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一则

上午坐在电脑前,看牛博,校稿子。
左耳离窗户不到两米,窗下是北京国保轰轰作响开空调的黑车,估计是为了防止袁伟静和胡佳翻越栅栏"逃跑"。
家中无空调,窗户不能关。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夏天快要过去了。
 
突然发现,每到中午,左耳开始有吼吼声响回荡,重听还是耳鸣?
届时只能侧卧,否则左耳的响声越来越令人不安。
因此不能工作,在这点上,国保胜一局。
 
今天居然在早上,左耳除了国保车的声响,还有呜呜回音。
于是拿了一枚一毛的硬币,对准国保的黑车扔下去,想叫他们别在这待着。
一毛硬币太轻,晃晃悠悠,飞到车前,落到地上。
于是找了剩下不到两厘米的蜡烛,比硬币重些,对准国保的黑车,结果不知道掉哪儿去了,反正没碰到国保的车,一会儿还得下楼找找回收。
国保无形中又胜一局。
 
嫂子袁伟静笑了:光诚没砸车,都给安了砸车的罪名判刑,现在你真砸车,还不抓你!
 
我无法,要是彭大侠在,早把什么童子尿之类的直泼下去了。可惜一是我心太软下不了手,二是孩子还没生出来没有童子尿。干净的自来水也得三块多一吨,所以舍不得往下泼。
 
只好打电话给医院,预约做产检加看左耳。
还叫老公给110打电话,告"不明黑车"扰民。
取证难,否则还可以加告"渎职、滥用公车公款、非法拘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无聊一则 的回复

  1. gznovice说道:

    广州这边会有些不讲道德的人用塑料袋装着屎和尿的往下扔,估计曾MM不会这样做,吓吓国保特务也好..也可以装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