能独自占有了他把他变成只听我的话的男人吧,总不能为了平安强迫他做了国家的顺民吧!你活着,就是为了成为国家机器的零件,请你顺从上级的安排为整个国家作贡献吧!那跟笼子里晒电灯的鸡有什么区别呢?
 
把冰箱里剩下的最后一个鸡蛋用开水多煮了几分钟给他吃,当作是加强营养。尝起来虽然味美,感觉却有点怪怪的。

家庭主妇学习班

今天是世界卫生日。
 
朋友是协和医科大学医学博士毕业,从事与流行病相关的工作多年。今天他突然给我电话,要我做以下几件事情(这是他第一次郑重其事地给我电话说此类话语):
 
购买一些口罩和体温计;
不吃禽类(肉、蛋);
不去动物园;
尽可能转告亲友;
购买今日华夏时报看头版http://www.chinatimes.cc/news/list.asp?id=51304
 
我没问他为什么,他是我的好朋友。我最怕他问我问题,因为我每说一个事实或者结论,他就问:证据是什么?数据统计结果如何?何况春夏之际,本来就是流行病高发时期,政府也在这个时候宣传搞卫生远离疾病。作为家庭主妇,也要兼职担当家庭医生。
 
我认真记下他的话语,又添加几项:
抵抗力弱的人,如我和胡佳,少去人多环境封闭的地方,比如商场;
不养鸽子;
没看过《鼠疫》的人,认真读一遍;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坦然自若的心情保持好。
 
这是我当家庭主妇的第一个春天,我好好学习以保护我的家人。五一黄金周快到了,节日的气氛越来越浓了。
————————————————————————————————————————————
禽流感专题报道:http://www.cav.net.cn/qlg/。记得《非政府组织在人类安全中的作用》一文基于对世界多家非政府组织的研究,明确指出:非政府组织在突发危机事件早期,由于组织“小而灵活”,能够发挥非常重要的危机缓解作用。不过在中国这个规律似乎不起作用,究竟是政府管得太多太严,还是非政府组织太小太弱而且没有应急准备?两者兼而有之吧!我自己身在NGO,对此也惭愧。
 
今起北京市筛查不明肺炎
http://www.chinatimes.cc 华夏时报·华夏网  2006-4-7   因禽流感初期表现为不明原因肺炎,卫生局要求 今起全市筛查不明肺炎

  本报记者丁华艳报道因禽流感病例初期表现为不明原因肺炎,卫生局昨日要求,医疗机构今起要以书面形式上报每一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筛查情况。
  昨天,2006年全市卫生防病会议召开。会议要求重点抓好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艾滋病、结核病、鼠疫、霍乱、流脑、麻疹、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性疾病的防控工作。
  卫生局要求,对38℃以上发热、经抗生素规范治疗3天-5天,但病情无明显改善等特征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要按传染病采取措施,将每一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筛查情况,以书面形式报市卫生局。同时,对就诊的具有呼吸道症状、发热的患者将进行预检分诊,排查可疑传染病人。
  此外,有关部门将坚持对禽类饲养、屠宰、销售、运输人员等8类人禽流感高危人群进行健康监测,每日开展一次主动搜索,并实行“发热病例的日零报告”制度;加强对大中小学校、建筑工地、机关单位、公共娱乐场所的重点人群传染病巡检,发现有呼吸道传染病症状(发热、咽痛、咳嗽等)的患者,将及时进行疫情排查。
  卫生局局长金大鹏提醒说,有关研究表明,禽流感病毒变异进一步加快,H5N1宿主范围不断扩大,已突破种属屏障。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和专家们都认为,现在已不是讨论流感大流行会不会来的问题,而是会在什么时候来。目前北京仍处于IV级预警(即国内其他省、市、自治区出现人禽流感病例,但未发生人传人)。
  
相关新闻
  
  鼠疫可能沿青藏铁路进京
  本报记者丁华艳报道2006年青藏铁路将开通运行,直接联通了北京与青海、西藏两省(区),同时也增加了两省(区)鼠疫疫区对北京的威胁。
  在昨天召开的2006年全市卫生防病会议上,市卫生局局长金大鹏说,青藏铁路穿越青海、西藏的自然疫源地,该地区的鼠疫流行特点为“起病急、传播快、病死率高”。因此,一旦有人在旅游过程中感染鼠疫,就极有可能造成大面积扩散和远距离传播。
  金大鹏表示,北京必须全力严防人间鼠疫的发生。延庆、怀柔、密云、门头沟、顺义将承担监测任务。

原作者:
来 源: 华夏时报
共有93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我要评论这条新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