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缅甸看中国(下)——我的存在就是最好的抗议

被称为缅甸良心、长期被专制军政府软禁的昂山素姬曾经说“我的存在就是最好的抗议”。她放弃了到海外过舒适生活、与丈夫孩子团聚的机会(其丈夫已经于1999年去世,临终未能见面),选择在自己的国家与无数称自己为“姑姑”的国民在一起,也就选择了被军政府长期软禁、隔离、监视甚至被逮捕的生活。

今天,想必有无数热爱和平、同情缅甸民众的人士穿红T恤走在世界各地的街头。国际和解伙伴International Fellowship of Reconciliation呼吁大家于9月28日穿红T恤以支持缅甸的民主运动。缅甸念经祈祷、和平游行的僧众遭受军政府的镇压,据媒体报道已有伤亡,其中包括一名日本摄影记者被杀死。回顾1988年8月8日,缅甸的学生和市民走上街头要求改革,政府采取武力镇压,导致了大约3000个平民的死亡。公义无国界,因为生命可贵,因为民心不可违,更因为性质相同的类似环境和遭遇——专制、贪污腐败的政府,穷困潦倒的平民(缅甸人均GDP180美元),缺乏人权、公民权的压抑的社会空间——中国人理应更加关注邻国缅甸的局势,更加积极地给予缅甸民众支持。但是中国受当局控制的媒体对此事件报道寥寥无几,仅有的报道也是非常官方的言论和论调。中国政府以“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借口,在2006、2007年都曾使用否决权,阻止安理会就缅甸问题起积极的推动作用。中国政府如此“外交”,无非是息息相关的独裁利益驱使,专制者与专制者的惺惺相惜。新华社专门介绍缅甸的网页上称“中缅友谊”为“胞波”(兄弟)情谊:一个是军政府独裁,一个是一党专政。经历88年大屠杀的军政府独裁头子吴奈温,曾经12次访华。当然,中国国内媒体几乎不报道缅甸眼下的时局,目的是担心国内人民支持、效仿缅甸人民。中国1989年,学生们走上街头游行,要求反腐败、要求改革,不能不说也受到缅甸、韩国学生运动的影响。学潮之前的电视节目经常播放邻国学生运动如火如荼的情况,一些三四十岁的朋友说,当时中国大多数看过电视的人都很受感染。1989年的中国政府和1988年的缅甸政府一样,开枪暴力镇压,平民百姓死伤众多,用杀人铸就稳定,政党的独裁维持至今。韩国学运有一些人坐牢了,在宗教庇护和国际社会的支援下,最终由独裁转向了民主法治。

一国两制下的香港,被称为“有自由缺民主”,缅甸发生大规模游行示威后,有香港市民在缅甸大使馆前抗议,以声援缅甸人民;今晚七点半到九点半,在Charter Garden会有烛光夜,还会有香港市民为被杀的缅甸人民和日本记者,也为缅甸守夜。在大陆,今天也许有看见国际和解伙伴呼吁的人士,零零散散地会穿红衣衫上街。但集会表达支持和同情可能性微乎其微,虽然宪法赋予民众集会和表达自由,在实践中此等自由被死死地钳制。

这样的情况下,昂山素姬“我的存在就是最好的抗议”一语,对于许多中国人,朴实却震撼人心。赵紫阳被软禁被噤声直到去世,但是他曾经一直并将仍旧存在于中国;中国大地上许许多多被长期软禁或间断软禁的文人、社会活动者、律师、上访者、妻子和孩子……知名或不知名的,失去自由无法社交、被隔绝人世禁止发声,可是他们真真切切地存在着、活着、承受着。我们的存在就是最好的抗议。

2007年9月28日于北京BOBO自由城 《民主中国》首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从缅甸看中国(下)——我的存在就是最好的抗议 的回复

  1. Alejandro说道:

    你好,你博客,是非常有名的墨西哥,問候,
    我是博客 http://ingbrendiux.spaces.live.com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