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她将含笑死去

“《民间》已中弹,尽管我们死死捂住她胸部的伤口,但血迹在白衣上静静扩大,尽管《民间》一向以温和,柔弱的风格致力于公民社会建设。”来自《民间》主编翟明磊

《中国发展简报》被封,《民间》被封,随后《民间》网络版被封,作为忠实的读者和积极的支持者,我们没有说什么,甚至幻想着编组人员的内部抗争可以换来一点空间,找到回旋的余地。不过,幻想终归是幻想。

一段时间没上网,今天看到明磊发来的告读者书,特别做个链接推荐:http://www.1bao.org/?p=192

《民间》,许多学者、研究人员、NGO人员及关注者、农民热爱着并喜欢逐字逐句阅读的季刊,消失了。但是民间无处不在,我们就生活在其中。民间无形无影,谁也消灭不了它。只要有明磊在,只要《民间》的失业记者编辑和读者在,《民间》会时不时以各种形式复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8 条 《民间》,她将含笑死去 的回复

  1. 说道:

    许久不见,孩子生了吧?
    压制者仍在压制,创造者不止创造。

  2. 说道:

    许久不见,孩子生了吧?
    压制者仍在压制,创造者不止创造。

  3. 说道:

    许久不见,孩子生了吧?
    压制者仍在压制,创造者不止创造。

  4. Yilan说道:

    你回来了!真好

  5. Setoh说道:

    Jinyan got a baby girl!!!

  6. Setoh说道:

    Don’t be cry and don’t be sad. Even if the evils shut down 《民间》, they cannot shut down our warm hearts.  Just like that they can torture our body, but they never can touch our soul———–the evils will go to hell eventually!!! Democracy and Justice will be executed finally and definitely!!!
     
    We’ll see who will be the one laughing at the end!!!

  7. Setoh说道:

    Link: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11/27/46169.html
    袁红冰在欧议会人权听证会上发表书面发言(图)

     

     

    中国著名自由派法学家袁红冰教授。【人民报消息】十一月二十八日,欧-中高峰会议前夕,鉴于北京奥运前中共持续的人权迫害,布鲁塞尔当地时间十一月二十六日,欧洲议会举行了中国人权的听证会。旅澳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先生在会上发表了书面发言,以下为发言全文。
    给欧洲议会人权听证会的书面发言我受到欧洲议会人权委员分会(Directorate-General for External Policies of the Union, Subcommittee on Human Rights )主席伊莲 . 芙劳特(Helene Flautre )女士的邀请,出席欧洲议会人权听证会。但因为办理入境手续遇到的一些问题,使我无法开始这次旅程。所以只好用书面发言的方式,参加这次听证会。
    是的,本来我准备飞越大洋高山,往返南北半球,只为在这次人权听证会上作十分钟演讲。
    我为什么愿意为仅仅十分钟演讲而奔波万里?只因为我,一个追求法的正义的法学研究者,一个为出版关于中国苦难的著作不得不离开祖国、流亡海外的作家,对揭示中国人权状况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书面演讲的时间也只有十分钟。所以,我不可能进行论证,而只能表达结论性的意见。这些意见是我在中国生活近半个世纪的真实感受。
    中共官僚集团用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暴力建立的一党专制的制度,完全否定“主权在民”的原则;中共暴政是一个剥夺了人民的政治选择权的警察国家。中共官僚集团对国家权力的垄断违背现代法的精神,在任何意义上都不具有合法性。中国现在的政治制度实质上是国家权力的中共官僚集团私有制。
    中共建政半个世纪以来,为维护独裁专制统治,不断实施政治大迫害,造成难以计数的人权灾难,数千万中国人因此非正常死亡。过去和现实都在证明,中共官僚集团是人类历史上罪行最严重的反人类罪犯罪集团。他们犯有奴役人民罪、虐杀人民罪、群体灭绝罪、大规模酷刑罪等反人类罪。
    中共《宪法》的序言中宣称,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中国人必须遵循的指导思想;中国必须接受共产党的领导。这表明中共官僚集团把对人的精神绝对控制和世俗的独裁权力结合在一起,从而使中世纪的政教合一的极端专制主义借尸还魂。在欧洲,数万异教徒在宗教裁判所火刑柱上燃烧的身体曾经照亮中世纪的千年黑暗;在中国,人们今天仍然为追求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而遭受酷刑、虐杀和监禁。从上个世纪末到现在持续八年的对法轮功的政治大迫害,构成当代世界最惨痛的人权灾难。
    中共官僚集团推行的经济改革,根本不可能像有些人相信的那样,建立起自由市场经济。因为,公正的自由市场经济只能建立在法律权利一律平等的基础上,而中共一党独裁体制所制定的法律必然属于专制恶法——专制恶法的本性就在于维护官僚阶层的特权;专制恶法不可能承认平等的法律权利。
    中共建立的乃是权力贵族市场经济。这种专制经济体制以腐败的专制权力为轴心,以权钱交易为运行的润滑剂。权力贵族市场经济只能造就财富和权利的极端两极分化,只能造就共产党权利贵族阶层和依附于他们的奸商恶贾的天堂。
    当代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以九千万农民工奴隶般的劳动为基本条件。农民工每天超强度的劳动,只能得到相当于1.5美元的报酬,而且就是如此微薄的工资,也经常被雇主克扣。工人则由于被剥夺罢工的权利和组织独立工会的权利,丧失了有效保护自己利益的可能。
    在这篇演讲后面,我会附一份关于2002年至2007年之间中国煤矿矿难的不完全统计(附件一)。人们也许从中呼吸到中国经济发展中浓烈的血腥气——血是从中国工人的苦难命运中涌出。我预言:以血泪、苦难和巨大的社会不公正为代价的中国经济发展,正在孕育前所未有的社会大危机。
    中共暴政不仅是共产专制主义最后的巴士底狱,也是当今世界上专制国家和恐怖主义势力的政治支点。中共暴政曾经教唆红色高棉虐杀数百万柬埔寨人;中共暴政曾经与反人类罪犯米洛舍维奇结成盟友;中共暴政曾经为独裁暴君萨达姆而欢呼。今天,根据我了解的情况,中共暴政仍然是北朝鲜罪恶政权主要的政治和经济支持者;中共暴政继续为某些重要的国际恐怖主义势力提供多方面的秘密援助;中共暴政正在干预澳大利亚的司法独立,企图阻止澳大利亚法院通过正常司法程序,受理当地法轮功学员对有关中共的反人类罪行的控诉(请见附件二)。中共暴政不仅是中国苦难的根源,中国人权灾难的根源,而且是人类的公敌。
    前几天BBC报导,又一个红色高棉领导人乔森潘被捕,并将因反人类罪受到审判。但是,教唆红色高棉实施反人类罪的中共官僚集团,却仍然在利用专制国家权力制造大规模人权灾难。历史有时就是如此不公正。不过,我相信历史最终必将公正。
    一九八九年,学生和市民的血曾染红北京的夜空;明年,奥运会却将在北京举行——历史为什么对中国如此残酷!奥运会将吸引人类的关注。但是,人们的目光是否应当越过挥动的鲜花和欢呼的人群,首先去关注正在发生的中国人权大灾难。因为,人权灾难之上的鲜花和欢呼,恰是对奥林匹克精神的侮辱。
    我是中国苦难的讲述者。我要不停地诉说,直到中国苦难结束。一位澳大利亚友人曾问我:“那么,你需要我为中国作些什么?”当时我这样回答他:“我没有权利要求你为中国作什么。我只是把真相告诉你。相信正直的人们在了解真相之后,都会按照良知的引导,去作自己该作的事。”现在,尊敬的欧洲议会的议员们,我对你们有同样的信心。
    最后,请允许我以自由的名义,感谢你们对中国苦难的关注。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8. Setoh说道:

    Link: http://epochtimes.com/gb/7/11/28/n1916525.htm  (The pictures cannot show up properly. For more details,  please refer to the link if possible)
     
    欧议会听证 各界聚焦中共人权迫害

     
    【大纪元11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孜报导)欧洲议会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在布鲁塞尔举行中国人权听证。听证会由人权委员分会主席依莲 弗劳特女士(Helene Flautre)主持。两百多位各界人士参加了听证。

    中国著名维权人士、欧议会人权奖候选人胡佳先生受邀请通过电话在线发言,并回答欧议会议员的问题。弗劳特女士特意对冒着危险参加听证会的胡佳表达了欧洲议会的支持和感谢,以及对其勇气的赞赏。
    人权委员分会主席依莲 弗劳特女士(Helene Flautre)(大纪元)
    胡佳指出,中国国内数以百万无辜的人民受到非法的殴打、监禁,甚至关到精神病院。奥运的竞赛已经在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三日中共获得举办权时就已经开始了,一方是国际社会和中国的公众,另一方是中共。国际社会和中国的公众希望奥运会带给中国进步,包括民主、自由和法制以及开放、和平的价值观。但是中共却希望奥运会要像一九三六年的柏林奥运会那样来推动它的专制和独裁,证明它统治的合法性。中共在实现它的目的过程中,围绕着奥运会,制造了许多的人权侵害。现在正达到高峰。比如二零零八年奥运会的安全保卫总指挥是北京市公安局长马振川。北京的七万警察在过去的几年中制造了无数的人权侵害,每天都在进行。他要为在北京发生的由公安部门实施的人权侵害负总的责任。他的双重身份代表了奥运会在中国举办的性质,即一个国家黑社会势力的头目确作为奥运会安全保卫的总指挥,这样荒谬的事发生在中国是习以为常的。
    欧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Edward McMillan-Scott)代读了法学家袁红冰先生的书面发言。袁先生指出,中共官僚集团是人类历史上罪行最严重的反人类罪犯罪集团。他们犯有奴役人民罪、虐杀人民罪、群体灭绝罪、大规模酷刑罪等反人类罪。从上个世纪末到现在持续八年的对法轮功的政治大迫害,构成当代世界最惨痛的人权灾难。明年,奥运会却将在北京举行。人们的目光应当越过挥动的鲜花和欢呼的人群,首先去关注正在发生的中国人权大灾难。人权灾难之上的鲜花和欢呼,恰是对奥林匹克精神的侮辱。
    前奥运冠军、国际奥委会委员同时也是欧议会议员的鲍尔·施密特先生(Pal Schmitt)受奥委会的委托在听证会上发表声明,称奥委会是个体育组织,并不在人权和政治问题上起主导地位,国际奥委会不会去监督人权问题。他的发言受到多个人权团体的反驳。中国人权观察的亚洲研究员费利姆·坎先生(Phelim Kine)指出,国际奥委会在二零零一年曾指出奥运会会帮助中国改善人权。然而自二零零一年中共取得奥运举办权后,出现了大量的人权迫害。而国际奥委会无视这些人权侵犯,没有履行其职责,即中国应该遵守其保证的承诺。中国人权的执行主任谭竞嫦女士(Sharon Hom)特意提到了中共针对奥运的黑名单。听证会主持人依莲 弗劳特女士特意追问施密特先生有关法轮功学员被禁止参加奥运的问题,她指出这是不能被接受的。
    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指出,去年他去北京会见和联系了一些人士,随后他们都被捕,有的被囚禁,包括高智晟。有两位在监狱里被当局酷刑折磨,一位是在北京的张莲英女士,他会见了她的丈夫,另一位曹东先生,关押在中国北方。在中国的劳教所里的有数百万的人,其中很多是法轮功学员,他们被强迫制作玩具出口。中国的人权相比于以前,越加恶化,大量的压制还在继续。我们有证据看到,有三千多人(指法轮功学员)因为酷刑被迫害致死。这就是真实的中国,是国际社会对此觉醒的时候了。国际奥委会应根据奥运宪章的有关国际基本的伦理道德原则,检查中国是否履行了二零零一年时的承诺。国际奥委会应该承担起责任。

    欧洲议会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在布鲁塞尔举行中国人权听证(大纪元)
    听了中国维权人士、国际人权组织、以及欧议会议员对日益恶化的中国人权状况的发言和讨论,国际奥委会委员施密特先生最后指出,我们不能无视发生的一切。他表示将通报国际奥委会。他表示,应该是奥委会针对中国人权做出声明的时候了,以前奥委会也曾经对实施种族隔离的政权(南非)采取过措施,所以我们可以继续这样做。最后,听证主持人依莲 弗劳特女士表示,虽然很遗憾中国使馆的代表缺席,人权委员分会主席将会尽快与其联系。人权委员分会暨整个欧洲议会会向中共当局施压,并采取必要的措施,在奥运前维护那里的人权。(http://www.dajiyuan.com)

    欧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Edward McMillan-Scott)(大纪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