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大学之“小”

母校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难以开口言说的地方。前段时间报纸上说中国人民大学的教学楼查学生证,不让非本校学生进入以免占用有限的资源。我不想说话,媒体第一次报道的内容对公众来说是新闻,但查证件不让“外人”进入教学楼这事对人大现在的学生及我们这些毕业没几年的校友来说,早已见怪不怪了。11月4号,媒体报道北京大学开始对进入教学楼的人员进行证件抽查,北大校方的说辞,比较谨慎,但实际上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现在的大学,既不是学生的大学,也不是老师的大学,而是在上级领导下管理严密的大学。学校庞大的行政部门,教务处、学生处、科研处、招生就业处、后勤处、保卫处……表面上是为学生和老师服务,实际上是严格管理学生和老师以免师生有“捣乱、出格行为”的部门。更不用说地位高于行政部门的党群组织:党委办公室、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纪委办公室、学工部、武装部、保卫部、机关党委、校工会、校团委——以我幼稚的头脑,实在不愿意想通为什么大学里要建立那么庞大的党群组织,甚至拥有武装部、统战部等光名字就能吓唬人的部门。在庞大的行政和党群部门前,学生与老师的自主性、独立性和行动能力都微弱得不能再弱。行政部门听命于党领导和上级单位,统管全校师生的衣食住行及教学/学习工作。以我做学生时的经验,要和学校各部门打交道,千万不能较真,只有老老实实地按他们的要求和程序照办,才是“最省事”的捷径。当然,学校的行政繁冗之可恨,程度可能不比社会上事业单位的。可大学毕竟是大学,不是随随便便的“某个单位”。要说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单位一词最有代表性。一个单位就是一个控制严格的小社会,每个人尽收罗网。尽管改革开放后单位的控制能力减弱了,但出于惯性和控制所能带来的好处,单位还是美意不能违地操心每个成员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及婚姻大事等等。

在领导和上级眼里,大学就是一个需要严管、保证有条不紊运作、尽可能创收的好单位。学校盘查进入教学楼者的证件,杜绝外人进入,说辞无非是保护本校学生使用教学楼的权利,杜绝小偷小摸等治安事件,不让闲杂人等破坏学校正常教学秩序及良好的大学氛围。从行政管理的角度,自然是首先考虑如何方便有效省事地让大学所谓的正规化、正常化运作。而不去考虑如何让大学资源和大学氛围真正造福学子及社会上无缘大学却渴慕知识的人群。由于这一代的大学生被割断了历史与传承,只被教育如何应对考试,而老师们,要么格外地书生气,要么已经变成有文化者的行政人员而非知识分子,如此庞大却驯服的被管理人群真是领导们的福气,于是大学越来越不像大学,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单位”。

学生们每日进入自己的教室之前,要被像嫌疑犯一样对待检查证件,验明正身,不知有何感想。也许不少学生真的用配合一下保安以保证自己使用教室的权利的借口来安慰自己。但是在教学资源紧张的今天,就算用驱赶自考生、旁听生、社会人员的方法来保证有限的教室座位,懒惰的学生仍然是“晚起的鸟儿没虫吃”。校方所谓的保护越严密,学生越容易形成高高在上受宠受爱天之骄子的特权感——这对求学者一点好处也没有。再说,建国这几十年来,中国人已经麻木习惯被当作犯罪嫌疑人一样对待,有多少人会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侵犯?就算有此感觉,又能如何。记得大学时,一老师无奈地半开玩笑说:“今天进校门没带证件被盘查半天差点进不来,那些民工倒是自由自在地进来,人大真的成了人民的大学了,人民皆可进,老师不能进。”倘若大学人人可进,但只有真本事的人才能结业、毕业,那是中国人的福气到了。

除了盘查证件事件,中国物价上涨、通货膨胀,前段时间不少大学还闹了食堂饭卡的新闻,以给学生的补贴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名义,又是限制饭菜涨价,又是限制外校人在大学就餐,还有临时饭卡之争——这对学生们来说,也不是什么新闻,但学生们没发言权。什么大学啊,小气、狭隘,但此事归根到底是功利使然。谁不知道大学后勤集团是块肥肉,承包学校食堂的都不是等闲之辈。倘若真关心学生们因为物价上涨生活困窘,把打入学生银行卡的补贴临时上调不就完了!把补贴发给食堂管理部门,然后通过抑制菜价(不知道有没有抑制菜量)来补贴学生,亏这些名牌、重点大学开设的经济学、管理学、财政学等专业居中国大学专业排名之前列。每天在课堂上教授的公平、效率,都是自圆其说的谬论还是只用于考试?

最委屈的可能就是自考生了。他们在统招考试中不能以分数胜出跻身心目中的神圣殿堂,只好花数倍的价钱进入大学,却处处受歧视:不能享受同等教学资源,生活上也得不到应有的照顾和安排,被排斥在各项重要学术、文化活动之外。倘若处处与统招生对比,不是被气得半死就是自觉地自卑起来。如此看来,大学除了从庞大的自考生群体身上挣了一笔钱,不但没有好好地提供教育,还更严重地戕害了一批年轻人的心灵与尊严。大学大在哪里?

大学的小和弱,还不仅于此。我念大学时已经是21世纪的中国,某日被党委找去秘密谈话,原来国保(或是国安?当时没有弄清楚这两者的区别)已经找到学校,要求我不要与胡佳谈恋爱,不要参与任何与艾滋病有关的社会活动,否则当心毕业证书。当然,警告虽然足以令我等学子恐惧,但谈话在微笑中进行,毕竟出面的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党委书记和老师。又一日下午,教欧美文学(课名全称我已忘了)的王以培老师(学法语出身,诗人,多有诗作,翻译了《兰波作品全集》,多次去三峡考察希望保存那里现在已经淹没的传统和文化,著有多本关于三峡的书)进到教室,请在座的诸位同学签名,以证明他在给学生们上课,而非到对面当代商城里的星巴克闲坐喝咖啡故意不去见领导。后来才知道更多的片段,王以培老师的三峡之行以后,他的行政上级越发地看他不顺眼,已经到了处处找茬要开除他出人民大学的地步了。然而正是这样的老师,有着诗人的高贵和脆弱,满脑子单纯只有文化、文学,上课时讲到某精彩处也神迷,被学生认真地或盲目地喜爱着,却在行政人事上处处受上级压制,面临下岗。当时我用力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只是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又有哲学院的老师单少杰,有思想又敢说话,是研究毛泽东、文革的大腕级学者,我等后辈不敢妄自评论,当时我常常跑去旁听他的课,确实是喜欢得不得了。他在学校,也是坐冷板凳的角色。他在国内发文发声的空间,据说是越来越小了。

不过,此等种种,再怎么痛骂大学也没有用。一党独大、专制领导、行政制人、追求功利,并不只是大学的特色。国情如此,社会如此,大学只不过是抵挡不住,一并被渗透罢了。要重建一个思想自由、人格独立、兼容并包的大学,要培养出大学真正的大气量,有待时日。与其坐等,不如领军,抗争引导社会走向自由、法治与民主。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条 我看大学之“小” 的回复

  1. Setho说道:

    Cannot type in Chinese..
     
    But I believe China will have a very beautiful future because of people like you, your husband, Lawyer Gao, Guangcheng and many many other good people who practise Falungong!!!! I just cannot find a word to describe how I respect you..
     
    After the harsh winter, we are gonna welcome a flowery spring !!!!
     
    Take care, brave girl and mummy:-)
     
     
     
     

  2. gznovice说道:

    还是要支持的,把教育搞成死水一滩..的确要反思!!

  3. Yilan说道:

    不过我还是要说:我是人大的学生。情感是不与现实混淆的。准确的说人大留给我的记忆不过是诸事诸人,呵呵

  4. Setho说道:

    胡佳看待产妻子 遭到北京国保暴力殴打!!!
    【大纪元1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 11月9日晚上九点左右,北京民间关注爱滋病志愿者胡佳,欲到医院照顾待产的妻子曾金燕,在住家下面遭到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的的警察拦住,并遭到国保暴力殴打,身体多处受伤。

    昨天晚上九点左右,胡佳和岳母带了曾金燕爱吃的饭菜,准备到医院照顾她。他们走到一楼楼道口处,那里空间很狭小,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的的警察拦住,不让他们出去,胡没有理会他们。
    胡佳表示,“在这个时候,我不想发生任何冲突,要用全部精力照顾好我妻子,和岳母轮流换班照顾她。我坚持要走,其中有一个国保对我动用暴力,先抓我衣领,一拳打在我嘴唇上,感到口腔里有淡淡的咸味,估计是里面流血了,我当时右手拿着饭菜,左手去抵挡他。”
    胡佳描述,在楼下和警察打了两分钟,时间虽然不长,但国保的拳头一直打过来,最后他只好把饭菜扔下,用双手跟国保较量。
    胡佳说:“国保受过训练,他们抓人的时候,把人胳膊强扭,把人弄倒。昨天他就想用那种方法扭我右臂,但没有成功,我右臂还是受伤了,现在就是肘部和右手的中指很痛,也握不住东西,开车的时候,我换档都比较困难,握方向盘都靠左手,今天胳膊还抬不起来。”
    这些国保都没有穿制服,也没有出示证件和透露自己的名字。打胡佳的国保身高1.75米左右,身体很壮,年岁在40岁上下,带着眼镜,是看管胡佳夫妇的现场负责人。
    胡佳表示,他是一个凶悍的打手,话不对马上对你动用暴力,打你的时候好像马上要看到你痛苦的样子,要快速制服你的姿态,他下手很猛、很重,官爬得越高的人越是流氓。
    另外有两个警察在旁边看没动手,两分钟以后,这两人拦住胡佳,打胡佳的国保就去打电话。胡佳说:“这可能是他们的安排,打我、拦截、等待全过程有七、八分钟。”
    前天开始,曾金燕身体发生呕吐和腹痛,家人送她入院观察。昨天晚上十点钟,看到胡佳后,开始很高兴,当看到丈夫嘴唇有血迹和嘴唇肿起,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到两分钟,她就开始呕吐。
    胡佳表示,“昨天晚上到凌晨,金燕剧烈吐了四次,最后一次还吐了我一身,把所有的东西都吐完了,她嗓子也很疼,喝一点水都吐,出现脱水状态,医生也认为是精神受到刺激才这样。”
    胡佳细心照顾待产的妻子今天早上,曾金燕只喝了一点小米粥,没有在吐。胡佳说:“这两天她的情况还算稳定,经昨天晚上到现在一折腾,她人完全虚脱了,刚刚有朋友来看她,她还插着氧气吸氧。要谢天谢地,没有脱水现象就好,生小孩要有体力。”
    今天下午3点半,中国民主党负责人何得普的夫人贾建英、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前往朝阳医院看望胡佳夫妇,病房外有四名市国保总队警察在监视,贾代表丈夫及等其他不能前来的朋友向胡佳夫妇献上鲜花。
    目前,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在BOBO自由城家中已长达176天。

  5. Setho说道:

    专访杨建利:关注周永康案 吁速建民间政治力量

    【大纪元11月9日讯】(大纪元记者高凌美国旧金山采访报导)11月3日,美国21世纪基金会主席杨建利在美国旧金山接受大纪元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共目前已经处于守势,应积极主动发展民间政治力量,北京法院受理周永康案件表明中共内斗公开,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汪兆钧站出来,并呼吁中国人回应汪兆钧的倡议,在08奥运会前,用手机等各种方式讲出自己的诉求,开展全民讲真话运动。

    尽快形成民间政治力量
    11月4日美国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评选两位女士为年度“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她们是不顾当局阻挠和打压,义务从事农村爱滋病防治工作的退休医生高耀洁,为争取出版自由与当局抗争的作家章诒和。杨建利出席颁奖典礼。
    杨建利对大纪元记者表示,17大以后的共产党是一个:合法性资源枯竭、经济上是掠夺性的、政治上处于守势的一党专政政权。目前最紧要的是建立起一个民间的政治力量和海外的救援系统。
    他说:“掠夺分赃的不均,带来了内讧,使我们在外部很难看清他们内部的斗争,但可以知道内部之争是非常激烈的,比如,同一个黑社会组织在同一个地方收保护费,他还有利益之争,共产党这么大的一个集团,而且在任何地方都要进行掠夺性的行为,矛盾是非常深的。它已经没有办法在像以前那样,只要怀疑你,就可以抓捕你,现在它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它只能处于守势。
    杨建利表示,为了更好的减轻汪兆钧等人的压力,也需要我们尽快建立一个救援系统,增加中共迫害的代价,从而保护这些敢于站出来的人。”
    按照我们想要的方式自己走
    他说:“现在需要成立一个力量,一旦共产党出现了问题,其中一派可以找到我们到圆桌上去谈,这已经是非常紧迫的事情。所以我们要成立一个公认的领导集团,虽然我们不能创造出一个个人,但是有这么几个人,他们的做法、道德水准都能让大家接受的,来形成一个集团,包括法轮功的、包括家庭教会的,所有的这些人怎么样的合起来,形成一个共产党外的一个社会力量,以推动中国民主化为目标。”
    杨建利说:“这比什么都重要,这需要国际的支援、国内的合作,也包括我们这些人的一些穿针引线的一些工作,这个力量成立起来就非常重用,无论共产党千变万化,分裂不分裂,内不内斗,我们都会按照我们想要走的方式自己走。”
    支援汪兆钧 相信更多人会公开站出来
    杨建利表示他读了安徽政协委员汪兆钧的公开信,认为汪兆钧提出的意见非常深入人心,在汪的地位上,需要有良心、勇气的才可能做到。他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汪兆钧这样的实业家——真正的中国中产阶层站出来。
    杨建利:“汪先生的信我们看到了,我有他的电话,但我们没有直接的接触,我担心会给他带来压力。但能看出这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得要有良心、有勇气、有一定的审时度势的能力才能写这样的一封公开信,所以,我们对他做的事情非常支持。他代表了目前中国一批真正依靠自己而不是权力的中产阶层,相信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这一类的人站出来。”
    对汪兆钧怎样处理成为17大后风向标
    他说:“中共在经济上掠夺带来的问题大家都看到了,民怨很大,每年有10万左右的抗议活动,中共无法解决这些问题,只能处于守势,因为解决所有的这些问题就是民主化。而民主化直接的意思就是它要放弃一些权力,所以它要保护权力、保护权力带来的利益,所以它尽量延缓这个过程。而对汪兆钧怎样处理,也成为了17大后中共高层动向的风向标。”
    中共对法轮功镇压犯下反人类罪
    杨建利赞同汪兆钧提出追究迫害法轮功元凶的罪行,认为中共在“六四”和法轮功问题上犯下群体灭绝罪,这是毋庸置疑的。他呼吁成立特别法庭对中共执政期间对中国人权作犯下的罪行进行审判。
    杨建利说:“对法轮功事件,我认为,中共肯定是犯下了反人类罪,因为不能因为一个人的信仰来进行这种迫害,我一直在监狱里也和他们辩论的是:任何一个宗教,包括基督教徒,也有做其他犯法行为的,但是,任何人的犯法行为,可以按照法律追究个人的责任,但是不能因为有了这种信仰来进行这种迫害,所以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犯了一个反人类罪,这是无疑的。”
    杨建利说:“我不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但我深刻的理解这种因为信仰而遭受的迫害,所以在任何场合下我都会为他们的权力而呼吁,这是无疑的。”
    他说:“希望未来有一个特别法庭,对所有的事件、做一个最后的评判。这种评判不是复仇,我在任何情况下都反对政治复仇、反对暴力,但是如果没有来处理这个问题,民众的怨恨会自发的爆发出来,很可能形成一种无节制的一种复仇,所以,要从法治上解决,所以,希望能成立特别法庭,对这些反人类罪作最后的审判。这样才能为未来中国社会的法律和谐奠定一个好的法律基础。”
    反感周永康者众 料周案显示中共公开分裂
    杨建利表示,中国国内司法体系受理“周永康案”非常重要,很多体制内的人士不喜欢周永康,此次又在17大作为江系的代表人物挤进常委,不排除胡锦涛在17大之后从周案着手继续解决存在的制肘问题。
    杨建利:“周永康在国内,大家都不喜欢的这么一个角色。用警察迫害、镇压和钳制新闻自由的主要代表人物,所以,很多人,包括我见的一些党内的人对他都不喜欢,希望能解决他的问题,这个人物也一直被视为江曾的保留力量,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可避免的他和胡、温的政治斗争。
    他说:北京法院受理周永康案,是否标志着中共内部斗争已经彻底公开化?我认为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周永康与胡温是两个体系
    杨建利表示:“胡锦涛这五年怎么用,可能比我们考虑的更多,因为只有五年了。但17大以后还有一些障碍,不排除他想解决这些障碍,推动他所考虑的一些政治改革的构想大。因为我在国内的时候,一些党内的人士就非常明确的告诉我:周永康这个人和胡温完全是两个体系的,而且胡温对他的控制很少。包括政法系统作的很多事情都是胡、温没办法控制的了。”
    杨建利说:“包括法轮功这件事情也是,他目前即使表达不同意见,也没办法去执行。可是不执行呢?到后来,这些罪呢,可能就会扣在他俩的身上,所以,胡温两位会希望在这方面有所解决,但作为江泽民的代表人物在17大挤进常委,但在17大以后呢还是要解决他们,这非常可能。我们也希望是这个样子。”
    奥运前促全民讲真话活动
    杨建利表示:海内外各界应充分利用2008奥运,向中共表达自己诉求,中国国内的民众也应该像汪兆钧那样,公开讲出自己几十年不敢讲的真话,每个人都能做一些,中国的人权、民主就一定会有变化。
    杨建利说:“完全制裁中共道义上能理解,操作上也许有限。那么最有效的就是:运动员也好,参加运动会也好,要去看奥运的知名人士也好,商界、演艺界、政界等等,如果关心中国的民主、中国的人权,能够向中国政府提出你认为在奥运之前应该做哪些进步的条件,如果符合条件,你就去,不满足你就不去,这个可以叫有条件制裁,这样就会给中共施压压力,使它能够在这方面不得不改善。”
    他说:“奥运之前号召开展一个讲真相运动,像汪兆钧那样,讲真话、讲诉求、用各种方式讲真话,手机、QQ、什么都行,把自己的诉求、自己对中国的认识、对未来的诉求和当地官员的迫害,等等一切,都可以用自己可行的各种方式传播出来。
    痛痛快快地说一次真话!
    汪代表了很多的声音,这意味着很多人想发声但没办法发出来,所以现在我们要藉着奥运之前,让大家把这个声音发出来,号召大家出来讲真话,用各种方式出来讲真话,这几年想要讲的真话讲出来。传播的方式很多,有网、手机等各种方式的通讯工具,用这种方式把你的真话传递到各个地方去,哪怕你看到你认为非常好的一句真话,你也去传播它,让大家藉着奥运会的机会,痛痛快快地说一次真话!”(

  6. Setho说道:

    加拿大愤怒了 CBC再宣布播放“敏感”纪录片(图)

     

    雕塑艺术家、法轮功学员张昆仑教授的作品《红墙》【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黎紫综合报导)受中共施压而于11月6日突然停播一部有关法轮功受迫害记录片的加拿大国家广播电视公司(CBC),于11月9日宣布了该记录片新的播放时间。CBC将在11月20日晚间10时,仍在其《新闻世界(News World)》节目中播出这部名为《超越红墙》(Beyond the Red Wall)的记录片。
    据大纪元报导,《超越红墙》原定于11月6日,在CBC晚间10时《新闻世界》节目中播放,并在那之前连续数日在其24小时的节目中滚动播放该记录片的开播广告,然而,就在该记录片开播之前的最后一分钟,CBC突然停播该片,并承认接到了来自渥太华中共驻加拿大大使馆和多伦多中共领事馆的电话。CBC高层决定重审此片。
    CBC此举令加拿大媒体惊愕和愤怒,在随后的两三天加拿大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都在显著位置报导了这一事件,谴责CBC屈从中共压力。许多媒体采访《超越红墙》的制片人和导演若维(Peter Rowe)。国际媒体纽约时报,国际先驱报,美联社等也报导了这一事件。
    该片的导演若维表示,在影片获得最后的批准后CBC决定重审影片,实在让人想不通,“几乎没有听说过。”
    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愤怒地指出,CBC的行为应该受到“谴责”。“CBC电视台不应该成为中共的发声筒”,而在这件事情上的所为,恰恰让CBC扮演了这个角色。“在我看来,CBC电视台这样做,已经成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同谋。”
    11月9日,拥有大约1500名会员的加拿大记者协会发表声明,对CBC在中共官员抱怨后最后时刻停播该节目表示失望。
    9日中午, 加拿大反中共渗透联盟(Canadians Against Propaganda)在CBC多伦多的总部大楼外举行小型集会,就CBC迫于中共压力停播《超越红墙》事件,呼吁CBC不要屈从压力,进行新闻检查。
    9日下午CBC发言人Jeff Keay公布,将在11月20日晚10时, 在《新闻世界》节目中播放《超越红墙》。

  7. Setho说道:

    热点互动】雅虎为何低下高昂的头?

    An Exciting News!!
     
    【大纪元11月9日讯]在2004年,美国的互联网公司雅虎在中国大陆的分公司,向中共当局提供了一些用户的个人资料,结果导致了中国大陆至少4名异议人士,被中共的国安部门抓捕并且判刑。

    在线收看
    下载收看
    为此雅虎公司受到美国国会以及国际人权组织的严厉谴责。几年来雅虎公司一直在以各种藉口,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辩解。但是在强大的舆论及事实面前,雅虎公司的总裁以及法律总顾问在11月6日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不得不向受害人的家属道歉。

  8. Setho说道:

     
    Exciting News: Link: http://www.cspan.org/, where you can find the vedio live.

  9. Yilan说道:

    她还好吗?他们还好吧

  10. Jasmine说道:

    我也是人大毕业的,现在在美国读书,在美国的大学里,出入很多地方都要出示学生证,参加一些学校活动也要出示证件才能入内。大学本来就是学生交了学费才能享受服务的地方,现在早就没有免费的教育一说,只有你具备了一个学校的学生资格,才能享用学校的设施,我觉得这跟人权也没什么关系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