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劳工及组织

Thursday  October 12, 2006        中国的劳工及组织

来自南非的Patrick教授,在课堂上展示了许多南非民间运动的作品。其中有南非民间活跃分子反对中国廉价劣质商品运动中所用的反讽T-恤,上面写着中英文“Proudly Chinese骄傲汉字”。

 

中国商品泛滥世界市场,冲击许多国家尤其发展中国家、贫困小国的经济。如一些国家的市场本土商品已经消失了,更谈不上民族工业的发展。常常外表无差异的产品,发达国家的高档市场上可以高价获取优质产品,而发展中国家的平民市场上却充斥着超低价低质量甚至对身体和环境产生危害的商品。我们中国国内市场的平民市场,也面临一样的问题。通过产品和价格分级,厂家在追求工厂主利益最大化,却让社会和环境承担工厂生产的外部成本。跨国公司在这个问题上扮演了很糟糕的角色。来自各个国家的投资者,选择了中国这块土地投资工厂,以获取最低的生产成本和最高的产出收益。跨国公司除了利用中国与发达国家在工业生产环保标准法律方面的差异,还钻了中国政府官员贪污腐败的空子,但导致工厂生产成本低的最大因素,还是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市场。

 

2001-2005年我在大学学习经济学的期间,多次参观深圳周边地区工业区的出口商品加工厂。当时涉世未深的我完全被工厂的景象震惊了,每当和别人谈起工人的生活现状,我只有一句话:“和马克思描写的资本主义上升时期对工人血淋淋的剥削并无差异。”也如同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工人已经完全丧失作为人的有尊严有思想的肌体,他们在现代生产过程中不过是一个细微但又不可或缺的机器零件。我看见工业区的工人们,来自中国的五湖四海,身材却大多偏瘦,脸色灰暗,年龄在20岁上下,平均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没有双倍的加班工资,略有犯错便被扣钱,住在拥挤狭小的双层床宿舍,几乎没有任何辅助生活和娱乐设施,一个月下来普通流水线的工人工资不到600元人民币。小姑娘J原本是水灵灵的漂亮女孩,初中毕业用假身份证来到深圳打工,2年了从来没有走出过工业区,更不知道深圳市长得什么模样,由于常常加夜班,脸色蜡黄;Y原本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初中毕业后就到深圳的一家鞋厂打工,她相信鞋子有毒:“虽然工作不到一年,可是由于天天和那些原料打交道,怪味刺鼻,呼吸非常难受,手上也经常长疮。”这些从外地来的工人要非常小心,不能生病不能工伤,否则会被工厂主赶走,连回家的车费都不一定能挣够。而这些来自日本、台湾、香港、美国、法国……以及中国本地的工厂主,年年扩大生产规模。现在中国每年有超过150,000,000名从农村来的劳工,有多少女性和儿童成为取代男性的廉价劳动力?他们创造了多少利润?又做出多大的健康、家庭、经济和其他方面的牺牲?他们获得了多少收益?春节前爬上高楼以跳楼威胁要求发工资的农民工逐年增多,又说明了什么?

 

我想对南非的兄弟姐妹们说,排斥中国商品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共同的敌人,是唯利是图的跨国公司。作为中国公民社会力量的一分子,我们应当呼吁倡导国家加强法律对工人的保护。用法律强制力迫使工厂为工人提供安全和舒适的工作环境,为工人提供健康、交通、住房等福利补贴,严格限制工人的劳动时间和劳动强度,保障工人的生活质量。另外,我们可以开发更多的工人能力建设项目,赋予工人自我保护的能力,一旦发生侵犯劳工权益的事件,工人能够自我寻找保护并解决问题。再有,推动建立自我管理、非政党控制的工会和工人组织,增强工人团体对工人的保护,并代表工人与资方及利益集团谈判,为被侵犯权益的工人提供法律援助。最后,作为NGO,我们还可广泛地推广环保、经济节约型产品消费模式,减低对自然的侵害和过度索取,通过需求改变供给,使得劣质品无立锥之地。

 

这样一来,工人的工资水平提高了,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市场逐渐消失,工厂生产的产品成本随之提高,世界市场上不再有超低价、倾销商品等问题产生。但是,全世界的工人兄弟姐妹们,需要团结一致,共同与资方抗衡。否则跨国公司会迅速撤出中国,转而投资劳动力更低廉的国家,也许是越南,也许就是最贫困的非洲国家。到时候泛滥我们市场的,也许就是Made in Vietnam的商品。

 

刚完成此文的英文稿,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1013的《国际先驱论坛报》头版发了两则关于中国的新闻。其中一则报道了中国在沃尔玛(Wal-Mart)共62家分店全部设立了工会,并准备在其他100,000多家外国公司设立工会。我忧喜参半,因为中国所有工人和社会活跃分子自发创办工会的尝试都被挫败了,相关人士被迫害或投到监狱。现在国内所有的工会和妇联都一样,被唯一的政党所控制。这些组织形成了另一种垄断和控制,它们是为政党而不是为人民服务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不必悲观,每一种外部环境,都催生出一种生存和抗争的形式。

 

感谢Patrick教授,给了我一个思考劳工问题的机会。顺便附上107《曼谷邮报》上一篇新闻译稿——《抗议集会:内衣公司工人决定突破禁令》。Focus的副研究员Sajin说,在曼谷外国公司不付工人工资就关门走人的案例太多,此文中的公司仅是其一。

 

抗议集会:内衣公司工人决定突破禁令

作者:PENCHAN CHAROENSUTHIPAN 译者:曾金燕

明天,一家以香港为基地的内衣公司员工将在美国大使馆前举行抗议活动,因为该内衣公司没有履行它付给1,400名解职职工解雇费的承诺。这将是919政变后颁布强制军事法令——禁止人们聚会和举办抗议集会——以来第一次与劳工相关的抗议聚会。

工会女主席Duangjai Muangtong说工人并不是故意要违背法令,但是工人别无选择,这是给公司施压使得他们支付职工解雇费的唯一方法。她说Gina Form胸罩公司是几个美国商标内衣制造商,尽管它在香港的母公司已经把钱汇到泰国的银行帐号,但它没有保证公司会支付解雇费给职工。

这家公司遇到生意损失将于1031关闭。

Muangtong女士说该公司声称没有结束文书工作因此不能确定支付解雇费的日期。她说公司试图欺骗工人让他们签署辞职书,这将从法律上意味着工人不能获得解雇费。这个举动明确显示出该公司试图不履行它支付解雇费的职责。

在美国大使馆前的集会将号召美国消费者抵制Gina所制造的产品,它们包含以VictoriaJacobCalvin Klein这三个品牌命名的内衣。

工会顾问Somsak Paiyoowong说示威不可避免,因为工人没有别的途径来发出他们合法的声音和要求。他说安全官员不应当妨碍计划中的抗议活动,因为它是非政治的,而且不会造成任何骚乱。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泰国之行2006.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