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主编翟明磊家被查抄

2007年11月29日上午,上海市文化执法大队以"有人举报涉嫌非法出版物"的名义,闯入《民间》杂志主编翟明磊家,查抄他家剩余的《民间》杂志41本,并拆除带走了他的电脑硬盘。

《民间》杂志挂靠于中山大学公民与发展中心,以讲故事的形式,叙述中国的公民社会成长。风格朴实温和,深得国内体制内外的读者喜爱。《民间》印刷版于2007年7月6日被停刊,网络电子版于8月20日被查封。

翟明磊博客地址:http://www.1bao.org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条 《民间》主编翟明磊家被查抄 的回复

  1. Setoh说道:

    《民间》遭查扣 主编翟明磊被抄家胡佳:根源在于中共专制体制对公民社会深入骨髓的恐惧和敌视

    【大纪元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周四(29日),《民间》杂志主编、原《南方周末》记者翟明磊被当局抄家,上海文化市场5名工作:人员以“非法出版物”为名,查扣了翟明磊家中的41本《民间》,并抄走了他的电脑硬盘。翟明磊被要求30日下午接受调查。

    翟明磊今天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今天的事情对我是一种很大的伤害,从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羞辱。这么粗暴的对待知识份子,也是他们的耻辱。他说,“我手头没有任何兵器,只有一支笔,他们有什么可怕的?!”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对大纪元表示,《民间》是非常温和的刊物,却被中共当局压制下去,可见当局容不得一点点真实的声音。根源在于中共专制体制对公民社会深入骨髓的恐惧和敌视。
    翟明磊被抄家
    翟明磊自述,今天上午十点多,上海文化市场执法大队五人突然来到我家,对我家各个房间角落进行搜索,连打印机上的打印纸也不放过,搜走了我留底的41本《民间》,同时要求检查我家电脑,并到电脑中的文件进行检查,并要求卸下硬盘带走。理由是涉嫌非法出版物《民间》相关工作。
    翟明磊明确告诉搜查者:《民间》是中山大学公民社会中心主办的学术内部资料,他并不是私下编辑工作;《民间》没有营利行为;《民间》没有任何黄色,反动,或宗教民族问题。
    翟明磊表示,搜查者没有教养,用管理菜市场的方法管理文化界,用粗暴对小商贩的方法对待教授与博士们,干涉学术自由。
    在被抄家过程中,翟明磊正告搜查者说:你们虽然自称是执法行为,但是一定要按良心行事,恰如其份地执法。翟明磊还对搜查者说:纳粹杀了人,上了军事法庭。你们要牢记这一点。
    “民间有理,爱国无罪”
    翟明磊对记者说,今天的事情令我很沮丧,我在国内还算一个比较知名的记者,所到之处还是受到不少尊敬的,但是没想到也碰到这样的事。我踏踏实实的做自己的一些小的事情,我不知道得罪谁了?我们到底讲了什么骇人听闻或者洪水猛兽的事情?你在我们的杂志中找不到一条的。
    翟明磊表示,我不是持不同政见者,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办了一份刊物,提倡老百姓互相帮助、做点公益、做点好事,我们的风格是很温和的,我们从事的并不是政治工作,而是公民意识的觉醒。他们这么粗暴的对待我们,不仅是对我们的羞辱,也是他们自身的耻辱。
    在创刊过程中,翟明磊由于过度劳累,得了严重视疲劳,至今无法恢复。他说,“我们办《民间》是一个良心行为,就是想创建一个沟通的平台,让体制内外的人,都有一个坐下来谈话的可能性。报导社会公益,也做一些维权的报导,帮助老百姓提高公民意识。编这份杂志的也都是博士、教授等知识份子。”
    对于被抄家的原因,翟明磊认为,应当与他日前在网上发布《民间》停刊告读者书有关。他说,“我已做好最坏的准备。这是为争取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应付的代价。”
    《民间》被查封的最新一期报导报导了全国的土地维权行动。翟明磊在停刊告读者书中表示,“民间夏刊中只有一小部份批评了地方政府在土地问题上的不良举动,我们出发点是拳拳爱国之心”,“民间有理,爱国无罪”。
    “不抗争就没有好的结果”
    对于下一步的打算,翟明磊表示,将通过协商和法律程序,维护自己的权益。他说,“以前老是维护别人的权益,这回也要轮到维护自己的权益。不抗争,就没有好的结果。”
    他说,“我会在法律的框架里维权,我是理智的,也希望他们能够智慧的看待这件事,应该有自信。让一个小老百姓说话,天塌不下来。我手头没有任何兵器,只有一支笔,他们有什么可怕的?!”
    深知维权过程艰辛,翟明磊表示,“老实说,知识份子都有点软弱的,我身上这种软弱劲儿也存在着。如果不逼着我的话,我也不会这么做。但是把老实人逼急了,也就没办法了。”
    对于《民间》被封杀,翟明磊说,“我想建立一个大家共同谈事情的平台,现在理想没有达到,非常可惜。但是我想还会有其他人去做,我也尽量不要落在后面。”
    胡佳:中共对公民社会深入骨髓的恐惧和敌视
    一直关注《民间》杂志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表示,《民间》是非常温和的刊物,清新平和,直率坦诚,从不涉及任何尖锐的社会矛盾。编辑们的目标仅仅是埋头干实事,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也让弱势群体受益。但是却被中共当局压制下去,可见当局容不得一点点自由的声音。根源在于中共专制体制对公民社会深入骨髓的恐惧和敌视。
    他说,“根据今天上午抄家过程的专业性来看,这类打击行动中都会有国保便衣警察的参与,而且秘密警察才是行动的主角。都是政治警察搭台,其他人唱戏。”
    胡佳表示,上海是一个人权状况非常恶劣的地方,主要因为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吴志明,仗着主子江泽民撑腰,胡作非为,在当地一手遮天。因此,我们现在很担心翟明磊先生在上海究竟会发生什么,很担心他是否会被扣上类似于蔡卓华、郭飞雄那样“非法经营”的罪名。
    他指出,中国公众才是沉睡的狮子,信息的畅达会让公众很快觉醒。那么专制体制不久就会土崩瓦解一溃千里。所以,中共政法部门最近几年频繁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非法经营”之类的罪名迫害那些捍卫言论自由的民间人士。任何地方一点点言论自由,都会成为专制体制的心腹大患。
    胡佳呼吁外界关注翟明磊的命运。他说,“保护言论自由的捍卫者,就是在保护属于我们每个人的言论自由权利。”《民间》遭查封 翟明磊告读者书
    《民间》杂志挂靠于中山大学公民与发展中心,以讲故事的形式,叙述中国的公民社会成长。风格朴实温和,读者已遍及全国,获各界认同,深得国内体制内外的读者喜爱。
    《民间》印刷版于今年7月6日被停刊,网络电子版于8月20日被查封。11月24日,翟明磊在他的博客中发表了《民间停刊告读者书》,其中写道:
    “我们用尽了所有的可能来争取民间各种形式的生存,也得到了众多朋友的支持,这一切并非出于抗争,而是遵循我们信奉的公民社会原则:公民社会是守法的,但不是遵命的。我们守国家法律,但不能服从各种“命令”,公民社会才是独立的。”“直到今天,对民间的正式处罚决定仍未做出,但我们已不抱任何幻想,做为一个公共知识份子,必须发出自己的声音。”“《民间》遭遇的是另一场完全没有法制精神可言的‘精神严打’运动。”
    “在中国,最难的是什么?是做好事。未曾想一份报导公益的读物也被叫停。噫吁乎怪哉,做好事之难,难于上青天!十七大胡锦涛报告中提到要大力搞公民教育,而唯一的一本以公民教育为己任的《民间》却被查封,这让我们相信谁?”
    “中国即将主办的奥运会也许在证明中国人身体上更强更壮了,可是《民间》的死亡却在提醒我们,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却被限制在人为的儿童乐园中,市场上流传的是平庸,物质化的消费读物,而一些以天下为已任的新闻读物却屡屡被打压,换血。”“我们恪守良心上所有的律条,但如因此违反了人世的条规,我们愿意付出代价。如需坐牢,我愿前往,当负全责,因为我是此刊创办者与主导者。”

  2. Setoh说道:

    中共严重违反人权 奥运前国际持续施压

    【大纪元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于林报导)随着明年北京奥运时间一步步接近,全世界目前务必就其人权记录问题,继续向中国当局施压,这是欧洲议会人权小组委员会星期一(11月26日)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上所得出的结论。这场听证会共有两百多位各界人士参加,现场有多个非政府组织、包括一位中国异议人士,透过网络以视讯会议的方式参与讨论,向与会者描述中共当局仍然普遍侵犯人权、迫害民众的现况。

    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艾莲娜.弗罗特(Helene Flautre)在主持听证会开始时,指出该场听证会是在欧盟与中国双方高峰会的两天前举行。她感到很遗憾中国使领馆的代表无法如期出席听证会。
    中国的“人权灾难”
    第一位应邀在听证会上发表谈话的来宾是网络异议人士胡佳(音译名),他和太太曾金燕一同入围今年欧洲议会的沙卡洛夫思想自由奖(Sakharov Prize for Freedom of Thought)候选人。他目前被软禁在北京的家中,以网络电话与现场连线,并透过译者来发言。胡佳告诉听证会的与会人士,现在他的国家正在发生一场“人权灾难”。已有一百万人为了争取人权而受到迫害,其中有许多被关在劳教所或精神病院。他强调最讽刺的是,在中国筹办奥运的主事者就是国家安全局,他把这比喻成就像是“黑手党在负责主办奥运”。胡佳还说,西方国家原本希望在中国举行奥运赛事能促进中国民主的发展和开放,但中共当局却期望经由主办奥运将自身的统治合法化,两方的想法其实有很大的冲突。胡佳力促欧洲要“站稳立场”,尤其不能卖武器给中国。
    不过,当被问到据传有中共资深官员呼吁当局把“天安门事件说清楚”,以及因为维权事件仍被拘留在监狱或精神病院的确切人数时,胡佳无法回答这两个问题。
    国际奥委会绝不可回避人权议题
    现任欧洲议会议员的前奥运剑术金牌得主施密特(Pal Schmitt),星期一在听证会上以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简称国际奥委会)会员的身份发言。起初,他坚称国际奥委会“在人权与政治议题上不会带头采取行动”,而且“没有立场向中国就奥运以外的议题施压”。国际奥委会的观点是最好“对中共敞开一扇新的大门”。这个观点受到主席艾莲娜.弗罗特的质疑,另外麦克米伦–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也公开反对他的说法,称“奥林匹克宪章(Olympic Charter)第一条就提到基本的伦理原则,所以国际奥委会有权了解这些问题。”况且,国际奥委会过去就曾因为南非实行种族隔离政策(apartheid)而禁止南非出赛,这显示“国际奥委会可以采取政治立场”。麦克米伦–史考特续说,对于中国的人权现况,现在的确“到了国际奥委会该发表政治声明的时候了”。后来,施密特对此表示同意,并表示会向国际奥委会传达此事,他也承认国际奥委会对于国际间的舆论要求“再也无法充耳不闻了”。
    香港“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菲林坎(Phelim Kine,音译)发言时集中讨论媒体自由的问题。他指出中共当初为了能顺利获得主办权,曾承诺届时媒体可以自由运作;但“国际奥委会没有尽到责任确认中国已履行承诺”,反而对“人权观察”提出的报告“置之不理”。
    麦克米伦–史考特还代表旅居澳洲、无法于星期一出席听证会的中国维权人士洪冰元(音译)朗读一份声明。该声明中指出在中国“还有很多人遭到监禁与杀害”、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一场人权灾难”、“有九千万人被迫像奴隶一般工作”,且整体而言,中国的人权现状“将使奥运的精神蒙羞,也是一项耻辱。”
    在中国争取人权是一场马拉松式的长期奋斗
    代表纽约非政府组织“中国人权”(Human Rights in China)发言的雪伦.洪(Sharon Hom)称,中共当局有一份“黑名单上面列有四十二类被下达禁令的异议人士”,她形容中共就是以黑名单“这种令人恐惧的工具来进行社会控制和恫吓”。她认为“国际奥委会应该关注此事”。她还说,中国政府“一边要对全世界维持一种开放形象,很难同时维持对国内的控制”,并力促欧盟在与中国进行双边会谈时,应该持续对中国施压。“争取人权自由是一场马拉松式的长期奋斗”她说,一旦成功了,“对中国和全世界都是有益的。”
    最后一位发言人是来自“国际西藏权益促进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文森.梅腾(Vincent Matten),他强调中共下令禁止佛教、在西藏“实施人海战术殖民”、该地区生态环境恶化,以及当地藏人在社会经济上越趋边缘化的现状。

  3. Setoh说道:

    杨建利:开展全民说真话运动

    【大纪元11月26日讯】最近一个时期,一个接着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体制内的官员、民主人士、学者和商人,凭着自己的道义良心和社会责任感勇敢地站出来,发表给中国最高当局的公开信,真实述说自己对当前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宗教和环境等现状的分析和担忧,大胆指出一党专政的祸弊,并恳切要求中国当局开启旨在建立民主、合理、和谐社会的政治改革。

    我们高兴地看到,在中国,民主力量的体制内外的界限正渐渐地被打破;更令人鼓舞的是,虽然,自由言论者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强压之下,依然面临着遭受残酷迫害的危险,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凭着自己的胆识,不断发出来自良心的真实声音。
    当今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政权和任何专制政权一样都是三条腿的桌子,一条腿是垄断权力的巨大利益换来的统治集团的效忠,一条腿是暴力威胁,再一条腿就是谎言。其中只要有一条腿断掉,专制政权就会轰然倒下。在中国,纳税人的权利全面对抗统治集团的特权、和平理性全面对抗专制暴力、真话全面对抗谎言的时机已渐渐成熟。就让我们从最简单的开始吧。我呼吁,在中国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说真话运动。
    为什么要开展说真话运动
    本来,说真话是不需要搞运动的,在一个文明的社会里,说真话应该是人们公共生活的基本习惯。然而,我们整个民族长期生活在专制统治者用暴力和谎言铸就的社会里,虚假的历史、虚构的事实、伪造的伟大、伪善的道德、伪装的幸福……从上到下充斥泛滥,一切的罪恶都在谎言的掩护扶持下大行其道。多少人因为说真话而系狱,而惨死,而妻离子散?!
    就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们依然由于说真话而要遭受经济制裁和政治迫害、遭受监禁、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甚至面临失去生命的危险!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已经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我们不仅失去了说真话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容忍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我们不仅养成了听从谎言的习惯而且养成了主动说谎言并靠其生存的习惯。整个社会弄虚作假,来的那么自然那么习以为常,甚至连幼儿园的孩子在电视镜头面前都会说“三个代表”,连最应该是净土的高等学府,学位与官位和金钱都在做着密切的交易。我们对那些因说真话惨遭迫害的人,无动于衷,甚至认为他们是不正常的人,是破坏“和谐”的人。
    久而久之,我们的心灵的生命萎缩了,我们用内心的尊严做抵押支付着我们的生存,有的甚至是外表光鲜的生存,无权者被盘剥被摧残而无话语空间诉说。由于我们全面接受谎言的潜规则独裁者而显得道貌岸然,由于我们在谎言前面全面退让,专制政权而显得稳定强大,我们的精神王国由于失去真话的保卫而沦陷了,深深地沦陷了。
    在这样的情形下,非运动的方式——也就是一批人用自己的道义勇气前仆后继地带动整个社会的风气和行为……不可把整个社会从其深陷的谎言漩涡中推动出来,而在当前的中国,任何一个个人大胆地公开说真话都是异乎寻常的,都会产生强大的推动力促使更多的人出来公开说真话,这样一来也必然形成不遵从既有惯例的运动。全民说真话运动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说什么样的真话
    我们开展的说真话运动是针对公共生活领域的,我们不主张揭露与公共生活无关的任何个人隐私。所谓的公共生活就是公民缴纳的税金所供给的、旨在增进公民福祉的所有公共的人与事。任何一个公民都有资格和权利,也有责任在公共生活中说三道四畅所欲言,以防止公权力的腐败、腐蚀和侵害。
    然而,任何独裁者都是从独霸公权力控制公共领域的话语权开始,用暴力威胁用谎言萎靡人们的自由言语和自由思想的能力,进而摧毁人们的自我尊严和独立人格的。所以,生活在真实的公共生活中,必定是对专制社会的最根本瓦解。
    说真话首先就是说真心话,不说违心的话。说出你自己对历史的真心评价,说出你自己对现时中国和世界的真心看法,说出你自己对国家的真心愿望,说出你自己对当地政府的真心批评,说出你自己对政府应该做什么和不应该做什么的真心要求。
    说真心话时,拒绝套用独裁政权的谎言机器制造的控制人们自由思想的语言和语言模式。真心话不等于正确的话,言论自由的真谛不在于允许说正确的意见而在于可以自由言说。谁都无法保证自己说的一定正确,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否说了真心话。让我们从说真心话不说违心话开始,渐渐舒展长期扭曲的心灵状态,冲破专制政权对自由思想的束缚,没有恐惧地在公共生活的领域里真心言说。
    说真话就要说真相。掩盖和扭曲历史和现实真相是专制社会谎言统治的重要部分。当历史和现实的真相一旦大白,共产党在中国的革命和在中国的统治将在历史正确的一边毫无立锥之地,它将失去继续生存的阴暗环境。我们要用真相的阳光驱除共产党制造的外衣下爬满中国美丽丰腴的肌肤上的罪恶的虱子,恢复中国社会应有的健美。
    我们不再做政治化妆师,不再接受也不配合政治化妆师的工作,不写红色经典,不搞红色旅游,不使用掩盖历史真相扭曲人们思想的词汇,比如说解放(其实是更残酷的奴役),三年自然灾害(其实是人祸),“六四”风波(其实是六四大屠杀),等等。我们要大说特说历史真相、说现实真相,说大真相、说小真相,说世界的真相说中国的真相,说当地的真相,说你周围的真相,向大大小小“国王”痛痛快快叫一声“国王没穿衣服!”。让“谁控制了历史谁就控制了现在、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历史”的历史,在我们这代人的真相言说中结束。
    说真话就要说出不满。专制政权的特性之一就是不断地制造不满而又不允许人们表达不满。共产党政权在其政治上全面控制时期要求人们真诚地相信它、真心地赞美它,现在它在政治民主化上已经处于守势,它只能期望人们不反对它或违心地承认它和歌颂它。我们中国人应该从今天开始摒弃违心接受、承认、歌颂和无动于衷的犬儒主义态度,把历史上的不满说出来,把现时的不满说出来,把强加在自己和别人身上的不公说出来,把官僚的腐败说出来,把共产党专制政权摧残人性的罪恶和反人类的罪行说出来,让世人都知道在专制政权的统治下,社会是多么不和谐,让任何腐败都没有谎言的遮盖而赤裸出来,让任何的暴力都没有谎言的扶持而跛脚起来。
    让人们都明白,专制政府是没有能力消减政府腐败更没有能力建立和谐社会的;纳税人作为政府的主人天然具有直接反腐败和反公权滥用的权利,公民的充分表达才是通向和谐社会的第一步。
    怎样说真话
    在现时的中国,公民没有可靠的制度化的渠道把真话输入大众媒体和政府决策程中去。因此,说真话运动就要自己创造自由言说的渠道。
    说真话运动首先要把说真话当作一个习惯去培养,要求我们拒绝谎言,不参加虚假的庆典、节日,不支持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不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和任何虚假媒体的报导,不看党报党刊并拒绝与宣传部门的谎言政策合作,让一切的日常生活中的谈话、闲聊和通信等活动都在真实的公共生活的话语下进行。让谎言的链条在我们的口中断掉。
    说真话可以采取给中国当局领导人或地方政府领导人写信或发公开信的形式,假如你同意已经发表的某一公开信的内容,你也可在此公开信上签字并寄给你想反映民意的领导人。公开信不断发表和寄来,让他们无法回避公民的声音。
    说真话可以采取在网上发表文章,写博客、写留言写评论的方式,也可采用发手机短信的方式,让中国上空的电子网波中源源不断地滚动着我们中国人所言说的真心话、真相和不满。
    说真话可以采取接受自由媒体采访、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就像资本的自由流通给人们带来物质致富的机会一样,真话的自由流通将会给人们带来精神致富的机会。
    说真话运动是民意制度建设运动,我们要向各级人民代表说真心话、说真相、说不满,让人民代表逐渐习惯于听民意,并习惯把民意带到议会的殿堂里言说。
    结语
    在共产党的专制政权的长期统治下,我们中国人失去的太多了。我们甚至失去了话语权、失去了自由言说的能力。我们要不断持续地努力说真话,夺回我们的话语权,恢复我们自由言说的能力。对于一个个人来说,在中国说真话,是心灵的自我拯救,“身体上,这是困难的举动,但是灵魂上,这是唯一的选择。”对于整个民族,建立民主制度的目标要求我们从整体上清理专制政权统治长期恶质化的以谎言盛行为标志的政治文化环境。
    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就是真话不断战胜谎言的历史。让我们用公开的自主言说克服我们对专制政权的恐惧,用持续的说真话运动聚孤胆为群胆,恢复公民的尊严和自信,光复我们沦陷已久的精神王国,为未来全面建设民主社会准备必要的干净的公民文化基础。
    亲爱的同胞,行动起来吧!

  4. light说道:

    (突破一网一絡一封一鎖一软-件)下載:https://sites.google.com/site/freegatebbs(可上浏览維-基-百-科、Facebook、BBC、youtube等)(穿一透一网一络一防一火一墙)(免费代-理-服-務-器)  [全一球一互一联一网一自一由一联一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