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工作组进驻到你的大脑里

今天国保来谈话,说:胡佳保外就医是不可能的,转监狱也不好向领导提,因为胡佳不听话,和进监狱前比没什么变化,这不等于我们的抓捕等工作白做了吗!所以你要劝他,影响他。他触犯监狱规定了,所以不让你们见。

我问胡佳什么行为触犯了什么规定。

国保说:不清楚,还说:监狱是专政工具,不是胡佳打抱不平讲人权的地方。

我无话可说,我比谁都迫切地希望胡佳早日回来,我甚至希望胡佳经过这次磨难能站在更高的角度看问题,更加有策略地工作。但是我连胡佳人都见不到,我悲观地想,我能做什么呢?胡佳因为说话写文章被捕入狱,现在在监狱里还是不许他说话吗?不管他说的对还是错,对的听听,不对的就不理睬,不就行了吗?是不是要派一个工作组,把我也包括在内,驻扎在胡佳的大脑里呢?

晚上七点钟左右,从街上回家,下了车,没有带伞,感受狂怒的风,看乌云压城,闪电非常地触目惊心,雨点打在身上很冷,可是说不出的痛快。

到家就开始收到关于添加三聚氰胺有毒化学物质的奶粉的信息。除了奶粉,还有什么有毒?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尊重人权,不爱惜生命的政权下,生活在一个不会反思不承认错误的制度里,生活在一个人人参与说谎的社会,所以,毒奶粉事件不会是最后一件。一方面教育制度在毒化孩子们,使他们变得愚昧、盲目,成为精神上的残疾儿;另一方面,我们的食品,在毒害着孩子们的健康,使他们孱弱、无能。如此下去,还有希望吗?

http://news.163.com/08/0916/19/4M0460EO0001124J.html#

质检总局通报全国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抽检结果

2008-09-16 19:47:46 来源: 中国新闻网(北京) 网友评论 0 条 点击查看

  •   核心提示:质检总局通报全国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含量抽检结果,伊利、蒙牛、光明、圣元、雅士利等22个厂家69批次产品中检出三聚氰胺,并被要求立即下架。

中新网9月16日电据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国家质检总局近日紧急在全国开展了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含量专项检查。阶段性检查结果显示,有22家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的69批次产品检出了含量不同的三聚氰胺。


CCTV9月16日报道 央视新闻联播刚刚播出,质检总局通报全国婴幼儿奶粉三聚氰胺含量抽检结果,伊利、蒙牛、光明、圣元、雅士利等22个厂家69批次产品中检出三聚氰胺,被要求立即下架。

   品牌   抽样数 不合格数  三聚氰胺最高含量
  1. 三鹿      11       11       每公斤2563毫克
  2. 熊猫      5        3        每公斤619毫克
  3. 圣元      17       8        每公斤150毫克
  4. 古城      13       4        每公斤141.6毫克
  5. 英雄      2        2        每公斤98.6毫克
  6. 惠民       1       1        每公斤79.17毫克
  7. 蒙牛       28      3        每公斤68.2毫克
  8. 可琪       1       1        每公斤67.94毫克
  9. 广东雅士利  30     8        每公斤53.4毫克
  10. 南山(南山倍益?)       3      1        每公斤53.4毫克
    11. 麒麟(齐宁乳业?)       1      1        每公斤31.74毫克
  12. 山西雅士利 4      2        每公斤26.3毫克
  13 金必士      2      2        每公斤18毫克
  14 施恩        20    14        每公斤17毫克
  15 金鼎        3      1         每公斤16.2毫克
  16 伊利        35     1        每公斤12毫克
  17 奥美多(澳美多?)      16     6        每公斤10.7毫克
  18 艾克丁(索康?)      3      1        每公斤4.8毫克
  19 育宝(御宝?)        3      1        每公斤3.73毫克
  20 磊磊        3      3        每公斤1.2毫克
  21 宝安力      1      1        每公斤0.21毫克
  22 聪尔壮      1      1        每公斤0.09毫克

如上面奶制品名单或数据有误,欢迎各地网友跟帖指正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 李蔚

胡佳的处境恶化到什么程度?

我有理由相信,胡佳的处境已经恶化,目前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不清楚。

整个8月份,没有收到胡佳一封家书。9月5日收到胡佳的一封家书,告知第十二封家信全部被没收,也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没收家书的解释。他在信中说“我没能在8月13日给金燕和宝宝写信,给您的前一页信也未发,一直后延至今。将来再向您解释。”此外他在信中说自己一如继往地出工劳动,明知我们很关切他的作息,却没有更多的解释和描述。

按照监狱的规定,胡佳可以每个月与家人通电话两次,每次十分钟左右。但是至今,他也没能够打电话回家,一次也没有。国保警察的解释是监狱的电话系统在改造(两个月前这么说,现在也是这样说)。而每次我给监狱狱政科打电话,对方问我是谁,我说是胡佳的家属。对方便回答“我是临时接电话的,管事的人都不在,开会去了。”问及什么时候管事的人回来,对方答“不知道”。竟然造成这样的情况,我们家属没有机会与监狱管理方直接沟通,而是每次必须通过国保警察沟通。

此外,国保警察找我谈话,要我做胡佳的说服工作,不要与监狱为难,以便改善胡佳的处境。否则的话,将来监狱有可能不让我们再见面。我细问胡佳与监狱究竟有何问题,大致是胡佳在监狱里提改进意见,在人权问题上抓住不放,让监狱的工作人员和管理方很不愉快。

按照监狱管理规定,监狱应当给家属发送会见通知,以文件形式固定每月一次的会见日期。但是至今我们家属都没有收到任何会见通知。我只好一次又一次地给国保警察打电话,要求与胡佳会见。以前国保警察和我谈话,一边对我提要求,一边肯定地对我说“****时候,你能见到胡佳”。但是此次负责联系的国保警察也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太确定,不清楚监狱那边的情况,要等他们的回复……

胡佳的母亲和我非常着急,不知究竟发生什么事情。是不是受到不妥当待遇,我们都不得而知。而监狱至今都没有保障胡佳每个月一次的肝硬化指标检查。

希望监狱当局按照规定办事,发放会见通知,固定会面时间。
同时希望监狱不要无理由无解释地扣除家信,不要在劳动、作息及饮食方面作出不利于胡佳病情的安排。
此外,法律没有禁止律师和非户口本上的亲友会见胡佳,按道理都可以去见面交谈。胡佳的岳母(我的母亲),名字不在胡佳家户口本上,被阻止与胡佳见面。所以我们认为监狱所提的“不是户口本上的人不可以见面”的说法不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