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债

河南村里的老乡来北京上访,要见胡佳一面。胡佳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一塑料瓶香油,说是老乡特意带的,一定要给我们。
我看了又看,闻了又闻,非常纯正地香,浓厚地香。
突然想起什么,对老公说:当年这些老乡卖血的时候,就是这样拎着一桶小磨香油送给血站血头换取卖血的"资格"。
诚惶诚恐,感觉欠下老乡一笔债。
 
登封的一些农妇,也感染了艾滋病。偶尔去郑州,挎一个小竹篮,里面放上绿豆和鸡蛋,到高耀洁老师家,讲村里的情况。"拎一篮子的绿豆和鸡蛋瞧老太太",在高老师家喝绿豆稀饭听见高老师说这件事情时,我乐了,一下子从钢筋水泥城市回到了传统的乡俗中国。
 
PS:11月16日我们从医院回家,警察从楼里撤到院子里,我们获得有限的自由,胡佳暂时可以外出,国保警察两辆车紧密跟踪。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欠债 的回复

  1. Wu说道:

    无论如何,胡佳能够有些自由也是好事。做爸爸了,更不容易,多保重。可是,更多不易的人,湮没无闻,连名字都没有。中国的與台皁连们,他们表达不满的方式是上访,表达感谢的方式是带上一瓶香油。在中国改变这两个根本性的可能前,这个债要由所由国人继续欠下去。在北京见你们已经是几年前了。对你们既担心又钦佩,要是再到北京,我也带上我的香油看你和胡佳,要是可以,再去吃素菜吧。

  2. HPY说道:

    请问你是那位?怎么和胡佳有这么近的距离。我怎么会溜到这儿来。吓了一条,通常,胡佳的名字我只在大纪元看到。一下子竟然这么靠近了。

  3. HPY说道:

    你是他的太太,很高兴认识你。还有,谢谢你和胡佳所做的一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