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是糊涂蛋吗?

 


曾金燕
   2007
1
6
,丈夫胡佳被软禁的第174

天于北京
BOBO
自由城

 

农民因房地产开发、建设高速公路、建立工厂等原因失去土地却不能获得等值补偿金,不得不以静坐、绝食、上访来保卫自己的家园最终却家破人亡陷入绝境,这已经成为中国公开的秘密。针对失地农民的补偿金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强调重点是:"农民一获得补偿金,就会大肆消费——大吃大喝、沉溺玩乐、美女环伺,最后又落得贫穷困顿、工作无著的处境……"


[1]

 

目前中国农民的土地,是归"集体所有的"。对"集体所有"土地使用拥有决策权的,是当地村委的党书记。那么土地究竟归谁所有,不言自喻了。针对要求把土地私有化归还农民的呼声,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自称"中国农民代言人"的温铁军,说:"一旦突破这条底线(农民土地私有化),本来就没有余钱剩米的农民但凡有看病或者上学等需求,就将被迫出售土地,而无地农民的结果必将导致社会不稳定。"


[2]

 

中国农民究竟是花花公子糊涂蛋还是精打细算过生活的聪明蛋,人人心中自有判断。先看一看印度人是如何地精明。孟买的老人
W最大的愿望是把现在居住的政府廉价出租房产权归为己有。我问为什么,社区工作人员说:因为房子在黄金地段,他获得产权就会把房子卖一个好价钱,然后拿着这巨额现金卷铺盖回老家种地过更轻松的生活。高先生问:"如果家里人生了重病需要大额医药费怎么办?"W先生说:"普通的病在公立医院几乎不花钱就可以获得医治……需要钱时就卖掉所有可以卖的东西,包括房子(如果房子属于
W),毕竟亲人的生命比任何财产都重要……"

 

回过头来看中国的农民,根据党国英的理论,由于农民获得补偿金后会花天酒地把钱财挥耗一空,因此给农民征地低于土地的市场价格的补偿成了理所当然并且为农民着想的好事。根据温铁军的论点,农民宁可家人病死孩子辍学,宁可让家里的土地荒芜自己外出打工,也坚决不能拥有土地所有权,把土地卖了换现金来救亲人性命或送孩子读书——当然,在印度,免费的公共教育和公共医疗质量实在不算高,但是印度老百姓睁大了眼睛硬是不相信中国这一"社会主义国家"会因为交不起看病押金,病人们就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流血、流脓、断肢甚至死在医院里;更不相信在社会主义中国,诸多的孩子他爹因为没有钱给孩子交学费而自杀。

 

温铁军还说,一旦农民获得土地的所有权,就会因破产涌入城市而造成大型的"贫民窟"。在温铁军的观点里,贫民窟非常恐怖,暗自庆幸中国目前还没有具规模的贫民窟。一些专家估计,目前中国大概有
2亿的农民工

[3]
,平均月收入不到800元(约100美元),还时不时因工资被拖欠赖账而一无所获,要为在城市的衣食住行、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支付高额费用,或忍受着与妻子家人长期分居的现状。这些人住在城市的哪个角落?洋房公寓吗?为什么他们可以选择在家乡种地的情况下,却以牺牲家人团聚的生活和自己的健康水平为代价,辛辛苦苦地跑到城市做工挣不一定兑现的微不足道的收入?难道农民真的糊涂到家了?

 

历史上最会打小算盘、为了锱铢之利能持之以恒地付出努力的,莫过于农民了。他们比任何经济学家都更加精明地计算着自己的生产和收成,也比任何遭受磨难的人更加坚韧,不管天灾人祸丰收歉收,年复一年地耕作土地。如果农民离开土地,说明土地已经无法让他满足养家糊口的需求,他已经进入一个绝望挣扎的境地了。所以他们不得不另求活路。

 

在一些中国"专家"眼里,人口密度约等于中国三倍的印度"非常不幸",大城市里随处可见贫民窟。他们认为土地私有制从根本上造成了贫民窟的大量形成。因此他们为了农民的利益,擅自替农民兄弟提出"农民心声",继续让"集体所有制"土地把农民绑定,让农村日益凋敝。问题的关键是:贫民窟是怎样形成的?

 

贫民窟一般指的是一个聚居场所,它的定义有各种争议,根据联合国专家组建议的"操作型定义",贫民窟具有以下特征:


1.     
安全用水不足;


2.     
卫生条件和基础设施不足;


3.     
住房建筑质量差;


4.     
过度拥挤;


5.     
无保障的居住权。

 

中国极少贫民窟而印度有大量的贫民窟,原因很复杂。中国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办了暂住证,仍然无法和印度的农民一样,享受与城市居民同等的待遇,因此中国农民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进城谋生;而印度农民想进城就进城,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想送孩子上学就和城里的孩子一起上学,实在没钱想睡大街就睡大街,把生活成本降得最低,攒够了钱想回农村老家就回老家。中国农民好不容易进城做点小生意、收点小破烂、搭个挡雨的帐篷之类的,城管来了说没收就没收,推土机开来了眨眼就夷平,交不起借读费,孩子送到民工子弟学校不久学校被政府关闭了,误以为能高农民工一等安居于城市破旧建筑的贫困居民们,因被嫌弃影响市容市貌眨眼间连房带人被房地产开发商或者政府警察派来的推土机推出"贫民窟";印度贫民窟有自己的管理委员会,还有工会、农会、渔民协会、自杀者协会……凡是想得出名目的,他们都有民间自发成立的组织,因此除非政党不要人民的选票不想继续干了,否则是不敢把推土机开到贫民窟的,倘若有个无处可去的贫民坐在他占据的茶几大小的贫民窟"家里"(可能这个家只有一块硬纸板当屋顶)拒绝推土机拆迁,而推土机非常不幸地把他弄伤流血了,全国媒体和人民都会大骂政府并死死盯着那个受伤的人。在中国,没有什么成本的情况下,一夜可拆迁整片丑陋的城市老建筑;在印度,哪怕是一个小楼房拆迁,如果没有给楼房里的居民合适的足够的补偿,政府只能在旁哀叹,孟买半岛上的老工业区,由于工人的补偿问题没有得到合适的解决,从
80年代到现在也没有成功拆迁转变成购物、娱乐、IT和金融中心。泰国政府对贫民也比较"无能",曼谷的一处贫民窟处于一条繁华的公路旁,政府不能擅自拆迁该贫民窟又不愿意让外人看见贫民窟而对曼谷产生不良印象,因此就在贫民窟前公路旁立起了高高的广告牌——没人想到那美丽广告后是拥挤不堪的贫民窟。

 

撇开人口自由流动、平等的城乡公民权利等制度性因素,一个城市的规划倘若缺乏远见,或者人口增加过快,就会出现贫民窟。据说世界上完全没有贫民窟的只有北朝鲜的平壤和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前者是因为绝对的独裁统治没有人口流动,后者是因为高福利。大家都想住进崭新的舒适美丽的房屋里,关键的问题是:谁支付贫民窟拆迁和重建的费用?谁在重建中获利?一些人把土地私有制说成是贫民窟出现的根本原因,实在荒诞。不去提倡城乡居民同等的公民权利,不去保障城市贫困居民的住房权利,不让农民到城市里也获得经济发展的好处,不去思考还农村公平公正的发展环境。而是一方面享受农民工低价劳动带来的利益,把农村的产出悄悄转移补贴到城市;另一方面企图把农民赶回老家,控制在土地上,逼死在日益凋敝的农村里。(全文完,《北京之春》首发)

 




[1]
Guy Sorman
,《谎言帝国——中国鸡年纪行》,允晨文化,
2006
11



[2]

温铁军,《温铁军:不可轻言农民土地私有化》,
http://business.sohu.com/2004/06/03/00/article220380058.shtml



[3]
刘维佳,《中国农民工问题调查》,《学习时报》(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第
319
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条 农民是糊涂蛋吗? 的回复

  1. J. X.说道:

    ‘以偏概全’也算是一种逻辑了。你说的问题在中国存在,部分农民土地被使用但是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偿。没有太明白你要表达的意思,黑暗的一面在所有的国家都存在,但不能代表国家的现状。三农政策让农民受到实惠 (总体上),九年义务教育已经推行。个别学者的言论只能代表他们个人的观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党国英说的现象的确存在,但是并不能代表中国农民的现状。就像你描述的现象存在但是并不代表主体。我没有读温铁军的大作,但是从你引用的题目《不可轻言农民土地私有化》, 我想他只是在分析土地私有化有后的可能的社会影响。 没有合适的配套机制,土地私有化得确会有很多问题。
    每每看到你这么评论社会现象,由衷的想:批评永远比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容易得多。

  2. 说道:

    "批评永远比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容易得多" 是吗?
    在现在的中国,恰恰相反,批评非常难。胆敢批评政府、执政党者,一律镇压无赦。
    单个地看一条、两条批评,或许它很有问题,甚至是错误的,然而,世界上最大的错误就是有人自认为“光荣、伟大、正确”而不容许任何批评。走上独裁这条路,也许会有些许成功,但那只是通向地狱之路路旁的朵朵黑色小花。

  3. 風不息说道:

    曾金燕:你的几个gmail链接的reference都无法打开浏览。请你check一下。
     
    traveller: 许多问题各个国家都有,例如腐败、贫富差别、地域差别、农民问题等等,但是独裁国家在这些方面的严重程度都是非常惊人的,最重要的是,由于信息与言论的封闭与压制,这些现象往往不为人所知或轻易获取,比如:要采访胡佳一家人是非常难的。你也想到了体制上的问题,很好,但是这不仅仅是"体制"上的问题而已。 你说"批评永远比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容易得多"。我们不是政府,也不是专家学者,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向政府提出批评,如何解决,是他们的责任。可是很可怜,现在正面据理批评政府的人被软禁在家里或者正在监狱里,没有批评,何谈问题的解决?– 连让政府、民众发现问题的可能性也没有,当然看起来问题比较"少"了! 所以美国有贫民窟,而朝鲜却没有!?!

  4. Hua说道:

    批评当然比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容易得多!中国并不是每个批评政府的人都在监狱里的。批评政府的权利并不垄断在那些在监狱的的人手里。一个人坐了牢也不能靠批评政府把他的坐牢合法化。一个人坐了牢应该首先想想自己为什么坐牢。不要老是想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要想想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