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律师13岁女儿格格机敏摆脱监控,目前流浪街头

8月28日给昨晚和今日凌晨留言的网友:
由于你们在评论里的留言辩论F-L-G和H-T-Q-G,博客几乎瘫痪不能正常登陆。今天我借助破网软件登陆后,删去了你们的评论。
请理解,请勿再留类似言论,否则国内无法登陆博客页面,博客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谢谢支持。
 
20:02分更新:
高律师一位友人把格格带回朋友家,暂时食宿不用担心,但其他忧虑尚未解决。

高智晟律师的女儿,13岁的小姑娘格格,今天上午依靠着智慧和勇气,摆脱便衣警察的控制,目前流浪街头,不敢回家,也不知去哪个"安全"的地方。

 
在电话里格格告知,8月15日中午,约20名警察,其中七人举着照相机和摄像机,闯入高智晟律师家,控制高律师的妻子耿和和13岁的女儿及2岁的儿子。同时向耿和出示搜查证,把高律师的电脑、相机、摄像机、手机、小灵通、手稿、文件、银行存折全部搜走,而高律师的黑色红旗车也在山东被开走后不知下落。约20名便衣警察轮班入住高律师家,每班4名女国保1名男国保看守高律师的妻儿。国保在高律师家为所欲为,如穿鞋踩在卧室的地毯上、床上。
 
国保们24小时看电视整晚彻夜开着灯。高律师妻儿每日食物由国保从外带回,据格格描述,可能由于国保提前花掉每周1000元的伙食预算,经常把他们吃剩的米饭带给高律师的妻儿。还 威吓孩子"你以为你是我的领导,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高律师的妻儿对高律师的具体遭遇一概不知,其妻子耿和从8月15日警察闯入开始就绝食抗议,由于担心耿和继续反抗酿成后果,两天后国保透露"高律师在北京"的信息。耿和考虑到自己身体虚弱又有两个孩子需要照看,开始进食。

 

8月21日格格在学校乐队的活动开始后,国保每日紧密跟踪13岁的格格一同到学校,并在格格身后坐着监视其一举一动。
 
高律师儿子,2岁的小天-宇,两日日前又发高烧,未能去医院治疗,带病被送到幼儿园。
 
据格格所见,入住高家的国保虽然没有暴力侵犯高律师家人,但是时而好言好语诱骗,时而恶言恶语攻击恐吓,并一再强调高律师妻子耿和不得向外界尤其媒体透露任何信息,要求高律师妻子再三地写"保证书"。
 
8月25日下午17:10,入住高家10天的国保离开室内,但仍然在楼道里和楼下严密监控。今天上午高律师的女儿骑自行车去学校的途中,突然快速拐进小胡同使得跟踪的警车无法跟进,进而逃脱国保控制。
 
国保没收了高律师家的所有存折和值钱的东西,仅仅留下电视机。带走了家里所有的通讯工具,只给高律师妻儿留下200元现金作为生活费,以便控制其妻子孩子所有生活。
 
目前高律师13岁的女儿格格在北京街头辗转,不知何去何从。
(此稿为第二版,较之第一版更为详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8 条 高律师13岁女儿格格机敏摆脱监控,目前流浪街头 的回复

  1. Setoh说道:

    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和香港的议员,开始在香港街头呼吁营救高律师了,现在越来越多的国际声音加入进来,相信高智晟律师一家的苦难很快就可以到头---bless~!
     
    在这个时候,勇敢起来,坚强起来,大家都知道很难,因为在和整个流氓政府对抗,但是,现在世界各个地方都响起了支援的呼声,你们不是孤立无助的。
     
    你们今天所做的所承受的,每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为你们感到骄傲和自豪!!!中国的精英!!!!民族的英雄!!!!!让我们期待民主中国快点儿到来吧!!!!!!!

  2. gary说道:

    致敬
    这么斗争个人牺牲太大了,应该换个策略
    不过我也没什么好主意,路过的闲人而已

  3. 勇涛说道:

    我们的生活真是"和谐".真是很"幸福"…
    致敬!

  4. 说道:

    对耿和及两个孩子受到的违法且有违人类基本良知的对待表示极大的关切和愤慨!

  5. leon说道:

    希望孩子幼小的心灵,不再受到伤害。

  6. 说道:

    威吓孩子"你以为你是我的领导,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这就是他们的嘴脸啊!??人民警察!这就是他们领导的真面目啊!??人民公仆!
    只是一个13岁的小孩!用得上这样威吓吗??除了对你们深深的“敬礼”!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7. 10毫克说道:

    偶然从http://www.globalvoicesonline.org/2006/08/26/china-patron-saint-of-activist-bloggers/
    看到你的故事,很佩服你,也很为你担心。
    做事还是小心为妙,祝顺安。

  8. Euler Eld说道:

    以前看得太多類似的新聞,但我不可以麻木。我真不明白,為甚麼不可以用一個更人道的方法?
    希望文章作者繼續努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