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害怕光与诚

2006年8月18日下午2:30,盲人律师陈光诚案在山东临沂沂南法院开庭。陈光诚的三个哥哥是唯独进入法庭现场的人,其他人包括陈光诚的妻子被禁止进入法庭旁听,陈光诚的辩护律师张立辉也不被允许进入法庭为陈光诚提供法律辩护。而另一替补辩护律师许志永博士昨晚被指控盗窃钱包,被抓入派出所后和外界失去了所有联系,当庭审结束,许志永博士被放出来了。
今天上午法院和拘留所千方百计地阻止辩护律师会见陈光诚以及延期开庭的申请。中午开庭前一个小时,在律师和陈光诚强烈抗议的情况下,法院为陈光诚指定了当地司法局2名所谓的“辩护律师”。法庭上,那2名所谓的“辩护律师”对公诉人所有宣读的文件都一再重复一种回答:“没有异议”。这两名被指定的律师充当着陷害的同谋,要和法院共同把陈光诚推向牢狱。法院尚未对陈光诚进行宣判。这个世界之于光诚的黑暗,不仅仅是因为眼盲。
今天下午2:30前,山东省沂南县法院门前两旁的道路一百米以内拉起了警戒线,几百名便衣警察控制了两旁的路口,进行交通管制,即使居住在警戒线范围内的当地居民,也不能进入自己的家。滕彪和李方平等律师在法院外东边一百米处等候,西边一百米外也有许多本地赶来旁听的公民,现场大约有20名警察在巡逻。
 
同时在中国首都北京东部的一个名叫BOBO自由城的小区里,也拉起了警戒线。便衣警察突然布满了整个小区。被软禁在家32天的胡佳,身穿“盲人·陈光诚·自由”的T恤,焦急地张望着。楼下软禁他的便衣警察数量也增加了。小区里人来人往,并没有被拉警戒线的便衣警察阻拦。当一位外籍女士乘坐出租车抵达小区时,被“不明身份者”(实际为便衣警察)阻拦,被告知正在发生“公安事件”,禁止进入。该女士是唯一被禁止进入的人员。当她离开不久,小区的警戒线被便衣警察撤除了。那位女士是英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她计划今天下午2:30到BOBO自由城小区探望胡佳。
 
今天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今天新华社发了简短的英文稿(国际新闻机构订阅,我等凡人竟然不能在新华社的网站上看到此信息),报道北京市公安局声称高·智·晟律师涉嫌犯罪被拘留问话。这是8月15日高律师被套上黑头套失踪后,第一次被表明去向。
 
黑头套与谎言,政府害怕光与诚。凡是美好的,必定为黑暗所恐惧的。一个纯洁善良的盲人尚被如此迫害,我等不免有唇亡齿寒之冷颤。光诚的妻子不能亲自在法庭看着自己的丈夫被公正地审判,她心急如焚。开庭前半小时,当她抱着刚满1岁的小女儿往外冲时,被便衣警察阻止了。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东狮古村已经如临大敌,能被看见的便衣已达四五十人,警车4辆。当我的丈夫胡佳告诉我,大嫂袁伟静说太黑暗了、太悲愤了,说她真想大哭一场。我的眼睛里长含泪水。
 
回家的路上,发现跟踪我的车略有调整,两现代车一辆黑色京G24758,一辆灰白无牌照。我看着身后紧跟的一黑一白,如同传说中阴曹地府的夺命恶鬼黑白无常。我对自己说:做好准备吧,也许就在明天,他们就把你送到监狱,人人都坐牢,冤狱最终消亡。也许结局正如电影《V字仇杀队(V FOR VENDERTTA)》,V死了,人人都成为V了,烟花在黑暗中璀璨,音乐在沉默中响起,国家在毁灭中重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政府害怕光与诚 的回复

  1. youbo说道:

    太黑暗了,这哪是个法治国家,简直就是一个在恐怖主义领导下的黑色帝国。

  2. 说道:

    时日曷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