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许愿

Monday  October 9, 2006            生日许愿

跨入23岁了,今天我生日。我们十个人在餐厅吃饭,餐厅除了星期一其它日子都有演出。晚上七点四十五,餐厅小姐为我播了一首生日歌,祝我幸福健康。我快乐得无法言语。

连续几日轻微失眠,只能依赖大慈大悲的佛音平静心灵。在Hoa的房间看了她工作和生活照片,听她讲越南的故事。Hoa在乡村做发展工作,农村很穷苦,但是人们和山山水水都美丽。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不想再回大城市北京了。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坐起来对着镜子看自己,乌黑头发下脸色苍白如同幽灵。我想自己儿时的家,我无法控制自己对山水迷恋和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可是,暂且不说丈夫是否愿意离开北京,那些国保会放弃骚扰我们吗?胡佳说,只要是中国这块土地上,国保的行为就不会有改变。我对Nicola说:在北京国保包围下我自己的家,我却感觉无家可归。我和其他人一样爱自己的国家,祖国掌权者却试图奴役我们这些人民。

晚上做梦橘子满地跑,和着鲜血。因为临睡前读了《197310141976106:曼谷和Tongpan泰国东北部》(英文书名“14 October 1973 – 6 October 1976: Bangkok and Tongpan’s Isan”,书前半部分讲73年10月-76年10月曼谷发生的政变、学生运动和屠杀,后半部分主要讲泰国东北部地区贫困农民的生活。Tongpan是一个农民的名字,后来拍成电),其中有一个关于橘子的故事。但愿看过这个故事的人们,都祈愿和平,再也不要有杀戮。

吉拉是一个在读文学硕士学生。1014那天,他和他的儿子一起出去买玩具、衣服和食物,他回到家里,给孩子洗了澡,并且和他幼小的儿子一起听收音机……他不相信收音机里报道的孩子们正在发起暴乱并强制进入夺取Chitralada皇宫。吉拉起身穿衣服要出去,他幼小的儿子哭叫着跑来抱住他,恳求要和他一起出去。当吉拉到了学生聚集的地方,他给Changkon假日学校的学生们发橘子,叫他们不要再往前走,不要和士兵们起冲突。他向学生要他们的旗帜,说他会自己亲自和部队的人说……

吉拉扛着旗帜朝包围他们的坦克部队走去,当他走进的时候,他大声地喊:

“士兵们!不要朝学校的孩子们开枪!他们没有武器!他们是和你们一样的泰国人!泰国士兵们应当保持冷静!请相信我吧!” 

当他说话的时候,那些士兵们正准备射击。

吉拉继续往前走,士兵们命令他停下来,并威胁说如果他继续往前走,他们就开枪。但是吉拉大步往前走,大声呼喊:“镇静!不要伤害我和孩子们,我是和平的,我满怀好意来这里。” 

他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橘子让士兵们看,并且似乎准备扔给士兵们吃,他呼喊:“镇静,保持冷静!如果我们对话,我们可以解决问题的。吃一些橘子吧,你们会感觉放松的。”然后他把橘子扔给士兵们。就在这时候,M-16自动来福枪呼啸了,吉拉倒在地上。他的腿抽搐了三次,然后停止了移动。他的鲜血围绕着他的身体漫延开。一个年轻的学生,用吉拉的鲜血染红旗帜。

心很痛,如果他不朝士兵们扔橘子,如果他只是停下来和士兵们远远地说话,也许他能推迟士兵开枪,也许他还能活着把他幼小的孩子抚养成人,也许……可是,吉拉是用生命在呼喊和平,他迫不及待地朝理想中的和平奔去,正是因为他相信,士兵也是向往和平的泰国人……枪,多么糟糕的一项发明!从来,它都是伤害生命,现在它又伤害了一个奔向和平的美丽灵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泰国之行2006.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