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法、艾滋病组织、贫民窟、泰国社会论坛

20061025,是我的丈夫胡佳失踪41天后又被连续软禁的第100天。谨把此文献给我的丈夫,聊以慰藉他失去自由的孤寂生活。              曾金燕

Monday, October 23, 2006  再见,曼谷

——宪法、艾滋病组织、贫民窟、泰国社会论坛

 

1020是培训最后一天,结束了忙乱紧张的课程,整个人松懈下来。正值泰国雨季,本地的英文报最近经常头版说洪水和民生。我在Chulalongkorn大学,深夜对着雷鸣电闪和阵雨,另一番无法入眠。

 

宪法在生活中的运用

18日的课题是New Constitutionalism,各国学员先介绍自己国家立宪和修宪的情况。大致的情况分四种:一些老殖民地国家,还在沿用英国留下的宪法,或者没有真正起作用或者国内争议和要求重新立宪呼声很大;一些国家有着宏大华丽的宪法,但完全是作为摆设放在那里,没有宪法法庭,如中国;第三种情况是一些国家的宪法改革被用作非民主统治的工具;第四种情况是宪法被很好地用于保护人民的权利,限制执政党可能得危害人民、国家利益的行为,如泰国。泰国军事政变之前,由于质疑前总理Thaksin选举的合法性,在Thaksin发起的第二轮选举中,一些选民象征性地撕毁了选票并被逮捕。依据选举法,撕毁选票是违法行为,但是宪法规定了“人民有权用和平的方式反对政府、国家”,此案被诉讼至法庭。最后最高法院判决第二轮的选举不符合法律规定,各地方法院遵循最高法院的判决,因此撕选票的人们被无罪释放。可以说泰国人民依靠宪法的保护,成功地反对了一次不正当的选举。

 

进入小组模拟行动。德国的老师P分发给我们一条基本人权准则作为假定的宪法条款,并给我们一个案例,要求小组成员扮演宪法法庭的法官,判决此案。

我所在的是中国小组,分到的条款是“人人有权工作、自由选择职业、享受公正和合适的工作条件并享受免于失业的保障”。案例是一个43岁有2个孩子的前纺织厂女工,由于社区工厂关闭转移到另一个劳动力更低价的国家,2年来没有工作,打零工所得的钱不足以养活家人,因此向宪法法庭上诉,提出她的劳动权受到了侵犯。

拿到案例我们发愁,因为中国没有宪法法庭,所以我们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宪法法庭具体如何运作。Y开玩笑提议把此案移交劳动法庭。最后G和老师P帮我们解决了困境。原来宪法法庭是一国公民诉讼国家的地方,法官依照宪法条款判决,如果法官们有内部分歧,可通过投票方式得出判决结果。

和我们相同案例的另一组内部有不同意见,最后31投票,判决该女工的劳动权没有受到侵犯。而我们组全票通过,认为该女工的劳动权利受到侵犯,她没有受到免于失业的保护;并根据香港成功的实践经验(70年代香港许多工厂迁出,导致大批纺织等行业的工人失业),提出如下意见:

首先政府必须为工人提供一定的失业保障,以保证失业工人基本的生存条件;

其次政府有责任为失业工人提供求职帮助;为失业工人提供职业培训;如果熟练技术工人已经年老不易找到工作或不再愿意从事原有职业,政府有责任为失业者提供小额贷款用以投资维持生计的生意。

 

在比较委内瑞拉和泰国关于公共卫生宪法条款时,全班同学的讨论进入了白热化。自由市场国家来的学员,强烈抨击私有部门和腐败现象,认为要加强政府的作用;来自政府强制控制国家的学员,认为不能对政府寄予厚望,政府的腐败行为有过之无不及,还认为政府应当放松管制,让社会各部门共同参与公共卫生服务。但是毫无例外地,大家对中国至今不能为贫困人口和儿童提供免费的公共卫生服务感到非常吃惊和意外。因为来自各国的学员尽管也有抨击本国的公共卫生服务差的,但大多都认为为贫困者和儿童提供基本的免费公共卫生服务是“理所当然并普遍通行”的事情,更何况中国并不是弱小贫穷之地,而是有世界影响力、实力日增的大国。

 

21日在泰国社会论坛上,宪法在小组讨论中被反复提及,一些演讲者还举着泰国宪法的简缩本演说。我对泰国的政治环境的宽容很羡慕。在中国,大家可以自由地拿着宪法到处宣传演讲吗?你熟悉中国宪法每一个条款并能用来保护自己不受政党和它以国家名义实施的侵害吗?

 

TNP+会面

感谢Sajin辛苦安排,我们在18日傍晚见到了来自泰国PLHA工作网(The Thai Network of People Living with HIV/AIDS,简称TNP+)的负责人Wira和工作人员JaTNP+由于帮助艾滋病病人获得药物方面的出色工作,今年在多伦多艾滋病大会上获得了一项红丝带奖。

 

TNP+成立于1998年,主要通过倡导和游说,致力于改善艾滋病病人药物获得以及反歧视等其它与艾滋病相关的工作。该组织在全国范围内拥有900多个由艾滋病感染者/患者组成的小组,并形成了7个区域性工作网络。反观中国,感染艾滋病的人数那么多,为之工作 的民间组织不过几十家。TNP+组织框架分小组级别、医院级别、地区级别、省级级别以及全国级别。低级别小组(社区层面)主要扮演家访、信息咨询、小组聚会和讨论的功能;高级别的工作网(区域和国家层面)除了提供能力建设培训,还主要分析艾滋病感染者/患者获取药物的各种障碍,进行政策分析,帮助小组级别的成员理解国家、国际关于艾滋病药物的政策。他们非常重视政策变化对艾滋病感染者/病人的影响,同时联合泰国的工人、农民等其它受FTA(自由贸易协议)影响人群的社会组织进行抗议FTA的活动。根据泰国的法律,征集满500位公民的签名就可以立法,他们也积极地参与到泰国1997年宪法制定的过程中,使得艾滋病感染者/患者的权利能在宪法里充分得到保障。此外,TNP+坚持不懈地鼓励艾滋病感染者/患者相信,艾滋病是可以治疗的,艾滋病感染者/患者是可以有未来的,他们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有孩子、家庭、生活和未来;鼓励大家尽可能首先使用一线药并延长一线药的使用。他们的鼓励、信息分享和用药指导,降低了艾滋病感染者的发病率,延长了艾滋病感染者的潜伏期,同时也使得艾滋病患者服药时抗药性降低。

 

TNP+的组织构架相当庞大,会员通过选举代表进行管理和决策。每个级别的小组或工作网内部选出代表,参加全国工作会议。Wira不懂英语,翻译告诉我们,他原本是社区层面的小组代表,依靠出色的工作获得多数选票最终当选TNP+的负责人。和泰国许多的NGO一样,他们除了能获得公众的捐款以及基金会和联合国机构的捐款,每年还获得一定数量的卫生部拨款。只要是组织内部民主决定资金用途并合法使用,政府不过问拨款的具体使用。2001年,由于政府公共卫生计划的新提案未能包括艾滋病感染者/病人的抗病毒治疗,TNP+和其它的社会团体一起举行游行抗议政府不公正行为。由于他们持续的抗争和游说,政府最后承诺2005年实行的新公共卫生计划包含对艾滋病的治疗条款。

 

我不由联想到自己的国家,相比之下,中国民间和政府需要学习的太多了。中国目前许多艾滋病感染者/患者缺医少药,政府虽有免费治疗政策却执行不力;民间和国际非政府组织虽然努力却处处受政府压制、排挤;一些贫苦区域有偿献血或输血的艾滋病感染者虽有免费的药物,却因没有足够指导用药的合格医生或咨询者、没有钱做CD4、病毒载量检测而导致药物不能充分发挥作用,甚至引起其他副作用,同时导致了本就稀缺的药物资源被大量浪费;感染者/患者发动自我组织和管理实现自救却处处被政府瓦解——被河南地方政府变相迫害去世的艾滋病病人朱进中和他在中国大陆首家收养艾滋病家庭遗孤的“关爱之家”就是一个例证。我诚恳地对Wira先生说,希望将来有机会来中国,和我们一起分享TNP+宝贵的经验。21日在Thammasat大学Rangsit校区里举办的TSF(泰国社会论坛)上,看见TNP+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Open Market他们的摊位和阵容可观,邀请公众参与艾滋病预防教育游戏。Ja能说英语,我很高兴能为他们介绍中国的艾滋病现状,并愉快地和志愿者们一起合影。

 

22日去大城(Ayutthaya)游玩,路上遇到在新加坡工作的中国公民J。他告诉我很多在新加坡的中国公民经常去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等国家做志愿者,帮助当地人建房子,教当地的孩子英语、传统手工……有一次J问那些来自中国的人,为什么不回自己的国家做志愿者,因为中国也有很多地方贫困落后需要帮助。那些来自中国的人大多是这样回答的(大意):我们回过自己的国家做志愿服务,可是太难了,无论做什么事情政府都要干预然后限制、排挤,最后不如在别的国家做志愿者来的简单……

 

我明白,中国还缺乏民间活动的良性社会条件,正如在中国支教的一个老外说:在中国做一件好事,太难了。看来,不是我们的公民不愿行善,而是自发的善举往往被扼杀。未来,我们不仅要一直努力行善,还要努力去争取行善中不被干扰的权利。毕竟对那些处于困境的人来说,每一个新的微笑和伸向自己的双手,意味着另一种可能,意味着燃起了希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泰国之行2006.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1 条 宪法、艾滋病组织、贫民窟、泰国社会论坛 的回复

  1. Unknown说道:

    井底之蛙,你以为英语里的she-male,boy-lady就比汉语里的人妖好吗?你要是真心尊重她们,she不行吗?lady不行吗?你那么就好奇她们曾经被fix过??????!!!!!!

  2. 说道:

    终于恢复了回复。别理会那些无聊的回复。
    很遗憾这次时间太紧,没能在曼谷见你一面。现在已经到印度了吧?祝一切安好、顺利。

  3. 生而自由说道:

    我一直建议你开放评论,因为这是我们能和你交流的平台。就好像你的家,我们都能来拜访和你交谈,而不要因为有不速之客进来吵闹过,所以你就全然捂上自己的耳朵闭上眼睛。你不喜欢的可以删除,这里毕竟是你的花园,你有决定权。:)

    我来你这里不多,尽管咱们这么近。某些时候夫妻也是需要距离。实际上,阅读你的博客和阅读其他朋友的评论,对我是同等重要的事情。那里不乏真知灼见呀。而且能对你说话的朋友,我们应该感谢他们付出时间和思考来与你沟通、探讨。

    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首先从网上实践。拥有说话的权利永远比说什么更重要。

    佛教徒,第一位的是慈悲。慈悲中必有宽容。宠辱不惊。

    你不妨问一问以英语为母语的朋友,上面那位提到的问题。当然,你也可以思考,他说的是否有道理。不要在意,人家是否评价你为井底之蛙。其实你、我、我们每个人都在不同的领域是井底之蛙,因为我们看到的东西是这大千世界中的极小的一部分。所以没关系。人家描述了事实我们有何要愠怒的。

    尊重人说话的权利,其次闻过则喜。

    胡佳
    被软禁的105天 在北京家中

  4. 生而自由说道:

    你的博客在国内依然看不到,许多的朋友因为没有破除网络封锁的软禁而无法阅读,包括尊敬的高耀洁教授。建议你写好了博客,给老人家寄一封email过去。她特别关心我们。这次来北京,虽然我被软禁无法去看望老人家,但高老师托朋友送了果篮给我。我们总是承蒙着前辈们的关心和栽培。
    谢谢你送给我的100天礼物。最使我开心的礼物就是看到你的进步。

  5. Jinyan说道:

    to no name:
    如有冒犯,实在抱歉。
    我多次提及他/她们在泰国受到和普通人一样的待遇,希望能进一步表明泰国社会的宽容性。来到异国土地,我习惯性地关注异国与祖国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的不同点,而非好奇某人的身体变化。
    祝福!

  6. Unknown说道:

    冒犯??!!什么意思啊?!我也是she-male?!会拐着弯的骂人了?心思都用在这上面了?!不会说客气话就别假客气,本来就没什么素质就别装!
     
    真是头一次听说,她们在泰国受到和普通人一样的待遇?!你能肯定你去的是泰国吗?你不会不知道什么样的人在泰国才会去做变形手术吧,都是穷人生活不下去的人把自己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做了变形手术,然后从事人妖表演,以此为生。你怎么不问问她们的婚姻状况?有多少泰国男子愿意娶这样的女人?!从容面对她们的服务而不给遇特殊的待遇就是你所谓的泰国社会的宽容性?你好歹上过大学吧,这就是你得出的结论?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恰恰是最宽容的,最近这几年,多少变性的新闻,你不会视而不见吧。随便给你一个:
     
    儿子突然变美女 深圳首例变性人父亲老泪纵横(组图) 三湘都市报
    26日上午11点30分,深圳首例变性人李国华终于在变为女儿身后重新踏上了家乡的土地———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江南镇。她60多岁的老父李铁牛早早站在了老屋堂屋外的走廊,心情复杂地看着袅袅婷婷向他走来的女儿。想到自己爱逾性命的亲骨肉,去时是昂藏须眉男儿,回来却变成了千娇百媚的女人。李铁牛心中犹如五味杂陈,唯有抱着女儿老泪纵横。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愿望:“希望她能找个好对象,对她好,今后不要被别人欺负。”从深圳一路颠簸行驶了16个小时,车子刚刚开进江南镇,已经完全是一个“靓女”的李国华就被同村的一名亲戚认了出来,冲着车窗内的李国华热情地打招呼,并请她下车“亮亮相”。 在李国华的老家汪家村,听说李国华将作为名副其实的“国姐姐”回家,村民们早早就等在了路边。当身穿长裙的李国华从车上走下来,几乎所有在场的乡亲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呼,“太漂亮了”,“认不出来,一点也认不出来了。”此时,父亲李铁牛迎上去一把拉住女儿的手,父女两个眼眶一下子红了,随后便开始哽咽着泣不成声。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父女俩的手几乎一直没有松开过,在自己最关心的女儿将来的生活问题上,他表示,“将来嘛,希望她能找个好对象,对她好,不要被别人欺负就好。”下午2时30分,李国华在父亲李铁牛的陪同下,带着自己的户口簿来到了江南镇派出所。在办证厅内,工作人员在存放户籍档案的电脑系统中调出了李国华的相关资料,并将其中的“性别”一栏由原来的“男”修改为了“女”。下午3时05分,李国华从当地民警手中拿到了新的户口簿,这张写有“李国华,性别女”的新户籍证明,让以男性身份生活了30年的她,正式告别了自己的男性时代,被法律承认为一个女性的社会角色。  在随后的姓名变更和新的身份证办理上,却出现了一些波折。由于派出所从来没有处理过因为这种原因办理的姓名更改,所以所有程序都不知道如何进行,最后无奈之下,李国华一行只得直接来到安化县公安局户籍证件办理处,询问新名字和新的身份证应该如何办理。虽然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特殊的例子,根本没有规章可循,不过安化县公安局户政科负责人在考虑之后表示,愿意为李国华“特事特办”。 在李国华自己亲笔写下了一封姓名更改申请书后,她的姓名更改程序正式启动,将在10个工作日左右完成姓名的更改.
     
     
     
     

  7. Unknown说道:

    关注异国与祖国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的不同点?就这么走马观花式的几天你能看出什么不同来?!你连人家那的话都不会说,你怎么去了解一个社会?!无法和别人交流+时间极短的几天=你对这个社会的了解绝对是偏差的,从一个偏差的角度出发,你拿什么和中国比较?!
     
    别以为去了几所破大学你就和那些国内去泰国旅游的人有什么不一样了,没有任何区别,最多动机不一样,可结果全一样。你们看到的都不是真正的泰国 — 就像来中国旅游的外国人眼中的中国都不是真正的中国一样。
     
    另外,网上老能看到那些在美加日本欧洲留学的小留学生被叫做留学垃圾,说他们是在国内连个正式的大学都考不上,花父母钱在国外游学的垃圾 — 少许以偏概全 — 但确有这样的人存在。
     
    但是,
     
    那些在什么大马泰国印尼这样的国家读书的中国人恐怕连留学垃圾都谈不上,稍微有脑子的人的在国内随便上个二类大学就比去这些国家强,能不能拜托这样的人不要来这里丢人现眼。

  8. Jinyan说道:

    中国国土辽阔,人口众多,国力越来越强盛,对世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但是我们就因此以大国自居,看不起其他国家了吗?
    我们的邻国,有许多值得我们认真学习的地方。我不是专家,但我仍然可以努力地学习了解他们,通过报纸、课堂、与各种各样的人交谈以及静静地观察。好的方面借鉴,不好的方面警示。如果出现误差,你可以否认一个信息,但不能否认努力去了解学习的尝试。
    另:不要污蔑一个人群为“垃圾”。大和尚佛印看大学者苏东坡为一尊金光闪闪的大佛,苏东坡看佛印为一砣牛屎,后来苏东坡恍然大悟惭愧不已。佛印心中装有佛,所见人人是佛。
     
     

  9. Unknown说道:

    第一,我没看不起别的国家,我说的不过是任何人无法否认的事实 — 那些国家在学术上来讲,即使不说是一文不值,和美加日本欧洲就好比小学生的大学生的差距。
     
    第二,留学垃圾不是我说的,但我认为某些以留学名义游玩在美加日本欧洲的小留学生确实可趁此称号,在此基础上,以及第一条,我认为即使留学垃圾再不堪,那也是特指以留学名义游玩在美加日本欧洲的留学生,像那些在什么大马泰国印尼这样的国家读书的中国留学生(说留学生是在可算太客气了),实在是连这么个留学垃圾的称号都配不上 — 原因很简单,从学术上考量,那根本就不是留学。
     

  10. 風不息说道:

    看到你们夫妇的文章,就每每被感动,一些生活中的琐事烦恼也就烟消云散。
     
    你们可贵的坚持,不断的进步。也是支持着我的动力之一。
     
    祝福!

  11. Unknown说道:

     金燕在泰国的日子里,有一百多中国劳工被“关”在泰国公安局里,9月30日发生的事情,10月1日中国大使馆却全体放假,你知道么?这些中国劳工有多少是该关,有多少是不该关的?
    听说你曾来过泰国我激动不已,可是看到你对泰国的印象,让我些许有些心寒。这也并不怪你,我刚来的时候也跟你有所同感,但经过一年的生活,泰国在我眼里,成为了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有多少“曾经”的通缉犯、诈骗犯生活在曼谷?他们过着怎样骄奢淫逸的生活?他们在泰国可以更名改姓,然后凭着骗来、偷来的钱在泰国政界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泰国就是一个有钱可以使墨推鬼的世界。即使你在大马路上学开车被警察抓到,只要100铢小费就可以走人。我曾有朋友因为没有随身携带护照被关进警局,我去送护照时,警察居然只问了我一句话“有没有带小费(不是指罚款)”,最后,一个合法的护照+100铢罚款+2000铢小费(开始给1000人家不收,2000勉强)我哭笑不得。

    如此气焰嚣张,与你看到的泰国又是怎样一番景象?再说说留学生,金燕,你一定没去过曼谷的pub,女留学生们在里面坐台赚钱、男留学生们骗了家里钱去里面消费,当然,他们这样做可以学习泰语。
    还有,请不要再叫人妖,他们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红译人。我们无权干涉他们,指责他们,这是他们的自由,而且他们多数心地善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