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订,废除了“反革命罪”,相应取消“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新确认了“危害国家安全罪”,相应产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由于法治精神并未得到司法系统的尊重和遵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与“反革命宣传煽动罪”一脉相承,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并没有多少改进。

 

    2000-2008年期间,由于中国司法不透明,媒体报道受控制,当事人家属受威胁、压制被禁止与外界联系,我们不知道一共有多少人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遭受磨难。维权机构CRD[1]根据媒体及家属告知的信息,整理了44个涉案人的资料。本文主要分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经结案的38个涉案人。

   

    44个个案中,43个涉案人为男性,1个涉案人为女性。

 

    38人已经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或劳教(劳动教养)[2]3人处于取保候审状态,3人被改用其他罪名判刑。其中有几个特殊情况:赵常青被两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998年被判刑3年,2003年被判刑5年,加剥夺政治权利3年;李旺阳于1989年被以“反革命罪”判刑13年,提前2年释放,于2001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0年;李旺阳的妹妹李旺玲因呼吁救援李旺阳,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劳教3年;陶君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罪”两罪并罚;姜维平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非法持有国家秘密”三罪并罚。

 

在抓捕原因方面,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或劳教的38人中,4人的主因为“参与组党”(结社权),2人的主因为“参与组党和发表文章”(结社权和言论自由),其他31人的主因为“发表文章或传单”(言论自由);取保候审的3人和被改用其他罪名判刑的3人,主要原因皆为发表文章(言论自由)。

 

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或劳教的38个涉案人中,33个人被判入狱,3人被处劳教(范子良被劳教2年,汪达林被劳教2年,李旺玲被劳教3年),2人被判缓刑(杜导斌被判刑3年缓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高智晟被判刑3年缓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刑期最长的是王小宁(判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和李旺阳(10年);其次是李焕明(9年);再者何德普(判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陶海东和郑贻春都为判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4个人被判刑5年,外加分别剥夺政治权利1234年;9人被判刑3年,及被剥夺政治权利年份不等;1人(胡佳)被判刑36个月,及剥夺政治权利1年;4个人被判刑2年,及被剥夺政治权利12年。(见表格“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结案情况”。)

 

38个涉案人中,范子良(70岁)被提前1个月22天被释放。姜维平被提前1年释放。罗永忠获减刑6个月。其他除两个缓刑者,皆为刑满释放或正在服刑。

 

38个涉案人中,李元龙因HOTMAIL提供电子邮件信息为法庭证据而被判刑;2人(姜力均,4年;王小宁,10年)因YAHOO提供电子邮件信息为法庭证据而被判刑;桑坚成(3年)与何德普(8年)因上书中国共产党的十六大而获刑。

 

根据案件所在地信息,这44个涉案人中,北京市7个,浙江省5个,河北省、湖南省、辽宁省、山东省各3个,河南省、湖北省、四川省、上海市、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广东省各2个,重庆市、安徽省、福建省、广西壮族自治区、贵州省、黑龙江省、吉林省、陕西省各1个。

 

被判刑的35个案件当事人的审判,不同程度地违背了公正审判原则。具体特点表现为:

l         审判前或出狱前后受非法拘禁或任意逮捕;

l         被阻止会见律师或家人;

l         法庭上被剥夺充分辩护权利;

l         伪公开审判——指定旁听者,以各种理由阻止申请旁听者听审;

l         秘密审判;

l         无审判;

l         被剥夺、压制上诉权;

l         被体罚、殴打等酷刑,其中李旺阳因被虐待导致严重的心脏病、左眼失明;

l         被逼供、洗脑;

l         被挨饿、禁闭、剥夺睡眠等不人道待遇;

l         被剥夺充分医疗及被阻止保外就医;

l         出狱后被以非法监禁、剥夺就业等方式继续迫害,2人(颜钧、蔡陆军)出狱后偷渡到台湾寻求政治避难。

 

由于各种原因,我所能获得的信息有限。只能从有限的个案中管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令我感到非常忧虑和痛苦的是,2000年至2008年期间,这38个入狱的政治犯,虽然健康出现不同程度的危机,竟无一人的保外就医申请得到批准。从概率的角度,我很绝望,但是依旧不放弃为胡佳祈祷,期盼出现奇迹。

 

曾金燕

200851 于软禁中的北京BOBO自由城

 

附上这44个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当事人名单。

 

一,被判刑或劳教的38人,有些已经出狱:

蔡陆军、陈少文、陈树庆、杜导斌、范子良、高智晟、郭起真、郭庆海、何德普、胡嘉(胡佳)、黄琦、姜力均(姜立军)、姜维平、李焕明、李建平、李旺玲、李旺阳、李元龙、廉彤、刘卫方、罗永忠、罗长福、吕耿松、牟传珩、欧阳懿、桑坚成、陶海东、陶君、汪达林、王金波、王小宁、严正学、颜钧、杨春林、张建红(力虹)、张林、赵常青、郑贻春

 

二,处于取保候审状态的3人:

王德佳(荆楚)、叶国强、叶明君

 

三,被改用其他罪名判刑的3人:

李长青、张汝泉(200472岁)、张正耀


[1] http://www.crd-net.org “维权网(CRD)”是民间非政治性维权志愿者的国际联网,旨在中国推动人权保护、协助民间维权,通过非暴力和法制的途径,监督政府落实其人权承偌,追究侵权责任,为受害者寻求司法和社会救助。

[2] 劳动教养就是劳动、教育和培养,简称劳教。劳动教养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从前苏联引进,但形成世界上中国独有的制度。劳动教养并非依据法律条例,从法律形式上亦非刑法规定的刑罚,而是依据国务院劳动教养相关法规的一种行政处罚公安机关毋须经法庭审讯定罪,即可对疑犯投入劳教场所实行最高期限为四年的限制人身自由、强迫劳动、思想教育等措施。请参看维基百科词条“劳动教养”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A%B3%E5%8A%A8%E6%95%99%E5%85%BB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结案情况

2000-2008年,38个个案

法庭判决结果

人数

入狱2

4

入狱3

9

入狱36个月

1

入狱4

7

入狱5

4

入狱6

2

入狱7

2

入狱8

1

入狱9

1

入狱10

2

缓刑

2

公安机关处置结果

劳教2

2

劳教3

1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0 条 管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的回复

  1. prajna说道:

    毛泽东语录节选

    "我是反对大中华民国的,我是主张湖南共和国的。中国号称共和民国,没有几个懂得什么是共和的国民,四万万人至少有三万九千万不晓得写信看报。全国没有一条自主的铁路。不能办邮政,不能驾洋船,不能代理食盐。十八省中像湖南四川广东福建湖北一类的省,通变成被征服省,屡践踏人的马蹄,受害无级。这些果都是谁之罪呢? 我敢说,是帝国之罪,是大国之罪,是’在世界能够争存的国家必定是大国家’一种谬论的罪。现在我们知道,世界的大国多半瓦解了,俄国的旗子变成了红色,完全是世界主义的平民天下。德国也染成了半红,波兰独立,捷克独立,匈牙利独立,犹太,阿剌伯,亚美尼亚,都重新建国。爱尔兰狂欲脱离英吉利,朝鲜狂欲脱离日本。在我们东北的西伯利亚远东边土,亦建立了三个政府。全世界风起云涌,民族自决高唱入云,打破大国迷梦,知道是野心家欺人的鬼话…… 中国呢?也醒觉了…… 最好办法,是索性不谋总建设,索性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实行各省人民自决主义。二十二行省三特区两蕃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国。"—- 毛泽东《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 — 湖南共和国》 
     
    "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 我们这四千年文明古国,简单等于没有国,国只是一个空的架子,其内面全没有什么东西。说有人民罢,人民只是散的,’ 一般散沙’。 如何除去各省自治的障碍物,我认为这障碍不在督军,而在许多人要求的’统一’。我以为至少要南北对立,这是促成各省自治的一大关系点。倘若统一成了,新组国会,制定宪法,各省自治必多少受宪法束缚。 我觉得中国现在的政象,竟如清末一样,国人对之,不要望他改良,要望他越糟越坏。"—- 毛泽东《反对统一》 
     
    "中国的各省在历史上向来都是统一的,不是分裂的,不是不能统属的。而且统一之时就是治,不统一之时就是乱。美国之所以富强,不是由于各邦之独立自治,而是由于各邦联合后的进化所造成的一个统一国家。所以美国的富强是各邦统一的结果,不是各邦分裂的结果。中国原来是统一的,便不应该把各省再分开来。中国眼前一时不能统一是暂时的现象,是由于武人的割据。""如果以美国联邦制就是富强的原因,那便是倒果为因。"—- 孙文《三民主义:民权主义》 
     
     
    "中国共产党为工人和贫农的利益在这个联合战线里奋斗的目标是:(一)消除内乱,打倒军阀,建设国内和平;(二)推翻国际帝国主义的压迫,达到中华民族完全独立;(三)统一中国本部(东三省在内)为真正民主共和国;(四)蒙古西藏回疆三部实行自治,成为民主自治邦;(五)用自由联邦制,统一中国本部、蒙古、西藏、回疆,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六)工人和农民,无论男女,在各级议会市议会有无限制的选举权,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罢工绝对自由;(七)制定关于工人和农人以及妇女的法律:    1. 改良工人待遇:(甲)废除包工制,(乙)八小时工作制,(丙)工厂设立工人医院及其他卫生设备,(丁)工厂保险,(戊)保护女工和童工,(己)保护失业工人……等;     2. 废除丁漕〔3〕等重税,规定全国–城市及乡村–土地税则;     3. 废除厘金及一切额外税则,规定累进率所得税;     4. 规定限制田租率的法律;     5. 废除一切束缚女子的法律,女子在政治上、经济上、社会上、教育上一律亨〔享〕受平等权利;     6. 改良教育制度,实行教育普及。 "—- 《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大会宣言》 
     
    "我们鉴于古今民族生存的道理,要救中国,想中国民族永远存在,必要提倡民族主义。要提倡民族主义,必要先把这种主义完全了解,然后才能发扬光大,去救国家。就中国的民族说,总数是四万万人,当中参杂的不过是几百万蒙古人,百多万满洲人,几百万西藏人,百几十万回教之突厥人,外来的总数不过一千余万人。所以就大多数说,四万万中国人,可以说完全是汉人,同一血统生活,同一语言文字,同一宗教信仰,同一风俗习惯,完全是一个民族。……法国在百年以前的人口,比各国都要多,因为马赛尔斯的学说,宣传到法国之后,很被人欢迎,人民都实行减少人口,所以弄到今日受人少的痛苦,都是因为中了马赛尔斯学说的毒。……到一百年之后,如果我们的人口不增加,他们的人口增加到很多,他们便用多数来征服少数,一定要并吞中国。到了那个时候,中国不但是失去主权,要亡国,中国人并且要被他们民族所同化,还要灭种。像从前蒙古满洲征服中国,是用少数征服多数,想利用多数的中国人,做他们的奴隶;如果列强将来征服中国,是用多数征服少数,他们便不要我们做奴隶,我们中国人到那个时候,连奴隶也做不成了。……我们要中国强盛,日本便是一个好模范。"—- 孙文《三民主义:民族主义》 
     
    "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 
     
     
    "在新民主主义的国家问题与政权问题上,包含着联邦的问题。中国境内各民族,应根据自愿与民主的原则,组织中华民主共和国联邦,并在这个联邦基础上组织联邦的中央政府。"—- 毛泽东《论联合政府》 
     
     
    "关于国家制度方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国家是不是多民族联邦。现在可以把起草时的想法提出来,请大家考虑。中国是多民族国家,但其特点是汉民族占人口的最大多数,各少数民族总起来还不到全国人口的10%。不管人数多少,各民族间是平等的。这里主要的问题在于民族政策是以自治为目标,还是超过自治范围。我们主张民族自治,但是今天帝国主义者又想分裂我们的西藏、台湾甚至新疆,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希望各民族不要听帝国主义者的挑拨。为了这一点,我们国家的名称,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不叫联邦。"—- 周恩来《关于人民政协的几个问题》 “长征的时候,我们最对不起的一个外国就是西藏!”—- 毛泽东接受斯诺访问时如是说。

  2. prajna说道:

    如果按照言论,和颠覆国家定罪的话,中共的祖师爷——毛老先生,那就应该不是寿终正寝中南海,而是要饮恨而死秦城监狱了。

  3. Unknown说道:

    LZ应该绝望,为什么期待法律总围着你转呢?当我们在美国,在加拿大,在英国,在法国等参加政治活动也都要受到当地法律的限制,当你和你先生披着“上帝”的袍子,自称“代表中国人民”时,拿着海外的资金买车买房时,你那时怎么不敢到绝望呢?当我们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幸福,也为国家的进步工作、学习、消费、纳税时,我们也知道这个国家包括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不尽人意的一面,你们究竟,特别是后期,为这个国家做了哪些建设性的工作!看了那个帖子,真的对你们“急功近利”的心态感到可笑!
    你以为上了美国时代的封面你就成了女神?无怪乎法国哲学家萨特说过“是人就想成为上帝!”
    你看看一个记者采访胡嘉对他前中医大学女友感情的采访,只能有一种结论:“你们是生活在自己圈子里的人!”符合你们的想法,什么都好;不符合你们的想法,什么都不好;不知道历史中那么多人的千辛万苦,那么多人的此恨绵绵,而历史,不是你们,包括你们自身也有很多弱点的人来断章取义的!
    http://www.anti-cnn.com/forum/cn/thread-39512-1-4.html

  4. jianzhi说道:

    我觉得你们在走向我不太愿意看到的方向..唉..

  5. long说道:

    To 昆德拉
    给你一个建议,请你不要用这个笔名,会玷污这个名字!!!
    还有一个建议,请你说话时,不要用“我们”这个词,你只能代表你自己!
    我在美国住过5年,参加了至少10次游行,在中国我只参加过一次,89年6月,结果是背井离乡!
    你文中提到胡佳“拿着海外的资金买车买房时”,即使这是真的,我个人认为也是无可厚非的,他们为中国的大部分国民呼吁自由,民主,人权,(当然这里面也许不包括你,也许你已经自愿放弃了),这些钱里面至少没有中国人的税金,如果你嫉妒,也可以像他们一样,勇敢地站出来,能得到诺贝尔和平奖的话,不仅得到的美金比他们要多,名声也比他们不知要大多少倍!!!
    最后再说一句:如果你愿意做《动物庄园》里的猪,没有人有权利剥夺你的选择!!!
    附录上猪的美好未来共分享:
    英格兰兽
    英格兰兽,爱尔兰兽,普天之下的兽,倾听我喜悦的佳音,倾听那金色的未来。那一天迟早要到来,暴虐的人类终将消灭,富饶的英格兰大地,将只留下我们的足迹。我们的鼻中不再扣环,我们的背上不再配鞍,嚼子、马刺会永远锈蚀不再有残酷的鞭子噼啪抽闪。那难以想象的富裕生活,小麦、大麦、干草、燕麦苜宿、大豆还有甜菜,那一天将全归我侪。那一天我们将自由解放,阳光普照英格兰大地,水会更纯净,风也更柔逸。哪怕我们活不到那一天,但为了那一天我们岂能等闲,牛、马、鹅、鸡为自由务须流血汗。英格兰兽、爱尔兰兽,普天之下的兽,倾听我喜悦的佳音,倾听那金色的未来。当然 要实现猪的美好未来 是有条件的:
    七诫

    凡靠两条腿行走者皆为仇敌;
    凡靠四肢行走者,或者长翅膀者,皆为亲友;
    任何动物不得着衣;
    任何动物不得卧床;
    任何动物不得饮酒;
    任何动物不得伤害其他动物;
    所有动物一律平等。
     
     

  6. Unknown说道:

    楼下的真可笑,还给别人建议不要用什么名字;今天,一波一波的昆德拉热在中国学生中流行,很多人看过《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很多人看过《玩笑》,很多人也知道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所以,很多人才会有“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的独立判断!
    胡嘉都已经“代表中国人民”给德国那个长期缺乏感情慰籍的老女人发信了,为什么别人就不能代表我们?
    别以为就你是上帝,剩余的人都是文盲需要等待你的拯救,别把自己捧得太高!
    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观定义是来自每个普通人的理解的,而不是你所谓的霸道的以为就自己能拥有和解释!一个把价值观自己用来解释的人,比如今天在海外那些穷的叮当响的“法轮弟子”整天厚着脸皮拉人参加他们的信仰,让人感觉真可笑!你自己过得都穷的叮当响,还老感觉大多数人活的不幸福,不民主,不自由!
    人的一生,用历史来说话吧!楼下的89战士没看过很多在西方公开的64资料以及柴铃的谈话吧,每个人都有权利去研究历史和解析历史!
     

  7. Ya Ya说道:

    国家有没有民主,民主到底有多重要,就不想在这里说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作为个人的我们,如果还有一点民主的意识,就至少应该尊重他人说话的权利,能容忍不同的声音。没有必要因为别人有不同的看法而进行人身攻击。你有理,说出来,我们大家分享。我并不同意胡佳的观点,但对那些对他进行没有根据诬蔑的人有几点要说:-关于他拿了18万美金:‘爱知’是一个组织,不是胡佳自己家的。如果你关注过胡佳,你应该知道他只是曾经在那里工作。因为国保的搅扰,他不得不从爱知辞职,为的是让爱知的工作继续下去。-车和房:金燕在博客里说过,车是朋友离开中国是留给他们的旧车,房子是胡佳的父母用积蓄给买的。胡佳走了一条不同的道路。他也许有点极端,有点理想主义,但他绝对不是以此谋财。在我认识他的十年里,他做过无数的无偿志愿者的工作,帮助过无数的与他不相干的人。那个什么反CNN的网站,请不要再对自己不了解的事发表观点了。

  8. Setoh说道:

    金燕的统计并不完全:
    黄奎,男,26岁,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99级博士生。曾获郑格如奖学金、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并获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曾担任班长、系科协副主席等职务。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1999年10月,学校强迫其休学3个月。2000年6月因在校园内炼功,被派出所警察在校园内当众殴打,后被清华大学勒令退学。曾被国家安全部人员绑架。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后来改控“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关押在珠海第二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2001年8月进行非法审判,黄奎被非法判刑5年。
     
     
     

  9. Cecille说道:

    很想问问爱知的人,当年胡佳真的是因为“国保”的干扰离开爱知的吗?!18万美金是否是从带有反华背景的组织来的?

  10. Setoh说道:

    林洋,男,26岁,清华大学水利水电系94级学生。曾获校优秀一等奖学金,校“挑战杯”科展三等奖,校科技活动“优秀个人”称号。因品学兼优被推荐免试攻读硕士学位。1999年9月初开学时,因未写对法轮功的“揭批材料”与“不炼功的保证”,校方不予注册,不给办理一切入学手续(受到同样不公对待的新入学研究生共有7名)。1999年10月27日与同学二人去找人大代表反映情况,被强加以“非法聚集,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处以刑事拘留,后被两度休学。2000年6月初又因去天堂河监狱反映情况被非法.拘禁十天,期间他绝食九天,获释后被清华大学非法开除。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后来改控“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关押在珠海第一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2001年8月进行非法审判,2002年8月左右被非法判刑3年.

  11. Setoh说道:

    蒋玉霞,女,25岁,清华大学水利水电系95级学生。1999年10月,去信访办反映自己对法轮功的看法。清华大学以其毕业设计答辩不通过为由不给毕业证,以肄业处理。2000年10月1日到天安门游览,又无故被强行拘捕关押3日。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后来改控“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关押在珠海第一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2001年8月进行非法审判,被非法判刑5年;

  12. Setoh说道:

    马艳,女,26岁,清华大学建筑系94级本科生,清华人文学院传播学第二学位。1998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4月25日去天安门和平表达心声“法轮大法是正法”,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被拘数天都无人通知其父母,令其家人承受了极大的精神痛苦。随后校方来电话通知其退学,被其拒绝后,校方又电话通知其被“除名”——开除学籍。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后来改控“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关押在珠海第一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2001年8月进行非法审判,2002年10月份被非法判刑5年;

  13. Setoh说道:

    李春艳,女,25岁,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本科生。1999年9月因拒绝写不炼功的保证校方不予注册。99年10月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被校派出所扣留、审问至凌晨,期间被体罚。因其早晨在校内公开炼功,多次被清华派出所迫害,被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警察非法审讯。后被勒令休学,但是清华大学不同意开书面的休学证明,理由是怕她对外公布真象。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后来改控“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关押在珠海第二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2001年8月进行非法审判,审讯结果原定在2002年春节前后宣布,但因布什总统访华而押后;

  14. Setoh说道:

    李艳芳,女,28岁,清华大学反应堆工程与安全专业硕士研究生。1999年9月因在学校内公开炼功被清华大学派出所强行带走,讯问至第二天凌晨。10月下旬,因参加修炼心得交流会再次被校派出所扣押,并被强行没收随身携带的法轮功书籍,因抗议被施以“背铐”刑罚。2000年6月她去天安门和平表达心愿,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行政拘留9天,8月份开学后校方口头通知其休学,后又被口头要求退学。两次被迫休学给家在农村的亲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和经济损失;其身患癌症、情同慈母的外婆在此期间病情加重,于2000年7月份去世。2000年11月,在珠海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非法逮捕,后来改控“破坏法律实施”罪名,被关押在珠海第一看守所,珠海市香洲区法院于2001年8月进行非法审判,审讯结果原定在2002年春节前后宣布,但因布什总统访华而押后,目前可能已被秘密宣判;

  15. Setoh说道:

    2001年11月9日,一位同我们一样曾身披学士服、骄傲地走出清华校门的年轻小伙子──年仅29岁的清华大学电子系90级毕业生(95年毕业)袁江,因坚修法轮大法,被江泽民政府迫害致死。
     
    袁江,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90级学生。兰州市电信局所属的信息技术工程公司曾经担任副总经理。2001年8月30日在甘肃敦煌附近被捕,遭到甘肃省公安厅歹徒酷刑折磨,于11月9日去世;

  16. Setoh说道:

    这些记录不过冰山一角之一角。。。
     
    在21世纪的今天,中国正在发生着屠戮,人们到底应不应该站在刽子手一边呢?! 为什么要对“异见者”或者“法轮功”充满仇恨呢? 这种仇恨到底来源于哪里呢? 人到底需不需要先做出善恶的判断再来建立自己的立场呢?!还是如“文革”期间的“红卫兵” 被“党”牵着鼻子走呢?!
     
    国家的兴亡真的和我们没关么?! 到底怎样做才是真正为了国家好呢?! 应该支持什么应该反对什么是否应该理智的思考一些再去行动呢?!“助纣为虐”在几千年后的今天重演了,不过这次的“妲己”不是一个人,甚至是意识不清楚的…..

  17. Setoh说道:

    为什么要对“藏民”充满仇恨呢?! 为什么所有的“藏民”都被称作了“藏独”呢?! 藏民难道只能任“匪”宰割 而不能发出自己的声音么?! 一旦发出了声音就是“藏独”么?!我们难道不应该更理性的去解决问题么?! 无理智的冲动会来带什么好处呢? 外国任看到的无非是“中共”统治期间的暴民形象,暴力、野蛮! 那么这样冲动到底是爱国还是毁掉国家形象呢?!

  18. bai说道: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不要一味的顺从中共,也不要像台湾南部那些乡民一样跟得了甲亢似的逢共必反,更不要以拿脸贴老外屁股为最高己任还生怕贴的人家不舒服。省得被当作被洗脑的某处功能障碍者。

  19. Unknown说道:

    有的网友开始着手做了,这样很好,就是把胡嘉的所有文章、包括给德国老女人的信(代表中国人的)、在欧盟人权会议上说中国没有人权的证词、金燕的NED服务背景、他们的资金来源及背景、他们的资金使用情况等等,开展网上“人肉搜索”,不要看他们的解释,看他们买车买房的资金每一笔都从哪个账户来,他们的每一步历程,全部公开给全国人民看;
     
    让全国人民看看他们所谓的“民主代言人”、“民主维护者”的真实情况,让人民去选择下一步该怎样做?那个帖子说的不错,“既然公布真相,就公布所有的真相”。
     
    还有那个法论功,我在海外这10年,好像2000年后法论功在海外抗议突起,我是眼看着他们一天天让海外人反感的,以及他们的队伍一天天消亡的,美国的抗议队伍是一年不如一年人多,每年都说中共必忘,每天都说中共退党人数以百万计,大妓院都成为海外华人的笑料了,(每天都那几个错字连篇,捧人都捧不好的文人在写文章,比如最近的文章夸王千源一个暑假能读170本中外名著,比中共的宣传机器还夸张百倍,难怪有人评论这王千源原来是复印机啊。),现在就那几个人,还打着横幅,头发发白,目光迷离,真象楼下说的,穷的叮当想,还老让别人反共,而且,我国内的朋友也有练法论功的,他们的评价这个功就是害人的。所以,感觉他们拿自己的一生在开玩笑。不过有的人的一生注定是悲剧。
     
     
     
     

  20. Setoh说道:

    楼下的那个“它”,说你呢“kate”,不要信口雌黄了,满口的粪便味道…
     
    就是把胡嘉的所有文章、包括给德国老女人的信(代表中国人的)、在欧盟人权会议上说中国没有人权的证词—- 这些文章,胡佳本来就是公开发的,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句句珠玑,字字事实,不过是刺痛了某些利益团体的软肋!
     
    “还有那个法论功,。。。。现在就那几个人,还打着横幅,头发发白,目光迷离,真象楼下说的,穷的叮当想,还老让别人反共”—估计是您眼睛瞎了,我也同样见到了不同的海外法轮功修炼团体,青年、小孩、老人、西方人,没有一个“目光迷离”,我看是你“狗眼迷离”了,或者本来就戴着有色眼镜! 大家不会那么轻信你所说的,海外的人都有机会自己看到真实的形象,本人偶然在美国washington 见证了2007年7月20 号,法轮功在washington DC 国会山庄“反迫害”静坐的景象,感到很震惊,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真是很吃惊!!不同肤色不同族裔,感觉不可思议!!!
     
    “而且,我国内的朋友也有练法论功的,他们的评价这个功就是害人的。所以,感觉他们拿自己的一生在开玩笑。不过有的人的一生注定是悲剧。”——是么?如果是你的“狐朋狗友”估计也没啥好东西!狗嘴吐不出来象牙! 你就这么折腾吧,估计不是拿自己的一生来开玩笑,是和自己的生生世世开玩笑(不过估计你这智商,也不会相信有来生。。),小心将来入了“无生之门”,你不相信的,“共匪”不相信的,可不一定不存在!
     
     

  21. Setoh说道:

    我也忍不住了:
     
    但凡有点儿良知的人,哪怕有一丁点儿良知和清醒意识的人,都不会有“kate”那样的行为和反应。。。 没有了良知,没有了清醒的意识,就随“它”去吧,金燕也不必为这种人伤神,不值得。。。
     
    也不用和“它”讲什么“无生之门”,来生来世,它们不会相信的。。。所以做了坏事,做了伤害别人的事情,它们都不会怕遭到报应的,也就随心所欲的去做任何事情了,共产党在这点上最歹毒了,“文革”砸寺庙,然后给全民贯穿“无神论”,所以人一旦恶起来真是不得了,觉得没人知道它是谁,或者偷偷摸摸干坏事,没人知道,就没有惩罚,可是三尺头上真的有神灵啊。。。 神在看着呢,早晚会偿还自己所造下的孽!!

  22. Setoh说道:

    "kate" 所说的 “大妓院”就是大纪元,现在我每天都登陆这个网站看新闻
     
    给大家个链接:  http://www.dajiyuan.com
     
    大家自有自己的判断

  23. jianzhi说道:

    你们这帮白痴,离轮子功的东西越近,胡佳和金燕姐的危险就更多一分.
     
    和轮子功有关的东西就不要再发了,也许国家在这方面是有不合理的地方,但是为了大家的安全,还是离轮子功的势力越远越好,粘上就说不清楚了.

  24. jianzhi说道:

    其实anti-cnn上那个关于胡佳的帖子,有一大半内容都是从金燕姐的SPACE贴过去的.从后面的评论看,大部分"爱国者"的素质都不怎么样.  以前胡佳是做环保的,我和北京的绿网有些渊源,就听过一些胡佳的事迹,在wikipedia上搜索"胡佳",会有很清楚的他的简历.
     
    我个人是这么看,胡佳在做环保和防止艾滋病的时候,心态都是比较好,很单纯的在做事情的.  但是在后面和人权还有轮子功沾边之后,有些东西就发生了改变. 人权是个好东西,上世纪五四运动的时候,民主也是口号之一.但是这种改变是需要时间的,西方的民主也不是一天实现的,在现在的美国依然有歧视黑人的现象.   你们能够保证现在就真的民选出一个政府就会比现在的政府好么?我觉得那样反而会把全中国都搞乱.  而且现在在一定程度上,人权成了一些西方国家从政治上攻击中国的一种方式,而你们如果借助外国的力量来解决中国的内政,而且爆出了很多不利中国的新闻,这是不是就有"卖国"的嫌疑呢?

  25. Setoh说道:

    ——我想以自己的经历来回复一下kate的发言:
     
    我今年26岁,于2004年拿到奖学金来美国读书,现在已经开始在一家Fortune500 的公司上班。
    在我20岁的时候曾经因为法轮功做了3个月的牢,我的大学不是清华、北大,离北京很远,而且我们学校的党委书记是个很好的人(并非所有的共产党都是坏人),后来我们学校将我保释出来,并且重新接受我们(还有数十个其他的学生法轮功大法修炼者)回到学校上学。2004年毕业后,就申请来到美国读书。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借口就是“天安门自焚”,可是在<转法轮>这本书里,明确说“修炼者不可以杀生”,“自杀也是杀生”,所以“天安门自焚” 只迷惑了局外人不了解的人,所有看过<转法轮>的人都不会认为这是真实的,而且觉得是可笑的;如果不信师父所言,怎么会是弟子?!
    我作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到底与不修炼时有什么不同呢? 我会归正我的意思一念,当我意识到我的这个想法不是善意的会伤害人,我就将其消灭掉,学经书、打坐炼功,固然重要,但是修心才是最最重要的,人在社会中长大,总会受到或多或少的心灵污染,但是我只要意识得到,就会去除它,譬如妒忌之心。言行和思想要求自己做到“真、善、忍”。修行不是一天的事情,考试之前我还是会紧张,H1B 抽签的事情还是让我揪心,但是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会尽量的去做到坦坦荡荡。
    我高三高考前期被查出来“小三阳”,后来蒙混过关,上了大学,从大一开始和高年级同学修炼“法轮功”,大三体检的时候,我的“小三阳”完全消失,我有点儿难以相信,于是拿着自己的乙肝五项的化验单,到水木清华bbs的“战胜乙肝”一项一项的对,证实我的化验单显示是“恢复后期”,完全转阴,而且产生了抗体。乙肝可以回复的概率极其极其小的。我奶奶的妈妈是因为肝病去世的,我的病原来自我奶奶。 我奶奶有严重的肝炎,但是这个时候她也已经开始修炼(我奶奶不识字,但是她一生善良,克己为人,她也学不懂很多道理,她只是说她信“真、善、忍”),暑假回家,我带着我的奶奶去检查,发现她的血液也已经完全正常!!! 我奶奶现在已经将近80岁,很多年来没有吃过一粒药了,但是精神矍铄!!—–说实话,我一直以来都对神、佛将信将疑,并试图读了很多书来佐证是有另外空间的,是有更高级的生命体的,但是真实的发生在我奶奶和我身体上的变化让我震惊!现在我笃信如来佛祖的确几千年前曾经来到这个世界上传法度人,耶稣也同样曾经传法度人,否则为啥东方那么多寺庙,而西方那么多的教堂呢?!那些神佛和天使的塑像真的只是人的凭空想象么?!凭空想象怎么会那么的普及?!
    我来到美国上大学的地方的法轮功修炼者,大多都是在美国正在读或者读过博士或者硕士的人,当然也有老年人,这些人现在有的毕业已经做了professor,有的在其它领域工作,“现在就那几个人,还打着横幅,头发发白,目光迷离”—–实在有失偏颇。。。2008年4月25、26纽约法会,不相信的人,可以来见证一下当时的人山人海!
    法轮功真的只是在反迫害,如果不发出声音,真的会被“中共”群体灭绝啊。。。而且也真的不要把“中国”、“中国人民”混同于“中共”, 秦皇汉武今何在?! “中共”也将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但是中华民族自会生生不息。。。
    法轮功也不是什么不可谈的话题,慑于中共的“淫威”, 甚至没有人敢于对法轮功表示一点同情。。。高智晟律师是个伟大的人啊。。。站在貌似强大的一方,落井下石,自然落得轻松, 但是良心何在?!
     

  26. Setoh说道:

    ——我想以自己的经历来回复一下kate的发言:
     
    我今年26岁,于2004年拿到奖学金来美国读书,现在已经开始在一家Fortune500 的公司上班。
    在我20岁的时候曾经因为法轮功做了3个月的牢,我的大学不是清华、北大,离北京很远,而且我们学校的党委书记是个很好的人(并非所有的共产党都是坏人),后来我们学校将我保释出来,并且重新接受我们(还有数十个其他的学生法轮功大法修炼者)回到学校上学。2004年毕业后,就申请来到美国读书。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借口就是“天安门自焚”,可是在<转法轮>这本书里,明确说“修炼者不可以杀生”,“自杀也是杀生”,所以“天安门自焚” 只迷惑了局外人不了解的人,所有看过<转法轮>的人都不会认为这是真实的,而且觉得是可笑的;如果不信师父所言,怎么会是弟子?!
    我作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到底与不修炼时有什么不同呢? 我会归正我的意思一念,当我意识到我的这个想法不是善意的会伤害人,我就将其消灭掉,学经书、打坐炼功,固然重要,但是修心才是最最重要的,人在社会中长大,总会受到或多或少的心灵污染,但是我只要意识得到,就会去除它,譬如妒忌之心。言行和思想要求自己做到“真、善、忍”。修行不是一天的事情,考试之前我还是会紧张,H1B 抽签的事情还是让我揪心,但是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会尽量的去做到坦坦荡荡。
     
    我高三高考前期被查出来“小三阳”,后来蒙混过关,上了大学,从大一开始和高年级同学修炼“法轮功”,大三体检的时候,我的“小三阳”完全消失,我有点儿难以相信,于是拿着自己的乙肝五项的化验单,到水木清华bbs的“战胜乙肝”一项一项的对,证实我的化验单显示是“恢复后期”,完全转阴,而且产生了抗体。乙肝可以回复的概率极其极其小的。我奶奶的妈妈是因为肝病去世的,我的病原来自我奶奶。 我奶奶有严重的肝炎,但是这个时候她也已经开始修炼(我奶奶不识字,但是她一生善良,克己为人,她也学不懂很多道理,她只是说她信“真、善、忍”),暑假回家,我带着我的奶奶去检查,发现她的血液也已经完全正常!!! 我奶奶现在已经将近80岁,很多年来没有吃过一粒药了,但是精神矍铄!!—–说实话,我一直以来都对神、佛将信将疑,并试图读了很多书来佐证是有另外空间的,是有更高级的生命体的,但是真实的发生在我奶奶和我身体上的变化让我震惊!现在我笃信如来佛祖的确几千年前曾经来到这个世界上传法度人,耶稣也同样曾经传法度人,否则为啥东方那么多寺庙,而西方那么多的教堂呢?!那些神佛和天使的塑像真的只是人的凭空想象么?!凭空想象怎么会那么的普及?!
    我来到美国上大学的地方的法轮功修炼者,大多都是在美国正在读或者读过博士或者硕士的人,当然也有老年人,这些人现在有的毕业已经做了professor,有的在其它领域工作,“现在就那几个人,还打着横幅,头发发白,目光迷离”—–实在有失偏颇。。。2008年4月25、26纽约法会,不相信的人,可以来见证一下当时的人山人海!
     
    法轮功真的只是在反迫害,如果不发出声音,真的会被“中共”群体灭绝啊。。。而且也真的不要把“中国”、“中国人民”混同于“中共”, 秦皇汉武今何在?! “中共”也将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但是中华民族自会生生不息。。。
     
    法轮功也不是什么不可谈的话题,慑于中共的“淫威”, 甚至没有人敢于对法轮功表示一点同情。。。高智晟律师是个伟大的人啊。。。站在貌似强大的一方,落井下石,自然落得轻松, 但是良心何在?!
     

  27. Unknown说道:

    下面的轮子兄弟,我们也在海外,别忽悠人了,你看现在海外的轮子队伍怎么样了?在华人心目中的形象怎么样了?剩下的那几个头发花白,目光痴呆,自己一副穷光蛋的打扮还整天去忽悠人!说什么人山人海,现在轮子纪念日大妓院的照片都不敢发全景了,因为还是那几天破横幅,也没钱整点新的;就稀稀拉拉几个人,还雇了几个这边的流浪汉!
     
    而且,你说你们轮子能治疗肝炎,我K,多么伟大的事情啊,建议你这个拿“奖学金”的知识分子,系统整理一下,去申请美国医学最高奖,或诺贝尔医学奖,这么伟大的发明攻克了人类的顽症,没说的,拿下这些最高奖,小CASE!当然,不能在中国申请,中国这个对你们来说没有人权的,又不识你们这些货的国家,自然看不到轮子的尖端科技,最好就在美国这个伟大的,民主的,文明的,科技发达的国家申请,造福人类啊,你们的李师傅自己不是这样说吗?
     
    外媒说李师傅得脑瘤了,也不能经常出镜了,你们轮子自己转转不就小CASE了?
     
    看你们的发言逻辑,真的就知道是个什么性质的组织。

  28. Unknown说道:

    看轮子的党报——大纪元上发的他们聚会的照片,真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了啊。

  29. Pingback: 管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 救助中国良心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