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下来以后

以我那不比三岁孩童高明的艺术素养(这样说恐怕还是玷污了三岁孩童),理应不该妄谈一切文艺诸事的。只是,画家X越来越瘦小,近期的几个画面也失去了原有的大气、狂野和爆发之意,似乎拘束了些,原以为已经完工的几幅图,近日又加了一些“旧有元素”,略显画蛇添足。我忍不住问X,怎么了?他说画廊老板要求添加“旧有元素”,剥离画面,以显示是他的风格。言下之意自己是不情愿添加这“旧有元素”的。X还问,上次的朋友,何时带人来看画?言辞之中,一股焦虑。长久以来,他一直是单干个体户类型的画家,现在油盐米醋价格上涨,房贷利息都上涨,他又不善权势圈子的社交,经济压力自然不小。

我们生活在政府包办一切的国家。各种各样的部门管理着各色事务及人员,好处是:只要你属于被管理的人群,你的生老病死衣食住行就不用发愁;坏处是,如果你不服从管理你的政府部门或不属于它划定的范围,你的头等大事就从“实现人生梦想”转到“顶要紧的是活下来”;挑战是:由于各种各样的“经济改革”、“社会改革”日益推进,相应的“政治改革”仍然处于纹丝不动的一个铁屋子里,铁饭碗某种程度上已经被打破,每个人面临一种不是选择的选择——不同程度的妥协,依附体制下的权力,成为官方的一部分,获得权势赐予的机会和资源,抑或保持人格与思想的独立性,成为被孤立的边缘者。

正如画家X,表面看来,他受了画廊老板的欺负,并不情愿地要在已经完成的画作上添加“旧有元素”。他可以选择不添加,但是面临着画被放到仓库的风险以及后面他不愿言说的忧虑。对于有钱有闲的天才来说,画作放到仓库,也没什么紧迫的压力。对于一个画廊有自由生存发展空间的社会来说,画作被一家画廊放到仓库,一点也不要紧,可供选择的画廊多的是。然而,在我们的国家,共产党统治下的政府部门(文化部和宣传部),养活着一大批的文人艺术家。倘若你不在被养活的范围内,就意味着你的风格和作品,是不被认可的并且是“应该禁止的”。倘若你表达的意思,和官方主流不一致,也随时可能被驱逐出被养活的群体。

文化圈、艺术圈如此,整个中国社会更是如此。也许有人要反驳,说商业圈不是,说我们有自由的市场经济。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说法罢了,没有自由、民主和法治,没有对私有产权的尊重和保护,哪来真正的市场经济?这个经济学常识放到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行得通,可怜中国那么多大学老师们如此努力地教授学生,用马克思主义和西方经济学的只言片语来解释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我怀疑他们私下里连自己都不能说服。中国所谓繁荣的商业,不过是依附权势的产物,根本就是政治权力在变相分配资源。连外企都不例外,与中共政府的关系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于是,我们的社会,始终弥漫着一股惶恐不安的焦虑。无产阶级革命,已经把滋养人类生存发展的土壤尽数铲除。土地,以及一切称得上资源的东西,都是人民的、国家的,代表人民和国家的,是一党专政的政府。每个人都得揣摩政府身后的党的意思,小心翼翼地行事,以免出格,丢了可依附的强势,衣食不保。哪怕再富有的人,哪怕再强权的政治人物,也免不了焦虑,惴惴不安。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生活在没有法治保障的社会。他们自己本身就是社会焦虑的制造者,不安全感的制造者和传递者。

幸而我们的社会,不但从来不缺反骨,而且在全球化背景下催生出更多的反骨。他们叛逆的声音和表达,让世人看见另一种以致更多种选择的可能。活下来虽然不容易,但毕竟活下来了。一旦抛弃心中所有的恐惧,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前进的瓶颈将被打破,潮流涌进不能阻止。

附记:今天是包遵信先生的追悼会,许多欲将前往悼念的中国公民被非法拘禁。如此无自由无法治的现状,令人更加感到中国政治改革的必要和紧迫。但愿国人去除焦虑与恐惧,秉承包老的精神与勇气,将前辈未完成的事业开拓前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活下来以后 的回复

  1. Setho说道:

    昆省议员人权圣火活动揭露中共控制澳洲官员http://www.renminbao.com
     
    【人民报消息】由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发起的人权火传递活动,于2007年10月3日抵达澳洲布里斯本。该活动由西元1828年所建的”古老风车”(Old Windmill)以游行的方式将人权圣火经由市中心传递到极具观光盛名的南岸公园里的Suncorp 广场,并在广场里举行集会演说及音乐会来为人权圣火造势。该活动受到澳洲政要、律师、音乐家、多元文化社区领袖及爱好人权及和平的各界人士的热烈迎接。应邀出席的昆士兰省议员Ronan Lee 将人权圣火领进音乐会场后,向所有出席活动的民众揭露中共领事馆如何向他和其他议员施压,用非常强烈的语气要求他不要出席人权圣火的活动。他说:

    首先请允许我向澳洲的神圣地主致意(意指澳洲的原住民为澳洲的神圣地主),并让我在这里向今天所有出席此活动的了不起的人士致敬,请再次鼓掌。
    我今天在这里是为了让各位知道,有许多昆省议会的成员都同意你们各位的观点并支持你们的人权圣火全球传递的活动。本周,每一个省议会议员都收到来自中共驻昆省总领事的一封信,用非常非常非常强烈的语气要求所有人都不应该参加人权圣火的传递活动。
    但我看到有几位议员和我都来了,我还知道也有其他议员参加了昆省其它地区的圣火传递。我只想非常明确的告诉总领事,从来没有一个理性的社会害怕自我批评,从来没有。如果一个政府机构、社会以及国家认定社会应该停止理性的批评、辩论,这个社会就开始走向死亡。
    这也是我今天在这里的原因,在总领事的信中,他说可能考虑终止贸易关系,我想告诉总领事,世界贸易的核心问题就是资源的安全。不是能给车找到油,也不是能找到水,而是知道明天到哪里去找。中国和澳洲以及昆省做生意的一个简单的原因是,我们是民主社会,我们国家和平,正因为我们是民主社会以及我们的价值观,意味着我们可以提供安全的资源和贸易。来自中方的强烈信息认为我这样的人不应该参与今天这样的活动,因为这是反对政府的。
    读了这封信让我意识到,中方实际在利用处于民主社会所拥有的权利,所以我更应该通过参加今天这样的活动告诉中国人民,你们希望的是一个和澳大利亚一样,可以自由的批评的政府。中共实际上是很明白的。
    如果我们愿意,我们今天也可以在这里集会对澳大利亚政府提出批评,或者向昆省政府提出批评,但我们绝不可能收到来自澳大利亚政府或者昆省政府的信,要求我们“不要参加”。
    所以,我们可以向中国人民及向中共驻澳驻澳总领事发出一个强有力信息,你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向你们的政权提出质疑,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要关注在中国的真相,对人权的迫害,只有如此,才能让你们的未来有更好的机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