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任何医学检查报告,不知肝硬化检查关键指标

这几天,我们每天都与监狱的相关工作人员联系,不管是监狱医务人员,还是狱政科工作人员,每次答复是:这个人不在,出去了:或者说:进院了(由行政办公区进入监狱大院)。或者说:他已经外出学习了。即使我们一天打多次电话,也是此种答复。直接去监狱也不行,因为没有预约,连监狱行政办公区的大门都进不去。

 

随时与律师联系,也咨询法律专业人士,从法律程序上有什么可为空间。现行法律对监狱行为约束性的规定少之又少,我能做的,只是不停地提出要求,也可以向监狱管理局及司法部递交申请材料。悲哀的是,从2006年胡佳失踪起,我屡屡向各级公安局、检察院以及其他政府部门提交申请、陈情、举报、控诉等文件,除了北京市人大代表吴菁老师给过我答复和反馈,其他部门及市长等人,从未给过我答复。雨桐告诉我,艾晓明老师和崔卫平老师发起的公开呼吁及签名,已经特快专递到北京市监狱和北京市监狱管理局。

 

我的诉求很简单:1.胡佳保外就医;2.实现保外就医之前,改善胡佳的生活条件,停止让胡佳从事体力劳动;3.向胡佳本人和家属提供全面的医疗检查报告。但是,到目前为止,一项诉求也没有实现。

 

此外,虽然没有任何肝硬化检查关键指标,一些肝病专业人士谨慎地建议:胡佳很可能急需新的抗病毒治疗,拉米夫定(贺普丁)已经治疗无效,可以用阿德福韦或恩替卡韦。诸如“水飞蓟宾葡甲胺片”之类的药物治疗对于已经用过抗病毒治疗药物的肝硬化病人来说,等同于安慰剂。

 

昨天下午,我接到胡佳从监狱打来的电话,这是胡佳330日入院以后我们第一次直接联系。他的语气平缓,告诉我,负责他的队长(监狱警察)外出学习没有回来,另一位警察问他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他因而获得与我联系的机会。胡佳在电话里告诉我,49日他被带回监狱,医生口头告诉他,诊断结果是“亚临床甲亢”,目前不发高烧了,胆囊炎胆结石等情况依旧,监狱给了两种药物水飞蓟宾葡甲胺片(湖南协力药业有限公司生产)和一种治疗甲亢的药物(时间紧迫,我没能够记下药品名称)。我问他有没有看到任何书面检查报告,胡佳说没有。他还告诉我,他也写了书面申请,要求监狱为他本人和家属提供医学检查报告,但被拒绝。我问胡佳回监狱以后,生活条件是否有改善,他说没有任何改变。我问他知不知道乙肝五项和病毒载量的检查结果,胡佳说不知道。我非常快地告诉他青海玉树发生了7.1级地震(胡佳曾经与野牦牛队的弟兄们一起在高原保护藏羚羊,在青海玉树及邻近地区有多位好友),他“啊”一声,停顿了片刻,念“阿弥陀佛”。我们来不及说再见,电话因时间限制被切断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