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者

看守者是什么样子?当一位公民被便衣们看守,被他们用相机、摄像机侵犯性地拍录时,被看守者也可以反拍。当然,为了不激起更多的正面冲突,被看守者往往是以隐蔽的方式拍摄。

我想,纪录片《自由城的囚徒》加上国保警察手里的摄像材料,再加上各种手机、随机拍摄的素材,也许能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然而,今天,叙事并不重要,所有文字与图片的背后,是一个坚强女人冰冷绝望的泪水,她的每一句哀求,带着深深的怨恨与诅咒,是对这个没有人性制度的指控,是软弱无力者的挣扎与反抗。

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依旧在狱中,身体状况恶化却得不到适当的治疗。袁伟静依旧被软禁在山东乡村的一个农家院子里。一直以来,依赖姐姐及娘家的帮助,袁伟静才得以缓解照顾孩子的压力和焦虑,孩子才能够有一个比较不受影响的就学环境。而今,姐夫突遇车祸去世……

滕彪今天发来消息

今天(4月19日)早晨8:40,接到袁伟静电话,她哭诉刚刚发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她姐夫在浙江出车祸身亡,听到噩耗的姐姐赶往事故现场,她妈妈因为受到如此打击而出现生命危险。袁伟静准备去姐姐家照顾自己的孩子,但在村口准备乘坐客车时被政府雇佣的流氓打手拦住;每次客车来时,9个打手都拽住她不让她上车。她苦苦哀求了半个多小时,仍然无济于事。

袁伟静一直在哭。她是个坚强的女人,在电话里很少听见她哭,她把一切都自己承担下来了,一切的苦难和孤独,一切的伤害和侮辱,一切的污浊和罪孽。

到今天为止,她的丈夫、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已经被抓捕3年多;而她自己,已经被软禁了3年零7个月。每天24小时,政府雇佣的20多个看守兼打手监视她,不让她出村子(种地时则贴身跟踪),甚至不让她出家门,也不让外人来看她。

仅仅因为他们说了真话;仅仅因为他们要帮助村民维护起码的权利和尊严。

4月19日上午10:15补充:
袁伟静试图上车时被殴打,她周围有10个人围着,动手打她的至少有3个。随身携带的包被扯烂。
她五次打110报警,警察拒不出警。

—————————————————-

__004_005

2008年4月27日,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蹲守在袁伟静家的院墙上,监视其一举一动。

__008_006

2008年8月27日,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阻拦袁伟静外出。

__011_007

2008年2月27日送克睿上学被阻,孩子身后是阻止袁伟静坐公交车的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

__027_009

2009年4月19日,姐夫在外地突遇车祸去世,姐姐前往处理后事,母亲遭遇打击病危,孩子在姐姐家无人照顾,袁伟静欲前往娘家照看孩子与母亲,被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阻拦,苦苦哀求便衣放行,依旧不得上车前往娘家,报警数次,警察拒不出警。

__029_010

2009年4月19日,阻拦袁伟静坐车回娘家的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

__031_011

2009年4月19日,围阻、殴打袁伟静的政府雇佣的流氓、便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看守者 的回复

  1. Mike说道:

    对我出生的那片土地——山东的落后与野蛮感到耻辱。

  2. Hayden说道:

    祝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