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ping China Spend the Surplus

英语精读摘录:《帮助中国花掉贸易盈余》
文章是渣打银行的资深经济学家斯蒂芬·格林写的,登载在2006年7月14日的Business Week。这篇文章很有意思,老外想方设法要“帮”中国花掉贸易盈余,其中不乏参考性强的建议。
 
文章开头Green 就提出到2006年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可能突破1万亿美元,约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即GDP的43%。
 
Easy to Manage作者说这些钱(1万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都属于中国人民,所以想方设法花美元让货币流出海外,让好处带回给中国人民。除去常规外汇储备,他计划一共花去120亿美元。他不建议购买《财富》500强的企业,因为那操作复杂。重要的花销原则是简单操作。
 
作者提出8项建议:
Import university professors这个主意实际上出自作者在中国人民银行工作的一个朋友。每年花20亿美元请2万名已经获得世界名牌大学博士学位的外籍教师到中国大学教学。以提高中国大学的教育质量,减少中国到海外留学的学生数量。
Import more primary school teachers花20亿美元引进2万名小学教师并由中央负责发工资,尤其改善农村地区的教育问题。思路类同于引进大学教授引进机制。
Establish a China fund花费30亿美元建立“对冲基金”并支付人员工资。从华尔街雇用最有经验的15名基金经理并给他们充分的自由,同时从中国大学里招聘最有前途的30名学生任职。好处是获得高收益,并且让中国年轻的投资者有机会很快地从中学会如何正确管理国际货币。
Start a China Peace Corps花10亿美元向亚、非、拉派遣1万名志愿者,帮助中国年轻人的成长促使中国成为重要的世界大国。
Organize a weekly lottery花4000万美元为每周获奖的50名幸运儿提供中国到外国的两张往返机票和价值1万美元的度假消费。
Donate to the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捐赠15亿美元给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一个运营良好的非政府基金会,资助了疟疾、艾滋病的研究及教育工作。这是最好的方式向世界表明北京正认真履行其在国际事务中的责任。
Affordable housing花20亿美元在中国大城市市郊为低收入者建造住房。
Build a first-rate soccer team花5.05亿美元引进30名世界级的球员分布到中国15个本土一流的球队中,并引进50名世界上最好的教练。
 
不管可行性如何,经济学家天马行空的奇思异想是值得提倡的。至少在今天的中国,脑子里想着如何大把花掉国家的外汇是不会被扣上犯罪的帽子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5 条 Helping China Spend the Surplus 的回复

  1. Boyle说道:

    我觉得有些想法还挺不错的。
    http://uvo.blogbus.com

  2. 勇涛说道:

     http://forum.xinhuanet.com/detail.jsp?id=34404427
     
      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曾经讲到一件事情:“前不久,到基层去调研,半途中遇到一住户,问了一些当地的情况,对当地的做法给予了表扬。但后来,接到有关人员电话,反映那位住户讲的情况是基层领导打了招呼的。我大为不解:那个询问点不是基层安排的,是半路上随机遇上的啊。电话里说,那也是经过安排的,你走的线路他们事先都走了一遍,一一打了招呼。放下电话后,我一夜未睡好觉,感到担忧,甚至是害怕!”其实,不仅是省委书记,就是国务院总理,也不止一次遭遇蒙骗。  
      
      对假话的默许与褒赏,与对真话的残暴和打击,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最近有人在谈到我们社会中对真话的惩罚时,用了这样一个词,“定点清除”。应当说,这是非常贴切的。古代的文字狱,是一种对真话的定点清除。对彭德怀的批判是一种对真话的定点清除。文革中的这种定点清除,就更是举不胜举。不过需要注意的一点是,在过去几十年中对真话的惩罚主要是基于政治原因的话,在开始进入利益博弈时代的今天,对真话的打击开始与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最近的一个案例,就是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李文娟的遭遇。作为税务局的公务员,李文娟因为举报少征税款等违法违规问题,遭到打击报复,被两度辞退,并被劳动教养一年,至今依然没有工作,其老母亲差点被吓死,儿子遭遇了童年人不能承受之痛,性格变得特别孤僻,李文娟本人一度想到自杀。接受记者采访时,她已经亲口承认,如果再让她选择,她不会再举报了。但一些人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选择真话也就是选择苦难。于是,在我们的社会中就出现了一种很值得注意的现象,即人们惧怕因为讲真话而招惹是非。据有关方面的数据,目前我国各类诉讼案件中证人出庭作证率平均不超过10%。由于证人不肯出庭作证,案情就难以确定。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欲哭无泪,法官也爱莫能助。有专家指出,这已经成为我国司法界的一大难题。大家为什么不愿意出庭作证?据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的调查,在回答“如果你不会或不确定是否会出庭作证,主要的原因是什么?”的问题时,选择“担心受到打击报复”的比例达到79%,选择“不想卷入官司”的为30%,选择“不愿得罪另一方当事人”的占19%,分别占第一、第二和第五位。

  3. Yanyan说道:

    紧急:我是曾金燕、胡佳的妻子。从2006年9月6日开始,我们家的电话和网络被切断。今天(7日)早晨7:30,我正要离开家上班的时候,从大门猫眼看见门口布满人,没有穿制服,青壮年、男子。从阳台看见,原本软禁我们的便衣警察都换成新面孔。我们现在很担忧,不敢把家门打开,因为我知道,如果他们要依法逮捕胡佳或者我,一定会敲门出示拘捕证或者搜查证。而现在他们现在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守在家门口。如果软禁,以往的做法是每天守在一楼,而不是四楼我们的家门口。为预防万一,我和胡佳委托北京亿通律师事务所李劲松律师为我们的代理律师。如果我们被抓捕,也会在警察讯问笔录时重申这一点。

  4. Yanyan说道:

    紧急:警察在敲门,已经通过门缝出示给胡佳的传唤证。

  5. Yanyan说道:

    紧急:胡佳八点四十分左右被出示传唤证的警察带走,目前其他人还在外面看守。

  6. Unknown说道:

    怎么把你高兴成这个样子? 就算高兴也不要乱扣帽子,哪有异议人士?

  7. Unknown说道:

    真快啊,某臭名昭著的网站不到10分钟就知道了。你丈夫刚被带走了,你就抓紧时间接受了该网站的采访,太巧了

  8. Yanyan说道:

    通州区中仓派出所电话:
    中仓派出所(车站路3号) 电话:(010)69552619
    请关心此事的朋友打电话查询

  9. Unknown说道:

    金燕,你们家电话打不进去,胡佳回来没有?

  10. Unknown说道:

    给派出所打了电话,有人接,但是什么都不说,只说不知道。问我是谁。我说,我是个中国人,从欧洲打电话很不容易,麻烦您找个知道情况的人和我通话。他说:“谁都不知道,怎么说呢?”金燕,我会替胡佳说话,你也多保重!

  11. Unknown说道:

    听说到家了,回来了就好。

  12. Unknown说道:

    宋勇涛,前两天我留言辱骂了你,是我错了,对不起

  13. Unknown说道:

    no name,你要是真那样做就不好了。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曾关注她的志愿者活动,关心她的遭遇,在前面说过些跑题过激的话语也是因为她特意开辟空间让大家讨论的。我觉得不应该用恶意的眼光去看待善良的人。
    至于那个组织,你我都在国外,眼见耳闻其撒谎辱华,卑鄙无耻,人人唾弃。它最大的受害者不是嘴上的敌人,恰恰是那些主动被动被它拉为同盟的个人和政治势力。
    我反对网络封锁,这让国内的人不清楚外面的事情,只看到眼前的不满,一味斗争却不知道外面有多么丑恶的嘴脸在狞笑。
    金燕本身已经很不容易,这是她的个人空间,她也不是那个组织的人,你若有时间和激情,请和我一道去网上的公共论坛。

  14. Jinyan说道:

    我欢迎理性辩论,却不欢迎无理无据的指责。既然其中个别访客不尊重我的建议,非要让博客页面打不开,只好对各位网友说抱歉,今日起博客评论闭门谢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