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 莲

有多少人爱它,就有多少人恨它。

终于忍不住了,从超市里买回一个大榴莲,一享口福。之所以忍,是因为老公害怕榴莲的味道,就算在甜品店里想吃榴莲做的甜品,老公也会撇着嘴说:"快!快到垃圾桶旁边吃去。"这还是待遇好的,据说有夫妻口味不对头,吃过榴莲的一方被另一方禁止进屋。

 

榴莲有那么可怕吗?老公说榴莲"像个狼牙棒",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更有朋友在MSN 上激动地说:"榴莲,长得就像个魔鬼……吃起来像鸭屎。"鸭屎什么味道?吃过的人才知道。我为朋友的形容咯咯笑个不停。还有朋友在MSN 上说他按捺不住好奇心,有一天在超市试着闻闻,突然一阵眩晕,感觉是站在276 层高楼往下看(可惜没保留聊天记录,原话精彩多了)。不喜欢甚至厌恶榴莲的人,大多是害怕其散发出的浓烈气味——香味还是臭味?因人而异,闻一闻就知道自己的答案了。

 

榴莲有那么可爱吗?看见我在MSN上的署名"吃了个大榴莲,把老公熏晕了",有朋友上来二话不说,抛给我几个字"我也要吃!"隔着网络,我还能感觉到她的急切与渴望。榴莲长相"凶狠",开起来还是很简单,只要基本成熟,顺着裂痕就能掰开外壳取其果肉,没有裂痕的可以用刀切开口子,然后往外掰——像剥桔子那样容易。榴莲可以清吃,炸着吃,煮着吃,蘸料吃,做成甜品吃……有人吃到流鼻血,据说还有人因贪吃榴莲归了西天——恶不在榴莲,罪在人自身。榴莲号称"水果之王",营养丰富,体寒者食用还可以治病,只是每次不宜量多,否则就容易造成"上火"、"燥热"等问题。有人说把榴莲和"水果皇后"山竹配着吃,一热一寒。我嘻嘻笑,山竹也是我特别喜欢的水果,不亦乐乎。

 

榴莲,人们对它的喜与恶,已经上升到毫不夸张的爱与恨的层面。但在盛产的国家,如泰国,因为榴莲的味道极其浓烈,在一些公共场所可以看见"禁止带榴莲入内"的标记。我在芭提雅的宾馆,看见连电梯上也贴着"禁止榴莲"的标签,但私人场所无此种干预。

 

突然联想到我们生活的国家,一些人不喜欢的,或者"大多数人不喜欢的",往往没有生存空间,很容易被政府下个行政命令,然后"执行"。比如北京老堵车,要举办奥运了,于是不管你有没有车,出行方便不方便,政府下个命令,全民就要配合,牺牲掉自己的方便和利益。又如今天《新京报》报道深圳执法队火烧棚户区"执法",把近千平方米的违章建筑给毁灭了。虽然棚户区对来城市淘金的穷人来说是家、安身立命之处、是"小天堂",棚户区本身并没有多好,可在穷人心中它是依靠。看它不顺眼的执法队,片刻间点起一把火就把它烧了。居委会说这些穷人是外来人口,不归他们管辖,因此对"家"被烧毁的穷人也没有任何重新安置的打算。天凉了,他们住哪里?开学了,孩子们怎么办?如果家乡可以生存、发展,他们何苦背井离乡到陌生的城市住在棚屋里挣扎?

 

一个社会,能容忍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能既不侵犯爱之者的权利,也不剥夺恨之者的利益,才称得上是个多元而稳定的"和谐社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榴 莲 的回复

  1. 说道:

    呵呵,我也爱吃榴莲,并且把本来受不得榴莲的老婆也培养得比我还爱吃了。她是一边爱吃,一边怕胖。有孩子了,吃的时候也小心点儿,别上火了。另有一个问题:袁伟静的感谢信等文章,确是她自己写的吗?如果是口授而请人代书,我想,写明这一点会不会更好?

  2. Jinyan说道:

    嫂子在北京的时候自己写的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