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工作组进驻到你的大脑里

今天国保来谈话,说:胡佳保外就医是不可能的,转监狱也不好向领导提,因为胡佳不听话,和进监狱前比没什么变化,这不等于我们的抓捕等工作白做了吗!所以你要劝他,影响他。他触犯监狱规定了,所以不让你们见。

我问胡佳什么行为触犯了什么规定。

国保说:不清楚,还说:监狱是专政工具,不是胡佳打抱不平讲人权的地方。

我无话可说,我比谁都迫切地希望胡佳早日回来,我甚至希望胡佳经过这次磨难能站在更高的角度看问题,更加有策略地工作。但是我连胡佳人都见不到,我悲观地想,我能做什么呢?胡佳因为说话写文章被捕入狱,现在在监狱里还是不许他说话吗?不管他说的对还是错,对的听听,不对的就不理睬,不就行了吗?是不是要派一个工作组,把我也包括在内,驻扎在胡佳的大脑里呢?

晚上七点钟左右,从街上回家,下了车,没有带伞,感受狂怒的风,看乌云压城,闪电非常地触目惊心,雨点打在身上很冷,可是说不出的痛快。

到家就开始收到关于添加三聚氰胺有毒化学物质的奶粉的信息。除了奶粉,还有什么有毒?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尊重人权,不爱惜生命的政权下,生活在一个不会反思不承认错误的制度里,生活在一个人人参与说谎的社会,所以,毒奶粉事件不会是最后一件。一方面教育制度在毒化孩子们,使他们变得愚昧、盲目,成为精神上的残疾儿;另一方面,我们的食品,在毒害着孩子们的健康,使他们孱弱、无能。如此下去,还有希望吗?

http://news.163.com/08/0916/19/4M0460EO0001124J.html#

质检总局通报全国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抽检结果

2008-09-16 19:47:46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网友评论 0 条 点击查看

  •   核心提示:质检总局通报全国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含量抽检结果,伊利、蒙牛、光明、圣元、雅士利等22个厂家69批次产品中检出三聚氰胺,并被要求立即下架。

中新网9月16日电据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国家质检总局近日紧急在全国开展了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含量专项检查。阶段性检查结果显示,有22家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的69批次产品检出了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


CCTV9月16日报道 央视新闻联播刚刚播出,质检总局通报全国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含量抽检结果,伊利、蒙牛、光明、圣元、雅士利等22个厂家69批次产品中检出三聚氰胺,被要求立即下架。

   品牌   抽样数 不合格数  三聚氰胺最高含量
  1. 三鹿      11       11       每公斤2563毫克
  2. 熊猫      5        3        每公斤619毫克
  3. 圣元      17       8        每公斤150毫克
  4. 古城      13       4        每公斤141.6毫克
  5. 英雄      2        2        每公斤98.6毫克
  6. 惠民       1       1        每公斤79.17毫克
  7. 蒙牛       28      3        每公斤68.2毫克
  8. 可琪       1       1        每公斤67.94毫克
  9. 广东雅士利  30     8        每公斤53.4毫克
  10. 南山(南山倍益?)       3      1        每公斤53.4毫克
    11. 麒麟(齐宁乳业?)       1      1        每公斤31.74毫克
  12. 山西雅士利 4      2        每公斤26.3毫克
  13 金必士      2      2        每公斤18毫克
  14 施恩        20    14        每公斤17毫克
  15 金鼎        3      1         每公斤16.2毫克
  16 伊利        35     1        每公斤12毫克
  17 奥美多(澳美多?)      16     6        每公斤10.7毫克
  18 艾克丁(索康?)      3      1        每公斤4.8毫克
  19 育宝(御宝?)        3      1        每公斤3.73毫克
  20 磊磊        3      3        每公斤1.2毫克
  21 宝安力      1      1        每公斤0.21毫克
  22 聪尔壮      1      1        每公斤0.09毫克

如上面奶制品名单或数据有误,欢迎各地网友跟帖指正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 李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0 条 把工作组进驻到你的大脑里 的回复

  1. prajna说道:

    徐州市儿童医院从事小儿泌尿外科治疗的医生——冯东川先生的博文,他在文中指出一个可怕的事实:“三鹿奶粉揭底后,越来越多的家长带着患儿到我们医院就诊。我们医院已经动员了所有的力量对就诊人员进行诊治,现在有些双肾结石的患儿被发现。据目前临床数据显示,大约有30%的吃三鹿的患儿有B超可以发现的结石。”因此他建议:“有吃三鹿奶粉的家长最好能到当地做个B超检查。”须知,国家统计局举办的‘第十二届全国市场销量领先品牌信息发布会’发布的信息显示,三鹿奶粉以18.26%的市场份额在奶粉领域继续领跑,连续15年居全国同行业产销量第一名。”全国喝奶粉的人群中,以少年儿童为主,有接近五分之一买的是三鹿奶粉。而这一部分人,根据冯东川医生的数据,有30%可以发现结石。
     
    我相信这件事情上,无论是厂家还是奶农,没有谁是清白的。这是一个道德沦丧的社会的必然产物。这个国家有太多的人,做事没有底线,不怕伤天害理,不怕丧尽天良,原因只有一个:为了钱。所以,无论是厂家也好,奶农也好,五十步不必笑百步,乌鸦也别骂猪黑。没有道德底线的社会是可怕的,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但,这样人人损人利己的世界,难道真的可以利己吗?靠做豆腐渣工程赚了黑心钱的建筑商,难道就不喝牛奶?难道就可以不吃蔬菜?靠添加三聚氰胺发财的黑心厂商,难道就可以不住房?如果仅仅尔虞我诈,那还好点。问题是,现在是我杀你的人,你要我的命。大家互相残害,同归于尽。这是个可怕的社会,可怕的国家。我们每个人,都在为道德沦丧买单。

  2. Weng说道:

    哦,親愛的,我無法理解你老公入獄,你又不工作,您是靠什麽來支付房款(你自己聲稱是按揭),孩子昂貴的奶粉錢和尿布,我對這個關心,尤甚于你寫的文章,能不能寫篇給我們解釋一下?

  3. Xumin说道:

    Jinyan,
     
    We are all so care about you. The night will end and the sun will rise. Best wishes.
     
    Amy

  4. Jiazi说道:

    KN,出了三鹿这样的事情,相信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很痛心.但医生说的是"据目前临床数据显示,大约有30%的吃三鹿的患儿有B超可以发现的结石。"而你一变就成了"全国喝奶粉的人群中,以少年儿童为主,有接近五分之一买的是三鹿奶粉。而这一部分人,根据冯东川医生的数据,有30%可以发现结石。"造谣也就算了, 但不要污辱别人的智商. 对于这种下三滥的手法, 还是少用为好.免得让人笑话.

  5. Jiazi说道:

    KN,出了三鹿这样的事情,相信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很痛心.但医生说的是"据目前临床数据显示,大约有30%的吃三鹿的患儿有B超可以发现的结石。"而你一变就成了"全国喝奶粉的人群中,以少年儿童为主,有接近五分之一买的是三鹿奶粉。而这一部分人,根据冯东川医生的数据,有30%可以发现结石。"造谣也就算了, 但不要污辱别人的智商. 对于这种下三滥的手法, 还是少用为好.免得让人笑话.

  6. Jerry说道:

    烦不烦啊?我最烦这种拉着国外势力天天给政府制造麻烦的人了。看看这帮法轮功、海外名运,都是一帮什么垃圾。不知道西方人士为什么会看上这种货色,难道仅仅是为了抹黑中国政府?胡佳这样的也提名诺贝尔奖?真是笑死人了。要提名诺贝尔奖,在食品方面,要提名袁隆平;在艾滋病防治方面,要提名高耀洁。什么人对中国做出了贡献,中国人心里有数。自然之友是什么货色?一帮伪环保主义者。基本的科学概念都不懂,成天散布谣言。好意思。他们的使命就是扯着外国的大旗和中国的发展唱反调。在他们眼中没有事实和谎言之分。胡佳和这帮人一起工作,结局可想而知。

  7. Jerry说道:

    5楼的,不要觉得奇怪。看看法轮功、海外民运的言论,如果哪一天他们不撒谎就奇怪了。“哦,親愛的,我無法理解你老公入獄,你又不工作,您是靠什麽來支付房款(你自己聲稱是按揭),孩子昂貴的奶粉錢和尿布,我對這個關心,尤甚于你寫的文章,能不能寫篇給我們解釋一下?”楼上的,问问法轮功和海外民运靠什么生活,支付房款!美国天天抨击中国的人权纪录,不能怪美国政府。法轮功在美国天天造谣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活取法轮功学员内脏。就这种谣言西方人也未必相信,但是这是中国人自己揭露的。

  8. david说道:

    嗨,胡佳夫人,
     
          刚才看网上有消息说胡佳先生有可能获得今年诺贝尔和平奖,希望那成真!
          希望胡佳先生能坚持不懈,以和平而顽强的品格为一个更民主、自由、宽容和卓越的民族而做出努力。
         祝愿您早日与先生相聚
         
      
     

  9. 江南说道:

    奥运开成了,估计是一些人不希望见到的;他们究竟在追求什么呢?
     
    中国的问题难道用抹黑中国的方式就能解决吗 ?少数人在那里出风头能真正代表大众吗?
     
     

  10. Jiazi说道:

    胡佳只是一个棋子,诺贝尔奖也只是棋盘上的一个格子,下棋的却是中西方,孰高孰低,一眼就明。

    如果胡佳都能当选, 只能说和平奖越来越差劲了,他比起达赖都差得不只一个级别,退步的炒作罢了。

  11. Jack说道:

    中国异见者接近诺贝尔和平奖
    卫报,2008年9月24日,译言社翻译http://www.yeeyan.com/articles/view/14392/14665
    link:http://www.guardian.co.uk/news/video/2008/feb/01/hu.jia
    一名接近评奖委员会的专家称,为在奥运之后强调中国人权纪录,今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将授予一名中国异见者。
    获奖结果将于今年十月十日在奥斯陆揭晓,作为候选人之一,胡佳是一名为民主、环境和艾滋病患者而战的激进分子。此人目前尚未服满三年六个月刑期,罪名是“企图颠覆国家”。
    “今年该奖项会颁发给一名中国异见者,我相信最有可能的人选将是胡佳,也许他的夫人曾金燕也将一起获奖”,奥斯陆国际和平研究协会主管,诺贝尔和平奖观察人士Stein Toennesson表示。“他现在是最广为人知的中国异见者,并且长期以来鲜有与中国有关的人士获得该奖项”。最近的一次是1989年,该奖授予达赖喇嘛。
    专家们认为,每年的候选人都是保密的,而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应该可以看到奥运会之后是强调中国人权纪录的机会,特别今年正值世界人权宣言公布六十周年。
    “奥运会期间有大量压抑。而现在是一个黄金机会,强调那种压抑是不可接受的”,诺贝尔委员会成员候选人,奥斯陆大学国际关系教授Janne Haaland Matlary表示。
    自八平方事件以来,“批评中国变得越来越困难,而它也变得越来越强大”,Toennesson表示。“因此也存在一种争论,要不要去打搅正在举办的奥运会,因为它不仅是这个政权的重要时刻,对中国人民来说也是如此”。
    有164名个人和33个组织被提名为今年和平奖候选,包括鲍勃·吉尔道夫,弗拉基米尔·普京和世界语。委员会没有公开被提名者的名字,但那些政治家,前获奖者和学者往往推测谁被提名。
    委员会还可能选择越南佛教僧侣Thich Quang Do,他在那个供铲挡国家里为宗教自由和民主而战。“他已经成为政权的一个有系统的对手”,Toennesson说。
    车臣人权律师Lydia Yusupova是另外一名候选者。“这将是俄国与格鲁吉亚发生冲突后让人们对俄国保持兴趣的一个机会”,Matlary说。
    Morgan Tsvangirai也可能获得奖项,“因为他坚持采用非暴力手段迫使罗伯特·穆加贝的政权改弦更张”,Toennesson说。但他接着说:“现在为他颁奖或许过于危险,因为他正担任总理”。
    另外一个被提及的名字是Ingrid Betancourt,她可能获奖的理由是“尽管遭受磨难,但她维护政治转变必须通过和平和民主的方式进行”这个国家——哥伦比亚——经历了世界上最长的内战。
    委员会也可能选择一名记者或一家媒体组织。“好的新闻报道不同于宣传报道或错误报道,它对和平至关重要”,诺贝尔委员会秘书,Geir Lundestad教授曾对卫报这样表示。他提到的人选包括CNN,纽约时报,世界报或国家报。
    一些著名的激进组织,例如Bono和Geldof可能也被考虑。“名声有助于国际社会关注这些问题,例如达尔富尔,并对中国施加压力,令其结束与苏丹政府的关系”,Toennesson说。
    谜底在每年十月揭晓,而颁奖典礼每年十二月在奥斯陆举行。去年的赢家是艾尔·戈尔以及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
    [参阅旧文]:开放的中国需要他
    http://www.bullog.cn/blogs/mozhixu/archives/121259.aspx
    Chinese dissident tipped to win Nobel peace prize
    Chinese dissident tipped to win Nobel peace prizeHu Jia could be award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to continue human rights pressure on China after the Beijing OlympicsGwladys Fouché in Oslo guardian.co.uk, 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08 13:06 BST Article history
    Watch Hu Jia’s video diary of his house arrestLink to this video This year’s Nobel peace prize could be awarded to a Chinese dissident to highlight China’s human rights record in the wake of the Olympic Games, according to experts who closely follow the workings of the award.
    A likely candidate to receive the prize, the winner of which will be announced on October 10 in Oslo, is Hu Jia, a Chinese activist who has campaigned on democracy, the environment and the rights of HIV/Aids patients. Hu is serving three-and-a-half years in jail for "inciting to subvert state power".
    "The prize will go this year to a Chinese dissident and I believe the most likely [recipient] will be Hu Jia, perhaps together with his wife [Zeng Jinyan]," said Stein Toennesson, director of the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in Oslo, and a close observer of the peace prize. "He has become the most well known Chinese dissident now and it has been a very long time since anyone [related to China] has won the prize." The last occasion was the Dalai Lama in 1989.
    Experts said the 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 the secretive five-strong body that awards the prize yearly, would see the passing of the Olympic Games as an opportunity to highlight China’s human rights record, especially in a year marking the 60th anniversary of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There was a lot of repression during the Olympic Games. Now is a golden opportunity to underline that repression is unacceptable," said Janne Haaland Matlary, a professor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t the University of Oslo, and a previous candidate to be a member of the Nobel committee.
    Since the Tiananmen Square uprising in 1989, "it has become more and more difficult to criticise China as it became more forceful and powerful," said Toennesson. "It has also been an argument not to disturb the run-up to the Olympics because it will be of momentous importance not only for the regime, but also for the Chinese people."
    Some 164 invididuals and 33 organisations are nominated for this year’s prize, including Bob Geldof, Vladimir Putin and the Esperanto language. The committee does not publish the names of nominees but those who can nominate, including parliamentarians, former laureates and academics, can choose to reveal their choices.
    The committee could choose to honour Thich Quang Do, a Vietnamese Buddhist monk who has been fighting for religious freedom and democracy in the Communist nation. "He has been a systematic opponent to the regime," said Toennesson.
    The Chechen human rights lawyer Lydia Yusupova is another contender. "It would be an opportunity to focus on Russia at a time of increased interest following the conflict with Georgia," said Matlary.
    Morgan Tsvangirai could be honoured "because he has stuck to non-violent means to bring about regime change against Robert Mugabe," said Toennesson. But he added: "It would be perhaps too risky to give it to him now that he is PM."
    Another name mentioned is Ingrid Betancourt, who could be honoured for "maintaining, despite her ordeal, that political transformation must happen through peaceful and democratic means" in a country – Colombia – that is living through the world’s longest running civil war.
    The committee could decide to name a journalist or media organisation. "Good news coverage, as opposed to propaganda or inaccurate reports, can be essential to peace," the secretary of the Nobel committee, Professor Geir Lundestad, previously told the Guardian. He mentioned possible contenders such as CNN, the New York Times, Le Monde or El Pais.
    Celebrity activists such as Bono and Geldof could be considered. "Celebrities have been able to raise international awareness on issues such as Darfur and put pressure on China over its relationship with the Sudanese government," said Toennesson.
    The prize is announced in October each year, and the award ceremony takes place in December in Oslo. Last year’s winners were Al Gore and 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12. kanboss说道:

    这样一个人,只想问一句,他钱从何来,能够在北京买房结婚生子,天天到处志愿,有空打打国际电话,在座的只要生活在中国,谁敢活的这么自如.我生活还算行,胡佳这样生活也没敢想像.能在国内上铁血长篇回贴的谁是在网吧上网的,能活这么潇洒不是党又是谁.在伊拉客是没党,但也没电,那有人权,但没人命.为民请愿是好事,社会都有黑暗面,但不是你出卖祖国的借口.西方的人权相信都看到了,请一个没人权的国家来教我们人权,说你傻是客气了. !!!!!!!!!!!!1

  13. kanboss说道:

    我们来看看胡佳是否违反了中国法律吧。“中国政府是十分善于做生意的,它们盘算得很清楚,它哪怕使出3%的人权改善,或许就能换来50%的国际社会的效果,好像看到奥运会来了它开始信守承诺了,它就可以争取时间,争取民心。如果它用30%的人权改善,可能换来近乎90%的外界对它的放松。它用这些方法可以捂住那些人权组织的口、国际媒体的口,所以它现在就抓紧时间进行镇压控制,该送进监狱的就送进监狱,然后该威胁到的就通盘威胁到。”这就是被西方社会美誉为“维权卫士”的胡佳,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严修采访时所言。他继续说:“会有老百姓被逼急了,他们会近乎于揭竿而起的状态,”这就明显有了蛊惑和煽动反政府的言论了。 就是在言论特别自由的美国也还有个《史密斯法案》,里面就规定了“凡密谋宣传暴力革命思想的人均犯有颠覆罪。”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第二次伊拉克战争,美国都对媒体进行了严厉的钳制,把那些对美国发动的几场战争以及政府形象有负面影响的言论全部阻截在外。在西方社会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反政府组织或者武装被法办的事例,比如英国的北爱以及国际刑事法院作出的那些逮捕反政府武装人员来看,反政府在全世界的法律界都认定为犯罪的事实。1992年洛杉矶暴乱,被捕的就高达12500人。这就可以看出蛊惑、煽动反政府的言论以及从事反政府的活动,在任何国家都会被认定为违法。

  14. kanboss说道:

    胡佳犯没有犯罪,中国的法律会给出答案。至于这个答案准确与否,胡佳如果不服还有权提出上述。八角鱼只是认为胡佳的事件是个案,是中国司法体系里面的个案,中国司法可以根据中国的法律来鉴定胡佳有没有犯罪,而无须西方社会用自己的法律来对中国司法指手画脚。中国具有独立的司法程序,西方社会的人权家们对中国司法的干涉,似乎是把中国当成了他们的殖民地。利用胡佳事件大造舆论和提出抵制北京奥运,都是愚蠢的。别以为披上了人权自由民主的外衣,就可以蹂躏一个主权国家的法律。

  15. tonny说道:

    祝好运,
    第一次看你的博客
    来自印度的祝福!

  16. Be说道:

    你们应该早死早超生,投胎到青藏高原给DL当奴隶去…那个时候你再追求人权,我坚决支持你们

  17. Pengbo说道:

    如果奶粉事件出现在20年前,也许中国的民众会在永远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白发人送黑发人。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进步了。但是,作为一个政府,能把宇航员送上太空,却不能保证民众的食品安全,从这个角度开看,中国政府失职。
    作为一个不喜欢中共的爱国者,作为一个留学海外的优秀学生,作为80后的我,一方面深深地痛恨到中共对中国文化的负面影响和对中国人民的不负责,一方面又
    对他们在帮助人民脱贫和致富方面取得的成就感到鼓舞。一边参加声援祖国反对藏独的集会,一边为同是大陆留学生的同学竟不知道64真相而无奈。一边为西方记
    者只报坏不报好感到愤怒,一边又因为中国没有基本的法制而感到悲哀。其实在我看来,胡佳这种凤毛麟角的政府的绝对反对者,并不能代表那些他为之奋斗的中国
    人民。虽然我对他的做法十分的肯定和钦佩。如今的中国,绝大多数人认同中国如今的前进方向,有那么多盲目的爱国者,粪青,就是因为大多数中国人还是30年
    改革开放中受益者。共产党不可能光靠他们那点大家都知道是宣传伎俩的说辞是赢得这么多人心。我相信,民主是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社会,民智,创造力继续发展的前提。但是,民主不是目的,国强民富的目的。民主只是实现富强的必由之路。很
    多西方人不想丧失他们对世界的支配权,在酸葡萄的心理作祟下片面地推动中国民主。对他们来说,民主是目的,至于你民主之后国家是不是四分五裂啦,人民生活
    有没有改善啦,都无关紧要。我认为,要实现中国的民主和中华民族的自觉,必先开放媒体,再健全法制-党纪不能高于国法,最后是军队的国家化。这三条,只要
    有一条不成立,中国真正的民主就无法实现。即使实现,等待我们的民主制度也不如中共的制度高效,起不到释放生产力的作用。

    如今中国的现状好坏参半,好大于坏。开始听到批评的声音,也开始见到现代政府的影子。在当今的环境下,呼吁人们批判政府就等于把人民向政府的怀里推。我建
    议胡佳采取更符合现实,更受广大人民欢迎的方式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和社会变革。这样不仅会有更多的主流媒体关注他,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也会让他所热爱,所
    推动的事业更加辉煌,更有效更快的成功。

  18. Pengbo说道:

    如果奶粉事件出现在20年前,也许中国的民众会在永远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白发人送黑发人。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进步了。但是,作为一个政府,能把宇航员送上太空,却不能保证民众的食品安全,从这个角度开看,中国政府失职。
    作为一个不喜欢中共的爱国者,作为一个留学海外的优秀学生,作为80后的我,一方面深深地痛恨中共对中国文化的负面影响和对中国人民的不负责,一方面又
    对他们在帮助人民脱贫和致富方面取得的成就感到鼓舞。一边参加声援祖国反对藏独的集会,一边为同是大陆留学生的同学竟不知道64真相而无奈。一边为西方记
    者只报坏不报好感到愤怒,一边又因为中国没有基本的法制而感到悲哀。其实在我看来,胡佳这种凤毛麟角的政府的绝对反对者,并不能代表那些他为之奋斗的中国
    人民,即使我对他的做法十分的钦佩。如今的中国,绝大多数人认同中国如今的前进方向,有那么多盲目的爱国者,粪青,就是因为大多数中国人还是30年
    改革开放中受益者。共产党不可能光靠那点大家都知道是宣传伎俩的说辞是赢得这么多人心。我相信,民主是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社会,民智,创造力继续发展的前提。但是,民主不是目的,国强民富是目的。民主只是实现富强的必由之路。很
    多西方人不想丧失他们对世界的支配权,在酸葡萄的心理作祟下片面地推动中国民主。对他们来说,民主是目的,至于你民主之后国家是不是四分五裂啦,人民生活
    有没有改善啦,都无关紧要。我认为,要实现中国的民主和中华民族的自觉,必先开放媒体,再健全法制-党纪不能高于国法,最后是军队的国家化。这三条,只要
    有一条不成立,中国真正的民主就无法实现。即使实现,等待我们的民主制度也不如中共的制度高效,起不到释放生产力的作用。

    如今中国的现状好坏参半,好大于坏。开始听到批评的声音,也开始见到现代政府的影子。在当今的环境下,呼吁人们批判政府就等于把人民向政府的怀里推。我建
    议胡佳采取更符合现实,更受广大人民欢迎的方式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和社会变革。这样不仅会有更多的主流媒体关注他,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也会让他所热爱,所
    推动的事业更加辉煌,更有效更快的成功。

  19. 勝揚说道:

    Dear 曾金燕夫人,
     
    我是來自台灣的天才DD,在一連串於INTERNET上查詢胡佳的相關訊息中,由WIKI上面找到您的blog(該欄位特別標示,因法律問題,某些國家與地區禁止進入),在看過你與胡佳勇敢揭露於北京自由城內遭軟禁的過程,內心由衷感慨人權的脆弱,也佩服你們願意真心的相信你們所信仰的一切權力,願意於同一個信仰上為其他人付出的勇敢。
    身在台灣的自己,也正同時間與您及胡佳注視著人權與生存權的相關問題。很遺憾的,這些傷害人權與生存權的問題,似乎不斷的於世界各地由各個傲慢且無理的姿態存在著。在這個角度上,再來反觀您與胡佳的位置,更需要投注更多的心力與勇氣,那種煎熬自己實在無法想像。
    私自假想著,在北京的您與孩子都能健康的度過每個今天,望向更有希望的明天,那份祝福我也同時祝福自己,放在心上。
    近日的消息透露出諾貝爾委員會有意將和平獎提名給胡佳,這個消息讓人振奮,也希望藉此讓更多的人面向您與胡佳身處的困境中,更希望藉此懹中國政府感受到壓力,還給中國人民憲法所保障的權益。為此衷心期盼著。
     
    一切平安。
     
    天才DD

  20. Jiazi说道:

             提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又译为“国家民主捐赠基金会”,简称NED),熟悉国际政治的人恐怕都不会太陌生。它号称美国上百万个非政府组织中的“龙头老大”,和美国国务院、国际开发署、中央情报局有密切的联系,被认为是中情局的“另一块招牌”。因为NED有非政府组织(NGO)的招牌,不易引起注意,甚至连西方的研究报告都说,“在向非政府组织提供战略资金方面,美国外交政策精英们认为NED比秘密支援更可靠”。这个20世纪80年代初成立、主要靠美国政府拨款从事活动的“非政府组织”在世界很多地方扮演过特殊的政治角色,可以数出来的有: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乌克兰等独联体国家、伊朗等西亚国家、缅甸等东南亚国家,它们都受到其颠覆活动或推动“颜色革命”的影响。NED还频频资助“民运”、“藏独”、“东突”等各种反华势力,直接干涉中国内政。   

    NED拨款大多来自美国国会

    在冷战期间和冷战后,号称以民主理念立国的美国一直采用非政府组织的形式推广美式民主,向世界渗透影响。这其中,NED及其下属组织成了重要工具。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曾多次直接指责“NED是美国政府干涉委内瑞拉的一种武器”。NED自称是一个非党派、非政府机构,但却靠着美国国会的大量拨款生存。它从事的活动,用该基金会创始人之一艾伦温斯坦的话说,“我们今天做的许多事情,就是25年前中情局偷偷摸摸做过的事情”。
    在NED自身的网站上,对其创办历史欲言又止。网站自述文章说,“在二战结束后,美国的决策者看到民主同盟面临威胁,而且没有任何机制来传送政治援助,于是采取了包括提供顾问、设备、资助报纸和政党等秘密手段。这些事实在上世纪60年代被披露,一些美国志愿者组织被发现暗中接受中情局的秘密资金,在国际上引起了激烈争论。约翰逊政府决定,这种资助方式必须停止,并建议成立一个‘公私合作的机制’来公开推行海外活动。”1982年,时任美国总统里根在一次重大外交政策演讲中提出促进“民主基本建设”的计划,在全球“推广民主”。1983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国务院授权法》,拨款3130万美元成立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并让其享受美国税法501(C)3条款免税待遇。
    NED主要资金源自美政府拨款。1983年至1994年,其资金完全依靠美国务院拨款,其后开始接受少量社会捐款。目前,美政府对NED的拨款主要包括三部分:最大来源是国会年度拨款。有统计显示,2006财年国会拨款为7404万美元,2007财年约为5000万美元,2008财年NED提出了8000万美元的拨款申请。其次是国会对外民主项目资助,2006财年国会通过民主基金给予NED额外拨款1525万美元。三是美国务院人权民主基金拨款。此项拨款始于1999年,起初为165万美元,以后逐年递增,到2005年已近800万美元。
    NED打着“加强其他国家的民主团体和机构的力量”的旗号,下属四大机构,即共和党的国际共和研究所、民主党的全国民主研究所、美国商会国际私营企业中心及劳联-产联的国际劳工团结美国中心。此外,还有许多所谓非政府组织受其资助,包括《民主杂志》、世界民主运动、国际民主研究论坛、国际媒体援助中心等等。NED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援助活动。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NED先后在中美洲的巴拿马、尼加拉瓜等国的大选中做手脚。1990年至1992年,NED向反卡斯特罗团体“古巴美国全国联合会”资助了2500万美元。在伊朗,10多家团体接受NED的援助。在法国,NED资助极右工会团体。在东欧,有批评家说NED在上世纪90年代为推行自由贸易和休克疗法投入了几百万美元。

    NED资助“喇嘛革命”

    中国的民主和人权一直是美国一些政要和机构说三道四的对象,而NED这样的组织更是通过拨款、培训、提供设备等手段资助“民运”、“藏独”、“东突”等各种反华势力,干涉中国内政。仅2007年,NED的涉华资助总额就达到600万美元,其中“民运”250万美元,“藏独”45万美元,“东突”52万美元。澳大利亚《信使报》曾披露,NED给达赖喇嘛的资金主要投给了3个组织—-―“西藏基金会”、“西藏国际运动”和“西藏信息网”。根据NED自身公布的数据,2002年至2006年,NED向达赖集团提供了135.77万美元的专项资金援助。其中,“西藏妇女协会”、“九?十?三运动”等组织2006年拿到了8.5万美元资金。今年2月27日,达赖集团“九?十?三运动”还向NED紧急申请资金,作为“活动家们应对危险时期的资金”。NED再度为其提供1.5万美元,并资助达赖集团所谓“和平挺进西藏”活动。
    今年4月初,把西藏“3?14”事件形容为“喇嘛革命”的美国国际政治经济学家威廉?恩达尔在《为什么华盛顿和中国玩“西藏轮盘赌”》一文中说,“3?14”幕后的黑手都是此间老手,包括NED和中情局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等,“无可争辩的事实是,从逃到达兰萨拉至今,达赖就被西方的情报机构或打着非政府组织旗号的情报机构所包围和资助”。文章说,NED不仅向达赖集团提供资金支持,这次发生在西藏的“颜色革命”,也是它在煽风点火,该基金会一手操办了每一次美国支持的“颜色革命”,从塞尔维亚到格鲁吉亚,从乌克兰到缅甸。文章还披露,从1994年开始,NED就开始提供资金给“国际西藏运动”,另外它还支持达兰萨拉的《西藏时报》,提供资金给“西藏多媒体中心”和“西藏人权民主中心”。恩达尔认为,就像过往的“颜色革命”一样,美国正是通过NED来资助西藏及海外示威,令中国不稳。
    NED资助反华势力的资金主要源自美国务院拨款,且呈逐年增长之势。2001年,美国务院额外拨款12万美元用于所谓推动中国的人权及民主、50.87万美元用于国际共和研究所在中国的选举、立法和司法改革项目。2002年、2003年,美国务院每年均额外拨款110万美元左右。2004年、2005年,美国务院该项额外拨款增至每年190万美元左右。到了2006年,美国务院该项额外拨款已高达343万美元。美国务院对上述项目的额外拨款约占NED用于此类项目拨款的75%至90%。而2002年以来,美国务院对“藏独”项目的额外拨款一直占NED涉藏项目年度总拨款额的2/3以上,其中2003年更高达92%。

    NED在委内瑞拉和俄罗斯运作被披露

    谈到NED在委内瑞拉的活动,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向《环球时报》记者提到由委裔美国学者埃娃?戈林格在伦敦出版的《查韦斯的密码—-―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干涉》一书。徐世澄说,这本书虽然不是记录NED在委内瑞拉做了什么,但NED的活动却是主要内容。该书揭露了NED与委内瑞拉境内的组织和机构密电往来、资金扶持等内容。自1999年2月查韦斯在委内瑞拉建立左翼政府后,美国千方百计企图颠覆这个左翼政权。
    据该书披露,NED通过设在美国驻委内瑞拉大使馆内的美国国际开发署办公室和由美国使馆控制的三个“私人”办事处(一个是2000年建的国际共和研究所办事处,第二个是2001年建的全国民主研究所办事处,第三个是国际开发署的一位承包人的办事处)来开展活动。这三家办事处打着“促进民主”、“解决冲突”、“加强公民生活”的旗号,同几十家委内瑞拉机构、反对派政党和组织进行联系,向它们提供活动资金,对查韦斯政权实行“静悄悄干涉”计划。有一些接受NED资助的组织和个人直接参与了2002年4月的未遂政变,参加了2002年12月至2003年2月石油业的大罢工,参加了2004年8月企图罢免查韦斯的公民表决。在2006年12月大选中,美国这几家办事处又千方百计企图阻挠查韦斯再次当选总统,仅反查组织“请加入”就得到270万美元的援助,但这些颠覆活动都没有得逞。
    多年来,美国通过NED等非政府组织在俄罗斯境内培植亲美势力,以推动民主的名义插手俄罗斯内政。俄新社9月21日报道说,梅德韦杰夫19日在接见社会团体代表时说:“今天早晨一打开我喜欢浏览的互联网,就发现我们的美国朋友说,他们将继续为俄罗斯教师、医生、学者、工会领导人和法官提供支持。最后一点让我感到非常‘了不起’。”梅德韦杰夫说:“他们指的是什么?难道他们想养活我们的法官吗?还是要支持腐败行为?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他们很快就可以为我们挑选总统了。”他还“回敬”美国政府说,“事情还没发展到华盛顿为俄联邦挑选总统的地步”。俄罗斯远东大学政治学教授亚历山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NED是美国利用非政府组织干涉别国内政的一个典型工具,“俄罗斯也好,中国也好,由于没有跟美国‘一条心’,因此都是这些非政府组织眼中的‘另类’,是重点攻击目标”。

    NED想洗掉政府色彩

    NED历任主要负责人都有官方背景或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首任代理主席为当时的国会众议员法塞尔,首任主席为前国务院助理国务卿约翰?理查德森。现任主席威伯、副主席普哈特均是美前联邦议员。负责日常事务的总裁卡尔?格什曼曾是美前驻联合国高级顾问。NED最高决策机构董事会23名成员中有3名参议员、2名众议员、5名前议员,还有5名前驻外大使。
    美国国务院前官员威廉?布兰姆是美国政策的批判者,曾著有《扼杀希望:二战后美国军方和中情局的干涉行动》一书。布兰姆说,NED主要支持和美国军方有密切联系、或者支持美国投资利益的政党候选人。该组织从未支持过反对美国公司投资的候选人。美国政治评论家布坎南揭底说,NED在那些所谓独裁和不民主的国家煽动革命和经常性地干涉其他国家的内部事务。
    美国智库卡托研究所研究员芭芭拉・康莉在1993年评估NED时说,“NED是外交政策的捣乱分子。推进民主是一个模糊目标,能被任何特殊利益团体所利用,包括共和党和民主党、有组织的工会、美国商会等。当这些团体行使外交政策时,它们就和美国人民的利益背道而驰,并搅和到其他国家的事务中去,反而违背了当初成立它的初衷。”NED有着贪污腐败和金融管理失策的历史,它是一个多余甚至常常破坏性的团体。美国的纳税人用他们的钱养活了那些特殊利益团体,并(借用民主)恐吓友好国家合法选举的政府、干涉外国大选,并催生了一种腐败的民主运动。但就是这样一个组织,在2003年成立20周年时,美国国会夸奖它“为20世纪世界民主促进做出重要贡献”。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一位学者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由于NED的拨款主要来自美国国会,花的是美国纳税人的钱,通过互联网可以查到每年的项目资金使用情况。但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它的项目经费总和少于拨款总额,说明其中也有部分资金的使用是不公开的。NED的拨款体制也相当复杂,经费首先从国会拨给NED,分给下属的四大研究所,由这些研究所拨给非政府的基金会或NGO,其中部分经费还会通过这些NGO再往下拨给其他NGO。这样层层拨下去,很多资金的政府色彩就被洗掉了。(驻美国特约记者 余德水 环球时报驻俄罗斯特派记者 张光政 环球时报记者 谷棣)

  21. Jiazi说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曾金燕能写文章聊一聊你们夫妇和NED, RSF这些所谓的"非政府"组织的关系呢?…
     
    相信关注你们的人,对这些都很感兴趣的.

  22. long说道:

    中共在美国独立纪念日发表的社论《民 主 颂》值得学习思考:[新华日报] 民 主 颂 ──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献给美国独立纪念日 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 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 在中国,每个小学生都知道华盛顿的诚实,每个中学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与怛恻,杰弗逊的博大与真诚。这些光辉的名字,在我们国土上已经是一切美德的象征。他们所代表的,也早已经不止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荣誉了。玛克吐温、惠特曼、爱玛生教育了我们这一代。是他们使年青的东方人知道了人的尊严,自由的宝贵;也是他们,在我们没有民主传统的精神领域里,筑起了在今天使我们可以有效地抗拒了法西斯思想的长城。这一切以心传心的精神道德上的寄与,是不能用数字和价值来计算的。 中国人感谢着“美麦”,感谢着“庚款”,感谢抗战以来的一切一切的寄赠与援助;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我们相信,这才是使中美两大民族不论在战时,在战后,一定能够永远地亲密合作的最基本的成因。 我们离得很远。百十年来,我们之间接触着的也还不过是我们两大民族间的极少数极特殊的一部。但,我们坚信,太平洋是不会阻隔我们人民与人民间的交谊的。在患难中,我们的心向往着西方。而在不远的将来,当我们同心协力,消灭了法西斯蒂的暴力之后,为着要在战争上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中国,在科学的领域里更有待于盟邦的援助。在过去,民主润泽了我们的心;在今后,科学将会增长我们的力。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 光荣将永远属于公正、诚实的民族与人民。 ──《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吾注:“美麦”指美国援助小麦;“庚款”指美国把清政府的庚子赔款用于建立清华大学。

  23. prajna说道:

    轰轰烈烈的“神七飞天”终于告一段落,各大媒体开足马力拼命宣扬,关于神七的专题、图片充斥整个网络,高层纷纷道贺、发言,再度掀起一场民族主义狂欢。不过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还在医院排队等候检查或治疗的婴儿父母们满脸的焦虑和愤怒。网络上关于奶粉事件的报道和贴子已很少见,似乎一切都已过去,重回歌舞升平和谐盛世。、早前有相关部门出来辟谣,称神七并未定于九月底发射,而后又仓促飞天,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这是go-vern-ment为了压制奶粉事件的恶劣影响,为掩盖复杂的社会矛盾,转移民众视线而做的一场秀。花费大量的人力财力,只为了证明已掌握太空行走的科学技术,对全人类的太空探索科技发展贡献可谓微乎其微,国外早在四十年前就已实现登月,美俄的空间站技术也已相当成熟,抛开军事用途不表,我真的看不出神七飞天比对我们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日常生活所关心的物价,房价有意义。航天事业的发展带动了什么?,我们见不到一家像样的电脑生产厂家,一家有市场影响力的手机厂家,精密设备大多是进口的,大街上跑的大多是别国的汽车…..泱泱华夏的大智慧,都被我们用来掘墓考古,用来勾心斗角争权夺利贪污腐化,用来造世界最大的月饼粽子,造光鲜耗财的鸟窝巨蛋大裤衩,造毒奶粉毒大米假酒假药……政府军备科技的成功,却伴随着政府社会职能的失败。一个能够发射载人飞船的国家,却不能制造令人放心的婴儿奶粉…..神七上天了,外汇储备两万亿了,GDP高涨了,国企纷纷500强了,老百姓还是为民生问题而忧愁,失业的还是失业,光棍的还是光棍,找工作的还是要为工作难找而发愁,物价还是高高在上,民众苦苦挣扎.
     
    那些说“神七”给中国带来尊严、荣耀的人,请你们看看前苏联,看看前苏联 的航天有没有给人民带来真正的福祉、有没有能够挽救国家的破败。一个国家的尊严和荣耀,是靠每个鲜活的,高素质,优秀的人格活出来的一个国格,是要靠人们有没有选票、有没有言论自 由、有没有人权保障、有没有建设出一个高效廉洁的政府而实现的,绝非爆炸了一个原子弹、放了一颗卫星、上天了几个航天员就能够得到的。
     
    纵观人类千百万年的历史,最伟大的成就不是灿烂夺目的科学技术,不是浩如烟海的大师们的巨著,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把统治者关了笼子里。
     
     

  24. Jiazi说道:

    KN,你也太搞笑了.网络上关于奶粉事件的报道和贴子已很少见,似乎一切都已过去,重回歌舞升平和谐盛世。、\这些天你去看看新浪之类的网站首页, 那一天没有奶粉事件的消息. 这些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你国外呆久了,难道中文字都不认识了吗?早前有相关部门出来辟谣,称神七并未定于九月底发射,而后又仓促飞天,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这是go-vern-ment为了压制奶粉事件的恶劣影响,为掩盖复杂的社会矛盾,转移民众视线而做的一场秀。至于这个,更是可笑, 载人航天是高精尖的科学技术, 你这种空口白话,看了只会让人笑话.

  25. jia说道:

    to:胡佳妻,我在wiki上看到你blog连接进来的,相信99%的访客都是从wiki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对您丈夫的遭遇我无法作出任何评价,因为事实真相永远不能通过网上的人为言论明辨.您是一位好妻子,而我们知道这一点已经足够,至于你们两口子观点立场的正确与否,让后人无评判吧.
    to everyone:希望大家能一些对"极端异见"者保持宽容.如果你们认为他们被西方民主洗脑,请让他们自生自灭,你做为清明的智者,完全可以站在思想的至高点上俯瞰他们的愚蠢.参差不齐是幸福的来源,如果你们觉得能从胡夫妇身上找到高人一等的道德优越感,就请让他们继续"做绣"吧,这样你们可以随时体会这种快感.

  26. yoyo说道:

    LX,怎么算的99%?除了wiki~~很多地方都能找到连接。
    意识形态不同,不能说思想上谁高谁低。最可悲胡佳就是一个人血馒头,自己牺牲掉了,一群百姓上来喝他的血,取得快感。而对真个中国社会乃至世界根本没有起到什么影响。

  27. jianzhi说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果胡佳真的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会引发更多的争议和冲突,真的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你们在国内的日子也许会更加艰难。
    我觉得佛家还是喜欢低调,清静的。

  28. 大虾说道:

    相信光明,我们支持你!

  29. Ya Ya说道:

    今天知道了结果:胡佳没有的奖。将近200人的和平奖提名人,要得奖并不容易。希望金燕与胡佳生活平安。

  30. jianzhi说道:

    芬兰前总统获奖,他在几年前就已经有很高的呼声了,这个结果很正常。 不能得奖,我觉得是对胡佳比较好的结果,减少争议,减少冲突,给你们保持低调的可能。
    另外今天看到一条消息,给你转下:
    四川艾滋病报告死亡数居传染病首位http://news.sina.com.cn/c/2008-10-11/050816434032.shtml据国家疾病监测网络直报信息系统统计,2008年7月1日至9月30日,我省21个市(州)报告甲、乙类传染病发病62696例,报告死亡230人。报告死亡数居前三位的病种依次是:艾滋病、肺结核、狂犬病。记者 刘坤
    在我印象里,国内之前几年传染病死亡居首的都是狂犬病,但是现在爱滋病跃居首位,说明国内爱滋病蔓延的状况更加严重。在这方面的防治,中国一直是弱项,你们是有机会发挥所长,来帮助国家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