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行走在“善地阿索”

Sunday, October 15, 2006  赤脚行走在“善地阿索”

泰国朋友给我看一张泰文报纸,上面一位高僧抱着艾滋病的儿童让人印象深刻。Ben告诉我,泰国有一支特殊的僧人,带领村人严格持守戒律,勤俭节约,不轻易接受捐款,自行经营有机农场、印刷厂、商店、学校,低价甚至无偿把产品服务社会,教导信众行“功德主义”。这就是阿索僧团,他们甚至有一个政党“为世党”,只问服务,不拉选票,曾经得到Thaksin的支持,但却又毫不客气地在Thaksin在位时静坐抗议其政府的腐败。他们在创办人菩提乐尊者(Pra. Bodhiraksa)的领导下,在泰国建立了9大著名的修行“净土村”以及100个中心和7个新建的修行村。今天我有幸在朋友靖的带领下,访问了地处曼谷郊区的净土村善地阿索(Santi Asoke,意为“和平无忧”),菩提乐尊者在此生活。

靖是中文老师,来泰国4个月,但是不懂泰语。由于语言不通,我们途中周折几次才得以抵达善地阿索。当时迷路寻找码头坐船时,意外发现了湄南河边正在做佛法盛会的金碧辉煌的寺庙,想象着善地阿索不知会是怎样的美丽。下了船搭乘的士,猛然间看见一个小小的路牌上写着“Santi Asoke”,我简直不敢相信善地阿索就在这热闹街道的深处。走进善地阿索才发现,他们的简朴已经超过我的想象——实际上,他们不但没有像别的寺庙一样拥有壮观的佛像,甚至连象征寺庙的房子也没有。但是他们颇费心思地种下了大树,并营造了一个迷人的人工瀑布,瀑布上方存放着象征佛法的舍利子。房屋依自然环境而造,宽阔完全开放的讲经堂,传统泰式的木屋,茅草房和小阁楼或在树林中或在水沟上。也有完全现代的水泥建筑,只有坚持实践阿索僧团教导的信众才能入住。学校是传统和现代结合的建筑物,教育是完全免费的,无论孩子们来自哪里,入校必须严格遵守戒律和严格的校规,每天在规定的时间参加劳作和经营,作为锻炼身体和向自然学习的课程。

通向善地阿索讲经堂的是一条街,两旁的商店里,我看见一些赤脚蓝布衣的男女在干活,年轻者居多,往来的人们,相互微笑地双手合十行礼。菩提乐尊者正在讲经,信众赤脚盘腿坐在地上,只有少数年老者坐在椅子上,几个比丘及式叉吗达(十戒女)也在认真听讲。我也脱了鞋子和大家一样赤脚进入讲经堂,尊者讲的是泰语,我不懂,于是向一位坐在最后的式叉吗达行礼,她叫来正在洗碗的一位会说有限几句英语的蓝衣男子,把我带到在商店里干活的另一位中年男子前,当那中年男子得知我想了解更多善地阿索时,找来一位蓝衣女子,告诉我这位蓝衣女子英语最好。

后来我才知道蓝衣女子叫Saengkwan,是善地阿索学校的老师。她告诉我,尊者正在讲不要为世间6种邪恶所诱惑,要自我控制,修行才能进步。平时每天上午都有讲经,周日的听众较多。四周的摄像机将讲经内容录下,然后在电视台播出传达给信众。午饭时间到了,集体一起分享免费的素食,男女分食,Saengkwan邀请我和大家一起吃饭。我觉得很奇怪,问她为什么要男女分食,而且不能触碰男性,是不是女性在善地阿索的地位低。Saengkwan解释说,善地阿索并不鼓励结婚,因为男女交流容易产生感情,在讲经堂的男子大部分是独身者,对与异性的肢体接触是反感的。围绕着寺庙居住的居士们可以结婚,只要严格遵守不邪淫的戒律,忠诚于自己的丈夫或妻子就可以了。午饭非常简单,炒饭、稀饭、豆制品和蔬菜混合在一起,另有一种水果和香草叶子(可能是薄荷叶)可选择。严禁吃鸡蛋,不鼓励喝牛奶。吃完饭自行洗碗并晾干餐具。除非生病,比丘和式叉吗达以及预备成为比丘和式叉吗达的修行人严格遵守日中一食、过午不食的规定。

我向Saengkwan表示希望能捐一点款,按照我的习惯,不能无功享受佛门的食物,应当有所贡献,或捐钱或劳动供养师傅。Saengkwan委婉拒绝了。她告诉我,尊者教导大家,除了当日的一顿素食,不要用财物、鲜花以及其他华丽或值钱的东西供养比丘或式叉吗达,因为这是浪费社会资源的行为。尊者提倡节约、简朴和勤劳地生活,把所得贡献给社会。实践尊者的教导,坚持修行,是对佛门最好的供养。捐款并不是一件好事。许多人做了坏事,捐款后会减轻负罪感。但是尊者说过,人生好比一杯水,做好事如同往杯子里加蓝色的水,做坏事如同往杯子里加红色的水。一旦做了坏事,不管你做多少好事,杯子里的水依旧有红色的痕迹,直到你做了足够多的好事,蓝色才能完全覆盖红色,但是红色实际上仍然存在。如果我们一定要捐款,那么在拜访或认真学习善地阿索或其他修行村7次以后,才可以捐款。

Saengkwan带着我赤脚走在善地阿索,参观休息地、学校、印刷厂、商店、街道和她的家。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往来的蓝衣学生很多,他们谦卑微笑满心欢愉地向老师Saengkwan行礼。赤脚行走感觉很奇妙,脚底时而传来地面的热浪,时而感觉到碎石子的刺激。Saengkwan说尊者带领大家赤脚行走,一是要我们集中注意力在行走上,地面是否有小生命呢?地面是否有东西会伤害我们呢?二来通过赤脚行走锻炼,让我们的身体更加坚强,可以经受更多地磨难。Saengkwan的家庭环境看起来不错,她的父亲,是贫苦农民的孩子,依靠努力奋斗获得机会到美国留学并获得了博士学位。但是从外表看,她和善地阿索的其他人并无区别。他们一样穿着简朴的蓝色自制布衣,一样在农田、商店里劳动,即使是老师,除了教学也参加体力劳动。几个从善地阿索学校毕业了的姑娘,在街上卖东西,微笑地向我们点头。

回到大学我告诉同伴自己去了善地阿索,Z很感兴趣。我很敬佩善地阿索的法师、居士、学生和信众,没有坚强的意志、坚定的信念和无私奉献的精神,他们无法坚守这块净土。每一个加入净土村的人,都必须严格遵守阿索僧团的教导,但任何不能坚持的人都可以自由地离开。泰国土地的私有制和可以自由买卖的政策,使得净土村从阿索僧团的理念走向了现实。目前越来越多的人对净土村产生了兴趣,泰国各地也学习建立净土村。其中泰国东北部的一个修行村被评选为全国六千多个乡村中12个模范乡村之一。菩提乐尊者和僧团,以积极入世的姿态,带领着信众建立一个更加纯净、更加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是值得赞叹的。尊者自称净土村的理念,是当今社会取代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第三选择——功德主义。但是净土村提倡“持五戒、戒六恶行、素食,过简单的生活,以繁重的工作、最大的牺牲来提高心灵层次及帮助社会”,并不能够得到每一个人的认同。只要阿索僧团不掌控政治权力,净土村就不会成为一个国家的生存模式。个人认为,如果她掌握政治权力并取得主导地位,净土村很可能就会变味成为不再纯净的地方甚至成为灾难之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泰国之行2006.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