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厚厚的积雪,埋葬大地。待冬去春来,凤凰涅磐,土地必将更有生命力。
夜黑?制度黑?人心在黑暗中蒙昧?
 
长期囚禁在家中的丈夫,渐渐地烦躁了。习惯通过电话和电脑说话的他,与人面对面时竟无语。我内疚不能常常陪伴他,拉着他下楼雪地里走一走。国保A个头略偏瘦小,穿一身黑衣裳,在楼梯里拦住:"别为难我。"一边掏出手机给上级打电话请示,其他国保也围上来了。我怒目相向:"为难你?下楼散步是我们的自由!倒是谁在为难我们?"那天是元旦,国保领导估计不在岗,国保A一边试图拦住我们一边要求电话的那头无论如何找到"何队(长)"。我拉着胡佳往外走,一边回头骂:"你们这些人,别借口自己是小喽罗,就把你们犯法干下的罪行推个一干二净!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你们这种人!拿着纳税人的血汗钱,干着无法无天的事,少了你们,中国这个社会就能变好一些!没骨气,当走狗,成天跟在一个女人后面,无耻……"一路走到20多分钟路程远的菜市场,五六个男国保跟着,我也一路指责他们,小区的邻居,都看着,胡佳劝我不要再指责国保了,因为他们也是很可怜的人。
 
我何尝不知道呢!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那些跟着我们的国保,确实只是"听上级的命令",养家糊口,糊糊涂涂地活着。可是,正是这么一大群人自以为是"身不由己的小喽罗"而不用负任何责任,在我们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像一股暗流,无处不在地毒害着我们的社会。骂完这些跟踪软禁我们的国保,我很难受,丝毫不觉得解脱——只有上天和法律,才有权利去惩罚别人。回家的时候,国保由原来的紧密跟踪变为拉在20米后的地方远远地跟着。
 
车放在公司没有开回来,今天上班走路20多分钟去车站搭342。国保开着车在身后慢慢地跟着。我走它走,我停它停,我回头它欲后退。在小区门口排队等候班车的邻居,各种各样的眼神看着它跟在我身后用不到5米的时速走走停停。
 
晚上回家,回头看见端摄像小包偷拍跟踪的国保,我进楼梯,上二楼、三楼、四楼,他仍旧站在楼梯门口正中,向里对着单元门,一动不动,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身影如同鬼魅,阴森森地发冷。一百多天以来,他那黑色的大衣、中年男人微胖的身躯、麻木漠然的面部、无神的眼睛、端摄像小包的姿势,似乎从来没有改变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条 无题 的回复

  1. 药丸子说道:

    从心理学角度讲渲泄愤怒只会让自己更愤怒,更不利于身体。如果有人想激怒你,你就越不能让他们得逞。做起来很难。一定要保重身心,不能让想看到你们痛苦的人得逞。

  2. 風不息说道:

    这篇文章有鲁迅的味道!

  3. 小欢说道:

    我们在青海的奠基法会上见过,非常佩服你和胡佳。

  4. 说道:

    需要跟国外联系或需要资金,跟我联系,13301381317.

  5. 定鼎说道:

    哪天他们再敢阻拦你们散步,就给我电话!我老彭去收拾他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