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3, 2006 再见,曼谷

曼谷的贫民窟

19日傍晚下课后访问了曼谷一个名字意思为“Klongtoei Port居住在铁路旁的社区”的贫民窟,该社区没有英文名,泰文名字我不会写。

 

一个身穿蓝T-恤的中年妇女Nu在高架桥下迎接我们。高架桥下天然可以遮风挡雨的空间被一家旧车回收公司租用,高架桥另一侧,人们沿着铁路线建起了居所——有纸和油布结构的,木结构的,水泥钢筋结构的。

 

根据Nu介绍,这个社区沿着一段货运铁路线建立起来,大概有500多个家庭。大部分是从农村来的移动人口,他们强制占有了土地(泰国的土地是私有制,可以买卖)并建起了居所,有些人已经在此居住60多年。至今大部分人愿意支付土地使用租金给政府,但是政府不收租金想把他们赶走,因此他们自发组织管理社区并与政府和社区工人所在的工厂谈判抗衡。历届政府多次驱赶该社区的居民试图收回土地,却最终失败。目前社区里有一个家庭主妇组织,还有社区委员会。家庭主妇组织非常活跃,他们和曼谷的其他50个贫民窟以及7个区域性贫民窟工作网保持了积极的联系。

 

Ba是一位戴眼镜身穿黄色T-恤的老年妇女,在社区居住了60多年,很有威信。她去印度贫民窟访问回来后,成功动员大家出资建立社区的储蓄基金,为紧急需要资金的老年人和社区居民提供小额借款。Ba告诉我们,年轻的时候政府在她所拥有的土地上建高速公路,她认为这是有利于乡村发展的好事,捐出了自己的土地并没有向政府要求更多。政府向Ba颁发了一张纸,上面写着Ba是一个好公民。带着这张纸Ba来到城市却得不到任何政府的帮助。她和其他来到城市的农村移民在一块政府所有的土地上建起居所,依靠打工生活。渐渐地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形成了一个社区。

 

进入社区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贫民窟。尽管有一些居所根本谈不上是房屋,但也有房子建得不错,尽管空间狭小拥挤,家家户户都把室内打扫得干干净净,保持进屋脱鞋的传统习惯。几乎每家每户的门口都摆放着花盆,一些花儿正开得鲜艳。小区通水电,有公共活动室、广播、小诊所和托儿所。把孩子送到托儿所只需支付极其少量的伙食费。小学和中学的孩子进公立学校念书,只需支付少量的杂费;如果生病,可在公立医院接受便宜的治疗;如果完全失业,可以得到政府的补助完全免费就医。社区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大多忙着干活,一个Boy-Lady迎面走来,四周的人并无特殊反应。

 

难道我访问的不是一个贫民窟吗?和曼谷居住在宽敞明亮的屋子里人们相比,他们当然是贫民。政府担心丢脸,用高大的广告牌围着公路不让行人发现背后的贫民窟。但是泰国政府“不敢”像中国政府那样一夜推平拆迁区。有趣的是,尽管贫民们是非法占有政府的土地,仍然能够持续获得政府和社会基金会的资金投入,帮助他们改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抵抗危机和风险。居住在贫民窟的人们自发组织管理,每个成员在社区享有平等的公民经济、政治和文化权利,持有10年以上房屋所有权的贫民窟居民才有权参加曼谷的选举或被选举。社区委员会的委员变动,他们也一并通知当地的政府管理机构。Nu说目前最大的危机和不安全感来自于土地的使用,他们不知道政府最后将会如何处理这块土地的处理,因此一部分人重建了房屋,另一部分人犹豫着要不要对房屋进行建设投资。

 

来自中国的学员对我们访问的贫民窟惊叹不已:这不就是中国的城乡结合部吗!这个贫民窟的管理和运作,是远远强于中国城乡结合部的棚户区啊!我身边真正的贫民窟是北京南站附近的立交桥下和火车站附近的墙根和空地,那里一年被扫荡几十次,有时候一夜两次。无处可去的人被粗暴的打骂、暂时关押、遣送,更有甚者被劳教或送进精神病院。Nu说这个社区在曼谷是普通的贫民窟,但比泰国南方的贫民窟要好得多。依据宪法,公民有自由结社的权利。在泰国,穷人们自发组织管理,挣扎着过更好的生活。在中国呢?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旦贫穷,没有改善的机会,被欺压,永远相对更贫穷。

 

泰国社会论坛(TSF

20061021-22日,是第一届泰国社会论坛,由民间组织组办,在Thammasat大学Rangsit校区举办。尽管发生政变,TSF还是能够如期进行,只是23日的游行主题修改为反对放弃1997年的宪法(该宪法的制定有大量的人民参与,是一部获得好评的人民的宪法),后有听说因为23日正好是皇家假日,不适合举办游行而放弃。23日下午还有一场新闻发布会。我不懂泰语,只参加了21日的TSF,所以只能说是赶场看热闹。感谢泰英翻译Tiu,解了不少的困惑。

 

抵达Rangsit校区时,TSF的开幕式已经接近尾声。人多很热闹,据说星期天会更多。因为星期六许多劳工阶层的人依旧要工作。一批坐轮椅的残疾人朋友和被牵引的盲人在人群里很醒目,农夫、工人和渔夫很多,扎羊角辫的小孩和满脸皱纹的老人也不少,再有就是戴头巾的伊斯兰教女子,大胡子或长头发的男子。还看见贫民窟的老奶奶BaTNP+WiraJaOpen Market上摆摊的组织各种各样,渔夫的、农夫的、艾滋病感染者/患者的、受海啸影响人们的、Boy-Lady的……还有研究机构,但几乎全部为泰国本土的非政府组织。摊位上产品各式各样,衣服、书本、手工、行为艺术、游戏……2天内在不同的教室里一共有38个分论坛,一楼的每间大教室可容纳几百人,论坛完全开放自由参与。话题如下:

1.         迁徙工人与泰国劳工的联合宣言;

2.         反社会歧视(残疾人权益);

3.         青年与新社会;

4.         性工作者的政治改革;

5.         南部省份的人类安全;

6.         生殖健康权利;

7.         社区新闻报道工作坊;

8.         LGBT的空间建设和LGBT反军队运动(LGBT是女同性恋、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者的英文简称)

9.         新世界里艺术传媒和文化

10.     迁徙劳工问题;

11.     反对解散工会的策略;

12.     健康保护建议;

13.     青年和社会变革;

14.     东南亚国家联盟和社会变革:利与弊?

15.     城市生活状况;

16.     海啸的影响;

17.     志愿服务和社会变革;

18.     大学学生行动与自由(Students Activism and Freedom in universities);

19.     学生权利——准入和等待回答的问题;

20.     媒体改革和1997年宪法第40条;

21.     妇女全球化和人类安全;

22.     家庭经济;

23.     本土艺术和文化市场;(以上为21日论坛主题,以下为22日论坛主题)

24.     妇女健康和生殖权利:妇女生活中的社会和政治问题;

25.     工会运动的策略;

26.     堕胎权利在泰国;

27.     土著居民不能获得健康/教育(的问题);

28.     全球化过程中的人民运动;

29.     银行和储蓄——人民的银行?

30.     国际抗争的教训和缅甸民主运动;

31.     禽流感;

32.     劳工权利和……(英文缺失,无法翻译);

33.     博客工作坊;

34.     21世纪泰国人的食物安全;

35.     反他信(Thaksin)运动的经验;

36.     学生的角色和社会变革;

37.     艾滋病作为全国问题;

38.     人民运动的国际经验。

 

讲台上演讲的人们,无论知名学者、社会团体负责人还是社区代表,并无西装革履,穿着非常大众化,一旦走下讲台融入人流,和平民无异——骨子里,我们都是平民,只是总有人努力用华美的服装让自己与众不同。看着七八十岁满脸皱纹的老爷爷老奶奶也参加论坛,精神饱满精干地做笔记,我非常感动。就像来自贫民窟的Ba,她在为整个社区更好的生活奋斗。看着身边经过的盲人,我想起了为民请命遭受诬陷身在监狱的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

 

中国的经济增长奇迹,只是国家和政党的奇迹,以国家的名义牺牲民众和个体的利益及自由为代价。被政府控制下的媒体常常引用印度等国的贫民窟为负面教材,却不讲他们的经济增长是建立在私有部门的发展、人民享有免费的基础医疗和教育、人民拥有选票可反对政党与国家政策的基础上。快速的GDP增长,拔地而起建设的高楼,意味着更低比例的教育和公共卫生投入,意味着毫无抵抗能力的弱小者被迅速牺牲,这种国家的增长,除了强盛国力虚幻的荣耀感,对于人民,又有什么好处呢?我们不需要伴着血腥和压迫的所谓快速增长,我们需要稳健地,一步一步以人为本地往前走。看看中国周边的“小国”,固然他们有自己的问题和烦恼,但是我们可学习的东西不少。

 

22日从曼谷坐火车三等车厢去大城(Ayutthaya)参观被缅甸军队烧毁的历史遗迹。一路上和旅伴畅谈。美食、美景和阅历丰富的旅伴,租了自行车在阳光下自由地飞驰。25日离开泰国前往印度,又恨不得马上退了机票回北京。多希望胡佳能摆脱长期监控软禁他的秘密警察,和我一起在自由之邦参观学习与游玩!可是他在遥远的北京,正要度过被连续软禁的第100天。每想到此事,我心痛不能已。

 

夜深辗转,看落雨,听蛙鸣,思夫念家忧国更无眠。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泰国之行2006.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Monday, October 23, 2006 再见,曼谷 的回复

  1. 風不息说道:

    "中国的经济增长奇迹,只是国家和政党的奇迹,以国家的名义牺牲民众和个体的利益及自由为代价。被政府控制下的媒体常常引用印度等国的贫民窟为负面教材,却不讲他们的经济增长是建立在私有部门的发展、人民享有免费的基础医疗和教育、人民拥有选票可反对政党与国家政策的基础上。快速的GDP增长,拔地而起建设的高楼,意味着更低比例的教育和公共卫生投入,意味着毫无抵抗能力的弱小者被迅速牺牲,这种国家的增长,除了强盛国力虚幻的荣耀感,对于人民,又有什么好处呢?我们不需要伴着血腥和压迫的所谓快速增长,我们需要稳健地,一步一步以人为本地往前走。看看中国周边的“小国”,固然他们有自己的问题和烦恼,但是我们可学习的东西不少。"
     
    好喜欢这段文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