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同存异

2009年6月14日下午,“别·性” 中国首届多元性别艺术展在宋庄平民电影工作室开幕。开幕前我帮参展画家朋友运画,中午在宋庄某湘菜馆吃饭,饭桌拼成一长溜,坐了来自天津的二三十位拉拉和一位拉拉吧的男老板,他是CD(喜欢穿女装的男子),特地趁周末包车来京参观“别·性”展。各色女子,一对对情侣,吃饭闲聊调侃,好不热闹,有人还毫不忌讳地问对方是T还是P,周边的人时不时也向这张长饭桌观望。我和朋友到晚了,自我介绍时我开玩笑说我们三个是一家,我主管为拉拉生孩子。是的,我的一对朋友是拉拉,她们喜欢孩子却不想生育,是宝宝的干妈。我有同性恋、双性恋的朋友,在做艾滋病工作的时候也认识了许多与异性恋不一样的朋友。但是,当我坐在这长长的饭桌前和几十拉拉一起吃饭时,聆听大伙儿的闲聊,我还是感到震惊。一位拉拉感叹,如果中国允许进行同志大游行,国人会大跌眼镜的,同性恋(和双性恋、跨性别者)的数目不小。

开幕前,我在平民电影工作室沙发上懒坐着,工作人员来来往往,参观者却寥寥。据说警方当天早上还在打“招呼”,要求展出不要贴海报,不能展出“裸露”三点的作品。我对展出开幕式的来客数量预期很低,包括天津一车的拉拉和CD,至多也就近百位吧!突然看到三个不一样的客人,为首的是通州区公安局的国保支队长,着便衣,6月3日他在我家楼下“苦口婆心”地劝我服从上级关于软禁的统一安排;另一位也是便衣,第三位后来才知道是实质是宋庄村委会的“宋庄艺术促进会”工作人员。他们像模像样地“参观”了展览,来回反复确认一些细节。“故人”相见,怎能不打招呼。他们也许没有看见我,我却大声地和国保支队长说话,问他们来干什么。“宋庄艺术促进会”的工作人员忙不迭给公安局的便衣发材料,问我“是徐总的朋友”,我说“你说徐某某啊”,他又问“你也是公安局的?哪个系统的”,我说“我和他们不是一个系统”。他连忙给我递名片,套近乎,我暗笑,果然是村委会的做派啊!我向国保徐队长抱怨:你看,这么少人来,作品也这么少,还有不让往墙上挂的,多没意思。他问我来干什么,我说关心社会性别的人都愿意来看看。他又问我什么时候来的,我说跟着你的车后头来的。巧的是,国保开来的车,正是以前监视跟踪我们的车,我门口刚好看见他们的车开过。一位在宋庄生活多年的艺术家嗤之以鼻:你能相信吗?就是这帮农民以“宋庄艺术促进会”的名义在管理我们这些画家,很多时候他们可以决定哪些画不能展出。

开幕式推迟了些,人却来了好多,比我的预期至少多两倍。两张“露点”画作被撤下,只留下画框在墙上,和第三幅作品并排,成为今天的热门:看了第三幅作品,所有人都想知道前两幅作品是什么。不少年轻人还站在画框里拍照。几个参观者笑着说:这两个画框和墙是今天最成功的作品。许多人带了相机摄像机,我自己一张照片也没有拍,只想把所有的影像都留在脑海里。人很多我好开心,觉得很安全。说来可笑,08年软禁刚放松些我可以外出时,最喜欢去超市人多的地方找虚无的安全感。

崔子恩来了,几年不见,他居然变得更妩媚,同志们下回见面,一定要向他请教修身养性的秘方。有一点点意外,看到环保和NGO圈子的一些朋友,也见到维权律师到场,作为观察者以备万一,哈哈。

这次展出有画作、影像、雕塑、灯箱,你能看到的是有限的性别表达,还有很多别样的性及性别观念和具体的欲念,我并不清楚。

我不是艺术家,不懂如何通过艺术作品表达;也不能像NGO同仁一样正常地做些具体的社会工作;也不是专家,未研究中国同性恋的生存状况。我只是确确实实地看见一群和异性恋不一样的人,或快乐或痛苦地生活,社会不能忽视他们的存在。但愿将来有更多的性别艺术展,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宽容与和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求同存异 的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