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三十年-日子

http://yc.5sing.com/425248.html
日子
沉默生存,以为传说是谣言
欢声笑声,以为总会有春天
无烟战争,带走多少生命
喊声怨声,想想快要三十年
想吧!
想吧!那是我悄悄流泪的日子

倒下了你,一下失去自己
破碎的我,呼吸却不能喘息
你说爱我,叫我永远不要怀疑
临终的
祝福,是摧毁我的武器
哭吧!哭吧!那是我流不尽泪的日子

无烟战争,带走多少生命
喊声怨声,想想快要三十年


弟姐妹,无论我死我生,
没有一个伤口不留痕迹
一生一世,心中能存多少悲愤
无言无语,只有问天问自己

兄弟姐妹所有
我爱的人
没有一个牺牲我会忘记
你说爱我,叫我永远不要放弃
临终的祝福,是支撑我们的勇气
来吧!来吧!这是不再不再流泪的
日子

为什么我写?
By Humphrey Wou
其实在一年半前“日子”的词就写好,跟两位朋友合作作曲录音1又花了一段时间。一晃眼,艾滋侵入人间已经是第29年头了。回想
1981年时我在旧金山听到报道说在同性恋人群中发现一种怪病,开始传说这是GAY癌。那又怎样,还不照样生活下去?“以为总会有春天。”


来爱上了一个艾滋患者,在十四个月中我走过了人生最灿烂也最惨痛的日子。我爱他,答应帮他走完最后一天;他爱我,给了我他人生最后的一句话,他爱我,叫我
永不怀疑他的爱。

有朋友看不懂,“临终的祝福是摧毁我的武器”,怎又是“支撑我的勇气”,什么意思?

这是一个过程。他走
后,是我噩梦的开始,四年半的不振作,几乎天天过着晚上不睡白天不醒的生活,典型忧郁症的征象。到了一个地步我害怕黑夜的来临,眼瞪着床旁的钟,两点,三
点,四点,五点…

可是突然有一天,我醒了,我不再动不动就流泪,无理取闹地怨天尤人。我的人生又重新开始,又有了往前冲的欲望。我选
择了一条新的路,开始流浪,从事艾滋关怀事业。

日子一天一天,一年一年,就这样走过来了。在那十多年间,有好些朋友接二连三地过去。其中
有一位性格开朗、热心助人、没有一分钟不搞笑的朋友;有一位是一表人材、金发碧眼的男高音,他一辈子也没有过一个男朋友的人;有一位是我爱人的挚友,跟我
也特别谈得拢的好友。我学会坐在他们的病床边,握住我朋友的手,静静地看着他们睡。我学会问他们的遗憾、希望和选择。我学会告诉活着的亲人我们的嚎啕和生
气都是自然的发泄。我学会不说多余的安慰话。死亡不再威胁我。相反的,我学会沉实地关怀他们人生最后的阶段。

为了这些美丽的灵魂,我写下
了“兄弟姐妹,所有我爱的人,没有一个牺牲我会忘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艾滋病三十年-日子 的回复

  1. 潘洁芳说道:

    香港「东方日报」报导,艾家好友李野夫爆料说,艾未未被拘期间被关在不足十平方公尺的小屋里,如欧洲中世纪关押异见人士的地牢。艾未未在屋内六块瓷砖上来回走,共走了1000多公里,因此体重急跌,身体暴瘦。高瑛24日证实李野夫所言属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