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看守所了

今天清晨起来,摸宝宝的额头,没有再发烧,于是把她托付给母亲。我出门去做一件早就该做的事情。

 

院子门口被国保拦着,问去哪里。我说去胡佳父母那里,他们一边打电话请示一边要我“等等”。得到上级批示后,他们放我走,北京市公安局十一处的国保和他们的车,跟着我。

 

见到胡佳母亲,我们一起去位于豆各庄的北京市看守所。九点钟看守所问讯窗口开始工作,我们排在第二个,前面的女子也是查询,一会儿就办完了。我把证件递进窗口,说要查胡嘉(胡佳),里面的工作人员明显愣了一愣。他在电脑上操作了几十秒,说:没有胡嘉这个人。

 

我说:怎么会没有呢?

他说:电脑系统里没有。

我和母亲都说:不可能,北京市公安局的国保警察都说了五一之前应该不会转移的。

他说:那我给你打电话问一问。

打完电话,他说:“有,胡嘉在看守所里。”

 

我提出要见胡嘉,他说不可以。

我说:胡嘉的判决已经生效,怎么还不让家属见呢?

他说:我们的看守所有规定,不能见。

 

判决生效后,为什么别的家属可以见而我们就不能见?法律没有禁止家属在判决生效后见当事人,那么依照法律,家属就可以在判决生效后见当事人。

我给律师打电话说当时的情况,胡佳母亲给他们留联系方式。律师说按常规当时申请当时就可以见。

我对那工作人员说:现在我们家属申请见胡嘉,请批准。

他说:你们回去等通知吧,我们需要一级一级地把申请递上去。

我说我们来一趟挺不容易的,请你现在帮我们打个电话问一问吧。

他打了电话,然后说:现在不能见,你别为难我一个当兵的。

 

我绝对没有为难那个工作人员的意思,只是希望看守所能够按照规定办事,判决生效以后让家属见当事人。但是我也无可奈何,只能和母亲回家。

 

没有见到胡佳,看守所的查询员先说电脑系统显示没有胡嘉这个人,后来又说胡嘉是在看守所,然后不准我们见面。看守所是管理极其严密的地方,每个在押人员的资料在电脑系统里是统一的,他们变更说法,又不愿意给书面说明。我心里依旧忐忑不安。

 

香港传来的声音

香港大学学生会《告全国同胞奥运宣言》http://www.hkusu.org/
香港记者协会和国际记者联会关于释放胡佳的联署
http://www.hkja.org.hk/portal/Site.aspx?id=A1-696&lang=zh-TW

香港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呼吁北京释放胡佳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w2008-04-23-voa45.cfm?rss=human%20rights%20and%20law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實踐奧運精神 保障人權 立即釋放胡佳、郭飛雄、陳光誠等國內維權人士及維權律師http://www.chrlcg-hk.org/?page_id=112
 
另:听说有出家师父发动象征性募捐,以表示对胡佳和我们家人的支持。谢谢你们!我们因父母的经济支持,生活上能坚持下去,请不要为我们募捐。如果关心的朋友想为我们做点什么,不如关注胡佳和我一直关注的感染者、患者、孩子、上访者和无家可归者,现在我们没有能力再帮助他们,但是你们可以为他们做点事情。

起诉书

起诉书1 起诉书2 起诉书3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京一分检刑诉【2008】第48

 

被告人胡嘉(别名:胡佳),男,1973725日出生,身份证号码:110105197307254115,汉族,无业,户籍所在地:北京市朝阳区十里堡北里4421号,现住北京市通州区东果园BOBO自由城76号楼542号。因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071227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经本院批准,于200812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

北京市公安局对本案侦查终结,以被告人胡嘉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08218日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于2008218日已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

经依法审查查明:

被告人胡嘉出于对我国人民民主专政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不满,于20016月至200710月间,通过互联网先后在“博闻社”等境外网站上多次发表《赶上民主列车时 东亚睡狮猛醒日》、《林牧老先生于今日下午1400前后过世》、《郭飞雄和江伟与〈沈阳政坛地震〉》、《一国无需两制》、《中共十七大之前 中国政法系统大范围制造恐怖气氛》和《国庆及十七大来临 警方连续侵犯公民权利》等煽动性文章,并于其间(期间)接受境外媒体“希望之声”采访。胡嘉在其所写文章中及接收采访时,恶意造谣、诽谤:“中国的人权灾难天天爆发”;“专制体制的生存之道无非是不断地‘吃人’,在专制体制的土壤上只生长着贪婪、腐败、滥权;凭空捏造所谓的‘和谐社会’,然后再把大话、空话、套话、费(废)话、假话重复上千万遍,这完全是一剂毒药,执政党拿它来饮鸩止渴,再拉上整个社会大众殉葬”;煽动:“我们向这样一种专制的体制发起挑战”;“我真的为国家被这样一个组织统治而感到汗颜,预计它活不过百岁,不是分崩离析,就是悄然蜕变,共产党作为末代王朝该寿终正寝了”。胡嘉通过上诉煽动行为,妄图达到颠覆我国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

胡嘉的上述煽动性文章被境外多家网站链接和转载;采访录音资料被境外媒体制作成音频或整理成文字,以《胡佳谈高律师被绑架前后的情况》、《向专制体制发起和平的挑战》为题,登载在“大纪元”等境外网站。

被告人胡嘉作案后被查获归案。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

被告人供述与辩解,证人证言,现场勘验检查笔录,鉴定结论,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等。

本院认为,被告人胡嘉目无国法,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罪行重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之规定,且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本院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此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检察员:张荣革

代理检察员:王翠杰

200837

(公章: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附注:

1、被告人胡嘉现押于北京市看守所;

2、随案移送证据目录、证人名单各1份,主要证据复印件4册;

3、随案移送赃证物清单1份。

请实现胡佳保外就医的权利

今天律师从法官处获知,法院已经给看守所下达移送执行通知。法院说没有收到胡佳的上诉申请,通知拘留所把胡佳转移到监狱。至于转移到哪个监狱,胡佳现在是否还在看守所,我们都不知道。鉴于胡佳的病情,希望当局批准胡佳保外就医的申请。胡佳的病情,符合中国法律关于保外就医的规定。我们家属担忧胡佳的病情没有得到重视,一再拖延,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2006年胡佳失踪之前的医学体检报告显示:胡佳没有肝硬化的病症;胡佳肝硬化的病情是从2006年他被警察绑架失踪41天后发现的;他41天失踪时,我把药送到警察局,警察坚持不收;当时胡佳不但没有药,开始十几天禁闭在小屋子里不能见阳光;我们认为警方的这些做法直接导致了胡佳病情恶化至肝硬化的状况。

 

          胡佳在2006510日出院时,地坛医院给出的出院诊断是:"肝尖、后肝硬化,活动性,失代偿期,2型,门脉高压,脾功能衰退,慢性胆囊炎,胆囊多发息肉"。胡佳的肝硬化病情是不可逆转的,已经无法治愈,最多只是维持现状。

 

          他现在有贺普丁(又名拉米夫定),其他的辅助治疗的药没有;他没有规律的医疗检查,也没有专科医生(按要求应该每个月抽学化验乙肝五项和病毒载量等指标,然后根据指标由专科医生就诊开药方);据说胡佳在看守所有过一次化验,但是他本人、律师和家人都没有看到任何的化验报告。

 

          胡佳是纯素食,但是看守所缺蔬菜,我们现在都不清楚他究竟吃什么,估计是馒头和米汤之类的;看守所的管教曾经背着看守所所长偷偷给胡佳黄瓜和芝麻酱吃,胡佳说那是奢侈品。言下之意,很少有机会吃到。

 

          肝硬化的病人需要营养好,休息好,不能有重体力消耗,但是胡佳在看守所没有足够的营养食物,被疲劳审讯,剥夺睡眠,剥夺防风机会等,足以让他的病情恶化,国保告诉我胡佳曾经有一次口腔溃疡;看守所日常活动是"坐板",即坐在一个小硬板凳上长时间不能动,一般是早上从六点坐到十二点,下午一般是坐到吃晚饭,律师及已经出狱的政治犯告知,"坐板"会导致当事人晕倒、脚肿及血脉不通带来的各种问题。

 

          318日我看见他脸色发青,苍白消瘦,胡佳曾经向我要眼罩,说自己睡觉有问题,其他的我们不知道;胡佳本人也说"我快顶不住了,希望尽快转到监狱",我希望对他的健康的呼吁和关注越快越多越好。

 

感谢网友整理及翻译补充:

 

His illnesses

 

          He  has been a long term sufferer from hepatitis B (apparently a long term illness)

          He also suffers from cirrhosis of the liver, possibly triggered by his 41 day detention by the guobao police in 2006.  I think liver cirrhosis is a complication that can develop from hepatitis B. The illness was discovered after his release in 2006. He had not been given medication and he had staged a hunger strike initially during this detention.

 

Major concerns now

 

     No clear understanding of the state of his health. He may not have had a health check since he was first detained on 27 December 2007. There was a report that he got a health check at some point during trial detention, but what is certain is that neither he himself, nor his lawyers, nor his family were ever told of the results.

 

          Insufficient medication – he receives one kind of medicine but apparently he would need more. He would require a doctor’s advice on what further medication he should be taking.

 

          Insufficient food. Hu Jia is a Buddhist and vegetarian and he needs to eat a lot of vegetables and eggs, soy products etc. to stay healthy. But it seems that he scarcely gets any of those and Jinyan thinks he probably lives on mantou and rice gruel. Once some vegetables (cucumber) and sesame sauce were smuggled to him and his reaction showed how much he needed such better food.

 

          General conditions in detention: sleep deprivation, deprivation of fresh air, physical and mental strain e.g. as a consequence of the ‘education’ sessions he has to go through. We know Hu Jia went through 48 6-14 hour interrogation/ thought education sessions in the first two months, they all began in the evenings and went on into the night. He also had to participate in the detention centre exercises (described in the text by Jinyan in which she comments on the verdict). 

 

          His appearance is alarming. For one thing, the lawyers and Jinyan have observed him to be unusually apathetic and unwilling to answer questions. Then Lawyer Li Jinsong reported that he had ‘confessed’ and so on. And his face appeared grey/pale to others. He also said to lawyer Li Fangping that he was barely able to bear it any longer.

被曲解的法治

200712月27日起,国保非法拘禁的手段和暴力语言,已在我的内心深处种下恐惧。写日记帮助我冲淡这恐惧的阴影,重新找回勇气。记录的时候,我尽量冷处理国保的言辞,以免激怒读者。因为激愤之下,易失公允。

 

北京市公安局的国保警察某官员对母亲(mother-in-law)说:胡佳不肯检举揭发别人,所以我们想帮助他也帮不上,只好判他三年半。他又说:其实检举揭发不是什么坏事,它可以帮助别人(被揭发者),防止他们犯更多的错误。他还说:幸好我们抓胡佳抓得早,不然他犯更多的错,判刑判得更重。

 

以莫须有的罪名,把良心人士送入监狱,国保警察还用得着别人“检举揭发”吗?但是为什么他们如此逼迫(用国保自己的话来说,是“做思想工作”)胡佳检举揭发别人以“立功减罪”?我认为,国保警察们无非是自己干了见不得光的事情,要把那些清白的人也拉下水,一起抹黑。他们试图通过逼迫胡佳检举揭发来矮化胡佳的人格,从而使胡佳痛苦。

 

但是国保警察们对自己的手段太过自信了,不但以言入罪,还一再枉法株连。母亲说:我知道我的儿子,他绝对不会“检举揭发”,用朋友的安危来换取自己少坐几年牢;相反,他会把所有的风险往自己身上揽。我也想说一句:就算你们国保一再地用文革式的手段,现在的中国毕竟不是文革时的中国了!

 

昨天在外交部记者招待会上,有人问“关于胡嘉(胡佳)案,胡嘉现在监禁中,他的律师说,在提起上诉的有效期内他们不允许和胡嘉见面,他有没有提起上诉?为什么不允许他的律师和他见面?”女发言人姜瑜回答:“胡嘉(胡佳)的案件是按照中国的法律和法律程序处理的。中国是法治国家,依法办事,任何人都没有超越法律的权力,也没有干预司法的权力。”这个回答,和以前杨洁篪、温家宝等人的回答差不多,无非是“中国是法治国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胡佳的案子已经按照中国的法律办理”……

 

不说法治还好,一说法治不知多少人在笑。如果是法治,为什么要把当事人的家人软禁在家并且切断家人与外界的联系?如果是法治,为什么要绑架、软禁当事人的亲友,逼迫他们作“证人证言”?如果是法治,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阻止律师会见当事人?如果是法治,为什么要阻止当事人的亲友旁听庭审?如果是法治,为什么不去惩治对公民发出死亡威胁的网民却把批评政府的网民关入大牢?如果是法治,为什么要欺骗、威胁、恐吓当事人及家属并阻止当事人上诉?请各位国保警察和法官扪心自问:胡佳的案件,果真是按照中国的法律和法律程序处理的?

 

你们对法治的解释与真正的法治精神是如此地南辕北辙,没有基本共识,如何辩论?不如谈谈人道和人性吧!不要纵容人性的丑陋,不要把人往恶的方向逼迫,就是国民的大幸了。

最成功的案子

北京市公安局的国宝警察某官员昨晚对胡佳的母亲说:“胡佳的案子,从抓捕到审判,是我们办过的最成功的案子。”
这个国保,也负责了高智晟的案子。
以前就听说非法监禁我们的某某国保,又升官了。
他们的“成功”,是践踏法律的“成功”,是给我们公民制造痛苦的“成功”。
你们要炫耀你们的“成功”,也罢了,何必在一个泪眼忍看儿子坐冤狱的母亲面前,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面前,炫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