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教育

羞涩教育
大概每个小孩都问过自己的母亲:"我是从哪儿来的?"初中和同学交流这一疑问,大凡的答案是:"垃圾堆里捡的"、"桥下捡的"、"别人送的"、"天上掉下来的"、"腋下长的"、"心窝里割下的一块肉"……我当然不信母亲的说辞,但生物书关于这一问题解释得简单含糊,只提到精子和卵子结合。从小到大母亲格外嘱咐不要让肚子着凉,于是我坚信孩子是从肚脐眼生出来的。高中时,还嘲笑一同学居然相信母亲说她是"阳台花盆里种出来的"。
 
后来读大学时红十字会当志愿者,和协和医科大学的医学博士一起做生殖健康教育,不但自己要彻底弄清楚各种涉及生殖健康的问题,还要每次在讲座后给不好意思现场提问的同学电话、电邮答疑。问题一般比较搞笑,诸如:"我献血了,怎么办?会不会有艾滋病?""我女朋友发烧了,会不会是怀孕?怎么办?"那些光看讲座广告不敢现身公众听讲座的同学问得更奇怪:"昨天和女朋友第一次接吻,会不会有小孩?"
 
中国人的观念,表面上性是肮脏不可启齿的,心里头却认为它是个好东西。精子、卵子和生殖器,这些词语太直白太生硬,远远不能酝酿能让人想入非非的暧昧气氛。与生殖有关的知识被"羞涩教育"了, 造就无知的下一代。
 
感谢网络的普及,现在有条件上网的小孩,基本上依靠搜索就能找到各种答案。
 
遗忘教育
我小学三年级开始看各种歪书小说,高中学文科,大学就读于人大,当时自以为有"文化"。03年SARS的时候,翻译Economist上一些关于SARS的报道,里面提到"前总书记赵紫阳",我纳闷,不记得有此人当过中共中央总书记。于是开始查他的资料,查完以后,羞愧难当。当时我向另一些人大同学讲了这个经历。同学不以为然:"有什么好羞愧的,赵紫阳是谁,我也不知道。"
 
今年六四《成都晚报》刊出"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引起舆论大波。追查之下,原来当日接此广告的编辑刚从学校毕业不久,不知"六四"为何,还负责任地电话询问,相信了对方"是矿难"的回答,此广告躲过审查。
 
被执政党创造的文字系统重写的历史,删、减、改数不胜数。严格的文字审查和死板的学校教育,在年青一代成功地实现了"遗忘教育"。
 
万幸我们还有互联网,"大防火墙"固然层层保护"青少年不受不良信息毒害",墙角总免不了处处被挖,封锁总免不了此次被突破。
 
造假教育
《中国青年报》6月29日报道,上海师范大学(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之地)美术学院马老师,发现学生的论文有不同程度的抄袭,判了几名抄袭学生零分,结果被院领导狠狠批评并处分"二级教学事故"。该领导要求马老师收回零分的判决,甚至说"要么全部给及格,要么全部给不及格"。每年高考过后,都爆出某某地高考作弊的新闻。抄袭作弊就是造假行为,一个人为了名利一旦开始第一次的造假,为了维持现状或争取更多的名利,一辈子就会说更多的谎造更多的假。带来的危害,轻则使得老实本分的人吃亏,在竞争中处于劣势,被无端剥夺机会和资源,造成社会不公;重则涉及社会、经济、文化各项工作由此等庸才、假才所作,侵吞公众财产,谋害多人性命,侵蚀社会文化。假烟假酒、假药假医、假种子、假文凭、假新闻、毒酒毒奶粉、毒茶毒牙膏……这是一个假货假人横行的社会。
 
造假可恨,纵容、包庇、鼓励造假更可恨。如今中国,病入膏肓,症结在一个"假"字。 执政者为了永占江山,把见不得人的发家史层层包装,输灌给国民及其后代。当权者害怕真相,压制说真话者,鼓励假话空话套话废话,被称为社会最后一块净土的校园也进大染缸。为谋一己私利,明里头衣冠楚楚,说起话来一句一个国家利益一口一个人民利益,暗里头相互勾结,坑蒙拐骗加暴力抢劫,抢田抢地抢房子还抢银行存款,把金银好处往自己兜里揣,把垃圾污染往民众头上倒。古时窃株者诛窃国者侯,今日小偷坐牢大盗住别墅。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政府造假做派泛滥,为了维持已有的造假利益,只有默许甚至鼓励更多的造假,以维持现有的"和谐和稳定"。
 
帝国教育
当然,为了不引起反感,他们称之为"大国",实质为"大一统的帝国"。电视台轮番热播称霸王大一统、重杀戮轻牺牲的皇帝戏。歌舞升平的晚会、百姓同乐的娱乐节目,动用公家拨款上亿,营造出"皇家气派"和"国泰民安"的气氛。中国大陆惟一一家能合法直接刊载外电的报纸、中国发行量最大的日报即新华社主办的《参考消息》,每天的头版,大多讲美国如何虎视眈眈,日本如何在历史问题上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台湾如何闹独立,达赖喇嘛如何分裂西藏、印度如何学习或追赶中国、各国军事实力又有何变化……同期《环球时报》一般重弹同样话题。国内民生事件一发生,立即利用钓鱼岛、靖国神社、台湾、轰炸大使馆等各种事件通过媒体占据大众思想和话题。
 
中国一直有对外援助的传统,即使在60年代大饥荒饿死人无数的情况下,也勒紧国民的裤带把优质大米援助给其他"小国"。目前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已经有所上升,也出现了一批富人。然而,中国每年因贫困辍学的学生上百万,几亿农民因贫困而不得不"小病拖、大病挨、病死不敢进医院"。在国内基础教育和公共医疗急需政府资金投入的情况下,中国对外给钱给粮给物建工程,每次援助动则上亿。援助本是好事,佛家有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是置国民水深火热于不顾,为"邦交"拉关系而援助的政府,是不负责任的政府,是虚荣的政府,更是好大喜功的政府。可恨的是,国民眼睁睁看着政府把纳税人的血汗钱大把大把花在外交(交际)、军备、干部吃喝玩乐,却没有权力和法律工具去改变现状。
 
此等教育倘若完全成功,国民便慢慢地不知自己从何而来,不知先人所做何事,不辨奸人花言巧语,不明帝国花花空架子。悲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我们的教育 的回复

  1. gznovice说道:

    谢谢好文

  2. HE说道:

    是啊,中国的语言和人民对于一些语言的敏感,诸如生殖方面,避而不谈。在美国的学校,我的同学在午餐桌上教我Virgina这个词。第一次感到西方人的开放.我也学习到了好多.六四呢。在国内的时候我们这一代根本不了解。初到美国,不理解为什么共产主义,共产党是一个这么不受欢迎的事物。这些激发了好多的好奇心。因为wikipedia被共产党ban掉了(还有很多其他很多网站),在国内上网是看不到这些事实的.我是上网爱好者,这些差别我有能力看出来.更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我花了时间研究了6.4.我清楚地记得,当我在wikipedia上第一次看到天安门广场曾是一片屠场,我被震住了.几秒后缓过神来. 想要查些历史当然不能错过youtube.于是更让我惊讶的一幕幕尽在眼前.法轮功的反共one-sided片子我不感兴趣..我不敢评论6,4.因为当时我才1岁.更不在北京.我只惊讶于我们妇孺皆知的天安门广场曾经有过这样的民主运动我却不知道. 香港回归后每年6月4日的烛光夜晚,每年6,4天安门无数的便衣警察.    我感觉这个国家已经隐瞒太多了.  这些天又在报纸上看到 好像是"民间"(记不清了) 被政府取缔了,在这个报道上我看到了你的名字,你曾经在上面发表过文章.  赵紫阳..2005年去世我相信我的国内全体同学不会有知道的.他是位好总书记,6,4期间亲自访问绝食昏倒的学生. 我不知道他这么多年都被在软禁中or not?对于你的了解.我的美国mom的一本Times 杂志. 最影响世界的100人,恩,很有意思,youtube的创始人,ipod的设计师等等等,看,胡锦涛!…. 在看,就是Zeng Jinyan…wait a minute.. who is this?..随后查到了你的好多报道.杂志中的你好瘦.很美丽.全世界都在关注着你.GOD BLESS YOUgood luc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