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窗里呼喊的人

今天是丈夫胡佳被软禁的第37天。
 
周一邀了几位朋友来家小聚,以告别炎炎夏日,聊以慰藉丈夫被软禁的生活。谁知吃饭一小事,竟引起如此大的波折与恐慌。前天傍晚我提前一小时下班买菜回家,发现小区里除了监控的黑车、多了警车,除了多出的便衣,还有穿制服的警察,我心中隐隐忧虑,却努力不以为意。买了水果饮料和啤酒,做了几个简单的客家菜,以享彭大侠等人。谁知左等右等不见客人来。
 
天黑了,彭大侠来电话,说已经进入小区,但被国保拦在楼房围合口了(进入我家,必须经过如下几关:小区大门口—〉出入路障口—〉小区围合口—〉单元门口—〉上四楼我家)。我马上下楼,国保男2人张开手臂拦在单元门口,说无论如何,我今天出不去。我说为什么!凭什么!你给我个理由。他们沉默许久,其中一国保男抵不住我的质问,说是上级的命令。我回身上楼,胡佳得知,下楼欲闯出单元门到围合口见彭大侠一面,我在阳台上看见又来一肥胖国保男,三人组成人墙挡住了胡佳外出的单元门。再致电彭大侠,他嘱咐我们勿念,说已被带到小区门口设立的警务工作站。我只好设法让家人带了今天特意为彭大侠买的啤酒3瓶,送到警务站,让彭大侠解渴。
 
天更黑了,楼下陆陆续续有散步的邻居。第二批友人两人已到小区。我致电说明彭大侠被警察带走的情况,秘密警察已经布下各个哨岗,嘱咐他们勿硬闯,先绕着阳台下小区车道走一走察看情况再说。不久电话再次响起,让我们看阳台下的车道。我们冲到阳台,隔着玻璃看见友人用手机照自己的脸。友人绕着小区车道走,我和胡佳轮流跑到卧室、洗手间、阳台的窗口,看用手机照着自己的友人。胡佳声音哽咽,双手抱拳向着友人点头。我则忍不住在阳台上“哦!哦!”地呼喊。友人来回走了一趟后安全离开小区。
 
我终于知道,当局的恐慌已经到了不敢让胡佳和我与朋友见面的程度了。于是平静地坐在饭桌前吃饭。吃完晚饭估计接近晚上9点,又有电话响起,告知第三批友人三四人也已抵达小区。天黑黑,没有月亮,小区的灯光昏暗,国保明目张胆地散步在小区我们能看见的地方。我也不知第三批友人具体在哪里,可是我明白他们和我们在一起。
 
昨天才知道,彭大侠为了预防万一,在来我家之前已经吃了面条垫肚皮。被警察带走后,他在警务站对各位执行命令的警察进行思想教育以及“思想压迫、心理孤立”。由于每日读我的博客,当然没有错过《彭大侠其人》,远离彭大侠家的通州国保对彭大侠再熟悉不过了。在彭大侠的“诱骗”下,乖乖地亮出警察证——要知道,这些秘密警察最害怕在干违背良知的勾当时向当事人表明身份。一见面,那些秘密警察就“老彭老彭”地叫唤,要和彭大侠套近乎。彭大侠说话了:“不必为了一盘子肉甘当一条狗。”又“建议”国保在雨中淋一淋,得个37度8,就可以保住肉盘子又可以不干违背良心的勾当。
 
在中国政法大学攻读在读硕士的国保男,几乎天天在我们家楼下守着。我发现他越发地又黑又瘦又小了,今天早上看见他开着一辆又小又破没有贴纳税证明的面包车,心烦地朝保安摁喇叭,真叫人可怜。楼下坐着肥胖的或是已到中年的男人,大把大把地抹着驱蚊水,清晨一早满嘴酒气,岂不一样可怜?有一次他们吐口水,让我非常生气,要不是老公死死地抱住我,我早把手里端着的浇花水淋下去了。尤其是那个一边说对不起一边拦住我们外出的国保,我泼把刷锅水给你头上并对你说对不起,有用吗?
 
有电话打来要谈昨天写的《小天宇,不哭》,惹得我又流泪。我太喜欢小孩子,见不得小孩子受苦。可是我不敢想象自己也有小宝宝。如果有一天,我们都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收入,在我们的小宝宝最贪玩的时候,被迫和父母关在家里,被迫眼睁睁地看着和自己一样的人,欺压迫害着自己的父母,那叫我如何忍心!
 
我们都是生活在玻璃窗里的人,孤独的时候,大声地呼喊。
 
附上友人X写的短文:
众大侠夜探胡佳,违法者狼狈不堪
 
昨天晚间大约7:40-8:00之间,某大侠等几人远征通州来到胡佳住所,去探望已经被肆无忌惮的违法者紧紧围困了35天的好弟兄胡佳。
      北京国保总队那些违法者如临大敌。胡佳住所周围被布置的和高律师楼下以及东师古村村口一样了。以“京G24758”为首的三辆市国保,“京GL1193”为首的数辆通州区国保,还有带有“警察”字样挂警灯的桑塔纳旅行车等等狼奔豕突。布满了院子外、院子里、单元口、底层楼道的便衣人头攒动、蝇营狗苟。他们拼命拦阻曾金燕和胡佳去接朋友。  "我觉得他们简直疯了。"胡佳感慨地说.
      面对虚张声势,色厉内荏的违法者们,某大侠全然无惧,单刀闯关。其他朋友在胡佳家周围寻觅机会.从外围绕着胡家走了两圈,天黑了,他们点亮手机,让胡佳夫妇从侧窗能看到他们。"告诉我们他们来了,来看望我们。我心里真是感动。"胡佳说.
      某大侠自请任空降兵,大摇大摆,突入重围,潜至胡佳楼门口时,不幸事机泄露、被识破捉拿.违法者们面对大侠隐有愧色,礼数周全,请大侠来到警务室,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大侠发动了单方面的政治攻势.违法者们忙将情况上报,驻地派出所专车迎接. 逗留到夜里三点,某大侠终被释放。他的驻地海淀警方气急败坏,电话里居然出口不逊,大侠当即给予了有力的反击!
      "关键是什么?"大侠的回答是:"气势!"
      “凶残和下流是懦弱和恐惧的体现,他们妄图用虚张声势来掩盖他们的懦弱和恐惧.我们不怕他们的虚张声势,他们就什么也剩不下了!”这就是大侠事后的感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玻璃窗里呼喊的人 的回复

  1. 童月锋说道:

    无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