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将揭晓

  1. 这几年每到这个时候总有不少记者联系问对诺奖的态度。我始终觉得 诺奖 离我们国家或个人比较远,不是说中国人不可能得奖,而是一个诺奖对获奖人的命运和中国的社会制度不会有太大的影响。目前中国的政治环境如此悲观,要改变太 困难,唯独的希望,在于建设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 about 2 hours ago via iTweet.net
  2. 诺奖是对一个人及他/她代表的群体的工作的肯定,当然很荣耀。但中国人对它的功能的期待,有点太高了。这也 难怪,虽然目前中国政治经济丑闻不断,但这个庞大的官僚系统和它绑架的社会依旧铁桶一般,我们总得找一两个容易看见的出口 about 2 hours ago via iTweet.net
  3.  

     

    陈光诚一家(被严密软禁 http://bit.ly/9fk2iJ ):1. 他们无法自己去获取食物,也没什么钱,基本的生存成问题;2. 光诚至今没有去看过医生 3.他们的女儿才5岁,既不让上学,也不让父母送她外出4. 那些看守光诚的暴徒和地方官员,随时想进他们家就进去,并对他发出生命威胁5. 从9月23日到现在,没有任何联系或信息 about 1 hour ago via iTweet.net



光诚一家失去联系

光诚一家的情况很糟糕,下文是9月23日的备忘,那次通话后又再也没有联系上了。
On Thu, 23 Sep 2010 23:29:12 +0800 zengjinyan wrote:
今天(9月23日)终于和陈光诚及袁伟静联系上,这是2010年9月14日我们发完短信后第一次联系上。以前联系的手机号码都被当地当局封锁了,无法再 使用。

……

陈光诚的岳母近 期进入陈光诚家,她在陈光诚家被看守者搜身。20日陈光诚所在乡镇的政法委负责人带领至少4名警员及社会上雇来的看守者共20多人进入陈光诚家,在他家里 待了六个多小时。现在那些看守者随时可进入光诚的家,从社会上雇来的不明身份者尤其凶恶,极尽所能挑拨事端。那 些入侵者威胁陈光诚:“你的小命不知掌握在谁的手里吗!”地方当局对陈光诚的要求是“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地方当局采取的手段,让我想起高智晟律师的个案。
目前看守者不但不允许光诚及 伟静外出,也不允许光诚的亲生哥哥进家。光诚无法外出购买食物,请看守者代买也被拒绝。光诚78岁的母亲是唯一被允许外出的家人,在看看守者的跟踪监视 下,她外出获取食物。“有的时候,妈妈背一些小麦到小卖铺换一些吃的。”看守者即不允许光诚或家人送光诚5岁的女儿上学,也不代送小孩上学,目前她失学在 家。
光诚请我们尽快想一些办法,现在局势一触即发,生活也 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