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的处境恶化到什么程度?

我有理由相信,胡佳的处境已经恶化,目前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不清楚。

整个8月份,没有收到胡佳一封家书。9月5日收到胡佳的一封家书,告知第十二封家信全部被没收,也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没收家书的解释。他在信中说“我没能在8月13日给金燕和宝宝写信,给您的前一页信也未发,一直后延至今。将来再向您解释。”此外他在信中说自己一如继往地出工劳动,明知我们很关切他的作息,却没有更多的解释和描述。

按照监狱的规定,胡佳可以每个月与家人通电话两次,每次十分钟左右。但是至今,他也没能够打电话回家,一次也没有。国保警察的解释是监狱的电话系统在改造(两个月前这么说,现在也是这样说)。而每次我给监狱狱政科打电话,对方问我是谁,我说是胡佳的家属。对方便回答“我是临时接电话的,管事的人都不在,开会去了。”问及什么时候管事的人回来,对方答“不知道”。竟然造成这样的情况,我们家属没有机会与监狱管理方直接沟通,而是每次必须通过国保警察沟通。

此外,国保警察找我谈话,要我做胡佳的说服工作,不要与监狱为难,以便改善胡佳的处境。否则的话,将来监狱有可能不让我们再见面。我细问胡佳与监狱究竟有何问题,大致是胡佳在监狱里提改进意见,在人权问题上抓住不放,让监狱的工作人员和管理方很不愉快。

按照监狱管理规定,监狱应当给家属发送会见通知,以文件形式固定每月一次的会见日期。但是至今我们家属都没有收到任何会见通知。我只好一次又一次地给国保警察打电话,要求与胡佳会见。以前国保警察和我谈话,一边对我提要求,一边肯定地对我说“****时候,你能见到胡佳”。但是此次负责联系的国保警察也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太确定,不清楚监狱那边的情况,要等他们的回复……

胡佳的母亲和我非常着急,不知究竟发生什么事情。是不是受到不妥当待遇,我们都不得而知。而监狱至今都没有保障胡佳每个月一次的肝硬化指标检查。

希望监狱当局按照规定办事,发放会见通知,固定会面时间。
同时希望监狱不要无理由无解释地扣除家信,不要在劳动、作息及饮食方面作出不利于胡佳病情的安排。
此外,法律没有禁止律师和非户口本上的亲友会见胡佳,按道理都可以去见面交谈。胡佳的岳母(我的母亲),名字不在胡佳家户口本上,被阻止与胡佳见面。所以我们认为监狱所提的“不是户口本上的人不可以见面”的说法不当。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1 条 胡佳的处境恶化到什么程度? 的回复

  1. Dag说道:

    Zeng JinyanWe have read your notes today and about your worries. Hu Jia and You have your friends around the world. We pray that Hu Jia will be free. Soon. Greetings from Sweden friends living in the North of Europe.

  2. Jiazi说道:

     从“自由的鼹鼠”谈起<转>
                以激进反华而著称的法国左翼《解放报》“中国专刊”的社论中有这样一句话
    :“民主是否正在变成一种相对的、有争议的、总之一句话,地区性的理念?”“眼下的第二大超级大国(正在梦想着成为第一大超级大国)的中国向西方扔下了这
    一挑战。中国期望从长远的角度将西方从世界版图上边缘化”。“其力量不仅仅在于人口、经济和军事。而且也在于意识形态……”这份已经被右翼实力财团罗斯切
    尔德收购旗下的左翼报刊社长罗兰·约弗兰无可奈何地写道,中国“以其物质和贸易实力,使西方民主国家抵制奥运开幕式的一厢情愿的念头在几周内便烟消云散
    ”……这一哀叹显然表明,当中国人早就以“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来处世、并取得经济、政治和社会巨大进步时,法国左翼思想家们(由右翼财团供养)
    则仍然以“冷战思维”来观察和评判中国。
               
    法国左翼历来比右翼更具“侵略性”——无论是实质性的还是思想上的。法国发动对非洲殖民战争时,恰恰是左翼执政。对于法国左翼来说,意识形态是永远不会过
    时的,即使中国人想回避也罢!因此可以预见,中法之间的风波是不会平静下来的。事实上这几天正随着奥运的临近而愈演愈烈!类似314拉萨事件、4.7巴黎
    圣火受阻事件等引发中西方舆论“大战”的事件,还会继续爆发。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引人思索的,是该社论的最后一句话:“然而,就是在一个自信的中国内部,也仍然有自由的鼹鼠在挖着洞。”“鼹鼠”一般在冷战时期用来比喻钻进对方阵营里的
    人员,如打入敌国内部的间谍、或钻进黑社会的警察特工之类的;后引申为在对方阵营里为己方效力者。那么《解放报》的社论用这个定义非常明确的词用意何在
    呢?到底是指思想上接受了西方观念而自觉为西方“挖洞”者呢?还是实际上接受了物质好处的“自由战士”?
               
    当乔姆斯基在激烈批评本国政府时,他仍然对外国媒体说:“美国在很多方面仍然是世界最好的。”因为他绝对不会忘记自己是个美国人。中国的知识分子是否会忘
    记自己是什么国家的人呢?如果忘记自己是什么国家的人,又怎么能让这个被抛弃的国家给你自由呢?法国和美国都有不成文的规定,搞政治的人在国内可以“揭露
    批判”,但一旦到了第三国,则不得批判本国政府。这就是西方国家“言论自由”赖以存在的底线,即内外有别。只有当自己的知识分子懂得内外之别、国家利益永
    远与他国利益处于冲突状态时,自由才会成为一种可能。我在法国旅居多年,深刻认识到,在法国知识分子中间,这一条线的划分,是非常严格的,越线者往往身败
    名裂,因此他们自律性极强。法国知识界的“自由”存在于“反政策不反体制”。反过来,其在国内的自由则恰恰因其自律而得以生存。尽管如此,这一自由仍然受
    到体制颁布的法律进行规范。自由在法国是有内外之别的。对来自国外的思想和言论的限制极其严格。法国1939年6月24日通过的(至今有效的)法令规定:
                “禁止拥有、向公众散发、销售和展出用于宣传目的的、来自国外、或受到国外影响的、有害于国家利益的传单、公告或书籍。凡违反上述规定者将受到五年监禁和9000欧元罚款,法庭还可判处剥夺公民权利五至十年。”
               
    这一法律之严厉,从字面上即可窥一斑。凡来自国外的、或受到国外启示的内容,都有可能(或被解释为)“有害于国家利益”。因此在“有害于国家利益”和“用
    于宣传目的”这两项非常泛泛的限定下,这项法律不仅仅是禁止散发、销售和展出,甚至“禁止拥有”。由此我们可以理解,假如外国也有一个类似《记者无疆界》
    类的组织,热衷于向法国记者颁发奖金,并要求他们传播某些具有特定含义的信息(如违反移民人权、对布列塔尼进行语言灭绝等等),按法国法律,任何传播者都
    将负刑事责任。在和平时期,这一法律可以被暂时忘却;但如果法国处于某种敌对舆论环境的话,可以肯定这一法律将会无情地被付诸实施。            “自由的鼹鼠”从这一意义上来看,应该所指明确。法国意识形态斗士们是不知道“己所不欲”的教诲的,相反,“在东方正在升起另一面旗帜,为什么我们突然就要降旗投降呢?”约弗兰最后在其社论中写下了这么一句结束语。这若非宣战,至少是明确挑战了!

  3. Jiazi说道:

     从“自由的鼹鼠”谈起<转>
                以激进反华而著称的法国左翼《解放报》“中国专刊”的社论中有这样一句话
    :“民主是否正在变成一种相对的、有争议的、总之一句话,地区性的理念?”“眼下的第二大超级大国(正在梦想着成为第一大超级大国)的中国向西方扔下了这
    一挑战。中国期望从长远的角度将西方从世界版图上边缘化”。“其力量不仅仅在于人口、经济和军事。而且也在于意识形态……”这份已经被右翼实力财团罗斯切
    尔德收购旗下的左翼报刊社长罗兰·约弗兰无可奈何地写道,中国“以其物质和贸易实力,使西方民主国家抵制奥运开幕式的一厢情愿的念头在几周内便烟消云散
    ”……这一哀叹显然表明,当中国人早就以“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来处世、并取得经济、政治和社会巨大进步时,法国左翼思想家们(由右翼财团供养)
    则仍然以“冷战思维”来观察和评判中国。
               
    法国左翼历来比右翼更具“侵略性”——无论是实质性的还是思想上的。法国发动对非洲殖民战争时,恰恰是左翼执政。对于法国左翼来说,意识形态是永远不会过
    时的,即使中国人想回避也罢!因此可以预见,中法之间的风波是不会平静下来的。事实上这几天正随着奥运的临近而愈演愈烈!类似314拉萨事件、4.7巴黎
    圣火受阻事件等引发中西方舆论“大战”的事件,还会继续爆发。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引人思索的,是该社论的最后一句话:“然而,就是在一个自信的中国内部,也仍然有自由的鼹鼠在挖着洞。”“鼹鼠”一般在冷战时期用来比喻钻进对方阵营里的
    人员,如打入敌国内部的间谍、或钻进黑社会的警察特工之类的;后引申为在对方阵营里为己方效力者。那么《解放报》的社论用这个定义非常明确的词用意何在
    呢?到底是指思想上接受了西方观念而自觉为西方“挖洞”者呢?还是实际上接受了物质好处的“自由战士”?
               
    当乔姆斯基在激烈批评本国政府时,他仍然对外国媒体说:“美国在很多方面仍然是世界最好的。”因为他绝对不会忘记自己是个美国人。中国的知识分子是否会忘
    记自己是什么国家的人呢?如果忘记自己是什么国家的人,又怎么能让这个被抛弃的国家给你自由呢?法国和美国都有不成文的规定,搞政治的人在国内可以“揭露
    批判”,但一旦到了第三国,则不得批判本国政府。这就是西方国家“言论自由”赖以存在的底线,即内外有别。只有当自己的知识分子懂得内外之别、国家利益永
    远与他国利益处于冲突状态时,自由才会成为一种可能。我在法国旅居多年,深刻认识到,在法国知识分子中间,这一条线的划分,是非常严格的,越线者往往身败
    名裂,因此他们自律性极强。法国知识界的“自由”存在于“反政策不反体制”。反过来,其在国内的自由则恰恰因其自律而得以生存。尽管如此,这一自由仍然受
    到体制颁布的法律进行规范。自由在法国是有内外之别的。对来自国外的思想和言论的限制极其严格。法国1939年6月24日通过的(至今有效的)法令规定:
                “禁止拥有、向公众散发、销售和展出用于宣传目的的、来自国外、或受到国外影响的、有害于国家利益的传单、公告或书籍。凡违反上述规定者将受到五年监禁和9000欧元罚款,法庭还可判处剥夺公民权利五至十年。”
               
    这一法律之严厉,从字面上即可窥一斑。凡来自国外的、或受到国外启示的内容,都有可能(或被解释为)“有害于国家利益”。因此在“有害于国家利益”和“用
    于宣传目的”这两项非常泛泛的限定下,这项法律不仅仅是禁止散发、销售和展出,甚至“禁止拥有”。由此我们可以理解,假如外国也有一个类似《记者无疆界》
    类的组织,热衷于向法国记者颁发奖金,并要求他们传播某些具有特定含义的信息(如违反移民人权、对布列塔尼进行语言灭绝等等),按法国法律,任何传播者都
    将负刑事责任。在和平时期,这一法律可以被暂时忘却;但如果法国处于某种敌对舆论环境的话,可以肯定这一法律将会无情地被付诸实施。            “自由的鼹鼠”从这一意义上来看,应该所指明确。法国意识形态斗士们是不知道“己所不欲”的教诲的,相反,“在东方正在升起另一面旗帜,为什么我们突然就要降旗投降呢?”约弗兰最后在其社论中写下了这么一句结束语。这若非宣战,至少是明确挑战了!

  4. Unknown说道:

    In the current China, very few people care about others. But, you and your husband are for the people. I just want to say you are not alone. Take care of yourself. Hopefully your daughter can play with her dad soon, just as my daughter does every day. It is tough to be a real nice person in China.

  5. kanboss说道:

    维权是件好事,可他错就错在自以为是救世主,错就错在插手政治,错就错在非要去做个异见人士,更为大错特错的是和外国的组织联系起来,还要去接受什么奖。
    如果他是一个纯粹为维护农民或者其他弱势群体权利而奔走的人,那么我赞赏支持他,可惜他非要跨越意识形态的红线,还要去玩政治。正义多迈一步或许就是犯罪。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现在各国还有非政府组织纷纷为他向中国政府抗议,那只能清楚地说明他更是非抓不可了。

  6. kanboss说道:

    防艾滋你就专心防你的艾滋呗,非要扯上什么“人权”、“政治”,还去接受“自由亚洲”这种官办敌特媒体的采访,不是没事找事吗?不懂的事情你不要参与啊,炒股人家还说“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政治这趟浑水你说跳就跳啊?

  7. Be说道:

    2007年9月底,联邦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会见尊敬的dl喇嘛之后,中共(不代表中国和中国国民)外交系统对德国政府的人道正义之举给于报复。取消了将在年底举行的中德人权对话。   我生活在北京,和德国使馆的人权官员也有接触,深知这届德国政府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原定12月的人权对话德国政府做了充分准备。作为一个有世界影响的经济大国,德国愿意在改善中国的法治环境和异议人士处境方面发挥建设性影响。但非常遗憾,中共外交部门在人权领域一贯用匪夷所思的谎言和不可思议的骄横来处理问题,并且盗用中国人民创造的国家财富和政治影响力在全世界颐指气使。本次中国政府再度使用歇斯底里的方法想要“惩治”德国政府。   作为一名中国公民,同时也是有着18年虔诚信仰的佛教徒,我很感谢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坚持原则的勇气。她是第一位会见dl喇嘛的德国总理,她的魄力超过了前任施罗德先生和科尔先生。我妻子曾金燕本身也是dl喇嘛的弟子,她于2006年10月29日在印度拜见过dl喇嘛,由此她深知dl喇嘛的人格魅力。我们都相信默克尔女士也体会到了dl喇嘛的精神影响力。无论面临怎样的压力,这种选择是值得的。    dl喇嘛已经年逾古稀,老人家的时间非常宝贵。中国的公民们,基于对信仰自由的捍卫,我们更应该为dl喇嘛回乡发出呼声,采取行动。尤其是中国大陆上亿的佛教信徒,哪怕你仅仅是为此而祈福,也算是忠实于我们自己的信仰。为苍生、为国土捍卫正义就是最大的慈悲。缅甸的佛教徒就是我们的榜样。dl喇嘛在全世界以及中国政府面前申明了无数遍自治原则,老人家只是要保护好藏区的教育、文化、信仰、生态,而藏区会始终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仍然以明暗软硬等各种手段阻挠dl喇嘛返回故乡,就像缅甸软禁昂山素季一样,被全世界所鄙夷。   2007年10月18日,我致信给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信件的中文版和翻译后的德文版已经交给德国驻华外交机构。我谨希望默克尔女士知晓,她的选择是正确的,是受到中国公民支持的。所谓中国政府的抗议不过是中共自己的失态而已。同时,dl喇嘛是和平主义者,是有世界级影响的中国公民,是中国的国宝。两天后的10月20日,从媒体上获悉dl喇嘛在美国的记者会上也第一次谈到自己是中国公民,这是多么明确的宣示!那么还有谁能扯着弥天大谎指责dl喇嘛是“分裂主义分子”呢,外交部长杨洁篪吗?萨哈夫式的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吗?还是素有党棍之称的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吗?实际上,中共无非是害怕,如果dl喇嘛回到藏区,那么那里是中国的,但不会再是中共的。因为有这样的宗教领袖,谁还会听中共的宣教和统治呢。   明年就是奥运会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中国公民一起为72岁的老人家争取自由吧,那阔别50载返回故乡的自由。dl喇嘛的到来将是我们中华的幸运。       胡佳   2007年10月24日星期三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的第159天 于BOBO自由城家中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289天

  8. Be说道:

    你们应该早死早超生,投胎到青藏高原给DL当奴隶去…那个时候你再追求人权,我坚决支持你们

  9. 悦诚说道:

    你老公凶多吉少。。。。没办法 谁叫他惹毛了恶心的共产党。 我人在美国才能看你的文章,上帝保佑你老公

  10. Be说道:

    楼下的.我在国内也能上这个博客….
    很多年前,HJ曾经是我们这些小孩子心中的环保英雄.
    现在,我们只能说,和达赖搅到一起谈大谈人权的人,不配做一个中国人.
    反党不是反国的借口

  11. C说道:

    Colliewp:
    你说能在国内上这个BLOG?
    鬼才信……不用代理谁都看不到。
    另外,没有谁在反国
    只有某组织在反人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