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之语

余世存先生于我,亦师亦友。几日前他发来一首诗,给了我不少鼓励。只是圣女二字,我实在羞愧难当。借世存先生的诗,献给袁伟静、耿和和我不知名的、正在面临危难、遭受磨难的女人。

危难之语

2006814北京 余世存

——给金燕:我们时代的圣女

 

圣人之后执拗地从南方跑来

一不小心感染了西伯利亚的风寒

她被裹挟、咳嗽,读经救济

最后她原地不动地皈依

抚正自己的衣冠

 

代圣立言者们感动了自己

话未说完随风舞蹈

她孤苦无助地成全汉地的秘法

牛鬼蛇神们嫉妒得发狂

狂风卷扫看客如落叶

 

多少人称赞她的美,劝她停步

罪恶也偷袭她,求她改辙

她说:我只是做一个人

罪人审控无罪成为大地上的风景

 

无数的汉语将她和我们隔离

她看见艾滋病孩子的眼睛就赞美

看见盲人的神性暗自落泪

此刻,她拈花示众,笑如般若

 

看客们远远地为十二月欢呼

汉语的烈士!她只想过好日子

中国女性的好日子

努力学习英语

没有用英语表达的事情

很多人不知道它的发生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危难之语 的回复

  1. 生而自由说道:

    相比起我的两位兄长高智晟和陈光诚,我是幸运的。他们在牢狱中,我在家里。相比起你的两位嫂子耿和与袁伟静,你是幸运的,她们在软禁中,你能外出。咱们分工吧,我为高兄和陈兄,你为耿姐和袁姐。直到咱们全部自由。我们三个家庭好好聚一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