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专政

(上周与老人聊天,听闻他们一辈人的故事,感慨良多,因而有此文。)
 
我国现行宪法规定,中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社会主义国家。"对人民民主,对敌人专政",恐怕是全体中国学生听得最多的一句话。从小学的思想品德课,到中学的思想政治课,再到大学"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这两门必修课,老师们无一不反复用这句话来阐述我国国家政权"人民民主专政"的性质。年幼无知的我,直到现在才反思:一,"对人民民主"是假话空话,中国人民还没有获得民主;二,"对敌人专政"是谬论,我们比敌人更好,所以不应实践敌人的暴行,而应对敌人和对人民一样,尊重敌人的人权以及其他权利,合法地审判有罪者并施与合适有效的惩罚。

昨天,父亲(father-in-law)说他年轻时不愿意借"钱"给别人,当时最先进最优秀阶级的工人,向他借一张两毛钱(约等于0.025美元)的饭票,他都非常不情愿却不敢不借。一般人不能理解,父亲堂堂一清华大学毕业生,何以如此?原来,父亲读大学时正逢饥荒,团委找到父亲让他汇报返乡体会,他没敢说老家饿死很多人,而委婉地说"我们老家安徽还有很多人吃不上饭",就马上被说成"污蔑社会主义"打成"右派"下放劳动22年,干繁重的体力活,国家给的收入平均下来每天5毛钱。父亲的表情突然很奇怪,他说:"我当时要是借给工人2毛钱饭票,他不小心忘记还了——工人待遇比我们这些右派高,2毛钱对他来说是不值得记在心头的小事——我就得饿一顿。那时我父亲写信来,叫我不要回家,寄点钱给他买吃的,我没有钱啊,他饿死了……"

我看见爷爷写给父亲的信,毛笔字写得很好,几处有泪迹,说饿,没有东西吃,又说冷,问儿子如果有旧的棉衣,寄回家给他穿。那时父亲的哥哥因说真话被判刑劳改,父亲被下放劳动,他们既不能回家,也没有钱,连棉衣也没有,爷爷又冷又饿,死了。父亲的遭遇,在右派这个群体中,还不算悲惨的。全国55万名各方面的尖子人才和知识分子,被施政者打成右派,扣上国家和人民敌人的帽子,名正言顺地被"专政",流放到偏远地方,为国家做免费的苦力,一做就是十几二十年。那时的"对人民民主,对敌人专政"是"人民行使所谓的民主权利,用无所不及的手段对敌人实行真正的暴政专政。而所谓的人民,除了极个别站在塔尖的人,其余大众自己也不得安生,吃不饱穿不暖,提心吊胆被随时打击成反动派、人民的敌人而遭受暴政专政"。

宪法规定了中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这些还未成为真正意义上"公民"的国民,无不盼望实现真正的民主,生活在文字里描写得那般美好的社会主义国家。直到今天,执政党的行动,无一不表明"人民民主专政"只有专政没有民主的实质没有变:国家政权对思考或以行动追求民主者实施暴政——冤狱、打击压制并株连迫害、软禁、跟踪、孤立;对执政党外人士实行专政——凡是我党同意的,你可按我党的方针路线办,凡是我党不同意的,统统不许干;对执政党党内分子实现"民主"——凡是有利于我党的,可不择手段地干,凡是不利于我党你已经干了的,我轻轻地处罚或杀鸡给猴看地重罚;对执政党重要党员予"特权"——凡是有利于某重要党员的,只要开口或暗示,统统有人去干。中国难道一点进步都没有吗?有的,"专政"的形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以前赤裸裸的暴政,转变到现在到处盖有遮羞布的专政。即使被遮羞布蒙蔽而怀有美好幻想的民众,也只是以为我们站在民主的大门口。

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专政(Dictatorship)意思为独裁,特指拥有至高无上绝对权力的统治者和统治方式,到了近代,在西方,专政通常与独裁、专制混用,指高度集权的个人统治或党派统治,认为专政的统治形态与民主政治、分权体制是互相对立的。根据执政者的解释,人民民主专政与奴隶制、封建制和资本主义国家"少数人对多数人专政"不同点是:人民民主专政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当我的志愿者、亲戚朋友被威胁,当我暂停乡村艾滋病救助工作,回头看长期密切跟踪我的国家秘密警察,忍不住问:"这就是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吗?禁止国民谈论艾滋病真相,让更多的国民死去,就是对人民民主吗?"

专政应当被丢到历史垃圾堆。就算是全世界人民的敌人,我们也没有权利对他实施独裁专政。不管敌人们犯下多大的罪行,我们也必须尊重他们的权利,等待法律公正地审判并惩罚。在街上看见一个出身不好的"反动派"就可以把他打死扔到火葬场烧掉的中国过去几十年了,但它的阴魂还没有散去。一些人说:同性恋是变态,妓女(性工作者)、吸毒者是堕落,他们的权利受侵犯是活该;执政党官员受到"双规"(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问题,法律上属于"非法拘禁")是活该,我们劳苦大众的权利保护还忙不过来,谁顾得上贪官!又说:我们对兄弟姐妹们实行自由和民主……言下之意是,除了兄弟姐妹同盟,其他人我们对他不需要民主只需要专政。多么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人民民主专政言论!

我认为,少数人的权利得不到保障,"敌人们"的权利得不到尊重,民主就离我们这片土地还很遥远。我们捍卫的,是所有人的权利。挥舞着"人民民主专政"旗号的,要么是彻底头脑发热的糊涂蛋,要么披着民主外衣骨子里却是独裁者。为什么要披着民主外衣?因为民主太有诱惑力,是个好东西,让我们安全、自由而幸福。

2007年1月17日于北京BOBO自由城《民主中国》首发

————————————————————–

FYI(从原文删除的片断)

20021 11 ,为了规避美国法律和国际法,美国政府以打击恐怖主义名义在关塔那摩监狱关押了第一名拘捕者。5 年来,没有控诉、没有审判、没有法律援助、伴有肢体和精神虐待……来自30 多个国家几百名的嫌疑犯、无辜者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美国人民愤怒了,抗议自己的政府对"敌人专政",要求关闭关塔那摩监狱,要求按照本国的法律办事,对嫌疑犯进行公开公正的审判,还无辜者以清白并立即释放。20071 11 ,关塔那摩监狱事件5周年,美国国土上的人民和社会组织呼吁、倡导、教育、游行、行为艺术等,要求美国政府关闭关塔那摩监狱,要求政府改正犯下的错误并对此负责。人权观察( Human Rights Watch)发布 2007报告,公开批评美国政府在关塔那摩的行为。有 200万会员的国际特赦( Amnesty International)在全球开展人权活动,关塔那摩监狱 5周年时,他们在美国华盛顿最高法院门口集会,要求"给所有人公正和人类尊严"。 关塔那摩监狱事件教给我们生动的一课:给所有人公正和人类尊严,包括我们的敌人。

而在我们自称人民民主专政的中国,连人民的权利都得不到保障……

————————————————————————————————

致两位网友:
我无知不要紧,人生漫长,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但是两位不可抹杀已经发生的事情。中国有些人自愿或被迫,健忘。我丈夫的父亲不太谈过去,偶尔提及,也只说些小事,因为说起大事来,有些害人者还活着,怕双方都难受。父亲遭受不公正,只是一个缩影,中国55万右派有一个悲惨的过去,难道是个人事件?难道是斤斤计较?光文革中就非自然死亡2000多万人(叶剑英语),历史不可忘。
 
我曾与桂希恩教授几次见面交谈,他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前辈,亲切随和,认真地帮助求进的年轻人,求医的患者,求指导的社会工作者……何不问一问他当年进入艾滋病村是如何地被警察围追堵截?又如何被村民藏在米缸里半夜送上火车?许许多多的优秀社会工作者到现在2007年还有此等遭遇,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我们建立一个艾滋病组织做艾滋病关怀救助工作,如同生养一个孩子般珍爱。我们何尝不愿继续进入乡村做工作!只是倘若进村,警察地毯式搜捕驱赶,威胁压制当地志愿者和村民,对于一个警察治理的现状,我们无能为力。
 
我们,大部分中国人,都需要学习什么是民主。学习找回中国真实的历史,学习诚恳地对待别人和社会。你可以批评我的观点,但是不要随便混淆逻辑,抹杀发生过的事实。
 
本来我不再回复评论,只是你们的言论触及我心底痛处,我无法平抑悲伤,只好再说话以缓解并自我疗伤。警察们对我和我的志愿者、合作者和亲友的威胁、跟踪、监视、驱赶,迫使我不能进入社区和乡村做基层工作,我为此苦闷至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3 条 民主•专政 的回复

  1. Unknown说道:

    反抗专制追求真理的自由精神不是每个被压制者天然的标签,能拿来占据道德上制高点的.
    恕我冒昧,看得出你是个西方民主政治体制的信徒.国家很大,不可能对了每个人的脾性,许多反专政的人,斤斤计较的不过是自身利益得失,动力无非是自身不公正遭遇造成的不满.2毛钱的饭票铭记几十年,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工人待遇比我们这些右派高".
    只反对与己有害的体制,而对与己有利的体制却向往有之,凡受到体制压制的人就是好人,凡压制好人的体制就是应该被憎恨的,这个逻辑下,"秘密警察"跟踪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的国民死于艾滋病—-这实在有悖于常理了.
     

  2. jianhua说道:

    致 (没有名称):
    你这番话估计也没啥用,或许会被人家认为是网特过来同化他们的呢。挺多好心人过来劝过了,好像没有用,他们好像更愿意听到一些人对他们的奇怪的赞美。他们把很多事情逗进行“有悖于常理”得想想,推断,他们认为以前做环保的时候没有国保光顾是因为他们自己影响力不大,他们把自己在河南受到不友好的待遇都归功于“国家“ 政府。(其实梁思成先生作民间环保影响力更大,但是没有听说他受到国保的软禁;桂稀恩教授为河南的艾滋病也倾心顷力,也被河南一些没有人性的政府官员不欢迎,但是国家总理对他的行为很认可)。
     
    他们满口要自由,民主的时候,从来没有明确说过自己要什么样的自由,民主。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是自由,民主,因为大家鼓吹的多了,他们就认为是好东西。一直觉得他们一腔热血,选择错了敌对对象。 还是在他们单纯的踏踏实实作环保,为艾滋病人奔走的时候比较可爱。
     

  3. 说道:

    "国家很大,不可能对了每个人的脾性,许多反专政的人,斤斤计较的不过是自身利益得失,动力无非是自身不公正遭遇造成的不满"。“国家”是什么?当然,它“很大”,“不可能对了每个人的脾性”,任何国家都有会人反对政府。问题就在于这里,在中国,反对政府竟然是一种从“法律”(必须加这个引号)到“道德”(一种虚妄的“道德”)的罪!政府愿意的,即使只是少数人的意愿,也要把它变成一场“人民”事件;政府不愿的,涉及再多人——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也只是“自身利益得失”。
    “你这番话估计也没啥用,或许会被人家认为是网特过来同化他们的呢。挺多好心人过来劝过了,好像没有用,他们好像更愿意听到一些人对他们的奇怪的赞美。”你们分明就是网特。
    “国家总理对他的行为很认可”。国家总理认可的事情多了,他还说要媒体工作者说真话呢,可谁能说?
    “还是在他们单纯的踏踏实实作环保,为艾滋病人奔走的时候比较可爱。”如果能那样,当然可爱,谁也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得罪那些没人性的特务们。可是,当环保、艾滋病的问题涉及到某些官僚的政绩、利益,还有谁能“单纯的踏踏实实”地去做那些事?
    绝口不提现存问题,却把山羊头上的角说成是邪恶的、危险的进攻性武器,“你们为什么不像绵羊那样任人宰割?”这就是你们的逻辑。——如果每个人都乖乖地任人宰割了,这个社会当然就会很“稳定”,很“和谐”。

  4. 風不息说道:

    本身河南艾滋病村乃至中国农村艾滋病的问题归根结底是由体制造成的,不呼吁解决这个问题,就无法堵住源头,有效地为防止艾滋病,所以肯定会触及到政府的神经。众所周知,艾滋病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不仅仅是一个医学上的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楼下两位不知道对中国的艾滋病现状有多少了解?你们所说的"单纯地为艾滋病奔走"不知是不是单纯的普及防治艾滋病知识,维护艾滋病人的权益?你们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或者不客气地说,你们根本就不了解情况。没有胡佳这些人,艾滋病村的人没法得到真实的报道、真正的关注和帮助,情况将是如何糟糕?!站着说话不腰疼,真是令人气愤和心痛。

  5. zhongqi说道:

     
     

    “反抗专制追求真理的自由精神不是每个被压制者天然的标签,能拿来占据道德上制高点的.
    恕我冒昧,看得出你是个西方民主政治体制的信徒.国家很大,不可能对了每个人的脾性,许多反专政的人,斤斤计较的不过是自身利益得失,动力无非是自身不公正遭遇造成的不满.2毛钱的饭票铭记几十年,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工人待遇比我们这些右派高".
    只反对与己有害的体制,而对与己有利的体制却向往有之,凡受到体制压制的人就是好人,凡压制好人的体制就是应该被憎恨的,这个逻辑下,"秘密警察"跟踪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的国民死于艾滋病—-这实在有悖于常理了.”
     
     
    有的评论让人心寒,追求自由,民主,勇敢的对过去忏悔
    追求民主,自由,有什么不好?那你觉得秘密警察为什么要跟踪,要监视一个女人?为了精神文明建设??
    很多年了,这回突然想骂人
     
    如果说出这样的话的人不是在这样的体制下获得好处,我实在想不到其他的理由。

  6. jianhua说道:

    回風不息:
     
    你说的大部分都没有错,我觉得所有人(除了艾滋病发地的部分官员)都认同为艾滋病人奔走,维权这件事情。
    你说的"本身河南艾滋病村乃至中国农村艾滋病的问题归根结底是由体制造成的" 不太明白,请解释为什么艾滋病是由于体制造成的,你说得很含糊,艾滋病高发期在西方国家应该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现在转移到亚非拉,那你说他们这些地区的艾滋病也时不时由于体制造成的。你说的“不呼吁解决这个问题,就无法堵住源头”,我就理解为你说需要解决体制这个问题。你要怎样解决“体制”问题呢?是不是呼吁为64平反就是解决体制问题,可是这个我却看不出来和解决艾滋病问题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闭儿不谈问题的实质。为艾滋病人奔走,维权是很受人尊敬和佩服的一件事情。打着为艾滋病人的旗号,有意识或无意识(请看清楚我说的是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做着无关的事情却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一个简单的例子,A 是一个个体,A是一个好父亲,一个好丈夫,同时还是一个热心社会公益的人,但A的其他一些行为同时被国家安全机构认为是他们应该管辖的 (或者说,A本意,本性都很好,可是事情的表象确被国家安全机构认为,他们应该管管)。而你说A是一个热心社会公益的人,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他。。。。。。。
     
    申明:别把我的话解读成我反对帮助艾滋病人。我很赞赏那些确实踏踏实实做出行动的人。
     
     
     
     

  7. jianhua说道:

    致子蛇:
    看了你毫无逻辑的辩论和“你们分明就是网特”这句话,我就知道,和你这种人是没有办法辩论的。Period.
     
     

  8. Hua说道:

    两位(没有名称)出于好意,说的都很中肯。没有人否认印度从建国就是个民主国家,也没有人否认印度是目前受艾滋病荼毒最甚的国家。没有人否认美国从建国就是个民主国家,也没有人否认艾滋病肆虐美国很多年。民主自由确实是好东西,但是并不是有了民主自由,艾滋病问题就会解决的。与其整天呼吁民主自由,心里明知有了民主自由,艾滋病还是不会解决,还不如做点实事。

  9. Atticus说道:

    Enhorabuena por tu labor.

  10. Unknown说道:

    最近一年才知道原来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还生活着像你们这样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和惨淡的人生,做为一名与你们具有相同的民主自由理念的中国人,对你们的勇气感到由衷地赞叹,几个月前因为在网上发表文章呼吁政治民主化和军队国家化,被国保找到家里谈了话,我就乖乖地做了顺民,只是在传道授业解惑的同时输出点自由和民主的思想,期待着这些思想能够植根于青少年儿童的头脑中,剔除可怜的孩子们一些被奴化的思想,也为未来民主的来临播下火种。我明白个人的力量太渺小,所以希望能够团结像你们这样的人士共同号召广大希望民主早日来到的觉醒知识分子,走到农村去,走到城市的贫民窟中,走到民工的群体中,教授给他们真正的科学、文化,告知他们国外的平民享有的自由民主的权利及他们为获得这样的权利进行坚持不懈斗争的历史。当我们绝大多数的人民为知识所武装的时候,当我们的子弟兵真正地成为国家的军队而不是党卫军的时候,当每一位士兵在入伍之前都能庄严地向母亲承诺绝对不会把枪口指向自己手无寸铁的同胞时,专制政权的丧钟就会响起,和平民主的力量就会崛起。

  11. Unknown说道:

    当我看到有报道说中国增加了三千万青壮年文盲时,我就感到我们的政府工作没有真心去做,可能有些人希望贫苦的人民永远不要觉醒,以保证它们万岁万岁万万岁,所以我们必须改变这种情况。所以我呼吁和我们具有共同理念的人走到人民中间去。也许民主政治不能完全根绝艾滋病的传播,但她至少能把真相向我们的国民说明,建立国民的心理长城,减缓恶疾蔓延的速度,为根治它赢得时间和空间,而不是为了某个官员或某个政党的“面子”痛失根绝的良机。

  12. Unknown说道:

    当我看到有报道说中国增加了三千万青壮年文盲时,我就感到我们的政府工作没有真心去做,可能有些人希望贫苦的人民永远不要觉醒,以保证它们万岁万岁万万岁,所以我们必须改变这种情况。所以我呼吁和我们具有共同理念的人走到人民中间去。也许民主政治不能完全根绝艾滋病的传播,但她至少能把真相向我们的国民说明,建立国民的心理长城,减缓恶疾蔓延的速度,为根治它赢得时间和空间,而不是为了某个官员或某个政党的“面子”痛失根绝的良机。

  13. Arturo说道:

    Hola, que tal?. Oye ya se que no me entenderás, ya que yo hablo y escribo en español, pero, eso no es el punto. Yo lo que deseo es felicitarte por tu labor social, ya que personas como tú son las que necesita este podrido mundo, yo no te conocía hasta que leí una nota en un periodico en línea, especificamente en esta dirección: http://www.20minutos.es/noticia/230555/0/bloguera/influyente/time/. Y es por ello que hoy ya te conozco un poquito más, y veo tu gran labor social. Acá tenes un amigo y alguien que te apoya.Saludos a tu gente y sigue adelante chica, que tengas muchos exito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