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正虎先生要回家

今天是冯正虎先生在日本成田机场第一空港入境审查大厅度过第13天,依靠自来水和过往热心人士送的饼干、小点心等食物为生,晚上睡在审查大厅的长椅上。他被中国当局非法限制入境,不能回上海的家与妻子团聚。他拒绝入境日本,拒绝流亡日本,也意味着不能与身处日本的儿子和兄妹团聚。冯先生今年55岁,是一位温和睿智的知识分子,也是上海访民口口相传的“上天送给我们访民的维权精英”。回国是一位公民最基本的人权,在日益开放的中国,却依旧被随意践踏。成田机场成了一个玻璃橱窗,展示冯先生的无奈和抗争,更是展示中国当局的无法治、无羞耻。

冯先生因出版物审核问题——实际上也是六四阴影对其政治迫害,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坐牢三年,胡佳失踪以及后来被抓,冯先生多次鼓励我坚持,告诉我当局一些惯常的做法以及他在上海提篮桥监狱的经验,安定我的心神。胡佳去上海时,冯先生给了一把雨伞为他遮雨。当我提及,他还对我说:“等胡佳回来还给我吧!”似乎我们的团聚就在几天后。没想到2009年2月份冯正虎先生在北京被非法绑架及秘密软禁41天,获得自由后他去日本短暂居住,避免六四20周年再被非法拘禁。在日本期间,冯先生告诉我已经买好机票,六四过后(6月7号)马上回国,临行又对我说:“给谦慈的小电子琴已经装到行李箱啦!”但直到今天,冯正虎先生也未能回到上海的家中。

电影《窃听风暴》上映,人们都说中国异议人士的生活就是《窃听风暴》的真人版。但我们都想不到,《幸福终点站》The Terminal也会有真人版。只是真实的生活比电影少了浪漫,更加戏剧化,更加残酷。冯正虎先生成了国际访民、国际流民。更加戏剧化的是,他在国际上访时竟然碰到了曾经的研究生同学王家瑞。王家瑞现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至今也未对自己有国不能回的同学公开发言。今天推友们说@mranti Tom Hanks, pls go to Narita Airport, Japan, to see Chinese Viktor Navorski. (汤姆·汉克斯,恳请你到日本成田机场,看望中国的维克多·纳沃斯基。) @kielboat : 相信将来汤姆汉克斯前往成田机场看望冯正虎会成为全球声援的高潮。

11月7日傍晚,获知冯先生在成田机场没有食物,我非常难受。适逢老师放孔明灯,我一边流泪一边为冯先生祈祷健康平安。老师每放一个孔明灯,都讲一遍凤凰涅槃的故事。“……每五百年,凤凰承载着人间的爱恨情仇,在烈火中重生,更加鲜美异常……”愿冯先生在困苦中,能感受到朋友们的关心与支持,保持内心宁静,身体安康。

———————————————————-

如果你或你的友人去日本,请带一些食物给冯正虎先生,他在成田机场第一空港入境审查大厅滞留。

冯正虎先生一直编辑《督察简报》,邮寄或电邮给各政府部门及维权人士。他的维权工作,详情见“护宪维权”网站http://fzh999.net/

目前除了电话,还有两个渠道可以即时了解冯正虎先生的现状

谷歌文档:http://docs.google.com/View?id=dg5mtmj9_8g3hk27f5

推特twitter:http://twitter.com/fzhenghu

冯正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冯正虎(1954年7月1日-),男,中国浙江省温州市人,现滞留在日本成田机场,汉族,维权人士,护宪维权网创办人,《零八宪章》签署人之一。

[编辑]入狱前事迹

1980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1986年获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经济学硕士学位,曾任上海市学生联合会研究生委员会主任,上海市研究生科技与经济中心理事长等职,毕业后在上海财经大学任教,兼任上海企业发展研究会会长,中国企业发展研究所所长。连续四年主持每年一届的“中国企业发展研讨会”,有《企业战略》、《中国企业发展年鉴(1988年)》等著作多部。1991年4月冯正虎赴日留学并留居日本,在一桥大学研修经济和计算机硬、软件。目前仍是日本社团法人中国研究所的外国特别研究员、日本三正实业有限会社中国部部长。1998年9月,返回中国创办了上海天伦咨询有限公司。

[编辑]入狱

2000年11月13日,因天伦公司出版物审核问题,冯正虎被上海市公安局以“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2001年6月,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40万元。冯正虎不服提起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1年8月终审维持原判,冯正虎再申诉,被驳回。

[编辑]出狱后的维权

2003年11月12日,冯正虎刑满出狱,开始刑事申诉,并将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告上了法庭——2004年11月19日,上海市卢湾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编辑]被拒入境

2009年2月冯正虎在北京遭秘密逮捕,并被非法拘禁41天后[1] ,于4月初前往日本工作,在敏感的6月4日过后,于6月7日开始先后八次回国被拒入境[2] [3]。 其中四次是抵达上海的机场后,被边防警员强行遣返日本,另外四次是被航空公司以浦东机场边防方面未准许他入境为由而拒载[4]。 因其持有日本签证,可合法滞留日本,冯正虎认为签证与日本方面默认中国当局禁止他入境有关,宣布放弃日本签证,并抗议说:“我对这些行动表达强烈抗议,因为根据联合国宪章,任何国家都不得拒绝自己的公民返国。”以此敦促中国政府尊重其回国要求[1]。现滞留在日本成田机场的第一空港入境审查大厅,每天靠维权人士及过境的热心人士提供的热水食物为生[5]。 冯正虎的遭遇引起中国网民及国内外维权机构的极大关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