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记

11月8日上午,“嘀——嘀——”FM91.5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在报时,我看了一眼表,北京时间早上九点整。肚子隐隐作痛,我继续整理房间,腹痛似乎渐渐加剧。我走到衣柜前,突然喷射状呕吐。老公跑进来,我说可能要生了。预产期是11月17日,提前几天生产也不算奇怪。

近十一点,腹痛并没有缓解,给通州国保支队长徐建强打电话,要求去医院,要求楼下所有国保不要阻拦我们外出,以免又生冲突浪费时间精力。收拾好行李,下楼的确国保们没有拦阻,只是几辆车尾随上我们。我们直接开车上高速去医院。

挂了急诊,医生说是先兆临产,让住院。产休住院部只有两个护士,其他大概吃饭或午休去了。走廊上还有两个孕妇等着,病房没有床位,护士让我也在走廊上等着。于是我们三个大肚子,时而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时而走来走去舒展腿脚。可是腹痛难受,到前台催了几次值班护士,她说只能等到下午一点以后有人出院了才有病床。终于,看见我半瘫坐在椅子上,有一名医生经过的时候突然停下来,低头详细地问我的情况,然后说:“如果你感觉不对劲,或者痛的频率达到五分钟两三次,马上通知护士。”

下午两三点的时候,终于有病床了,我是六人病房里的七号床,加在过道上,有已经生产的,母婴同室,加上护理的家属,房间里非常热闹。中午一起等待的另一名孕妇,住2号床,破水三天已经危险,被马上送进手术室剖腹产。

躺在床上,腹痛竟渐渐消失。只是胎心监护报告很让人担忧,胎心竟然高达180、190。医生让吸氧,果然有缓解。看来腹中的小宝贝缺氧了。

傍晚剖腹产的产妇回来了,她的丈夫把她从手术床上抱到病床上的时候,我看见那丈夫的手上沾了不少血,心惊胆跳的。那丈夫显然也是一副吓坏了不知所措的样子。待到隔日5号床剖腹产回来,我已经不敢看她的丈夫如何把她从手术床上抱回病床。晚上4号床也回来了,经历了22小时的疼痛,顺产,小宝宝的哭声洪亮。5号床的孕妇没有到预产期,因为高血压住进来,现在血压已经控制住,但她有些不耐烦,不顾医生劝导,极力要求剖腹产。

我竟不再腹痛,也不呕吐了,胎心偶尔过快,基本恢复正常。医生开始查我的心肌炎病史,评估我的状况。然后把老公叫到医生的办公室,让他签署两份责任书。回来时他神情凝重,心理负担不小。晚上睡不好,孩子哭声此起彼伏,暖气又干又热,陪护的老公无处可待,只能坐在椅子上靠在床头略微休息。

9号白天无事,我决定回家,医生也说回家休养比在医院好。于是开好了第二天(10号)下午的出院单。谁知傍晚开始又隐隐腹痛,胎心也不太正常。老公从家里来的时候,我看见他嘴唇的血迹,用消毒湿纸巾帮他擦。突然我又喷射状呕吐。晚上腹痛越发地紧,呕吐4次,把鞋子、床单都弄脏了,还有一次突然喷到老公头上,连水都不能喝,喉咙火辣辣的。在产休病房外值班的一名国保小伙子走近我们,关切地和胡佳说了几句话。医生说宫口开了,宫缩频率不够,继续等。无法入睡,躺一会儿,老公再陪着我在走廊里坐一会儿。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竟又渐渐不疼了。

胎心还是过快,“胎儿有点缺氧”,(后来生产时羊水污染,医生在出院诊断书上写着“宫内窘迫”)医生劝我先不要出院。老公也很担忧,我干脆放下一切精神负担,既来之则安之,吃不下饭就喝流体,躺在病床上看杂志,房间人多吵杂,也习惯了。来往的家属和医生看见在走廊散步的我,惊讶地问“还没生哪!”我也跟他们打趣。同病房的孕妇进产房、产妇换房间,换了几轮,我也换了病床。每来新的孕妇,抑或每一个小宝宝出生,我都和她们交谈分享经验。窗户很大,没有窗帘,天气很冷。窗外是工地,有个帆布搭的棚,里面透着灯光,住着几个民工。能看见他们走出帆布棚时跺脚呵气。

12号凌晨,又开始痛,我掐着表数频率。到下午我找到医生说频率不到五分钟两三次,可是实在痛得难受。医生给我检查,通知马上进产房。到了产房上胎心监护仪,胎心很快,可是找不到宫缩。于是从产房出来,转到特需病房(单人间)。医生说第二天照B超,如果胎盘状况不好,只能引产。

如此反复折腾,老公与母亲轮流陪护,皆不能好好休息,又担忧胎儿的状况,我心里很难过。极力劝他们都回家休息,待到生产时再来。老公不放心,医院里病人多护士少,护理照顾基本上依靠家属。母亲先回家了。待到傍晚6点左右,阵痛一波痛过一波,但频率总是不到医生所说的“五分钟两三次”。吃不下东西,时而躺着时而坐起来,抓着床栏杆强忍,阵痛的间隙,有时昏昏沉沉睡过去片刻。到13日零点的时候,呼叫了护士,她们把我送到产房。

产房已经有一个女子在待产,她哼哼的声音不小,到后来简直就是大喊大叫,估计已经非常痛了。助产士时不时呵斥她,叫她不要嚷嚷,留着力气好好呼吸。可是该产妇也了不得,声音洪亮地顶嘴:“我知道啊,可是我就是痛啊,我就要叫啊。”助产士有点严厉:“叫了你叫好受些吗!”我听了她们的“吵嘴”,居然觉得好玩发笑。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她被推到隔壁房间上了产床,不久就听见婴儿的啼哭,而我的阵痛频率几乎没变,可是感觉更痛,就再也笑不出来了。又进来两个产妇,护士很少,来来回回靠两个实习生忙着。实习生经过的时候,我忍不住也哼哼:“帮帮我吧!”我抓住一名实习生的手不放,我的手湿漉漉的冰凉,她的手很暖。可是她很忙,我们这些产妇都依赖这两名实习生照顾。她的老师说:“你别抓住人家不放啊!人家还有很多活要干呢!”趁着间隙,她离开我忙去了。突然猛地一阵疼痛,我抓住另一名经过的实习生的手,坐起来,她搂着我,温柔地抚我的背。疼痛过去了,我又躺下,迷迷糊糊还睡过去几回。

当疼痛袭来的时候,我心里埋怨:哪个不负责任的哲人说母亲是伟大的!他应当首先说做母亲是残忍而痛苦的。还有那些糊涂女人,自己受过苦了,还千方百计地美化升华生产,把别的女人一个个骗得前仆后继生育后代。

两腿开始发抖,但根据胎心监护仪,宫缩频率并不足够高。大概两点多,她们让我上了产床,打了点滴,疼痛一阵接一阵。我知道别无选择,只能在助产士的指导下拼命地用力。那是一种没有后路的冲刺,思想一片空白,凭着本能往前冲。已经没有力气喊叫,喉咙里偶尔咕噜几声,两腿还是忍不住地发抖,产床的把手早已汗湿如同刚从水里捞出。只听见助产士不停地说:“对了,就这样用力!”“喉咙里别出声,泄了气浪费力气!”到后来竟迷迷糊糊地要昏睡过去,助产士不停地用各种方法刺激我,不让我睡着。我听见她们说:“没宫缩了”、“不准睡,孩子马上要出来了”、“用力”……

猛地,我感觉有东西冲出身体,接着是一声嘹亮的啼哭和医生的惊叹:大嘴娃娃。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表,4点23分。放松了,瘫在产床上,没有任何力气。过了一会儿,渐渐清醒些,两腿发抖,浑身打冷颤,医生在继续处理胎盘和伤口,我说可不可以看一眼我的孩子。

有人把孩子的生殖器这端放在我眼前说:“看清楚了男孩还是女孩?”我一愣,有点蒙,据说刚出生婴儿像外星人,难道他/她的脸蛋就是这样的吗?马上反应过来,说好像是女孩。对方说:“别好像啊,看清楚是男孩还是女孩?”“是女孩。”我没有力气多说,她递来一张有红脚印的纸,抓住我的手指沾了印油往纸上按了一下。

当我从产床上移到病床上时,抓起手机给老公发了一条短信,他一定担心坏了吧。过了一会儿,回到病房,老公傻乎乎的,就算把宝宝放到他怀里,他的思维还停留在我大腹便便的阶段。他一心准备着当一个像辛普森家庭里捣蛋小子一样的男孩的父亲。直到第二天,他才反应过来,他当一个女娃娃的爸爸了,他说要把宝宝培养成淘气女孩。这个傻爸爸把我抛在脑后,对着宝宝左看右看看不够,事先准备的小名大名突然不愿意用了,都觉得配不上这个“小乖宝”,换起纸尿裤来倒是有板有眼。冷、累、酸痛、疼痛,可是我睡不着,搂着宝宝,给父母电话,喝红糖水,让宝宝试着吮吸,居然马上有初乳了。白天来了很多亲友,我一整天都兴奋,老公更兴奋,长时间被软禁的他,趁着在医院的机会,见了许多平时无法见面的朋友——尽管那时国保警察还在病房外待着。到后来全身酸痛虚弱,奶胀得厉害,晚上要照顾孩子无法好好睡……可是经历了生产的疼痛,其他什么苦都不值得一提了。

16日下午出院,那天凌晨,我起来给宝宝喂奶。听见产房里传来嚎叫似的哭喊,默默地祝福她。不敢说做母亲伟大,但做母亲真的很不容易,然后才是幸福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5 条 生产记 的回复

  1. xn说道:

    恭喜了

  2. 说道:

    前几日就想回复的,msn有问题,回不了。就估计着差不多到日子了,果然,生了。顺利就好。祝福母女平安,全家平安!生个女孩子多好,我就希望以后我能有个女儿。多可爱。不论公私,尽量给孩子一个更平和的环境吧。

  3. 洛离塔♥说道:

    真的要恭喜哦
    我觉得胡曾生很好听啊~~~

  4. Hui说道:

    啊,这个一定要恭喜恭喜再恭喜的,哈哈
     
    PS:小丫头长得像谁啊??

  5. Siming说道:

    恭喜~~~

  6. Jie说道:

    母女平安,可喜可贺~:)

  7. Yilan说道:

    女孩儿是水做的骨肉,女孩儿好

  8. E.说道:

    看完真是很感动,恭喜你平安度过了这个难关,祝福你的小宝宝健康可爱,也祝福你们全家能享受到真正的自由:)

  9. gznovice说道:

    平安就好~恭喜恭喜~

  10. Jasmine说道:

    真不容易啊!恭喜!要好好休息!

  11. Setoh说道:

    Congrats first!! But..
     
    温家宝探访艾滋村 1600名警察扮百姓世界艾滋病日前夕

    【大纪元12月1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采访报导)12月1号是世界艾滋病日,北京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此前一天探访河南艾滋村,多名艾滋病活跃人士被软禁,1,600多名便衣警察戒备,民间艾滋病活跃动人士表示,这是表演给海外看的亲民大秀。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北京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前一日、星期五到河南上蔡县探访文楼村这个有世界级影响的艾滋病示范村。
    这是继05年2月8日除夕温家宝访问文楼村后,第二次探访。据本台了解,河南当局共出动了1,600名警察扮成老百姓戒备及欢迎温家宝的到来,而村里的十几位艾滋病的活跃人士都被软禁起来。星期五下午3点左右,温家宝来到了文楼村,直到5点左右离开。
    文楼村一位姓刘的村民星期五下午对本台表示—
    刘村民:“1,600个警察,群众接触不到,群众过去看只有站在后边,前面的几排全部是警察。”记者:“警察有没有穿便装扮成老百姓?”
    刘村民:“全部是便装。”
    记者:“温家宝知不知道他们是警察呀?”
    刘村民:“他肯定不知道,他以为是老百姓。他先到卫生所,然后去一家,再到村委会,从村委就走了。”
    记者:“温家宝有没有向你们群众走来,想跟你们说话?”
    刘村民:“跟一、两个说话了。”
    记者:“说些什么?”
    刘村民:“你家的收成好不好?问一些家常话。”
    记者:“你们现在是否被软禁着。”
    刘村民:“现在走了,自由了。”
    对此,曾因关注艾滋病而多次获得国际褒奖的河南医生高耀杰星期五对本台表示,中央领导探访的都是文楼村,包括03年副总理吴仪也是探访文楼村。因为,河南当局只承认在文楼村有艾滋病感染者,并且夸口表示他们把艾滋病人照顾得多么好。但是高医生说,温总理受了这些河南官员的骗。她说—
    高耀杰:“温家宝是被骗,文楼是作了形象工程,别的地方跟文楼不一样对待。”
    记者:“为什么他们探访不到其他的地方,只到文楼呢?”
    高耀杰:“他们不承认别的地方,只承认文楼有,文楼照顾得好,尽说假话。实际上其他地方艾滋病也很多,输血感染的艾滋病他给人家关起来。”
    而一直关注艾滋病的民间活跃人士胡佳星期五对本台表示:这就是一场亲民秀,没有一点实际意义—
    胡佳:“我们现在的艾滋病政策还停留在做这种亲民秀上面,到世界级影响的艾滋病村去做这种亲民大秀,都是给海内外看的表面文章,但实际上最近两个星期,河南艾滋病感染者到北京,两次被卫生部哄骗把他们交给了河南截访人员,这不是把人家往虎口里面推吗?
    没有任何一个官员出来倾听哪怕感染者一句肺腑之言,而感染者就是想需要药物,就是向中央政府层面能够纠正河南当地不给立案,剥夺老百姓讨还公正,以及获得赔偿的权益。”
    而胡佳星期四在网上发表文章表示河南的一位叫孙爱玲的感染者被非法关押在河南驻京上访接待站里,由于住的是铁皮房子,致使她发烧、呕吐,胡佳呼吁温总理不如回北京亲自去关押她的地点看望一下她,那比去河南的文楼村探访要实在得多。但是,星期五胡佳表示—
    胡佳:“刚才我接到孙爱玲的电话说,本来说要把她羁押到12月1号之后,但是今天她告诉我说,今天就把她匆匆押送离开。”(http

  12. 隨風说道:

    真不容易啊!恭喜!要好好休息!
     
    我相信有你這樣的好媽媽 胡佳那樣的好爸爸  你們的孩子一定是一身正氣
     
    再次 恭喜妳了  好好 休息

  13. 小鱼说道:

    Gongxi🙂

  14. farm说道:

    这么快就生了,恭喜啊!

  15. fan说道:

    一切帮助外国反华势力的走狗都是要被唾骂的! 不反省 你们的孩子也是孽种! 死了倒很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