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缅甸看中国(上)——也论宗教不自由

牛博网钱烈宪发了7幅图片来“论宗教自由”及一篇报道来“论宗教不自由”,引起一些网友的关注。http://www.bullog.cn/blogs/moogee/archives/105047.aspx

从背景环境和文字看,图片应该是在中国大陆不同场景下拍摄的。从衣着看,他们有汉传佛教的和尚与藏传佛教喇嘛,还有一名是道士。他们有在香车美女前拍照的,有乐滋滋与女孩在火车上打扑克牌的,有咧嘴笑着数钱的,有坐在靓车驾驶位的,有拿着DV拍香车美女的,有在肯德基大快朵颐的,还有拉着女孩子手逛街的(但从周围人的面部表情来判断,很可能是位女上师,我的皈依上师是位尊母,我们也很亲近)。博主贴这些图片并冠以“论宗教自由”的题目,用心良苦。在给汉地的和尚分以行政级别严格控制管理、并且由不信神的政府控制藏传佛教活佛转世、把宗教占为己有禁止海外活佛转世的中国,中共中央宣传部说我们有宗教自由。此等宗教自由,图片要传递的信息为有追求钱财、美女、美食、靓车的自由。但这是真正的宗教自由吗?不被政府承认的教会在中国为“地下教会”;未被“批准”印刷散发《圣经》、佛经,会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入监狱;未被“批准”的传道或讲经活动,会被驱散并且主事者会受到处罚;清真寺、教堂、寺庙被强制拆毁,阿訇、传道人、喇嘛或和尚被抓捕判刑的案件屡见不鲜。宗教信仰自由,倘若只能追求物质上的自由而不能自由地表达思想和言论,便是虚伪的宗教信仰,不能引导信众达到精神的平和与解脱。

再看“论宗教不自由”的报道,缅甸僧侣走上街头念经祈愿,和平游行示威,并以反转化缘钵来表示对独裁军政府的抗议。缅甸军政府的独裁统治,恶劣的人权状况,言论自由糟糕程度等,在世界上经常和北朝鲜相提并论。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被尊称为缅甸良心、缅甸国母,现年六十二岁的美丽女子昂山素姬,这次从被软禁的寓所走到门口向游行的僧侣们打招呼时流下了眼泪。1989年至今,除了中间几次短暂的获释,昂山素姬一直被缅甸独裁军政府软禁在家中。这种待遇在中国也是大行其道。上至政府高官下至普通公众,没有中国政法机关不敢非法拘禁的。曾经担任中国国务院总理、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赵紫阳,因反对对学生和平民武力屠杀,自1989年起被中国共产党当局软禁在富强胡同6号的家中。到2005年1月17日赵紫阳去世也未放松,并以禁止公民纪念赵紫阳的形式继续下去。受中国当局控制的媒体几乎没有提及昂山素姬,当然也不让赵紫阳的名字出现。

缅甸爆发了大规模大范围的和平游行示威,国际社会很关注并发出呼声,恳请各国尤其能起重要作用的中国、印度对独裁军政府施加压力,避免武力镇压等流血事件,化解危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表示,中国一贯奉行不干涉别国内政的政策。作为缅甸的邻国,中方希望看到缅甸局势稳定、经济发展,中方希望并相信,缅甸政府和人民会妥善处理目前出现的问题。”(《新京报》2007年9月26日)好个堂而皇之的“不干涉别国内政”,不过也难怪,一个专制国家怎么有勇气讲公义去批评另一个更加专制的国家?邻国相处正如邻居相处,和和美美、相互交流但不干预其家务事是上上之境。比如一家偏重体育美术来教育孩子,另一家偏重音乐舞蹈来教育孩子,那完全是各自的风格,不容干涉的家务事。但倘若一家的身强力壮者,惯于暴打家中的弱小者,并以强制命令要求家中所有成员服从他的意志,剥夺其他家庭成员说话、交流、娱乐、教育等等基本人权,作为邻居你正好一旁看着,却一边和专制家长做各种占便宜的交易,一边对外公开说,这个邻居一家的家务事我不干涉,我祝他们幸福美满。于情于理于法,此种所谓的“不干预”都是变相对专制者、施暴者的认可和鼓励,都是在做帮凶。“布拉格之春”前苏联直接把坦克开进布拉格广场,这叫做“干预别国内政”。所以我们有法治,凡是违背国内法、国际法,违背基本人权的暴行,每个人都有义务打电话报警尽告知义务,由公权力来制裁暴行;所以我们有舆论压力,凡是不违背事实的话语和批评,我们都可以并应该公开说出;就算在一个专制国家,没有法治,没有言论自由,我们内心还有最基本的公义和良知,评判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我们都是地球人,生活在同一天空下,从长远看荣辱与共。国与国之间为了增进国民福祉,也为了从更开放的交流中相互获益,常常紧密地合作;基于各国政治和经济利益产生矛盾时,也有国际法和国际组织来调和。就算遇上蛮不讲理的,和平友好、尊重人权等普世价值观被放在第一位,媒体与公众对之进行谴责形成国际舆论压力。各国政要们也发表支持公义、人权的言论来回应自己的选民,真正代表民众的心声,从而把别国专制政府下发生的事件往积极的方向推。

不久前,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代表中国政府说话,对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见也曾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表示强烈不满。“中方要求德方从中德关系大局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不允许达赖访德,官方人士不与达赖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触,以免损害中德关系。”(9月18日下午外交部例行记者招待会)。达赖喇嘛受世界各国追求和平和精神完满的人民欢迎,也包括许许多多渴望达赖喇嘛回家的中国人。然而,中国政府公然违背《世界人权宣言》,要求德国政府限制达赖喇嘛在各国旅行的基本人权,“不允许达赖访德”。同时在实践中,中国当局不但不让那些渴望回家的中国人(精神领袖、宗教人士、民运人士、知识分子)回到中国,不让一些在学术或工作上对中国政府持批评意见的外国人访问中国,还不让国内欲与世界交流的“不受欢迎者”出国访问。在法治国家,只有那些逃避法律制裁逃亡到别国的,没有想回国却回不了国的。这是以专制集团的利益压制普世人权价值观的典型表现,也是心胸狭窄不自信的表现。

一个只讲利益不分是非的专制政府,一个只重党权不讲人权的执政党,于国民是祸害,于世界是威胁。

2007年9月26日于北京BOBO自由城 《民主中国》首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从缅甸看中国(上)——也论宗教不自由 的回复

  1. light说道:

    (突破一网一絡一封一鎖一软-件)下載:https://sites.google.com/site/freegatebbs(可上浏览維-基-百-科、Facebook、BBC、youtube等)(穿一透一网一络一防一火一墙)(免费代-理-服-務-器)  [全一球一互一联一网一自一由一联一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