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黑砖窑事件似乎越来越冷淡了,可是找回来的孩子很少,其他孩子、童工在哪里?
随着更多的艾滋病患者去世,产生了更多的孤儿,小的在乡野游荡,大的在勉强挣扎生存,有多少能幸运地"符合标准"进入孤儿院,他们何去何从?
 
今天看见《凤凰周刊》的一篇报道《我不想当小偷》,讲述维吾尔族的孩子,有些还是幼儿,被拐卖后被逼迫当小偷。
想起几年前,我还在上大学,在离人大校园不远的立交桥下,有次看见几个维族的小孩子——不足十岁的样子,要偷一个妇女的钱包。我当时马上提醒那个妇女说"把你的包拉好"。那妇女一惊,匆匆忙忙走了。马上有一群维族的小孩和成年人围上来,骂我,还伸出脚来绊我。我当时很害怕,好长时间不敢独自再经过那立交桥,觉得这些小偷小孩可怜又可恨。
《我不想当小偷》一文,详细地描述了孩子们是如何被殴打、被培训成职业小偷,被警察抓后又如何马上被释放回"老大"手中。孩子们对"老大"的恐惧,超过一切,不怕被警察抓,就怕完成不了"任务"被"老大"打,女童还要忍受性虐待。警察说没有经费、没有翻译……所以工作不好做,孩子们一放出,就被在派出所、警察局门口的"老大"接走继续偷。可恨的是,这不是个案,这是遍布中国的现象。
一个保护不了儿童的社会,是没有希望、没有前途的社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无题 的回复

  1. gznovice说道:

    除操纵小孩当小偷,还有当乞丐,当卖花女的,政府部门的失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