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为什么不能换监舍

2008年8月13日,胡佳先被戴手铐脚镣单独紧闭一周,后被调到潮白监狱条件最差的朝北的监舍,2008年10月10日胡佳被转到北京市监狱,依旧住在条件最差的朝北监舍,我们为胡佳申请调整监舍,但一直未能成功,为什么呢?

先说胡佳被调到条件最差的朝北的监舍,原因是在朝南监舍里,胡佳可以看见监区的一切活动,包括犯人放风,外人(领导、参观者甚至有外国人)来访。监狱要防止胡佳说话,只有把他与人隔绝。胡佳所住的那间监舍,几个月都见不到月亮和太阳,更何况人类活动。

胡佳在潮白监狱,为了孤立、惩罚胡佳,监狱禁止狱友与他交谈,也禁止借阅书刊。

2008年10月10日,胡佳被转到北京市监狱,被安排在一间条件非常差的朝北监舍里。在这里,他受到的特殊待遇有:

1. 监舍里安装特殊的监控装置,在狱政科等部门可以直接监视他的状况。 

2. 全监区的狱友都是首先住朝北的监舍,然后转到朝南的监舍,只有三个人除外。第一个人是胡佳,第二个和第三个人是负责“包夹”监视胡佳的四个人中的两个人,这两个人分别在白天和晚上负责对胡佳的监视。 

从2009年10月到现在,胡佳只在5月份有两次放风机会。胡佳说:如果只能住在朝北的监舍,虽然监狱的工作很忙,但至少也要多安排放风机会。胡佳一直没有放弃追求自己应有的权利,但效果微乎其微。最重要的原因是:在监狱背后,有看不见的人在越权干预监狱的日常工作。我倒是要问一问:他们比对待杀人犯还严酷地对待胡佳,为什么?一个仅仅因为说话写文章就被判刑三年半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者,配得上监狱最残酷的待遇吗? 

相对比看守所,监狱的待遇是好很多(但远远不够),对在押者的保护也多一些。国保部门及相关领导越权直接干预监狱的工作,导致胡佳受到了如此特殊的待遇。由于长期处于条件不好的监舍,加速了胡佳的健康恶化。 

另外,监狱答复胡佳,除了保险公司和检察院,谁也不能复印病人的病历。而胡佳作为肝硬化病人,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自己的检查结果,作为家属,我们也无法获得具体完整的医学检查报告。胡佳说:“我满打满算坐完这3年6个月的牢,我不期待保外就医成功。因而我更需要随时了解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以便有更好的应对和治疗措施。将来我出狱了,我的医生也需要了解我的病情发展历史,所以,获得全面的医学检查报告尤其重要。”我告诉胡佳,我会不停地提申请,尽人事听天命。 

今天我见到了胡佳,这次会见时间非常反常,胡佳和我们家属都很意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胡佳还是很瘦,太阳穴和眼睛周边的皮肤不正常(像结节又像发炎),也不知是一般的皮肤过敏还是别的深层原因。他的精神状况倒还好,常常对我们笑。 宝宝没睡醒,不高兴,趴在我的肩头。会见结束了以后她才缓过精神,在监狱的院子里采蒲公英,笑着说:宝宝上小学,爸爸上大学;宝宝看爸爸,宝宝的女儿(布娃娃)也要看爸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胡佳为什么不能换监舍 的回复

  1. Unknown说道:

    胡佳身为维权人士,但是以天下苍生为己任,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曾金燕要求为胡佳更换狱室,岂不是有悖于胡佳信条!!!

  2. yueliv说道:

    总有一天老天会收拾这些独裁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