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兴

      一个在资助下念大学的艾滋病家庭孩子,昨天跟我们联系,告诉我们他暑假和同学回到家乡文楼村,做关于艾滋病的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还把他的想法写成文字发给我们。
      我很高兴。乡村里能考上大学的孩子寥寥无几,我们的资助并不期望他们非得上大学,而是期望着他们因为教育有更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有着更多的人生机会,尤其是对现代社会的了解,可以帮助他们降低被欺骗、蒙蔽以致恶性循环父母辈命运的可能性。
      我更高兴的是,这些孩子们不但考上大学,能够回到乡村去,关注父母乡亲的生存状态。今年暑假,尽管我被限制自由不准离京,但我还是听说了另一个考上师范学院的孩子回到家乡办助教的活动,还看见另一个完全由学生组成的支教团发来的照片,他们与艾滋病村的小朋友们共度了快乐的夏天。
      几年前我参加过在中央民族大学举办的一个“青年与艾滋病”的论坛,来自北京各名牌高校的学生代表纷纷豪言壮语,说要“担负重任,展望世界艾滋病流行趋势、拯救艾滋病病人”。当时我和新华社的一个记者兼志愿者搭档,抓住机会轮流发言评论,最后差点被剥夺发言权,原因是我们发言太多,对他们的“修正”也太多。但总的来说,学生们自己能做起这么多人参与的论坛,是不错的。
      我不鼓励大学生豪言壮语参与“国家大事”。比如艾滋病学生志愿者/社团,与其去思考研讨艾滋病在世界范围、国家层面的流行现状、疫情控制,不如实实在在地做力所能及的志愿工作,如在同学中做预防艾滋病的宣传,在附近社区做艾滋病预防或干预的工作,暑期回到家乡农村地区做教育……当然,医学院的学生另当别论。
      给我们写信的那个大学生,让我对孩子们更加充满信心。吃完晚饭我拿出钳子给老公剥杏仁干果,杏仁越剥越多堆在盘子里,宛若丰收景象。我心里美滋滋地想,也许不久的将来,越来越多学生们告诉我他/她对家乡的看法以及建议,那将是多么鼓舞人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艾滋病领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