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O自由城的365天


告别
2006

BOBO
自由城的

365

一些名词在本文的具体含义:

 

失踪
——北京市公安局的国内安全总队(简称:国保)、通州区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便衣警察、派出所民警和协管保安,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人出示证件,秘密将合法公民绑架,并欺瞒被绑架者家属与社会各界,造成数十天完全失踪现象。而事中和事后公安系统又全部否认绑架事实。

软禁
——法定意义为"非法拘禁"。北京市公安局的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和通州区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员、派出所民警和协管保安,没有任何法律手续,驻守在合法公民家门口、楼道、单元过道上、小区大门口,以暴力、人墙等方法每日
24小时限制公民人身自由,隔绝外界来访,完全阻挠公民合法的社会交往。并阶段性伴有切断电话和网络、扣留公民的邮政信件等侵犯公民通讯自由的违法行为。

跟踪监视
——北京市公安局的国内安全保卫总队机动侦察大队和通州区公安分局国内安全保卫支队的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驾驶便衣车辆、或步行贴身跟踪、偷拍公民的社会活动,监视乃至骚扰合法公民的行动,并经常对公民进行人身威胁。甚至国保警察因为公民不堪被骚扰严正交涉时,警方对公民大打出手。

 

2004
4月以来,无论是重要国事日、外国领导人或联合国特使来访、国内突发事件日,还是一些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的日子,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朝阳区公安分局国保和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数十次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非法拘禁或绑架失踪。
2005年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秘密警察、河南省公安厅秘密警察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126天。

 

2006
BOBO自由城的生活日记:

 


1.        
2006
1
2

,胡佳与曾金燕举办结婚
Party。一百多位从事环境保护、艾滋病、乡村建设、保卫钓鱼岛、教育和媒体工作的好朋友,还有知识分子、良心人士、作家、画家、志愿者朋友们……出席了
Party。有人笑称这是一个
NGO
的盛会。


2.        
1
8
-22
日,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软禁胡佳,日夜守卫,不允许胡佳走出家门。倘若胡佳有紧急状况(如生病)需要外出,必须得到国保总队的同意并且由
4-8名国保警员的贴身监控前往。


3.        
2
8
,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本宅软禁胡佳,不允许胡佳走出家门。


4.        
2
10
-16
日,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软禁胡佳,暴力阻止胡佳走出家门一步。


5.        
2006
2
16

早晨,胡佳在通州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软禁严密监控的状况下失踪,公安局否认绑架胡佳并且不接收家属送去的药物。
3
27
,曾金燕在通州北关路口等待红绿灯时,自驾车座位左侧的车玻璃突然受击打破碎。
3
28
下午,胡佳步行一小时回到家,证实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通州区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员和中仓派出所警员绑架羁押。但事后所有参与该事的警察否认事实。


6.        

2006
3

30
日起
,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机动侦察大队的两、三辆便衣车辆,对胡佳开始长期贴身跟踪监视。
4
2
因为与国保警察交涉,发生过一次肢体冲突。


7.        
4
9
,胡佳在小区大门口第一次遇见曾经参与过绑架的警察——中仓派出所片警李荣玉,李一口否认绑架胡的事实。胡佳非常气愤,拿出摄像机要求其把谎言再重复一遍。李荣玉在请示上级制后,气急败坏抢夺并殴打胡佳。随后通州区公安局政委和警务督察,及防暴队成员赶来,一道采取措施销毁由胡佳拍摄的证据片断。


8.        
4
10
,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医生的丈夫郭老师病逝,
4
13
4
15
,胡佳夫妇赴河南奔丧,协助高耀洁医生家庭处理
郭老师后事。在河南期间,胡佳夫妇受到河南省公安厅
2

辆轿车
1辆摩托车的严密监视。


9.        

2006
2

16

3
28

41天失踪期间,由于没有获得药物,并且胡佳因反抗而屡遭虐待,并进行长达
30天的绝食。胡佳健康状况急剧恶化,从一个乙肝携带者转变为肝硬化患者。在医生的诊断下,
4
19

5
9
入住北京地坛医院接受治疗。住院期间,两辆轿车的国保便衣戴着口罩在医院严密监控胡佳。


10.    

5
10

5
27

,出院的胡佳继续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机动侦察大队的警方跟踪监视。


11.    
5
27
6
5
在妻子曾金燕
安排下,为了避开每年六四的软禁和失踪,胡佳夫妇前往河南郑州与高耀洁医生共度完成一些艾滋病的志愿工作。但在河南期间受到当地
2

辆或
3辆国保车辆及一辆摩托车的跟踪监视。
6
5

夜晚乘火车回到北京,国保总队人员在车站外守候。


12.    
6
11
晚,曾金燕接到陈光诚妻子袁伟静的电话。袁伟静告知她失踪整整
3
个月的丈夫有了下落——
6
11

袁伟静收到陈光诚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6
19
,原计划举行陈光诚记者招待会被迫取消,全北京十几位律师、法学教师以及社会活动家全部被限制人身自由,胡佳夫妇被软禁在家。这也是曾金燕平生第一次受到软禁。


13.    
6
18
,曾金燕获得美国二十一世纪中国基金会"受难者"家人奖。自
6
19
之后,曾金燕也受到国保总队机动侦察大队的两部车辆的跟踪监视。
6
21
曾金燕
举牌"欺侮妇女,可耻",被国保启动车撞击但未受伤。之后跟踪照旧。


14.    

胡佳
6
26

与李劲松、李苏滨两位律师前往山东,在山东遭遇当地警方的跟踪。
7
9
再次前往山东,
7
10

在陈光诚家东师古村村口与陈光诚妻子袁伟静遭到
30
名左右当地警察、政府官员和雇佣打手的围攻,胡佳手掌和手臂出血。之后两天,在沂南县看守所门口和跟踪的沂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便衣发生简单肢体冲突,并受到沂南县警方的严密跟踪。


15.    
9
7
8日和
26
日,胡佳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和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三次刑事传唤,总时长
32
小时。警方的理由是胡佳涉嫌为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同案犯罪嫌疑人。


16.    
2006
7
17

2007
1
1

,胡佳被非法拘禁在家,单次长达
169

天。近半年期间,来拜访胡佳的友人,或被通州区公安局拦阻在小区门口,或者被扣留
7
小时遣返。至完成此稿时,非法拘禁仍在持续。


17.    
2006
7
20

2007
1
1

,除去不在北京的时间,曾金燕一直被两辆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的挂民用车牌
8

名国保便衣紧密跟踪、监视、偷拍。

 


整个
2006年在这遭受失踪、软禁和跟踪监视期间,胡佳夫妇家庭电话和网络被多次切断。胡佳、
曾金燕多次向派出所报案、向各级公安局信访、向检察院、法院提交控告状、向人大代表和政协代表提交报告、给北京市市长写信,结果是:派出所不出警、公安信访办不答复、检察院和法院不受理、北京市市长王岐山无反馈……

 

2006
年过去了。

2007

年,还是个失踪软禁跟踪年吗?

 


2007

1
1
于北京通州
BOBO
自由城

曾金燕

胡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条 BOBO自由城的365天 的回复

  1. 说道:

      或许还是,但愈是如此,便愈不能长久是如此。冬日酷寒,冰霜终将化散。新年的阳光将带来驱散豺狗鬼魔的温暖。
      我们一直关注、一直支持!

  2. 说道:

      或许还是,但愈是如此,便愈不能长久是如此。冬日酷寒,冰霜终将化散。新年的阳光将带来驱散豺狗鬼魔的温暖。
      我们一直关注、一直支持!

  3. 说道:

      或许还是,但愈是如此,便愈不能长久是如此。冬日酷寒,冰霜终将化散。新年的阳光将带来驱散豺狗鬼魔的温暖。
      我们一直关注、一直支持!

  4. farm说道:

    大家都在关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