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7, 2006 Thammasat大学学生起义30周年纪念

中秋节快乐!越南和韩国,也过中秋节。Kim Hoa说越南的中秋节,小孩子们戴各种各样的面具跳舞。原计划大家晚上一起去中餐厅吃饭,因为接到通知,Thammasat大学举办纪念学生起义30周年活动,晚上有音乐会和展览,于是决定和泰国的朋友先去Thammasat大学,再去唐人街,Ben是本地人,担当向导兼翻译。

1976年军事夺权,106,警察和右翼分子在Thammasat大学杀了一百多名在册学生,还有许多不知姓名的人被杀,18位学生被投入监狱。进入校园大门,首先看见展板四周堆放了许多花圈,很是凄美,展板上的照片,大多悲壮得叫人要流泪。可是参观的人并不很多。Ben说许多人都忘记了1976。走到学校操场,人们零零散散地坐在草地上,其中连着校道的地方,大概有三四十人围着观看一个反对2006919政变的活动,其中一人行为艺术表演筹款,另一人在他身后用话筒大声地演讲。据说这一晚在Thammasat大学反对政变的人都穿黑衣服来参加这个活动。现场穿黑衣服的人并不多,20人左右。Ben说这些反对政变的人,大多是Thaksin的支持者。

到学校小广场露天音乐会现场时,和翻译Ben走散了。不懂泰语,听见歌声时而低沉时而高昂,听众大概有一两百名。广场上还摆了其他摊位,有Action Aid Thailand(泰国行动援助),有People Network Against Corruption(反腐败人民工作网),有现场作画的画家,还有当年被禁书籍的展览,以及出售各种各样与共产主义有关的文化产品和1976106学生起义30周年的纪念品。我看见了Che Guevara(切·格瓦拉)、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周恩来、胡志民、除了红五星,还有蒋介石。一个略懂英语的志愿者说,除了演讲、宗教仪式、还有研讨会、颁奖会和Opera(我猜应该是本地的传统戏剧演出吧)。

 

第二天看报纸,《曼谷邮报》用“TRT figures fail to attend ceremony”的题目报道了Thammasat大学的纪念活动(TRTThaksin在位时领导的党派)。许多当年的学生活跃分子都没有参加30周年纪念活动。未参加纪念活动的当年的学生活跃分子而今不少是Thaksin政府重要成员,他们被指责“自称坚持了十月理念,但是实际已经远离为社会公正奋斗和保护民主的精神”。Thaksin政府被指责为和1976年的专政政府并无大差别,因为他们同样完全控制权力。尽管一些先进的民主团体认为919的政变是泰国民主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倒退,Nichapat女士,1976年学生起义的活跃分子说她“宁可要政变,也不要Thaksin政权”。另一名当年的学生活跃分子说“一次政变是否能被接受,关键在于政变的目的”。

《曼谷邮报》还报道Thammasat大学学生起义30周年活动中,一位被谋杀的环保活跃分子Charoen被“106烈士亲属基金会”授予 Kon Tula荣誉,以表彰他的“勇气和牺牲”。Charoen是一个环保活跃分子,分别于19952002年成功领导了反对两个建立煤火发电站项目的运动,2004721被谋杀。Kon Tula奖每年106日颁发给一位为了保护公众利益却牺牲了自己的工作、生活甚至生命的社会人士。Kon Tula奖认为Charoen通过保护他的社区不受环境威胁的行动,使十月民主斗士拒绝向不公正投降的精神永恒;Charoen的抗议行动是地方和国际社会的一个巨大成功,使得泰国进入了一个使用对环境有益能源的时期;而从国际层面来讲,这是全世界第一次迫使煤火发电站项目取消,减轻了对全球升温的威胁。Charoen的妻子Korn-uma出席了颁奖现场,她说许多“十月人”不但忘记了他们的理念,而且背叛了十月精神,因为他们在Thaksin政府下为腐败的政客服务,甚至有些人和利益集团合作迫使我们接受建立发电站。她说Charoen死并不是毫无意义,要从蜕变的“十月人”身上吸取教训。

Thammasat大学的志愿者知道我是从中国来的时候,马上向我提起1989。我无语,什么时候,国内的大众媒体也可以像泰国一样公开地讨论这些问题呢?是非对错难以说清,公开惨痛的流血历史,依旧能给活着的人们一个提醒,能给死者的亲友一个安慰。惭愧的是,像我这样出生于198310月的人,尽管接受了国内名牌大学的教育,可对中国当代史知之甚少,直到2003SARS期间翻译文章时,才第一次真正明白赵紫阳先生为何人,才知道来北京念大学临行时爷爷说的“遇上运动马上请病假回家”的真正含义。到后来,尽管有了便利的网络工具,我对现代史的理解还是支离破碎。沉默啊沉默,带来的,不仅仅是淡忘,还有新成长起来一代对历史的无知。

Friday, October 7, 2006   Thammasat大学学生起义30周年纪念(补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泰国之行2006.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