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博客似乎被严重屏蔽了,一般的破网软件还是无法登陆,今天再打开时发现好多天没写日志才感觉时间飞逝,转眼要进入9月下旬。家里的电话和ADSL时断时通,白天一旦有人打电话,开始说话便断线;晚上电话局工人6点下班,电话线和网络线也随之“下班”——断了。即使这样的情况,电话月租费、网络包月费还是不能少交一分钱,否则就整月断线了。看《法制进行时》报道一北京市民为公交卡无故被多扣4块8毛与公交公司打官司,很是佩服,他从小处维护自己进而全北京乘公交车市民的利益。一人四块八,所有的公交卡用户加起来就不知多少了。我们面对的,是有垄断力量的利益大集团。如果每个公民都愿意并能够捍卫自己的基本权益,副产品是捍卫了全体公民的权益,那么真正的幸福自由社会就到了。
 
昨天9·18,去年的这天,按照约定,丈夫和北京许多认识不认识的人一起,开车到街头齐鸣笛;今年的这天,我们只有沉默。哀悼逝者,悲哀长期非法限制合法公民自由的祖国。国耻犹存。
 
上周六考IELTS,在语言大学找不到主楼,一语言大学的老师为我指路,问:后面的车是跟着你们的啊?我说是,但没有解释。上午笔试下午口试,校园里到处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陪考家长。胡佳不被允许外出,早上5点50分,一通州国保车一北京市国保车“送”我去考场,傍晚“接”我回家。人生第一次,有人陪考,而且是如此特殊的人陪我考试。
 
秋凉了去商店买裤子,几个国保男在旁边探头探脑地看着。卖衣服的姑娘叽叽喳喳,一个漂亮姑娘挨个问伙伴:“你认识他们吗?是在看你的吗?”姑娘们纷纷摇头,几乎是齐声鄙视地说:“真恶心。”我当时呆站了几秒钟,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是非自知。我也才意识到,秘密警察已经不合适称呼国保了,因为他们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紧密地跟着我,以至于随便一个普通老百姓也能眼见并唾弃。
 
悲哀的还有我的心态,我似乎已经习惯了被跟踪,习惯了说“今天是胡佳被非法软禁的第六十四天”。“习惯”可以帮助人摆脱痛苦,也可以把人推向麻木。
 
接下来,到处走一走,可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就像可爱的阿甘FOREST GUMP。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