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买的上海梦

今天(115日)去神象岛的船上,遇到日本国际合作署(Japanes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在斯里兰卡做社区发展工作的志愿者,一个名叫S的日本女人。S的老家临近东京,她利用年假从斯里兰卡来印度旅游,于是我们结伴而行,一路畅谈。当我提到孟买正在学习上海,她几乎是惊讶地喊起来“不”。S不好意思地说:“请你不要生气。”告诉我她去过上海几次,还去过北京、苏州农村。她说上海是中国一个非常特殊的城市,太特别了以至于无法复制。上海与中国其他地方的差别很大,显示出一种危险的不平衡。如果一国之内的城市差别只是一点点,那是很好的,但是如果差别大到上海这种程度,很危险。她诚恳地说,不希望孟买走上海这条路来发展。

我从船上回头往孟买的印度门方向看去,再看南海岸和北海岸,孟买算得上是一个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繁忙的港口显示出勃勃生机。印度门、泰姬饭店和附近的英国殖民政府时期留下的建筑,美丽中透露沧桑历史。孟买是印度的金融中心,据说印度的有钱人大多聚集在孟买。只有走近细看了,才能发现高楼下、铁路或公路旁临时搭建的贫民居所。离开海岸线往东北方向走,会发现半岛上许多建设得不错却年久失修的老房子。

1027,在Focus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我们访问了Girni的纺织工厂区。Girni地处孟买伸向阿拉伯海的半岛,是黄金地段。在Girni一共595英亩(1英亩等于4046.86平方米)的土地上,一共有1家联邦拥有的纺织厂、25家国营纺织厂和32家私营纺织工厂,其中最早的纺织厂建立于1854年,工厂大的工人数量从3000人到5000人不等,1961年纺织工厂工人总数是25万。由于孟买土地价格的快速上升,出售土地获得的利益远远高于纺织厂日常经营的收入,政府规划计划在这块土地上建设高级公寓和大型购物中心——和上海一样的大型购物中心,这片工厂区从6年前开始陆陆续续停产、拆迁。由于工人的安置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许多工厂至今还未能成功拆迁。无论国营工厂还是私营工厂,都有工人的工会组织,但只有一个国营工厂的工会组织是经过登记获得承认,这58家工厂的工会联合在一起,形成松散的联盟。他们举办抗议活动,还诉诸高等法院反对拆迁,除非得到足够的补偿。但是工厂主对工人的抗议闭上眼睛关上耳朵,工人们选出代表与政府谈判,希望通过政府给工厂主施加压力。结果一些工厂主向政府“要挟”获得邻近动物园的土地作为补偿被侵占的土地,否则拒绝给工人合适的补偿。而工人们选出的代表,与私营工厂主有了良好的“关系”。私营工厂的工人越来越依靠政府,对政府也越来越失望。政府出台的《发展管理条例》和最高法院的判决,越来越有利于工厂主。事情对工人来说变得艰难,私营工厂的工人不但得不到房屋补偿,甚至连20万卢比的提前退休补偿金都拿不到,但工人的抗争,仍然迫使一些私营工厂停产6年却丝毫无法拆迁;一些国有工厂已经成功拆迁并正在兴建新的高楼——因为政府不但给工人最低20万卢比的补偿金,还许诺新楼建成后给每个工人分配一间房屋。工会的工作人员说,大多数工人最终会把分得的房屋出售,拿到一大笔钱后,回到老家做农场主——这些工人原本就是从乡村来到孟买,在家乡还有土地和家人或亲戚。

27日下午,我们访问了纺织厂的一个职工住宅区。这个社区的居民——尤其已经当了爷爷奶奶的老人,几乎曾经都是纺织厂的工人。停产后,私营工厂主意图赶走一无所有的失业工人出售住宅区。经过长达6年的抗争,包括无限期的绝食运动,工人们终于迫使政府买下住宅区并低价出租给工人——每个月只需支付几十卢比的租金。老工人W三代同堂居住在此,他的女儿已经出嫁,唯一的儿子是出租车司机——用国家银行提供的贷款购买的出租车。看病去公立医院,可以比私立医院便宜10倍的价钱治疗。每月支付几百卢比把孙子送到英语学校接受教育(如果是女孩,可免费上学直到中学毕业,印度的教育制度类似英国,中学毕业后直接升入大学或职业学院)。W笑呵呵地说,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我问W个人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说最大的愿望是房屋归他所有。工会的工作人员介绍,一旦房屋归W所有,他就会卖掉房子获得一大笔钱然后全家迁到生活成本低的城市或乡村老家。我问W,如果家里的亲人生了重病怎么办?W回答当然是卖掉一切可能筹钱的东西为家人治疗,包括土地,如果房子属于他,又再无值钱的东西可筹款,也会把房子卖掉,毕竟生命比任何财产都重要。和中国还有一件不一样的事情,印度的平民走投无路时还可以轻易地从国家或私人银行借到贷款,只是利息比较高,现在印度的一些非政府组织尤其是农民组织,正在奋斗着迫使银行降低借款利息。

存在这么多的“刁民”,还有数不清的“刁民组织”,再加上一个时刻受民主制度“要挟”而不能随便动蛮力的政府,孟买离上海梦有多远?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发现印度2006.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孟买的上海梦 的回复

  1. 風不息说道:

    其实我们要求不高,不管民主还是独裁,只希望政府还有点人性和良心,给老百姓留点活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