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见达赖喇嘛

1022在泰国大城(Ayutthaya),身处壮观的寺庙遗迹群,心中突然生起强烈的愿望,渴望能见到我们藏传佛教的至尊法王达赖喇嘛。回到曼谷心情也不能平静,晚上久久不能入眠,仿佛听见法王持久的呼唤。我对来自越南的Hoa讲了神奇的内心感受,她注视着我,面带微笑缓缓地说:“你不必为了上天堂而去见他,你这么好的人将来一定会上天堂的。但是和他(法王)这么一位博学睿智的人讲话,你会很幸福的。”我更加坚定了拜见法王的念头,别人跋山涉水历尽千辛万苦一路大礼拜只为了参见法王,何况我到了印度后离法王这么近呢!于是马上和达赖喇嘛办公室华人事务处联系,并发去我最近写的关于藏区和佛教的一些文字。

华人事务处处长JY先生给我回了电子邮件,告诉我法王的行程,并说已经与法王沟通,可以安排我拜见尊敬的法王。法王1028访问了印度北部一个寺院,29号在新德里见面几乎是唯一的可能,当晚法王前往日本弘法,而那时我还在孟买。抵达印度后,1026Focus员工第一次见面,我便提出要求27日晚上请假前往新德里拜见法王,由于正好是周末没有工作安排,Focus的工作人员不但同意了,还协助我买票。机票太贵,只能坐火车。

原本说好JY先生派人在火车站接我,没想到JY先生亲自来了。中午和晚上我们的谈话很轻松愉快,分享了关于佛教和民生的信息,并相互交换意见。我这时才知道,从去年时轮金刚法会到现在,已有1万多的大陆信徒拜见了法王;还了解到我国政府的一些高层官员,也是法王的忠实信徒;更有意思的是,许多香港影视明星,如李连杰,也是法王的追随者。无论去哪个国家,法王都享受国家元首级的待遇,他的修行、智慧和仁慈,已经成为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贝。 

大厅见面:被软禁者的妻子在哪里?

第二天是29日,JY不得空闲,早上他的朋友N带着我去了法王下榻的酒店等候。有几位喇嘛和从青海翻越喜马拉雅山过来的藏民在大厅,也是等候法王的。在酒店一层的咖啡座,我看见一群身穿乳白中式衣服的男女安静地待在那里,其中一位大哥似乎是领队,穿着绛红中式上衣。我上前询问是否可以一起坐下,大哥点头问我从哪里来并聊开了。原来他们是台湾的信徒,计划建设一座禅院,请示法王的意见并带来法物请法王加持。大约上午11点,JY跑进来说法王快来了,让我们在酒店入口等候,酒店的工作人员和过往的旅客也站立在周围。大家拿出哈达托在双手,也有拿出相机或摄影机的。不多久来了警车,前后拥着一辆白色小车。警车和持枪的警卫,是印度政府派来保护法王的。法王从白色的小车出来,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走进来,依次把哈达放在每一个献哈达者的脖子上,低头轻触佛像,为信众带来法物加持,还逐一与信众团队照相。

当法王走向我,我自然地把手伸过去,像一个迷途的孩子把手伸向阳光,法王牵着我的手。瞬间,一种温暖、厚重和阳光般的幸福感传递到全身。拍完照法王一边和身边的JY用藏语说话一边正要往前走,突然他回过身来紧紧地握住我的手,JY在旁边用藏语对法王说话,我只听见“北京”和“AIDS”,我知道在说我。法王频频地点头朝我微笑,微微地摇晃着我握着的手。说不清是父亲般的安慰,还是法王传递给我的力量、勇气和信心,我幸福地笑着,泪水却不争气地充满了眼眶。不知过了多久,人们拥着法王进电梯,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眼泪掉下来。 

JY让我到二楼等着,说法王用完午餐后单独见面。法王的行程安排得很满,下午一点半以后就没有空了。JY告诉我,刚才在大厅,法王用藏语问他:“被软禁者的妻子在哪里?” 

单独会面:一个思念家乡的老人

我坐在二楼的小客厅里耐心地等着,大概1点10分,走廊一阵轻微的骚动,JY跑着来说:“快,时间不多。”我们小跑地往里走,两边是安全人员。一位先生为我们打开一扇门,法王在房间里正走动着和另一位喇嘛说话。我走到法王面前恭恭敬敬地三磕头行礼,这是藏传佛教拜见上师、法王的基本礼貌。法王让我坐在沙发上谈话。

时间紧促,总共大概20分钟,法王主要说藏语,我主要说汉语,翻译又花了不少时间。讲到狱中的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法王说“非常了不起,很勇敢。我真的为他好好地祈祷”。讲到艾滋病,他说:“我经常给藏人告诫……非常危险。”法王一直鼓励我们要有信心,说他自己流亡40几年,从来没有失去过信心。他还频频叮嘱我们在国内的慈善和社会工作,要“慢慢来,慢慢来”、“Be CarefulCareful”、又说“方式方法是很重要的”。说到胡佳已经被软禁在家一百多天了,法王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几乎整个谈话过程,法王都握着我的手。他用这种方式,给我安慰、鼓励、信心和勇气。我希望法王能早日回到祖国,他是世界的珍宝,也应当并有权回到自己的国家,造福祖国的民众。

法王说:“只要中国政府同意,我就马上回去。我对政治没有兴趣,我在印度也是半退休的状态。有一天我回到中国的话,我也不干预政治,至多提倡人类的价值和对人有用的东西。”

一点半到了,法王为我戴上哈达拍照,送我到门口,对JY说送加持过的小佛像给我和胡佳。

N送我去火车站坐火车回孟买。路上我问他,为什么这么多中国的藏民历尽磨难、冒着生命危险爬雪山经尼泊尔来印度呢?他说,大多是因为法王在这里,他们想见到法王。有些人见到法王后,又偷偷地爬雪山回去。我默然,心中祈愿法王早日回家。

——————————————————————————————————————-

for your information.

法王一生中有三個使命。

第一個使命是有關全人類的。他致力提昇諸如慈悲、寬恕、包容、知足及自律,這些人類的價值。所有的人都是一樣的。我們都希求快樂,遠離痛苦。即使沒有宗教信仰的人也認同這些人類價值在追求幸福上的重要性。法王認為這些價值是非常重要的世間道德。他一直努力宣揚並與每一個人分享這些價值。

第二,是有關宗教信仰者的。法王的第二使命是促進世界主要宗教傳統之間的和諧及相互了解。儘管不同的宗教有其哲學差異,但是所有主要的宗教都有同樣的能力來創造出優秀的人類。因此所有的宗教都必須相互尊重,並瞭解彼此不同的傳承價值。一個真理或一個宗教就個人來說,意義重大;然而就團體而言,不同的幾個真理或不同的宗教卻是必要的。

第三,法王是一個西藏人,而且具有達賴喇嘛的名號,身負所有西藏人的信賴。因此他的第三個使命有關於西藏問題。法王有一個責任,那就是要扮演西藏人民爭取公義的代言人。就這一點而言,只要西藏人和中國人之間的雙贏策略實現,此一使命就算完成。

然而,法王對前兩項使命的努力,則將終其一生,永不停歇。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发现印度2006.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条 拜见达赖喇嘛 的回复

  1. jianzhi说道:

    金燕姐,法王的叫法是不是不太恰当。

  2. chen说道:

    在从Ayutthaya到曼谷的火车上你还担心无缘见到达赖喇嘛,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你的梦想了,恭喜。

  3. Jinyan说道:

    TO 大熊猫:
    藏传佛教弟子及达赖喇嘛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平时称达赖喇嘛为“法王”。普通的公众,更多的直接称呼法王为“达赖喇嘛”。
    TO CJ:
    有缘相遇,分享泰国美景,非常高兴。已发去照片,请查收。

  4. *★*殞落的暮星最愛達賴喇嘛*☆*说道:

    看了金燕姐姐的這篇文章,覺得很感動…

  5. 生而自由说道:

    谢谢尊敬的达赖喇嘛给咱们起了藏语名字。我会问一问在北京达赖喇嘛的好朋友平措汪杰老先生,这两个名字在藏语中是什么含义。
    我觉得更加亲切了,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属于雪域了。

  6. 風不息说道:

    真为你高兴。
     
    读的时候,很感动。

  7. Xuanfei说道:

    不明白。为什么是“西藏人和中國人”而不是“西藏人和汉族人”或者“西藏人和其他中国人”

  8. chenweichun说道:

    大家如果还记得的话,1956年西藏自治区筹建的时候,就是这十四世达赖喇嘛是当时的筹委会主任。但是现在达赖喇嘛在国外组建临时政府,强调西藏的高度自治,甚至要求中国的军队从西藏全部撤出,居住在西藏的汉人和其他民族也要全部撤出,这就不难看出,他是真心希望祖国的统一还是破坏祖国的统一。

  9. Cheng说道:

    真的很羡慕你,希望我也可以见到尊者。

  10. 大陆人!说道:

    似乎很難看出他是一個如此之慈悲的老者。不然就不會發生當年西藏的打砸搶事件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