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土上的流亡者.致袁伟静女士

袁伟静情况已有好转,谢谢关心。转发欧阳小戎寄来的诗歌

故土上的流亡者.致袁伟静女士

欧阳小戎

(11月29日,忽闻伟静女士进公安局之后,被用车拉回,抛在村口,神志不清,问之,口中无词,唯失声痛哭。动用国家机器对无辜妇孺施以侮辱,可以断言该机器已烂透骨髓。)

候鸟啊?
你们可愿在这霜冻的季节
飞往北方?

夫人,
请允许我
摘一颗最小的星星,
挂上你屋檐。
要是没有鸟儿传递,
请睁开你忧伤的双眼,
看看
这献给你的歌儿。
然后它会变成信封,
载寄给你,
我遥远的星星。

愿它入你怀中之时,
还未燃尽。
那是我的希望,
正在远方
为你摇曳一个初冬的黄昏。

这茫茫的故土上,
流浪着一个无辜的年代。
原谅我,
不知如何
分担你所承受的一切。
越过这浓雾下莽莽崇山向你眺望,
我看见了,
腊梅花被冰雪惊动的岁月。

嫂子,紧紧地拥抱你

昨天中午12点多,嫂子袁伟静被当地警方带走。
 
昨天20点50分左右,当地村民发现嫂子袁伟静被十几个大汉从车里抬出扔在地上拖在路边。嫂子躺在地上哭,捂着身体的痛处,村民帮助把她怀中一岁的女孩抱起,孩子受了惊吓,也在哭。
 
嫂子只是哭,非常痛苦,许久不能平静下来。家人把她送到医院,她说了一句"再也不相信法律,要杀人",到现在她没有说更多的话,我们不知道她被当地警方带走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嫂子是一个坚强的知识分子型的女性,光诚被宣判入狱,她还是坚强地抚养孩子,理性地照顾自己和家人,并且和外界沟通寻求救援的方法。然而,现在她如此绝望地痛苦和哭泣,又拒绝说话沟通。上班的路上,我的眼泪伴着恐惧默默地流着。把偷拍机对准我跟踪我的男国保,在北京阴冷的晨光里,显得更加猥琐、丑陋、肮脏而且无能!
 
11月24日,耿和被代表国家机器的警察殴打,满嘴鲜血,牙齿松动,指甲翻转;
11月25日,是联合国规定的"反对针对妇女的暴力日"。白丝带代表男女和平和为在暴力下受伤害和死去的女性默哀。
11月28日,袁伟静被警察伤害,详细发生什么事情,我们还不知道。
 
罪恶的黑手啊,你看你的黑暗!就算是大白天,盲人走路也不得不点灯。在你的笼罩下,生活着一群罪恶的男人,侮辱和殴打女人。你的黑暗,已经让软弱的国家,连保护妇女儿童的勇气都没有!
 
嫂子,紧紧地拥抱你,不要哭,不要怕,擦干泪,我们一起守护家。
 

陈光诚律师团再次前往法院 袁伟静将随律师团返回北京

光诚案昨日没有宣判,详情看胡佳撰文:

2006年11月28日早晨7:55陈光诚律师团三位律师和证人袁伟静等在次有临沂市驱车赶往沂南县法院。李劲松律师、李方平律师要对昨日的庭审笔录进行核对签字,证人袁伟静等也要对证人笔录核对后签字。随后律师团计划将陈光诚妻子袁伟静接到北京。袁伟静从2005年8月20日开始即被非法拘禁在家里,至今已经超过15个月。其间因为保护光诚和试图与外界联系多次被沂南县官员及政府雇用人员围攻殴打。尤其当北京律师或志愿者要求前往村庄会见陈光诚家属袁伟静,并签署律师委托文件或书面证言时,不但律师层层受阻被暴力对待,无法进入村庄。袁伟静也往往被警方已传唤的名义强行压走限制人身自由,而目的仅仅是政府部门要隔离开她和北京律师、志愿者。由于袁伟静是光诚案件中最重要的委托人和证人,所以基于保护袁伟静和小孩子的目的,光诚律师团决定维护袁伟静的人身自由以让妇女儿童享有法律保障。
 
11月27日经过一整天马拉松式的庭审,李劲松律师和李方平律师都以及证人袁伟静等据理力争,加上光诚本人的义正词严,我们认为在证据确凿的情况,法庭应该秉公断案,判决光诚无罪。本次在沂南县法院的重审,陈光和、陈更江等多位关键证人被沂南县公安局绑架、非法拘禁。律师因为30名政府人员的阻拦无法进入村庄察看光诚"案件"的现场。要求合法旁听案件的光诚律师团成员滕彪博士被警方无理扣留,并遭受三次暴力对待和非法搜身。基于这些人为阻挠,我们预期法庭的判决也会受到幕后干扰。那么不管结果如果,我们一定针对光诚进行无罪辩护到底。更重要的是,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将是依法追究迫害光诚和袁伟静的山东临沂当地各类官员方面,他们在山东沂南县对盲人、妇女、儿童所进行的违法行为必须受到法律制裁。也正是由于此,有大量的法律文书需要袁伟静签字,所以需要她随同律师团赴京。她的一岁多小女儿也将随母亲一道。
 
11月26日是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第一次能够走到村口和律师长时间接触,也是第一次在律师团李劲松、李方平、滕彪律师的保护下有限脱离了数十名政府人员的拘禁。她和自己的幼儿陈克斯、光诚70岁的母亲一道享受了与北京朋友们在一起前所未有安全感,体会到享有人身自由的尊严。现在他们已经赶到沂南县法院。但是基于山东沂南县当地的司法环境非常恶劣,所以我们尚无法预期将袁伟静离开当地的过程中将发生什么,如果有大量不明身份人员进行阻挠和撕扯,那么基于对妇女儿童老人的保障,我们不会选择与当地政府官员和警方的硬冲撞。一切以老幼妇孺的安全为重。
 

胡佳
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拘禁的第135天 于2008年奥运会举办地北京

等待中

今天光诚案重审,律师和证人照旧面临重重阻力,法院门口已经戒严,等待……
 
周五到现在,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还是没有消息。公安把他带走,在物业那里出示了身份,却对律师不出手续又拒绝承认,铿锵玫瑰系列二出来了(制作AXM),等待……
 
等待的时候,看一本书《感受印度》,袁南生,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作者曾为中国驻印度孟买的总领事。http://gb.cri.cn/9223/2006/10/16/1725@1258849.htm
 
11点更新:万延海放出来了,滕彪博士申请旁听陈光诚案被山东防暴警察带走了。
下午1点,滕彪博士获释。
 

陈光诚案明天(27日)重审

11月24日:耿和被国保殴打;万延海被公安带走至今没有消息。
11月27日:盲人陈光诚律师案重审
 
2006年11月26日上午10:30左右李劲松律师、李方平律师、滕彪律师三人已经乘车赶到沂南县东师古村村口。早上获知陈更江已经被警方带走,袁伟静及陈光福都被严密监控。所有负责封锁东师古村的乡镇干部、雇用打手停止日常倒班全部同日上岗。
 
李劲松律师9:10出发时已经向沂南县公安局110报警。实际上村民反映沂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已经有人在现场指挥封锁进村路口并拘禁光诚案件相关证人。三位北京律师吉凶未卜。
 
 
胡佳
被北京市公安局国保总队非法拘禁的第133天 于2008年奥运会举办地北京

美丽的玫瑰献给你

佩戴白丝带:承诺决不参与对妇女施暴,决不对针对妇女施暴行为表示沉默。请转载此图,或签名或佩戴白丝带,宣告您的承诺,保护您的母亲、妻子、女儿和姐妹不受暴力侵犯。
图片制作:AXM。请转载此图。

人性在哪里

我尽最大的努力,用平淡的语言,叙述这条消息。
今天下午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被高大的男国保殴打,满嘴是血,牙齿松动,右小指指甲盖翻过去了。
 
国家机器可以控制男人,可以殴打女人,可以恐吓儿童。听着耿和的哭声,我捶胸顿足:为什么让流氓统治我们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