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

胡佳被软禁在家,又长达一个星期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软禁才能结束。上周我们要在小区散步也被阻拦,我又气又恨。每次从软禁者的眼皮底下走过,我都忍不住想,将来孩子出生,问:"妈妈,为什么这些人不让爸爸出去?"那我该怎么回答?
 
陈光诚四岁儿子的心愿
* 家人不能正常探视陈光诚 *
    
     在以前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过目前正在山东临沂监狱服刑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家人要求按照监狱规定,每月一次正常探视陈光诚,但是多次受阻。
     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例如动用暴力强制堕胎、结扎,监禁、殴打当事人亲属等。
     今年1月12日,陈光诚案在重审时多位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终审判决,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处陈光诚有期徒刑四年零三个月。

     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从2005年8月(最初与陈光诚一起)至今,被软禁在家中。
     从1月12日陈光诚被判刑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陈光诚太太袁伟静只在3月1日获准探视陈光诚一次。那天她带着快满四岁的儿子和一岁多的女儿。
    
    * 睿睿预备唱给爸爸的歌 *
    
     陈光诚被捕后,袁伟静因为要照顾住在一起的陈光诚的母亲和两个孩子,比较吃力,她把儿子睿睿暂时送到娘家母亲那里。幼儿园放寒假,袁伟静把儿子接回家过春节。

     3月1日,睿睿随母亲探望父亲之后,回到家里就常常练习他会唱的歌曲,希望下次再去探视的时候,能够唱给父亲听。
     当我采访袁伟静的时候,有机会录下了睿睿预备的歌曲,但是睿睿想让父亲听到自己歌声的心愿,到现在还没有实现。
    
     (睿睿唱)"小鸟自己飞,小马自己跑,我们都是好朋友,不要妈妈抱,不要妈妈抱"。"你看那边有一朵,小小的花蝴蝶,我轻轻地走过去。。。"

    
     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说:"上次回来的时候他特高兴,说这次我要去看我爸爸,我要去给我爸爸唱歌。"
    
    * 本月初袁伟静探视受阻 *
    
     袁伟静在3月1日第一次探视陈光诚之后,于4月2日打算按监狱每月允许家人会见一次的规定,前往探视陈光诚,并带着儿子睿睿一起,让儿子实现给爸爸唱歌的心愿。结果袁伟静一出家门就受到拦阻,未能前去探视陈光诚。

     当天,她告诉我:"今天早上七点十五分,我写了一个’说明’给他们(监控我的人)。我写’今天回我妈妈家送孩子上学,去临沂监狱看光诚,同时给光诚送点生活费。时间是从早晨八点到下午五点’"。
     他们八点半的时候还没有给我答复。我再催的时候,他们就说’也不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要请示领导。’
     一直到快九点的时候,他们才给我一个答案,说’请示领导,领导不允许去’,说孩子可以让这边的哥哥们送去,或者让我妈妈那边来一个人接回去。光诚那边,他们说’监狱里有吃有喝,不用送(钱),不用去看’,不允许我去。

    
    *当天陈光福带睿睿去监狱,未获准探视 *
    
     自从昨天,睿睿就一直要去看他的爸爸。本来光诚的母亲一直希望他能过了’清明’再走,但是他昨天就一直要去看他的爸爸,我就想,今天就让他去吧,正好捎着我把他送回去。
     但是后来我去不成之后,他还是要求,到后来我没办法,就让大哥去把睿睿送去临沂,先去看看光诚,但是也不允许看。"
    
     问:"有没有说是谁作的决定?"
     答:"就告诉我’是领导’。我只是希望我每个月探视一次的权利应该给我。今天公安局的人跟我说’你不能离开这个地方’。我今天很难过,就是因为儿子这个特别的要求不能够满足。"
    
    * 睿睿与胡佳的通话录音 *
    
     袁伟静说:"今天一大早,睿睿特高兴,但是到门口以后,他们不让去,睿睿就不高兴了。我给胡佳打电话,说了不允许我去的这事情。

     自从去年把睿睿送到我妈妈家以后,睿睿从来不接电话,不打电话。今天他问:’妈妈,你给谁打电话?’我说’给你的一个叔叔’,他说’那你为什么不让我接电话?’我说’你想跟你叔叔说什么?’他说’我想我爸爸’。
     没办法,我已经挂掉电话了,我又打回去。"
    
     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先生保留了这段电话录音。

     (录音)胡:"嫂子!"
     袁:"胡佳,不好意思。是这样,睿睿问我给谁打电话,我说’给你叔叔’他说’为什么不让我说话呀?’睿睿,来,你跟你叔叔说话!"
     睿睿:"叔叔,叔叔,我想我爸爸了!"
     胡:"你好,睿睿!好想你们啊!我刚刚从香港回来。"
     睿睿:"我想我爸爸!"

     胡:"我知道。我们大家都想你的爸爸,我们一定会争取他自由,早点回来看你们,早点回到家。。。"
     睿睿:"人家不让俺妈妈去啊!"
     胡:"我知道。这个事我们一定要让外界都知道,让大家关注山东沂南县这边警察他们做的这些坏事。"
     睿睿:"(有点急)嗯嗯。。"
     胡:"睿睿,别着急啊,睿睿。。。"

     袁:"我接过电话来了。你知道他昨天就说’特想去看我爸爸,我想给我爸爸唱歌’"
     睿睿唱:"小鸟自己飞,小马自己跑。。。"
     胡佳、袁伟静:(笑)
     胡:"好可爱啊!"
     袁:"他就是想去跟爸爸说些话,唱些歌。"
    
    * 睿睿独坐在自行车架上看妈妈被拖走 *

    
     胡佳就此接受我的采访说:"我跟睿睿见过一次,那是在去年七月份的时候(陈光诚案初审开庭前),我跟她母亲一道,在我们后边(睿睿坐在妈妈自行车后架上)。他也看到我们被三十多个警方人员还有当地政府的以及雇佣人员围攻的场面。
     当袁伟静被拖上车传唤,然后我被他们推搡着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看不到睿睿了。但在那以前,我眼镜余光看到他坐在那个自行车的后座上(自行车支在那里,一时无人扶车),很惊恐的那种状态。"

    
    * 胡佳:陈光诚案诠释着中国官方的违法 *
    
     这么久了,我都觉得睿睿不一定能想得起来我是谁,但是他这次突然要让电话打过来,我听着的确挺开心的。因为,我以前就是跟光诚、伟静有直接的交流,但是还从来没有跟他的小孩子特别这样讲过话。他现在能够愿意跟外界沟通了,这与他前一阶段很敌视外部世界的状况比,我觉得有一点改善。"
    
     胡佳先生呼吁外界继续关注陈光诚案和陈光诚家人的处境。他说:"我觉得光诚这个案件一丝一毫的步骤中都诠释着中国官方的违法。光诚和伟静等于是替许多人承担着这种痛苦。

     地方当局的那些官员们曾经多次和伟静、以前也曾经跟光诚和光福讲过,说他们其实是非常在乎他们的名字出现在互联网上,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这对他们形成相当大的压力,让他们恐惧。
     我们还是要不断地把它们曝光出来―― 警方的这种任意剥夺家属探视权、不断扯谎,实在是太恶劣了。每一次公开,都等于是在公众面前给山东地方当局记上一笔账。"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