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书也似人飘零

5月7日胡佳被遣送到天津汉沽潮白监狱后写的第一封家书,给母亲和宝宝的家信收到了,给我的家信则消失了。追查了许久,7月9日监狱告诉我,由于胡佳给我的家书里面涉及监狱的机密(据说是信里谈了5月7日胡佳所在的中转监狱天河监狱的弊病,监狱查证后发现所谓的“弊病”不属实),因此扣下此信。

7月9日见了胡佳以后,没有收到他见面以后写来的家信,非常担忧。以前胡佳一有机会就给我们写家信,并在信纸左上角写上第几封家书,给父母的标记为“家书抵万金(1,2,3……)”,给我的为“相思树”,给宝宝的为“感恩”。我们给胡佳的信,也标有第几封和一共多少页。今天早上母亲收到胡佳的家信,才发现果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具体不得而知。胡佳给我们的第十封家书,我们没有收到,暂时处于消失状态。胡佳给我们的第十一封家书,前四页写给我的部分不见了,只剩下第五页到第八页。我不知道监狱或者国保方面,是依据什么扣下这些家信的。

在这仅剩的三页家信里,胡佳说到在看守所大大下降的视力,目前略微好转,他一有机会就远眺。胡佳还说在看守所时由于右手被手铐铐得很紧陷入肉中,留下后遗症。现在一到阴天潮湿等情况,疼痛难受。右手大拇指也疼痛,竟无法拿起厚的字典,无法做俯卧撑,每晚他给自己做足底穴位按摩,也改用左手大拇指,并大大减少按摩次数。

此前警方说监狱很忙安排不开,因此不能在7月25日见胡佳,但也许可以打电话;后来没能和胡佳通上电话,警方说因为监狱的电话系统在调整,无法通话。

也听警方说胡佳屡屡给监狱提改进意见,引起一些不愉快的对待,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也只有再要求与胡佳见面,越快越好,才能知道他更多的近况。

现在跟踪监视我的人又多了,情况比前段时间紧张多了。朋友们不要和我联系了啊,切记切记。有什么事情我会尽量尽快上网写在博客上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5 条 家书也似人飘零 的回复

  1. xn说道:

    过了奥运这阵子应该会好些吧。。。

  2. Unknown说道:

    说漏嘴了吧,你的朋友都是什么人啊?呵呵

  3. Jiazi说道:

    转一篇 郑若麟的文章:他们为何决意与北京奥运为“敌”?
     
              一位法国学者约我共同写一篇文章给法国主流媒体,主旨是呼吁法国政治家珍惜戴高乐将军一手建立起来的法中友谊,放弃政治投机和作秀,放弃在意识形态上重拾冷战的余烬,不要做从根本上损害两国利益和两国公众感情的事情。
                我一直在犹豫。
                今天的法国,主张与中国友好的“戴派”政治家已所剩无几,这样的文章轻则“找骂”,重则刺激高傲的高卢人,效果也许会适得其反。
                我总怀侥幸心理:法国人总不至于狂妄到视中国这样一个伟大的文明古国、当今世界第三大经济强国、安理会五常任理事国之一、核大国……于无睹吧?更何况这是一个孕育出雨果、拿破仑和戴高乐的民族呀!法国人理应了解和理解中国?然而事实似乎一天天在敲碎我虚构出来的“人间喜剧”。
                在法国,就是有这么一些人,决意要与北京奥运为“敌”,也就是与我为敌!
                不在这里生活几年,是很难体验和理解法国遍布政界、知识界、新闻界的那一部分人(他们渗透财、政、新闻等每一个重要的角落,他们手中有着莫大的权力、他们支配着这个社会的每一根神经……)面对中国时表现出来的那种自傲、甚至可称“狂妄”的心态!更令人吃惊的,则是这些理应学识渊博的人,对中国历史和现状的无知、进而在批评甚至谩骂中国时展现出来的无畏,也是善良的、未曾在法国常居、天真而执着地向往着诞生于法国的“人权、民主、自由”观念的国人所难以想象的。
                近几个月以来,我手中这支笔,始终是在颤抖着。着墨时始终是小心翼翼。因为我为两国友谊出现的裂痕而心碎,因为我为两个那么相似、相近、本可相亲的民族越来越倾向于走上对立甚至对抗的道路而心忧。我竭力想以我微薄之力,来修补而非扩大这越来越深的裂缝……
                然而他们却不像我那么受着良心和良知的折磨。
                出于责任感,我亦绝不粉饰太平。
                事实上,我一直在想象着的八月份的这一幕,正在一点点地具体化、现实化……
                让我来描述一下,就在北京奥运将如火如荼之际,巴黎将出现的另一幅图景:
                达赖喇嘛前来法国,乐滋滋地成为法国官方的座上宾……
                今天,法国参议院“西藏问题小组”主席路易·德·布洛瓦西亚发表公告,法国参众两院的“西藏问题小组”将在8月13日联合接待达赖喇嘛;共有跨党派的189国民议会议员和63名参议员将拜见这位“活佛”,地点就在曾经立法政教分离的法兰西共和国参议院。会见将不对记者开放。“阴谋”当然是见不得阳光的。公告“狂妄”地表示,达赖与北京方面的会谈“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远远不够”。北京不应“仅仅”在奥运前或2010年上海世博会前(这就已经为下一场战役划出了战线),为应付国际舆论而做一些努力,而应该“认真”与达赖会谈:聪明人已经可以理解,对于法国这批议员来说,只有一种结果可称得上是“认真会谈”:就是让西藏最终走向事实上的独立!否则都是“应付”。
                巴黎市政府将热闹非凡地授予达赖以巴黎荣誉市民称号……
                昨天,巴黎市政府果然宣布,市议会绿党议员团倡议并获通过决议,决定在整个奥运期间,巴黎将在市政府大楼前挂上达赖和胡佳的巨幅肖像,以示声援“受到迫害”的藏人和维权人士;与此同时市府大楼还将悬持西藏“雪山狮子旗”和《记者无疆界组织》的“五手铐黑旗”,直至奥运闭幕。对于我来说,这无疑于一场宣战!其目的就是要抵消中国奥运给全球带来的喜庆气氛。我一直想回避这一幕的出现,甚至如鸵鸟般想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但这些强烈刺激着我的消息仍然不断地突破我的防线而直刺我的灵魂!
                《记者无疆界组织》的成员,以及其他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权”组织,将在奥运期间天天组织人马在巴黎、也将会渗入北京进行“抗议”……
                一周前,《记者无疆界组织》秘书长梅纳尔(也就是在希腊“小丑般一跳”的那位)宣布,他的组织“将会出现在北京奥运会上”。他的那面臭名远扬的“五手铐黑旗”将在全巴黎四处飘扬,甚至“会出现在北京”……其他诸多组织也都蠢蠢欲动、跃跃欲试,组织了大量蟹兵虾将,就是要搅乱属于全人类的这场北京奥运盛会。本来,这些不合时宜的“抗议”只是奥运震耳欲聋的焰火声中的几丝悲鸣而已,但法国媒体却肯定会将其无限放大,直至萤光都能压倒太阳……
                “压力”?“引诱”?或者根本就是“蓄意”?法国总统萨科齐“有可能”将变成“事实”?且看吧……
                一向在关键时刻便会出现的民意调查,正在竭力推动萨科齐总统将“有可能”演变成“既成事实”。法国IFOP民意测验所最新公布的调查表明,78%的法国人支持萨科齐会见达赖,反对者仅21%。这是该民意调查机构在7月10至11日两天内通过电话咨询方式对960名法国公众提问所获得的答复。本人对此深表怀疑:即使“多数”是可能的,也不至于78%。不过这样也好,让人更为清醒一点。“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们对法国总统的所做所为,当然惟能袖手旁观。我们“不能管理法国总统的日程安排”,但我们总可以对他人的日程安排说说我们的感觉吧?更何况这一安排与我们密切相关。本来,萨科齐是可以成为“最受中国人关注的法国总统的”。现在这一点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关注”的含意在变——而已!
                凡事总要问个为什么!这是人之天性。
                寻求真相与真理,是我们的权利。我一直在寻找,为什么法国这一部分人如此仇视中国。法国参议员让—吕克·梅朗松曾用“令人作呕的种族主义”来形容。我也有同感。但后来很多善良的法国“土著”,特别是法国北方的“什蒂人”,让我感到法国还是有很多真诚地热爱着中国、支持着中国的人。所以我一直从主观上拒绝接受78%的法国人支持萨科齐会见达赖。所以我一直试图从78%中找到尽可能多的“无知者”:上帝呀,原谅他们吧,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事实上他们对中国的无知,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梅朗松还曾问过这样一句话:在反对中国的斗士中间,有多少人知道中国国家主席的名字叫什么?
                似乎为了印证梅朗松言之有理,法国最著名的三大新闻周刊之一《快报》在不久前就闹出了一则并不那么好笑的“笑话”:在一篇介绍胡锦涛的文章中,却配上了江泽民的照片!《快报》不得不在后一期杂志上更正这一非常说明法国媒体心态的错误。试想将一篇介绍布什的文章配上克林顿的照片?这至少是对中国的极度“蔑视”!
                事实上又有多少法国人知道,他们的祖先曾经一把火烧掉了被雨果称之为与“希腊的巴特农神庙、埃及的金字塔、罗马的竞技场、巴黎的圣母院”相提并论的圆明园?最近我还从一位法国朋友那里听到这样一个确切的消息,他参观了埋葬着台湾的一个法国军人的墓地。那是法国在十九世纪时试图攻占台湾时,被中国守军打死的士兵的墓地。我听得一身冷汗:幸亏当年的台湾人拼死抵抗,否则今天法国也许又多了一个海外省?
                从当年用坚船利炮为中国人带去“文明”,到今天以“谎言、咒骂、诽谤”试图为中国送去“民主、自由、人权”,名词虽然随着历史的演变而演变,但实质却没有丝毫变化:征服!令他们未能想到的是,中国人居然敢于反抗,敢于从历史上来看今天,来理解今天的西方。于是现在西方又为中国人制造了一个新名词,叫做“受害者身份”:他们有权利在过去与今天蓄意地入侵中国、火烧中国、诅咒中国、欺骗中国……但中国却无权问一声“为什么”,因为在他们看来,中国人问一声“为什么”,说一声“不”,就是以“受害者身份”来抵抗他们的“教训”。那是“孰可忍、是不可忍”!所以要在你欢庆的时候来泼上一大桶污水……
                这简直是历史上最骇人的强权——思想上的强权!
                如果说坚船利炮征服的还仅仅是国家,那么今天他们渴望征服的,是你的全部——你的身心、你的思想!
         这是一场真正的“舆论战”、“思想战”!
          法国左翼激进周刊《查理周刊》总编就中国与西方在西藏和奥运之争时漏出了一句“真言”:“说穿了,我们与中国的分歧,就是意识形态之争,到底是他们的制度好,还是我们的制度好!”这番话与法国左翼《解放报》“中国专刊”社论的调门完全一致:“民主是否正在变成一种相对的、有争议的、总之一句话,地区性的理念?”“(中国的)力量不仅仅在于人口、经济和军事。而且也在于意识形态。……中央帝国就像过去一样自视为世界中心,正以其没有自由的繁荣、没有分权的统治这一反模式来对抗人权……”说到底,就在中国以“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时,法国的意识形态专家们却从来没有放弃冷战思维模式。
          我们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除了奋起而反抗?
          联合国昨天发表声明,呼吁全球在北京奥运期间实现停火,让和平赢得胜利!然而这则新闻在法国却被完全“忽略”,或者干脆就是被“封锁”?我总算明白了:有那么一批人,他们要在北京奥运期间继续开火……
          最后一句话引自同一期法国《解放报》社论:“然而,就是在一个自信的中国内部,也仍然有自由的鼹鼠在挖着地洞。正因为在东方正在升起另一面旗帜,为什么我们突然就要降下我们的旗帜呢?”
          善良的人们啊,好好想一想吧!

  4. 说道:

    友谊是友谊,人权是人权。
     
    我反而认为中国现在才是冷战思维作祟,觉得西方的任何批评都是“反华”,容不下任何dissidence。而中国人在中共的宣传下又何曾了解西方真正信仰的价值观。除了种族歧视者,在西方很少有人仇视中国人,然而一个专制的体制的存在,又怎能让他们不害怕。我们的敌人往往都是自己树立起来的,我们永远都是四面楚歌。只有一个热爱自由的人,才知道如何去爱中国。

  5. Unknown说道:

    TO:秘密警察
     
    你可以上上海外留学生的很多网站,比如留园,苹果等等;你也可以实际生活在国外,不是旅游,是扎扎实实地生活相当长一段时间;
     
    你说得有道理,绝大部分海外百姓和政客,看待中国都很客观,也很友好尽管很多人也没去过中国;但有些比如大赦国际,自由无国界组织,确实是极端反华;我们要容忍不同的价值观,和对应的批评,但无中生有的事,比如你上臭名昭著的大纪元看看,说江泽民是千年大蛤蟆转世这样的言论,是不是侮辱我们的智商?
     
    自由的前提是尊重对方,而不是高傲的目中无人,对邻居家的事指指点点,而且信口开河,甚至造谣;这种从心理眼看不起的态度自然要引起别人反弹?
     
    难道胡佳这样极端性格的人就代表了中国目前真实状况?那么多国内抵制家乐福的青年人,那么多海外学子支持奥运火炬传递的人,他们就不代表中国当代真实民主与发展的现状了?
     
    国家与国家之间,永远是利益的较量;我们国力强大了,百姓生活幸福了,这才是最根本的。
     
    就像我面对的每个西方人,大家谈谈得都是怎么挣钱;价值观的东西,还是首先考虑考虑人类的基本需求吧。
     

  6. gznovice说道:

    祝胡佳快点回家

  7. 说道:

    你说的有几点我不同意:
    1.大赦国际,自由无国界组织这些NGO组织,我不认为他们反华。什么叫反华,像东突和藏青会这样赤裸裸的要分裂中国推翻政府的,而且采取行动的才是真正的反华。而大赦和无国界最多是经常批评中国的一些人权政策,发表一些让中国政府不爽的言论,如果这也叫反华,那么20多次通过批评中国人权的美国国会是最大的反华组织。2.尊重邻居的前提是你是一个好邻居。如果家庭暴力发生,你说作为一个有正义感的邻居管还是不管呢。这就像我们常常嘲笑朝鲜,我们有种优越感,其实这是一样的道理。当然,大部分朝鲜人也觉得他们很幸福。3.我还是坚持这样的说法,无论胡佳的言论多么的极端,但他一没偷二没抢三没进行恐怖活动,如果因言获罪,那我们国家就还无法算的上是一个现代国家。另:我觉得抵制家乐福是傻逼行为。
     
    4.现在的中国,不是你的中国,也不是我的中国。国力强大不代表老百姓幸福。5.没有基本的价值观,没有对人权和自由的强力保障,如果中国的宪法得不到有效实施,你所得到便会很容易的失去。

  8. Yi说道:

    秘密警察:不知道您英语怎么样,有没有和大赦国际的人正面交锋过?如果你的那些结论都是来自空穴来风或者主观臆断,那么我不得不告诉你,你错了。不得不说,大赦国际其中一些会员还是属于那种无知且善良的西方民众(这样的人占到大多数),但是对于其骨干成员(也就是那些真正拿大赦国际工资过活的人),那就大大的不同了。他们对于中国的偏见根深蒂固,对于中国现在的发展嗤之以鼻,对于未来中国的期待就是–动乱与革命。当然,他们最为希望就是中国走俄罗斯当年的道路,被他们成功的转化。批评与诽谤,我想稍微有分析和判断能力的人都不难分清。大赦国际近期所作无非是利用奥运来吸引眼球极尽其诽谤之能事。当然,对于大赦国际这种组织才不会去关系什么神圣休战这样的奥运精神,他们要做的也正在做的就是要利用个别案例来彻底否定中国。

  9. Yi说道:

    秘密警察:不知道是不是不同的人在这里使用一个ID发言,但是你在前面几篇文章中的回复里充满污言秽语还是不禁令人发问:这就是中国的民运份子?如果真的是这样,中国的民运迟早断送在你们这些人手里。

  10. 说道:

    民运份子是不是我这样我不清楚,我对他们也没兴趣。我对民主改革什么的没有任何见解,我只坚持一点,在一个正常的国家里,公民的权利不应受到强权的践踏。

  11. 说道:

    贴一篇文章给二逼们补补脑:
     

    做个中国人有什么意思(转载)文/王怡现在民族主义的名声不好听。因为和意识形态捆绑销售的时间太长,“爱国者”和爱国贼也不好辨识。但波兰思想家米奇尼克,讲自己怎样成为一个爱国者和民族主义者。对我很有启发。他说。1968年8月21日这天,包括波兰在内有5个共产党国家的军队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摧毁“布拉格之春”。他就在那天,醍醐灌顶的成了一个波兰民族主义者。在1968年的波兰,什么人才配叫做波兰人?一个公共生活中的无权势者和失败者,他对民族国家的身份认同会从哪里来?米奇尼克给了一个迄今为止最打动我的理由,他说。“为波兰的罪过感到羞耻的人,就是波兰人”。 这很不一般。我国《教育法》规定,在教育中贯彻集体主义和爱国主义教育,是国家的权力和责任。但常见的集体主义教育,主要是培养我们对他人荣耀的分享。譬如刘翔跑出世界记录,凡在电视机前傻乎乎开心甚至流泪的人都是中国人,是心有所属的爱国者。我们固执的、天经地义的把另外一个人的荣耀当作是自己的。分享就像分赃,见面都有一份。就因为我们自认和刘翔属于一个共同体。 但米奇尼克给出了另一种情感的养成方向。不是分享荣耀,而是分担耻辱。才让我们生出民吾同胞之心。这是一种低调但更真实的集体主义。不仅做自己,还要做一个中国人。需要的只是一种羞耻心。根据生活经验,当你的某位叔叔一次在公众场合借酒发疯,当着你的面脱掉最后一条裤子。大概就是你一生中最深刻感受到他是你叔叔的时候吧。因为分担羞耻,的确比分享荣誉更让一个人牢牢记起自己的群体身份。因此做一个中国人的意思,就是对其他中国人的行为,尤其对代表人民名义的公共权力的行为,有种天然的羞耻心。既然人家跑出世界纪录就像自己跑的一样。那么人家犯下罪错也要像自己犯下罪错一样坐立不安才对。不然不是白白让你拣个便宜? 一切集体主义假如是真实的,它的实质就是一种连带责任。认同自己的民族国家身份,就是认同这种责任。这是一种有风险、有担待的民族情感。它有一个好处,因为成本较高,能够把我们对连带关系的需求维持在一个均衡的量上。不至于隔段时间假如没发生什么大事,就要把爱国激情像牛奶一样倒进大海。但分享式的民族主义,却最廉价。打赢了载歌载舞,打输了掉头就走,不管我事。这显得很市侩。根据经济学原理,越廉价的东西需求越是最大化。因此这种民族主义,也很容易滑向非理性的、虚妄的狂欢状态。 分享式的爱国激情,本质上是一种血统论。所有使人们具有相似性的特征中,血缘最直观。最利于产生和夸大一种群体主义的同仇敌忾,尤其是在政治共同体的对外关系上。就像某些维顾子女的母亲或维顾哥们的朋友,不讲原则。遇见自己人吃亏,有理由要上,没理由创造理由也要上。从这种群体主义的血缘相似性扩展开去的民族主义,第一特别容易宽容自己人的罪过,就像鲁迅说,“觉得做外人的奴隶,不如去做自己人的奴隶”。第二是容易在民族的大义下,贪得无厌地要求个人牺牲和奉献。 这种分享模式也是嫌贫爱富的,而且带着一种无产者打家劫舍的性质。譬如大家为刘翔、郭晶晶激动,说白了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吃大户”。这种所谓的爱国眼光永远是向上瞧的,它天然的不关心失败和落伍者。这种氛围下做一个中国人就很累了,因为“荣耀是荣耀者的通行证,受侮辱是受侮辱者的墓志铭”。 而且据我观察,多数在公共空间乐意标榜“反美抗日”姿态的人们,基本上同时也主张反传统、反儒家。康德曾说,个人不是“自由漂浮的主体”,就像我们爱母亲,我们爱自己归属其中的那个祖国。这种爱原本是自由的体现,因为“乡愁是最高贵的一种痛苦”(赫尔德)。但在一种反传统的虚无主义中,大部分人的民族情感却逐步变得与民族的价值传承和历史文化无关。这种爱的自由与高贵也就被抽空了。一个民族主义者如果不能从本民族的文化传承中找到“温情和敬意”,他就只好到自己的血管深处去找荷尔蒙。 其实民族是一个需要被尊重的历史情境。承认一个民族共同体,就是承认对政治的一种历史约束,承认先人对于后来者的部分的统治力。做一个中国人的意思,就是承认自己在肉体和精神上的来处,承认我们祖先、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子孙组成了一个历时性的政治共同体。这种看法等于否定了任何主权者至高无上、一个人或多数人的意志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政治理论。显然这更接近宪政民主,而不是更接近专制主义和全能国家。事实上,古希腊、古罗马的共和主义者无一例外,都是伟大的爱国者。他们爱国,因为他们敢于分担政治的命运,他们耻于接受一种不自由的统治。

  12. Yi说道:

    请秘密警察继续在这里多多发言尤其是给大家展现一下其卓尔不群的骂人功底对于一个号称支持异见人士的人,对与其不同的看法的人恶语相向,真是好不讽刺别说,这还真有大赦国际那些骨干成员的风姿

  13. 说道:

    我一直觉得傻逼话比脏话更可恶。

  14. Xiaohong说道:

    to 秘密警察,胡佳被抓不是只因为几片文章。胡佳从美国NED拿了很多钱。NED号称是无政府组织,实际上就是CIA的变种。http://http://www.ned.org/grants/06programs/grants-asia06.html#china Zhiaixing Information Counseling Center
$179,113*
To operate a diverse program promoting accountability and human rights. The
work of the Institute will include legal aid,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activist training, and human rights documentation related to HIV/AIDS and
other public health threats.在美国,任何公民如果没经过政府允许接受他国政府的经济资助,也是要入狱三年的。§ 953. Private correspondence with foreign governments. 
Any citizen of the United States, wherever he may be, who, without authority of the United States, directly or indirectly commences or carries on any correspondence or intercourse with any foreign government or any officer or agent thereof, with intent to influence the measures or conduct of any foreign government or of any officer or agent thereof, in relation to any disputes or controversies with the United States, or to defeat the measures of the United States, shall be fined under this title or imprisoned not more than three years, or both. 
This section shall not abridge the right of a citizen to apply himself, or his agent, to any foreign government, or the agents thereof, for redress of any injury which he may have sustained from such government or any of its agents or subjects. 
1 Stat. 613, January 30, 1799, codified at 18 U.S.C. § 953 (2004).爱国,追求民主自由也罢,并不赋予你人身攻击的权利。骂人是你的自由,但骂人也得讲得艺术,否则更泼妇有什么区别。

  15. 说道:

    to GTbutterfly:我在你给的网站里面的确看到了Zhiaixing Information Counseling Center。但是,胡佳的刑事判决书上没有这一点,如果不得接受外国Gov.的agent的支助真的违背中国法律,检察院在起诉的时候怎么会不考虑到这个问题?为他多罗列几条罪名不是好事?难道法律条文不是拿来裁定犯罪而是用来把一个公民弄进监狱找到借口的?况且你看美国那条“入狱三年”法律前的定语:“with intent to influence the measures or conduct of any foreign government or of any officer or agent thereof, in relation to any disputes or controversies with the United States, or to defeat the measures of the United States, ”,首先胡佳不是美国公民,而且他究竟是作为一个citizen还是一个institution接受支助这是一个问题,退一万步说,即使如你所说NED是外国政府的agent,即使aizhi接受了他们的援助,我也不认为一个关注艾滋病的机构会influence or defeat我们国家的measures.所谓自由,民主,爱国不能赋予我骂人的权利,但我自己可以。你不觉得我骂的很有艺术吗?你知道暴力美学吗?
     

  16. Jiazi说道: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秘密警察同学很无间道~~~
     
    至于胡佳为什么被判~~说实在的,每天骂共产党的多了去了,骂得比胡佳狠的也多了去了。随便翻一翻那海外的留学生论坛,经常就是左右在那里火拼。为什么偏偏只有他被判刑~~~说实在的,搞政治,水深了去了,台面上说是一套,底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局外的一个小百姓,根本搞不清楚状况……
     
    政治本身就是肮脏的。像最近巴黎把达赖捧那么高,还不是在野的社会党借这事情和执政党叫板(去年大选的时候,社会党候选人罗雅尔还是比较亲华的),搞得萨克齐也是摇摆不定。你还真的以为法国人会真正关心中国的人权?西藏人民的福利?说白了,一切这些,只是政治斗争的工具而已~~~要搞不清楚状况,把自己还真当盘菜,什么时候被人扔了,被玩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中国是,法国是,美国也是,就看你站在哪一队了。既然选择了站在美国那一队,那就要做好被中国整的准备。

  17. Xiaohong说道:

    to 秘密警察你仔细看看NED资助的都是什么组织,就知道什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AIDS,人权也吧,在他们哪都是一个幌子,新闻暴光率不少,没见赶过什么实事。很多小国家都是因为NED而导致分裂和动乱。中国的愤青哪都有,骂政府的,骂GCD的,骂娘的,网上一堆堆的,谁管呀。顶多是被禁和删贴。能荣幸被抓的多半是吃薪水的,拿了不该拿的钱的。如果一个美国公民在美国不经过政府同意接受中国的资助,估计不是间谍就是个恐怖分子的罪名。胡佳给的罪名是颠覆国家罪,挺合理的。没直接提NED估计是不想跟美国冲突。

  18. 说道:

    NED的目的就是支助以及奖励各个国家的公共事业以及人权组织,从这个方面来看,实事倒是做的不少。胡佳入狱肯定是得罪了当局,这是肯定的,那个盲人律师陈光诚(也得过NED的奖)不也是因为“破环公物罪”被判刑的吗?没拿外国人钱的师涛和黄琦们不也被逮了么?美国会不会这样,真的很难说。起码你要罗列出足够的证据,让陪审团的大半成员相信你是间谍或者恐怖分子吧。当然你如果美剧看多了,抱着人性本恶与阴谋论来看待问题,觉得只要有政府的地方就会有幕后的黑手在操纵,那我也就无话可说了。况且中国也是有“危害国家安全”罪的,多理直气壮啊,然而以“煽动颠覆政权”和“破坏公物”来起诉,本身就说明了证据不足,是欲加之罪。
     
    政治的确是肮脏的,但价值观永远是干净的。如果你们老是以国家而不是以公民个体的目光来审视那些异议人士,那些人当然都是在图谋不轨,是在“反华”。只要政客们支持的东西是正确的,即使是在作秀,即使是作为政治斗争的一种手段,那又何尝不可?总比中国官方至今连普世价值都不敢承认好吧。
     

  19. bai说道:

    一段时间没来,怎么又在这儿讨论上了?又没什么用。既不会被主人关注,也不会被对这个博客感兴趣的网站转帖。就算最后争赢了也是自己暗爽而已~大家收拾收拾心情看奥运吧,不是神圣休战吗?老美不赞成不在上面签字我们没必要跟着学。
     
    to 秘密警察。
     
    看你那么卖力的在争论相信你不是为了五美分在奋斗。他们没那闲工夫和脑细胞思考那么多。不过在下稍微唠叨两句。
     
    一是很多打着人权公共事业旗帜的组织不是中立的这点不用怀疑,国外也有记者收集大量证据并著书发表。只不过都被整个主流媒体和大出版社集体抵制,以至只能找小的出版社发行进不了主流。不过西方这点还是不错,就是总会给你说话的机会。
     
    二是我国的法律没有禁止个人或团体收受外国赞助,所以为了表面上法制是不能用这个罪名的。相信随着买办和利益代言团体的增多迟早会立法,执行力度有多大就得看以后了。如果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起诉那就是直接跟老美叫板了。我们现在没拿能力,换俄罗斯估计就干上了~
     
    三是现在正是很多肮脏的政客使用价值观来攻击中国和中国政府,那它还干净吗?另外正确与不正确谁说了算那?现实中一切都是辩证的,完全正确与完全错误只存在于假设中。有人用在自己的价值观下正确的东西去强加给别人,是否是一种侵略的形势?何况除了说话都是外交辞令的政客,他们的民众在一些组织和媒体的煽动下可是直接冲着中国人民来的。老百姓哪分得那么清?具体事情可以去留学生网站上找,有很多就不在这儿例举了。
     
    最后,普世价值是每个不同种族文化价值观的人类群体都不同的,我们处在变革期思想比较混乱所以自己的传统普世价值也开始混乱。但并不代表我们的普世价值就一定要跟西方一模一样才叫文明,除非我们连自己的传统文化都不要了。有谁见过有自己传统厚重文化的国家和群体照搬西方的普世价值的?穆斯林?印度?俄国?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会有自己的普世价值的,这个不是政府可以推动也不是政府可以阻止的。

  20. 说道:

    就像宪政共和体制比封建皇权必定是人类的进步一样,民主这个价值观同威权统治相比那必定也是进步的。
     
    对于你说的普世价值是对每个国家不同,这一点本来就是不对的。普世价值不是西方的东西,更不是冷战的产物,联合国公约中国也是签了字的,里面那么多关于保障民主,人权,言论自由的条款中国也都是同意的,这些条约可以做为“普世价值”的基础。在这个情景下,我们不说民主,自由是完全正确或者错误,自由主义到了极端也会矫枉过正了,但它们明显比专制威权的体制好得多。况且在中国最大的特点就是,反对民主反对自由主义的人,大部分也是反传统反儒家反中国核心文化的(王怡和梁文道对这个观念皆有论述),你怎么能说信仰普世价值的人都是不要自己的文化呢。我不惮以最恶的人性来推测政府,中国100个特权家庭的统治还要持续多久,对民众的愚民教育也还要进行多久?外国政府官员对中国的“攻击”,我觉得是有必要存在而且大部分是正确的(虽然可能会夸大其辞),但你们想想,一个没有反对党和舆论监督的权威政府,如果再没有国际舆论的压力,那会成什么样子?

  21. bai说道:

    没说民主不对,这儿好像也没谁有这个观点,大家只是对实现民主的方法和路径有分歧而已~
     
    什么是普世价值?
    在哲学上,普世价值指一些有限的、所有人类都认同的价值观念。但从哲学意义上说,没有只具有普遍性而无特殊性的绝对概念。
    根据讨论普世价值的立场不同,普世价值可以分为“客观主义与相对主义”两个不同的类别。
    客观主义认为,普世价值是客观存在的人类共同价值观,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们必须认识、接受和实践这种价值观,而不能随心所欲的挑挑拣拣,对客观普世价值的拒斥和反对,是一种落后和不开化的表现。
    相对主义主义则认为,人类没有绝对的普世价值,所谓普世价值也是相对的,每个民族和文明都有自己的普遍价值观念。坚持价值观念的相对性和多样化,本身就是普世价值得体现。
     
    我的看法属于第二种, 似乎没有你说得那么不对吧。你推崇的第一种绝对的普世价值似乎允许别人对事物有不同的定义而不需要顾虑特殊情况,为什么就这么轻易的从主观上就否决不同于自己见解的一切那?虽然这是现在彻底推行了普世价值的西方国家正在做的事情,就一定是对的吗?
     
    还有我不反对外国领导人抨击中国政府,他们的外交辞令也不会起到多大的负面影响。我反对的是不负责任的媒体为了符合主流观点而随意发表未经证实甚至是故意煽动的文章。还有那些有很多幕后赞助的汉奸媒体公然造谣,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攻击所有反对者,煽动不明真相的人。这样的监督和舆论压力不要也罢。

  22. 说道:

         这是我曾经的一个贴子,我想翻出来表达一下我的思想。     若按照所謂相對主義的說法,"普世價值"可以說是西方文化的侵略或宣傳技倆。      這就像是以韓國人的角度,西方批評他們大韓民族殺狗吃狗肉,也是一種西方文化價值觀的侵略和干涉。然而,事實上就連愛吃的中國人未必會認同殺狗吃狗肉是當理所當然。      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價值觀,都有差異,但一味的把不同於自己的外來價值觀當成一種侵略或宣傳,卻缺乏客觀評估,要嘛不是種虛無論,要嘛就是一種對自我評估的逃避。      簡單來說,普世價值就像種道德,有人認為道德重要,有人認為道德完全是相對的,是壓抑了人的自由。問題是,當前的世界不管哪個民族,嘴巴再不屑道德的人,可以公然母子亂倫嗎?可以輕易接受沒理由去殺一個人嗎?      同樣的道理放在普世價值是一樣,普世價值不是要求大家要一個樣,而當世界文明走到了一個標準,一個政府或社會的制度的道德底限,不能超過太離譜。      撇開那些掉書袋的"普世價值",一個具有高度普世價值的社會(或所謂受到西方文化侵略的社會),不會因為說了反對政府的話就要被監禁被判刑。不會因為犯罪就欠缺司法公正的審判就匆匆槍斃。不會因為信了特定的宗教,就要被政府監察整肅。不能為了經濟發展,大規模破壞天然的資源。不能為了利益,給予過低的薪水或強迫兒童去工作。不會因為你是個小老百姓或農民,就要被歧視欺壓一輩子就沒有翻身的餘地….。      如果這樣的"西方文化侵略"可以讓個國家更好,人民生活更好,更有當人的尊嚴,我寧願被侵略。

  23.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24.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25.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26.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27.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28.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29.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30.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31.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32.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33.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34. bai说道:

    to 秘密警察一, 吃不吃狗肉跟普市价值和国家利益没关,也扯不到文化上去,只是爱好而已。二, 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居于大陆的关系,民族成分复杂,经过过长期的不同文化的融合。对外来文化向来排斥心理比较少。相对对外来价值观的排斥少于日韩。但是长期的民族文化决定民众对国家统一和国–家利益的关联看得远比西方人重,所以牵扯到这方面大部分人不管什么情况都是向着自己的国家。当然现在受西方现代思潮影响已经有很多的人放弃这种观点。所以只要不牵扯国家利益的价值观基本接受起来都不会有什么障碍。所以我们才经历了这么多阻碍却仍旧坚持改革开放。三, 母子乱伦跟杀人的对错确实是道德问题,不过普市价值却更多的是哲学问题。概念本不一样。道德问题绝对不是相对的,就像美国去伊拉克推销普市价值不管有多少理由,道德上仍然不对。因为他实在侵略,在杀人。而且我们宣扬的马克思哲学也提倡民主。只是没人做到而已。四, 这个基本赞同,不过在下觉得是价值观底线而不是道德底线。五, 您可能忘了造就普及了普市价值的西方国家在民主宪政的头一百年是什么样子了,似乎你说的那些例子一样不差,还要加上为了赤裸裸的利益不顾及任何道德四处侵略。叫普市价值搅得最响的欧洲在鼎盛的一百年里(1840-1940)领导的世界是人类文明史来战乱最多的时期,那时的人权民主那?最后, 这就是价值观的问题了,人人不同。日本当年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理论上确实有助于亚洲国家发展,现在美国在日韩驻军确实有助于地区稳定和平,也确实有不少人赞同并支持那。您可能有些概念上混淆,希望不是有心无意的在偷换概念。这招国外媒体看多了有点神经过敏。

  35. bai说道:

    对不起大家,系统疯了,不是我在刷屏~请主人删贴吧~

  36. 说道:

    普世价值是什么,这可能是个哲学问题,但我在这里特指的民主,平等和人权就是具体的道德问题,他们或许是普世价值,或许在你看来不是,这个都没问题,也不是重点。另外,对于伊拉克战争我承认美国夹带私货于其中(事实上历史上所有貌似正义的战争都有国家利益的驱使),但总体来说那是一场反对独裁者的解放战争。你知道美军攻进巴格达的时候有多少人拿着鲜花欢迎英勇的英美解放军么?我承认你说的东方文化有其的特殊性在里面,萨义德对“东方主义”的阐述也是表达这个观念。中国自古大一统的国家主义到如今也是非常的有影响,把国家的完整性和民族的尊严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然后对于西方的价值观的侵袭,把自己摆在一个受害者的位置上。这种思想的本源就是认为国比家重要,集体比个人重要,社会整体的稳定比公民个人的幸福更重要。所以,接不接受西方的观点,也就看你站哪个角度看问题了。但即使是崇尚大政府的西方社会左派政党,对那些最基本的人权包括言论自由,结社等都是支持和保障的。
     
    民主体制在欧洲已经发展了那么多年了,到二战后才逐步完善和成熟,任何体制在刚进入探索阶段的时候都是混乱的。即使是美国麦卡锡主义最旺盛的时期,仍然不缺少因为侵犯公民权利而勇敢站出来指责的反对者存在,这就是民主的价值,无时无刻的对于权力的监督。而你说的战争,几乎和民主体制无关,你告诉我,一战和二战中哪个同盟国不是极权政府?当然,最后一点肯定是个人的问题。您如果愿意使用一个连敏感字都打不出来,外国新闻看不到的奇妙网络,愿意生活在一个地方官员鱼肉百姓,特权家庭垄断资本的伟大国家,并享受这美好的一切,也许你安逸的神经就不再会过敏。

  37. bai说道:

    呵呵~您看到现在伊拉克被解放了吗?确实,当年还有很多人拿着鲜花欢迎英勇的大日本皇军那。我们的价值观有根本上不不同,所以也没有必要在这里继续争论,不会有结果还招主人嫌。有的是论坛阿~我们理论上对基本人权,民主,言论自由和结社也是支持的,只不过没有保障。这确实有很长的路要走,只是就通过外部力量的解放还是通过内部以人民的力量推动逐步变革存在争议。另外我的观点请参照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我们现在对于制度不完善的职责和反对者也不少阿,国内有名气而没被国安请去喝茶的也大有人在。另外盟国有集权政府也有民主政府,因为共同的利益而结盟。只是跟一战赤裸裸的利益冲突不同,二战多了道德的外衣。我说的是满口道德人权的欧洲国家是殖民侵略和一战二战的发起者或直接提供起因,没有说根民主制度有什么关系,可能说得不清楚,不好意思~最后一点同样,我没有任何一个字说我喜欢国内受到严格控制的网络,只是说他们的新闻自由被滥用。因为牵扯到别国问题,法律监督将不起作用。所以他们不需要向对本国舆论监督那样谨慎小心。不过有一点您说对了,我愿意生活在我们伟大的中国,这确实是个人问题,没人拦着您移民的。像邓小平说的,如果他们想要,在给他们一亿好了~

  38. 说道:

    你愿意这样我也没办法了,哈耶克曾说,最可怕的是一个人拥有一颗愿意被奴役和统治的心。大清国亡的时候不也还有那么多人不愿意剪辫子吗?
     
    当国家体制的弊端没有触及到你的个人利益的时候,你大可以在这里谈论你热爱的祖国,伟大的人民,华夏的天威是如何的荣耀你幸福的心灵,“只是当他们要杀我的时候,却再也没有人为我说话了。”好好享受这种国产幸福。

  39. light说道:

    (突破一网一絡一封一鎖一软-件)下載:https://sites.google.com/site/freegatebbs(可上浏览維-基-百-科、Facebook、BBC、youtube等)(穿一透一网一络一防一火一墙)(免费代-理-服-務-器)  [全一球一互一联一网一自一由一联一盟]

  40. Mike说道:

    不说什么了..过两天去北京,也不可能为胡佳做什么了..
     
    祝一切能好起来.

  41. Setoh说道:

    疑被中共扣押 胡佳的太太失踪
    【大纪元8月9日讯】(据中广新闻报导)就在北京奥运开幕之际,大陆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失踪,可能已经被中共公安扣押。
    设在海外的“中国人权保护者协会”表示,曾金燕前天在北京家中失踪,亲友都无法找到她,怀疑可能被警方带走,防止她在奥运期间对记者讲话。
    胡佳经常替大陆弱势团体争取权益,被称为“维权人士”,去年十二月遭警方拘留,从此之后,北京公安一直严格监控曾金燕的行动。

  42. Unknown说道:

    曾金燕 你还真当自己是明星了 “现在跟踪监视我的人又多了”
     
    写小说啊?
    简直跳梁小丑
     
    你们这对狗男女 见一次 打一次
    一辈子人不像人 鬼不像鬼地生活
    何苦呢?
    过正常人的日子不是很幸福 为什么要走一条背离民族的不归路?
     
    你们永远不值得同情
    国家判刑太轻了 你也应该入狱
    给个期限- 无期徒刑!
     
    UNDERSTAND?
     
    I live in US, Never let me see you in CNN or NBC
    Never let me see you in NYC LA or Washington
    Otherwise beat you heavily, wait n see!
     

  43. Be说道:

    我觉得不应该把HJ送监狱,.应该送到精神病院去

  44. 慧瑜说道:

    加油,我是台灣人,我支持你們
     
    總有一天,胡佳一定會被釋放,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
    你們是中國少數勇敢的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