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料

      昨日去医院看望获得取保候审的艾滋病患者李喜阁。她看起来精神状况还可以,我们谈起她在看守所的经历,记下点滴文字,权当笑谈。
      了解了看守所里“犯人们”的背景后,李喜阁说她改变了看法,坐牢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该坐牢的没坐牢,不该坐牢的占了大半。
      一60岁左右的老婆婆,从2001年起,已经5进宫,颇有把牢底坐穿的气势。老婆婆“犯事”的起因是老婆婆女儿的未婚夫解除婚约并通过法院拉走预先送给女方的彩礼。当地的风俗习惯是倘若订婚男方提出解除婚约,就无权再拿走预先送给女方的彩礼。否则“人财两空”的女孩就会被当地人唾弃,失去尊严。在被法院拉走彩礼的那一天,女孩在法院的执行车上服毒自杀。老婆婆失去女儿,便痛斥法院权钱勾结、公开骂县委书记,被检察院控告。在法庭上,县委书记出庭接受对质,老婆婆翻脸不承认骂人了,要求县委书记告诉大家自己骂他的内容。县委书记灰脸,最终还是判老婆婆入狱。如此再三,已经是第5次进监狱。骂人固然不对,不过官员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未免粗暴。
      其他“牢友”大多年轻不经事,用李喜阁的话来说,大多没必要蹲监狱的。
李喜阁说自己真没后悔。去卫生部上访,虽然被控告“涉嫌冲击国家机关”关在拘留所,被当地派出所罗列“敲诈卫生部”等9条罪名,但是自己短暂失去自由,还是换来许多人的福利。坚持只有13名输血感染艾滋病患者的宁陵县,在李喜阁事件后,向卫生部上报了84名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名单。并且公开承诺感染者/家属可以获得2万元的赔偿以及300元每月的补助。
      提及在看守所的生活,李喜阁感叹,在媒体报道前后,生活待遇真是两重天。搞笑的是,当地各个政府官员,因为抓了李喜阁,又受到中央政府和国际社会的关注,还第一次接待了来自首都的国保,胆颤心惊不知如何是好。从此下狠心学习艾滋病知识,短短几十天把艾滋病问题弄了半懂,并且买了几十台电脑专攻了解网络言论和信息传播的情况,据说“弄不懂的就不要来上班”。
      李喜阁提到“宁陵县在河南省是倒数第二差的县城”时,开玩笑说县城里小车这么多,每个单位把小车卖了,至少得20万,15万给感染者,剩下5万还可以买个小面包车解决单位出行问题。
      离开时,看见当地的官员和国保队长来病房“看望”李喜阁,他们驻扎在医院附近,随时了解李喜阁的情况,防止她再度去中纪委或卫生部上访。取保候审阶段最长一年可结束。
      无论如何,监视比软禁好,软禁比失踪好,自由比坐牢好,改变总比一潭死水好。默默祝福李喜阁一家,愿逝去的大女孩安息。
To J. X.:
谢谢你的留言,如果你觉得我们错了,狠狠地批评我们,也是没关系的。反正倘若我们觉得有理,欣然听之;如果觉得无理又有必要,也会和你据理力争;倘若纯粹无理指责,我也不理会。我挨个回答你的问题吧:
1.做环保的时候,胡佳没有受到“软禁”的待遇,主要原因我认为——一是他很年轻没有什么社会影响力,构不成所谓的“威胁”;二是那时候整个环保以及公民社会的力量薄弱,还未引起强烈的“重视”;三是那时的环保工作,公众教育的成分比较多,现在的环保工作,大部分和维权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所以容易“敏感”。比如工厂对河流的污染让村庄的人都没水喝、生病了,直接威胁到生命安全,因此许多环保工作首先是维权工作。
2.2001年开始做艾滋病工作在乡村家访的时候,他曾经和新华社下属的媒体工作人员,被河南当地派出所拘留,连夜审问;后来多次被当地公安驱赶,尤其是朱进忠去世的时候,可以说是被当地政府“追捕”;再到去年冬天在郑州,他为感染者向卫生部郝阳司长递交艾滋病感染者/患者及家属的请愿信,被软禁、驱逐。目前有些地区的地方政府比较开明,民间艾滋病工作能够得到政府的支持和帮助,如云南;而相当一部分地区的地方政府仍旧“捂盖子”或不面对现实的态度,甚至希望“艾滋病感染者死光了完事”,驱逐、打压艾滋病工作者和志愿者,驱赶慈善团体入驻当地开展项目。
3.胡佳确实因为6-4被软禁多次,至于F-L-G,胡佳和我是佛教徒,我们信仰的内容和精神领袖都有不同。
至于国保和国安,常常用公安的名义做事情,但他们实际上和公安很不一样,尤其国安,权力大得无法想像。公安是公开身份执行任务维护社会稳定的机构,国保和国安这两个系统,基本上是偷偷摸摸地干窃听、跟踪、陷害……的事情。国内草根民间做SWOT分析,基本上会把governmental pression作为一个困难,程度有轻重。希望很快有一天,这个词语可以变成governmental operation,并成为优势。许多知识分子、环保工作者、文字工作者、民间工作者(一些是交叉重叠的)也正在遭受我们相似的待遇,只不过因为我由于春天胡佳失踪事件的机缘写博客并开始公开了,不知不觉我们的遭遇成了活灵活现的公民社会“教材”,而其他人,隐忍了,继续委屈求全地做他们的工作。
可能是因为公众对胡佳的艾滋病工作了解最多,所以大家提他的时候往往认同这个身份。我们猜测了被软禁原因,最根本的可能是“涉及敏感话题”,当然这种原因本身就是不合理、不合法的。但究竟是什么呢?我很希望国保、国安和我们明确说明了,但是没有任何官方的解释、法律文件出示给我们。
我认为只要不违反国家的各项法律,公民就可以做任何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完成自己的社会使命。
祝福!
金燕

8月31日 10:05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艾滋病领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4 条 笑料 的回复

  1. J. X.说道:

    关注金燕的blog一段时间了,有一些事情不是很明白:
    ——————————————————————————————
    在陈述困惑之前,先申明一下:
    很早就知道胡佳的事迹,在环保方面,很是钦佩他的勇气和善良,在浮躁的年代,赤诚的心灵不是很多。
    在此,没有冒犯胡佳和金燕的意思。
    ————————————————————————————————
    1. 胡佳在单纯致力于环保的时候,他有没有被所谓的‘政府’软禁过;
    2. 胡佳致力于拯救艾滋的时候,他有没有被除 河南当地政府 以外的机构骚扰或者软禁过;
    3. 胡佳是否因为敏感事件如,6.4 或者 flg被软禁;
    当人们提到胡佳的时候,想到,热心的环保主义者,为艾滋病人奔波的斗士,即使他遭遇软禁的时候,报纸的给胡佳的‘头衔’也是这个,是否有人质疑这些是否是胡佳被软禁的原因。我不是党员,也和政治无关,不是想替政府开拓什么,只是知道事实的真实原因对胡佳,金燕也有好处。有的时候感觉金燕混淆了国家,政府,地方政府和隐藏在政府后面的个别人士。
    ——————————————————————————————————
    对于国保,我的个人看法:
    他们是履行职责的,除了受命监禁少数不该监禁的人以外 (比如,胡佳),他们的主要职责还是监禁那些该被监禁的人吧。他们的职责有关国家安全。我想说的是,他们现在所作的是他们工作的职责,如果国保都摇身一变,成为’activists’, 那些该被监禁的人该由谁去管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only my two cents.
     
     

  2. 勇涛说道:

    以下观点比较中肯:关于党的专政和体制改革预见。摘自BBC中文网: http://newsvote.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4960000/newsid_4966600/4966680.stm
    中国还是会继续强大,但中共一党专政政权却如冢中枯鬼。中国人需要做的不是否认中共对中国的曾经的贡献与曾经的伤害,而是尽可能用各种方式逐步推倒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我个人认为,中共政权会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但不会放弃一党专政的既得利益体制。在中国未来巨变的过程中,会不会演化为暴力革命?希望不会这样,除非中共专政政权首先对人民使用大规模暴力。所以对中共而言,政治改革宜当机立断,久拖必变。至于中共政权的那些既得利益者们,借用三国演义里的一句话来言,皆“插标卖首”者。这乃引喻,非宣扬暴力,也不支持中国演化到非暴力不能解决政治体制问题的地步。否则乃华夏大地苍生之大不幸也。 亚明, 中国,现留学于法国

  3. Unknown说道:

    金燕你好!
    认识你是几个月前通过朋友的同学发给我的爱源杂志第一期的电子版,当时很佩服你们的热心和信念,后来也发现了你的blog,经常来看一看。我是一个留学海外的博士生,请原谅我没有留下自己的blog地址,因为我还没有下定决心去等绿卡,有回国的意愿。我看了你的blog,愤怒过后冷静下来,想说一说我自己的看法和你商榷,毕竟你是亲身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若有什么让你不快请原谅:)
    我不认为中国遍地污染艾滋病横行会符合执政党的利益,艾滋病志愿者和环保主义者–这也是你给自己和胡佳的定位–可能会伤害地方政府的利益影响他们的GDP数字和乌纱帽,但不会去“威胁”中央政府的统治,不管他有多大的影响力,只要和政治无关。国保很明显是把你们当成政治敏感人物来对待的,说实话,不光是他们,就连许多为你鼓气的人也是看上了你在政治上的利用价值。看你这里留言,很多动辄就“邪恶”“天堂”的或者直接提出政治主张的,都是一些有政治目的的人:你的文章,总是第一时间在海外的f-l-g和其他反-gong媒体出现,然后给中国政府贴上破坏环境放纵艾滋病的邪恶标签。
    我和周围的许多同学都很关心祖国的情况,希望国家越来越好,大部分海外的留学生一方面反感国内的腐败,网络封锁和其它丑恶现象;另一方面也痛恨那些敌视中国,遏制中国发展的人,他们反对中国举办奥运会支持台湾的独立,资助一切试图推翻中国政府的势力。我相信你的所做所为是出于良心不是野心,也理解你的不满,但是希望你不要被那些有政治野心的人当枪使。这也不利于环保和防治艾滋病志愿者事业的发展,只能让你越来越艰难。希望你多看看外面的消息而不仅仅是个消息发布者,做一个有政治头脑的志愿者,不要被国保们当成批着志愿者外衣的政治活动家。
    祝好!
    Kevin

  4. J. X.说道:

    谢谢金燕的回答,
     
    和Kevin一样,我也是一名海外学子. 我同意Kevin的部分陈述 (第二段). 所以还是固执地认为金燕混淆了 国家政府, 地方政府, 和隐藏在政府后面的个人. 对于特定的事件, 我认为搞清楚决策层在那个水平很重要: 乡镇, 县市, 省部级, 国家. 那些祸害民众的决策来自哪个层,而不是给所有的事件冠上两个字"政府".如果给'政府'加个定语,可能更利于问题的解决.对于一个学决策科学的人, 我更愿意分解问题.    
     
    你和胡佳是有勇气有爱心的人. 我无意指责你们的对错, 不管方式如何,你们是都是在为了"他人"奔走,是值得尊敬的.
     
     
     
     
     

  5. J. X.说道:

    另:
    1. National security的职能是什么? (假设 1. 有关国家分裂 2. 有关国家颠覆….等等)
    2. 胡佳被软禁, 从国保的角度, 胡佳的行为在national security 的职责范围内.
    3. 两种可能:A. 国保误会了胡佳 B. 胡佳的某些行为真的有关国家安全. 
     
    关于环保和艾滋病, 我想这些应该是地方政府恐惧被暴露的, 不应该在national security的范围内. 当然只是我的猜测.
     
     

  6. Jinyan说道:

    谢谢。毁灭远远比重建来的容易;避免毁灭的进步更加艰难;加油,为了每个人都能过上自由而幸福的生活。

  7. Unknown说道:

    看来是说到你的痛脚了,在你看来安全部门对你们的所谓软禁,关押,其实你们自己完全非常清楚是因为什么,和环保和艾滋病都没有关系。不要再用环保和艾滋病来为自己粉饰了,全国那么多从事环保和艾滋病方面工作的人(个人和NGO),他们之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做出了远远多于你们所能做到的工作,安全部门不去监视软禁他们却来找你们的麻烦,把环保和艾滋病硬充借口也太牵强了吧。
     
    看看你这个blog里面有多少像宋勇涛这样的杂碎,不是民/运就是台/独或者F/L/功,安全部门要是连你们这样的都不管,那才叫浪费纳税人的血汗钱呢。6/4的时候你还没上学吧,你能懂多少?胡佳不过是个初中三年级的孩子,如果没有学/运和后来的6/4,中国早就可以平稳的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了,当时,国外反华组织就是操纵了一些像今天的你们这样的人,同时利用的学生的无知和愚昧。你们有什么理由来纪念6/4? 你们应该为像你们一样打着为人民争取权益的幌子的诸位前辈(或死了,或苟活在国外反华组织的庇护下)的89年时的所作所为向今天的中国人民忏悔!
     
    仔细看看吧,这里面有多少像宋勇涛这样别有用心的人,给他们当枪使?! 当然了,如果给这帮杂碎当枪使其实就是你和胡佳如此折腾的最终目的,那我将会很遗憾,以前实在是高看你们了。还有个小事,不要侮辱佛教徒。说侮辱可能有点过,至少不要这么随便吧,佛教徒不是随随便便就自封的,古往今来多少的修行的高人只不过自称居士,你们又没有真正的出家就自称佛教徒是不是太随便了,有些亵渎的意思吧,更何况从你们的言行来看,你们根本就不是参佛的人。

  8. Unknown说道:

    我仍然认为金燕你热心于志愿者事业是出于善良和热情,而且你也做了许多有意义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够象你这样深入到防治艾滋病的第一线,我朋友的同学也去了河南上蔡,看过他们的纪录,你们的所做所为确实值得钦佩。我很同情你,为他人服务,还要承受各种各样的“优待”,还要被一些人非议。我佩服你能够坦然面对这一切,心平气和地去理论而不是把那些反对的留言一删了之。
    我想你的blog会被许多人关注吧,“国保”要看你的动态,f-l-g要等着转载你的文章,就算你想不问政治也身不由己。兼听则明,多听一些不同的意见也有利于志愿者事业的发展。我很喜欢在国外可以自由地接收不同的消息,可以综合分析信息独立思考,不象国内控制得那么严格只能听一种声音难免产生逆反心理。我告诉你一个事情,海外留学生都知道“吉祥三宝”,就是前面的no name提出来的3个势力,它们互相利用勾结,为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谁的钱都拿,甚至不惜破坏中国的发展,大部分华人都对其很反感,因为有强大的祖国才有尊严。“环保”,“志愿者”,“维权”在它们的手里就是用来挥舞的旗帜。我没有受什么人的思想教育,这是我和我周围的朋友们讨论后得出的结论,也感谢铺天盖地的免费报纸和游行表演。
    我也曾做过志愿者,是关于小动物权益方面的,我不想看到志愿者事业的路越走越窄,从non-goverment变成anti-government,成为“吉祥三宝”们的马前卒,被别人反感。原因是什么?是否有他人在利用甚至引导志愿者的热情?是否有人把志愿者活动过程中的矛盾转移激化变成政治矛盾?请你慎思之。
    kevin

  9. Unknown说道:

        又有无耻之徒出来叫嚣,中国社会的点滴进步都离不开普通民众的努力,不管是十七年前的学生还是今天的年轻人,向金燕致敬,竟然有人把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停止不前归罪于学运,真是奇谈怪论,你真是一个WBD.

  10. 勇涛说道:

      这位在“9月1日 14:43”留下文字,习惯憶想别人是什么来历且喜欢把别人称为“杂碎”的朋友,得到你的关注,我很荣幸。  真羡慕你的文笔,可以很流畅的骂人,我没有这种水平。  我不是民/运分子,因为89年的时候,我刚上小学,那时大人的事情,我还不懂。
      我也不是台/独,如果台湾要独立,我愿意马上上战场,虽然我母亲就我一个儿子!  我更不是该死的f-l-g,那个胆小,懦弱,欺骗人们良善,以得到自己政治目的的,至今躲在美国保护下的李××害我失去了一个至亲的人!如果我是,我不会笨到留自己的真名字,请你用你的腿想一想。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漂在北京的年轻人,一个每天奔忙生活并且希望自己和家人生活更好些的普通人。  十分敬佩清未的“戊戌七君子”,他们是真正为民族而舍身成仁,如果有机会,我很荣幸可以效仿他们,但是我同样不喜欢被人利用。  窃以为自己的想法和上面这位叫Kevin的朋友有些接近,也希望金燕和她爱人不要被别人利用,当了他人的炮灰,你们能只身去做大义之事,真有勇气!支持你们!
        

  11. Unknown说道:

    其实不止那“三宝”,还有藏独,虽然他们不太成事,但在给人添恶心这方面也是不甘那“三宝”之后的。

  12. J. X.说道:

    关于“国安”:
    站在金燕的角度,国安是让人讨厌的人,他们妨碍了金燕的自由。从外一个面,他们尽职尽责,是恪守公职,让人尊敬的人。每个人都扮演着很多不同的角色: 对于金燕和胡佳,是艾滋病患者的朋友,是父母的好孩子,但是在国安眼里是多少和国家安全有点关系的人。国安,在家里,也是自己孩子的好父亲/母亲,自己父母亲的好孩子,在单位,也是忠于自己工作的人,在金燕的眼力,他们是不受欢迎的人。如果每个人换位思考多一点,也学紧张的关系能有所缓减。
     
    也许,金燕该问问自己,想实现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是帮助弱势群体,似乎矛盾主体的另外一半也不应该是国安。如果是追求所谓的‘自由‘,就要看你自己对自由的定义了,自由应该有很多层面的。
     
     
     
     
     
     

  13. Unknown说道:

        陈树庆:关键是国家安全是否被滥用?
        所谓国家安全,说的具体点就是国家的存在及其根本利益的保障。
        关于国家的存在,举例说:满清皇朝灭亡后,建立了中华民国。政权变更了,中国并没有灭亡,这个国家反而变得更加进步、文明和强大。政权得稳固与否关乎主权者(君主权、党主权、军阀主权还是人民主权)的根本利益,国家的安全关乎全体人民及统治者的利益,在封建皇朝(君主权)及专制独裁(党主权、或军阀主权)国家,政权稳固与否同国家安全不是同一回事,至少在人民革命的时候绝对是两回事。
       中国古代《孙子兵法》中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下攻城”,可理解为:一、谋,就是政治,日本明治维新,政治上的变化导致国力的提升,就是最明显的正面例子,满清皇朝政治上的腐朽没落导致国家积弱挨打则是明显的反例。从这个意义上讲,维新或革命,引导国家政治上的进步,就是维护国家安全,就是爱国,历史上将革命志士有时称爱国志士就是这个道理;二、交,即外交,我们感受最深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我国的抗日形势乃至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形势,美国的参与所起的决定变化;三、攻城,那是中国古代冷兵器时代战争的主要形式,按现在的理解,就是泛指战争,虽然在战争中战略战术的“以奇制胜”常常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治家或军事家都是“以正为本”而十分重视综合实力的建设的,不敢怀抱侥幸心理而轻易在硬碰硬的“生死之地”去“投机取巧”的。关乎国家安全的综合实力包括国防建设、情报和反间谍、国民动员、后勤保障、以及对国家综合实力起决定性影响的那些经济(如战略资源粮食、石油、钢铁等)和技术(尤其是军事和情报方面的技术)保证。所以说,涉及国家安全的根本利益, 就是指关乎“谋、交、战”的那些利益,即一旦损失有可能危及国家存在的利益。同样,在公民的基本权利得不到充分保障甚至还常常受到统治权力恣意侵犯和践踏的国家,我们也决不能认同把统治集团的特权利益冒充国家利益、把统治特权的维护与国家安全混为一谈。
        进一步详细的讨论,可以参阅:
    《捍卫谁的主权》www.asiademo.org/gb/1999/06/19990619b.htm ;
    《中国民主党人论国家安全工作》
    (一)中国民主党人重视与支持国家安全工作
    asiademo.org/gb/2002/06/20020626a.htm ;
    (二)饮鸩止渴的特务政治
    http://www.asiademo.org/gb/2002/06/20020627a.htm
    (三)国家安全工作必须保持政治中立
    http://www.asiademo.org/gb/2002/06/20020628a.htm
    (四)国家安全部门的工作必须守法并严格受到节制asiademo.org/gb/2002/06/20020629a.htm
     
     

  14. 说道:

    1、“有的时候感觉金燕混淆了国家,政府,地方政府和隐藏在政府后面的个别人士。”
    2、“是否因为敏感事件如,6.4 或者 flg被软禁” 
    —————————————————————-
    1、这个问题提得好。但我想请骂金燕的人(不是这位J。X)好好想一下。是谁混淆了国家、政府和隐藏在政府后面的个别人士。我誓死不承认我们的国家是某一个党派集团所能完全(强奸民意地自任)“代表”的。在任何自由、民主的国度,人们都不会把民选、可撤换的政府跟“国家”等同起来。可现在是谁把反G等同于反华的?完全同意陈树庆先生的话:“同样,在公民的基本权利得不到充分保障甚至还常常受到统治权力恣意侵犯和践踏的国家,我们也决不能认同把统治集团的特权利益冒充国家利益、把统治特权的维护与国家安全混为一谈。”不管这个集团有多么庞大,几千万乃至一亿两亿,它终究不是中国。
    2、即便是因为64,难道就应该被用种种卑劣的、非法的手段限制自由(其实绝大部分中国人的绝大部分自由已经被限制了,他们只是被限制得更多)乃至被迫害、暗杀?不论它“专政”的对象是谁,如果一个政府行政的方式公然与黑社会无异,那这个政府还有正当性吗?现在我侥幸得以暂时出国呆着,看到很多在国内时看不到的东西,更深感在国内时自由的缺失。我反思我在网上的种种发言,确实有很多话说得不够冷静,可是我想,那种禁闭言论,禁绝自由的环境让人产生强烈反弹心理不也是很正常的么?关于64,关于文革,也许我们所知道的有太多不确实之处,可谁在封锁和禁锢那些事情?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古训明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